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义信条 → 神学教义 → 阅读内容
 
背景:

神学(特里·约翰逊)

[日期: 2014-11-06 8:36:49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神学(特里·约翰逊)

 

神  学

 

 

特里·约翰逊

 

 

  背景读经:罗马书11:33-36

 

  我们现在准备好开始进入探索更深之事的旅程,进入古时神学家所说的实践“神学”之地。具体而言,我们要努力査看加尔文主义对圣经教导的认识能带来怎样的具体改变。在我们的旅程当中,我要用“改革宗”、“加尔文主义”这些说法,与“符合圣经”、“相信圣经”和“福音”这样的说法互换使用,因为我和司布真一样,认为前者与后者是同义词。司布真先生说:“称之为加尔文主义,这是一个绰号;加尔文主义就是福音,不是别的什么。”那么你就需要知道,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一件与宗派有关的事,而是一件与福音有关的事。如果你不认同这种观点,请不要觉得受到了冒犯。我们请你继续读下去,因为我们相信,当中有很多事情也会造就你的灵魂。

  

  是什么促使我们开始这旅程?绝大部分的更正教(亦称抗罗宗或新教)运动,都可以追溯到在信念上根本来说是加尔文主义的创始人。主教制或安立甘会(圣公会)是这样(如克蓝麦(Cranmer),李得理(Ridley),喇提美尔(Latimer),胡泊尔(Hooper)),路德宗(路德本人),公理会(如约翰·欧文,古德文(Goodwin),安慕斯(Ames),科顿(Cotton),胡克(Hooker)),浸信会(如罗杰·威廉姆斯(Roger Williams),美南浸信会的所有五位“奠基人”)是如此,最重要的是,改革宗和长老会(如加尔文,伯撒(Beza),诺克斯)也是这样。就连罗马天主教尊为最伟大教会神学家的奥古斯丁,在我们要关注的许多问题上,上述的“加尔文主义者”也是与他意见一致。然而,虽然有这一切的信念一致,人们对于这种传统或它的实际重要性却是知之甚少。对我而言,这是让人心生失落和遗憾的源头,因为我自己是一个深受加尔文主义实际影响和熏陶的人,并且深深盼望其他人也能够畅饮它那令人满足的泉水。然而,在大众的思想中,如果说对加尔文主义的教义有任何认识,也只会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抽象神学概念,根本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我们到底要讨论什么问题?我现在不会尝试讲明这个教义的整个体系。对于那些希望了解它内容的人,我建议你们去看《韦斯敏斯德信条》。为达到我们的目的,我要聚焦三个主要教义,它们将会成为我们旅程第一段路程的焦点。

  

我们主权的神

  

  第一,神的主权。如果有一个教义是加尔文主义为之闻名的,这一点就是了。加尔文主义者说,圣经教导神掌管受造界的万有,掌管整个历史,按照《韦斯敏斯德小要理问答》的说法,神掌管“一切将要发生的事”。约瑟回头看哥哥卖他为奴时的苦况时能够说:“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创50:20)。神借着以赛亚说:“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赛45:7)。祂“随己意行作万事”(弗1:11)。祂叫“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在这一点上并不存在例外。若祂的旨意不许可,麻雀不能从树上掉下,头发不能从头上落下(太10:2930)。每一件事都由神掌控和决定。这也包括恶事吗?在一种意义上,是的;在另外一种意义上,不是。神不是罪恶的源头,但是罪恶也不能脱离神主权的目的,在神创造的宇宙中如脱缰野马般运行。彼得在五旬节的时候说,就连钉耶稣十字架,这所有人类行为中最邪恶的一件事,也是“按着神的定旨先见”发生(徒2:23)。初期教会说,希律和彼拉多以及其余的人成就神手和祂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徒4:28)。

  

  存在的每一粒原子都在神直接掌控之下,正如史哲罗(R.C.Sproul)说的那样,甚至不存在“任何一个走迷路的分子”。万事都在神的掌控之下。

  

人的败坏

  

  第二个主要教义就是人的败坏。人本质是善还是恶?基督教教会在历史上说,人按本性是恶的。在基督教内,对人本性的神学看法,没有哪样象奥古斯丁和加尔文的看法那样悲观。在历史上我们使用“全然败坏这个说法来描写人的光景,它的意思就是人在所有的能力(官能和智能)方面都是败坏、中毒和与神为敌的。再一次用《韦斯敏斯德准则》的话来说:

