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义信条 → 历史信条 → 阅读内容
 
背景:

从《以弗所》到《迦克墩》(吕沛渊)

[日期: 2014-08-07 10:35:38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从《以弗所》到《迦克墩》(吕沛渊)

 

从《以弗所》到《迦克墩》

 

吕沛渊

 

 

  罗马皇帝提尔多修二世于主后431年的五旬节在以弗所召开《第三次大公会议》,目的是要解决“聂斯多留派之争”。由于康士坦丁堡主教聂氏对于主基督神人二性的看法几乎到了“神人两位格”的地步,招致亚历山大主教屈利罗的严厉反对。屈氏获得罗马主教克力斯丁的支持,然而聂氏有安提阿主教约翰的撑腰。皇帝看到东方教会陷于分裂之际,盼望藉着“以弗所会议”能平息争端。

 

  以弗所会议

 

  在会议召开之前聂氏在康堡与小亚细亚已经失去民心,以弗所当地的主教麦美农支持屈利罗,反对聂斯多留。聂氏由皇帝派兵护送赴会;然而,安提阿主教约翰与叙利亚主教们因路途遥远,未能如期赶到。屈氏不愿等候他们,也不顾皇帝代表的抗议,于622日召开会议,共有160位主教出席。聂氏经三次传唤,仍然拒绝开会,理由是要等到全部与会主教到齐。

 

  屈氏由麦氏协助,在聂氏缺席情况下定罪开除聂氏。轰氏于次日得知结果,不服判决,上书皇帝。四天之后,约翰与叙利亚主教们(共42位)来到会场,在皇帝代表与卫队保护下立刻召集对抗的会议,开除屈氏与麦氏,定罪同意屈氏立场之人。接下来,两边人士互相定罪咒诅,使得“以弗所会议”成为混乱失控的局面。

 

  最后,罗马主教的代表团于710日抵达,他们视自己为裁判,不参与辩论。屈氏再度召开会议,正式定罪聂斯多留派与伯拉纠派为异端。由于两批主教对立,双方都上书皇帝陈情。皇帝原先支持聂氏,后来发现大多数主教与民心反对聂氏,面临两难。最后皇帝下诏,依照两边会议的表决,将聂氏、屈氏、麦氏三人监禁。

 

  皇帝派遣其行政官赴以弗所宣判其谕令,并调停两边促成和好。他召唤双方各派代表八人到皇帝行宫迦克墩面谈。屈氏与麦氏继续被扣留在以弗所狱中,而聂氏自愿退隐,归回安提阿的修道院中。皇帝同意聂氏退隐,康堡主教空缺,由双方都能接受的麦克西免继任。皇帝看到经过多次努力,双方仍然无法和好,就于10月宣布“以弗所会议”结束,屈氏与麦氏得到释放,主教们各自打道回府。

 

  复和协议

 

  “以弗所会议”之后,东方教会继续处于分裂状态,直到433年双方签署《复和协议》。安提阿主教约翰提出双方皆可以接受的《信仰告白》,作为恢复交通的根据。此信仰告白是安提阿派的提尔多瑞所起草的,他熟悉双方的争执要点。信仰告白的纲要主要是持守:主基督的神人两性的区分(针对屈氏),与马利亚可被尊称为theotokos生上帝者〔针对聂氏)。此双方各让一步的协议,已经报备皇帝。

 

  屈氏认为此协议并未妥协真理,可以接受,但是聂氏必须被定罪与革职。安提阿派的主教们认为,只要屈氏承认主基督的神人二性的区分,就可以复和;至于聂氏的言词是有偏激之处,成为教会合一的难处,就同意定罪革除聂氏。于是在433年双方正式复和,签署《复和协议》,带来暂时与表面的合一。

 

  聂氏在安提阿的修道院中享受了四年的平静生活之后,被放逐到亚拉伯旷野,后来又转到埃及沙漠。他终于尝到自己当初如何对待异端放逐人士的刑罚,他仍然坚持己见,忍受放逐之苦难;他写下自己的生平悲剧,其残篇流传后世。

 

  “一性派”的抗争

 

  当屈氏同意签署《复和协议》时,其门生中有些人认为屈氏妥协了立场,他们坚持“基督在道成肉身之后,只有一性”的看法,所以被称为是“一性派”。“一性派”认为《复和协议》是双方妥协的结果,并未真正解决问题。当依巴斯于435年出任艾得撒主教后,争端在亚美尼亚省复起,因为他喜爱传讲马普苏提的提阿多论点,提阿多的著作成为争论的焦点。所幸的是,康堡主教朴若克乐写作长篇书信,解释《复和协议》的内容,暂时平息争论。

 

  后来亚历山大的屈氏、安提阿的约翰,以及康堡的朴氏相继离世。到了446年,新一代的领袖崛起,情势改观。狄奥司科继任亚历山大主教,是极端的“一性派”;他的神学造诣与才智远不如屈氏,但是野心与政治手腕超过屈氏。傅来文继任康堡主教,个性温和但无口才;继任安提阿主教的窦默诺也是平庸,需要提尔多瑞主教的辅佐。此二人皆非狄氏的对手。

 

  此时皇帝宫廷发生变化,太监克瑞撒非掌权。康堡主教傅氏得罪了他。克氏的教父是犹提克,犹氏是出名的修道院长,是有心机之人,与亚历山大主教狄氏的立场一样。他们三人联手,处心积虑想要推翻433年的《复和协议》。他们想重振亚历山大派的声威,打压安提阿派,制胜康堡主教长。

 

  安提阿派的提尔多瑞主教立刻看出此“一性派”的阴谋。于是写作长篇论文,名为《以破布缝衣的乞丐》,447年出版,说明“一性派”是以旧日异端的破布来缝制新衣。结果招致亚历山大的狄氏投书向安提阿的窦氏质询;并且激起皇帝宫廷来反对叙利亚的教会。皇帝于448年春下令,禁止提尔多瑞出外开会,不准离开赛若斯教区。

 

  犹提克与“强盗会议”

 

  犹提克看到时机成熟,于当年11月在康堡公开挑战正统信仰,质疑“主基督在道成肉身之后,具有神人二性”。康堡主教傅氏在448年底召开区域的主教会议,犹提克因为否认“道成肉身后的神人二性”与“主基督有真实人性身体,与我们相同”,被定罪为异端,逐出教会。

 

  “正统信仰派”与“一性派”都向大众表明立场,并诉