  

  人……对一切属灵的善彻底嫌恶、无能为力,而且加以抵挡,一心倾向各样邪恶,并持续如此。(《大要理问答》,25问)

  

  讲到人,圣经真的像这里表明的那样如此消极吗?査査圣经吧。神说人在挪亚的日子“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创6:5)。神藉着耶利米论到人心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17:9)在传道书中我们读到,“……世人的心,充满了恶;活着的时候心里狂妄”(传9:3)。使徒保罗在罗马书中引用诗篇的话说:“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3:10-12)耶稣直截了当地说:“世人不爱光,倒爱黑暗(约3:1920)。问题在我们里面最深处,在我们的愿望、我们的本性、我们的爱恨之中。我们可以用使徒保罗那终极的比喻来总结,人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2:1-3)。人向善死了,向神死了。人无助、无望,邪恶透顶,可憎至极。

  

主权的恩典

  

  第三,主权的恩典。这是从前面两点得出的必然结论。罪使人完全无能为力,除非神采取行动挽救人,否则人不会有任何改变。他将继续是死的、瞎眼的。神主权的教义,加上人败坏的教义,无可避免把我们带到主权恩典的教义。除非“从神生”,“从圣灵生(约1:133:8),否则我们就不可能在灵里活过来。除非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2:5),否则我们仍是死的。除非祂“吸引”我们,否则我们就不能到祂这里来(约6:44)。除非基督拣选我们,否则我们就不能选择祂(约15:16)。除非祂先爱我们,否则我们就不能爱祂(约壹4:19)。除非祂赐我们信心,否则我们就不能相信祂(弗2:89)。我们要得救,就必须由神行使主权动工。使徒保罗写道:“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林前1:30)。救恩“出于耶和华”(拿2:9)。

  

  谁从神的这种主权和施恩的干预中得益?不是所有的人(要不然所有的人都会得救),而是一些人,具体来说,就是那些蒙拣选的人。用《韦斯敏斯德信条》的话说,按照神的定旨,为了彰显神的荣耀,有些人和天使被选定得永生,并其余者被预定受永死。(第三章三段)

    

  加尔文把这称为可畏的定旨(decretum horrible)。用圣经的话说,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又因爱我们,就……预定我们(弗1:45)。你说,啊,这只是个别经文而已。”不是的,与其这么说,更不如说这是写在每一页圣经上的。通读整本使徒行传,你简直可以随便在哪里都看到,那相信的人数和主所召来的(徒2:39)人数相同,神亲自“加给”教会人数(徒2:47);神人悔改(5:3111:18);主开导”人心(16:14);我们最直接地看到,凡预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13:48)。

    

  来看使徒书信。使徒保罗告诉帖撒罗尼迦人,神从起初拣选了你们,能以得救(帖后2:13)。他告诉提摩太:

  

  “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祂的旨意和恩典。这恩典是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提后1:9)。

  

  这样的经文层见叠出,我们可以再继续看,但我想我已经把要点说明了。神是有主权的神,祂行使主权赐下恩典。如果你还不相信,我们就要在接下来的内容里看到压倒一切的证据。不要走开。

  

回应

    

  这在你听来是“好消息”吗?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然而,有很多人做出消极的回应。让我归纳两种这样的回应。

  

  第一种,那种不熟悉圣经,或者不能肯定自己相信圣经的人,典型的做法是因恐惧而后退。对他们来说,上面所述的神是一位怪物。他们说,按照我们对神的任何认识来说,祂是仁慈良善的,但也是被动地观看着人,并离人很远。祂不掌控任何事,肯定也不预定任何事。另外,对不熟悉圣经,不相信圣经的人来说,人本为善。人可能会被他环境中的败坏因素引入歧途,但本质上是慈善的。还有,人是至高的。对他们来说,人的自由、人的成就、人的潜能是至关重要的,而加尔文主义所讲的神和加尔文主义所讲的人都在攻击人追求自主的野心。

  

  第二,即使在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当中也存在着恐慌。对许多不习惯从神学角度进行思考的福音派基督徒来说尤为如此。他们不喜欢思想神学的事情。他们看重的问题是,这能带来什么不同?”如果不能看见这给他们生活带来的改变,他们就不感兴趣。这值得留意,因为一般来说,福音派和基要派的基督徒喜欢说他们相信整本圣经。但是你让他们看圣经里面就有“预定的事情”,他们就很奇怪地变得沉默和不感兴趣,转而讨论别的问题。

  

  事实上,当福音派基督徒听到关于神的主权、人的败坏和主权恩典的事情时,很多人就几乎好像上面描述的那些人一样充满惧。他们强烈坚持自由意志,以此对抗这样的事情,而这个词是圣经里面找不到的,他们也说“无论何人都可来,这句话也是在圣经里找不到的。他们可能会像我年轻时在教会里被告知的那样说,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它的意思肯定不是你说的那样。”

  

  甚至长老会和改革宗教会的很多成员也是如此。他们可能会说他们相信他们的信经、公认信条和要理问答。但是当提起拣选这个话题,他们也开始抱怨说,这能带来什么不同”,还有“你明不明白这点都能上天堂”,要做的重要事情,是去做赢取人灵魂的工作!他们说,所有这些神学观点都在妨碍传福音的工作!我们需要停止猜测,着手去传福音。

  

  这能带来不同吗?我们深信这确实带来不同,并且深信,对神的百姓来说,至关重要的是要明白加尔文主义带来的实际不同。这些教义并不只是象牙塔里神学家所作的神学冥想,不只是与生活无关的抽象概念。它们是居中心地位的,是至关重要的,对活出我们在基督里蒙召要活出的生命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为什么是这样?似乎很少人认识到,这些被称为恩典教义的神学真理,已经塑造了一些人群和一些文明社会。在所有人当中,美国人特别应该明白这一点。美国这个国家主要是由英国清教徒从普利茅斯礁石这个地方开始立国的。尽管还有很多其他人群接踵而至,他们的遗产却是长存的。在来到北美各殖民地的其他人群当中,在美国独立战争时85%的人口具有加尔文主义传承,他们是英国清教徒、苏格兰爱尔兰长老会、荷兰改革宗、德国改革宗和法国胡格诺派的后裔。他们留下什么遗产?就是那些不可缺少的原则,如法制、正当程序、信仰自由、民主、有限政府、自由市场、牢固的工作伦理、对教育的重视(殖民地建立之后不多几年哈佛大学就成立了)等。所有这些原则和所重视的事,都直接源于加尔文主义的信仰。难怪一位德国历史学家把加尔文称为“美国实际的奠基人”。

  

  当代基督徒也应当明白这一点。持守加尔文主义的教会主张代表性治理(选举长老),全会众参与敬拜,会众集体歌唱,讲道居于中心地位,平信徒领主餐时饼酒皆领,唯独因信称义,新生与复兴;这一系列的事情绝非无关紧要,其中很多事项甚至被罗马天主教在第二次梵蒂冈改革中采纳。加尔文主义在赋予现代世界和当代教会目前的形态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我们现在不是要看组织层面的事情(我很想这样考察,也许将来会有机会),而是要关注加尔文主义在个人敬虔的事情上带来的实际改变,比如在得救确据、谦卑、苦难、神的引导、祷告、成圣和我们称之为“展望”的事情上带来的不同变化。我们将看到恩典教义在我们此刻生活、行事、为人方面带来的改变。我希望你今后无须再问,这能带来什么不同?”

  

  神通过何西阿警告说: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何4:6)。这肯定是我们的问题。我们没有耐心认真思想重要的真理。我们故意回避某些教义。结果是什么?就是不管什么时候,人故意拒绝神关于祂自己启示的任何一部分时要发生的同样结果。我们受苦,我们遭损失。我们的灵魂得不到那教义带来的滋养。我们的人格因着这疏忽被扭曲。使徒保罗教导神的全备旨意(徒20:27),因为我们需要神全备的旨意。如果我们不需要其中的一部分,神就不会向我们作出这启示了。因为祂已经启示了,我们就不能老是说:这太难了,或者说“这太神学化了”。要使用你们的大脑。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赛1:18)。

  

  那么让我们勇敢向前。我相信,对大多数人来说,结果将会是对神的认识大大加深,因此对生活的认识也会更加清楚。

  

  (本文选自《恩典切中要害的时候》,甘林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

 

阅读:1233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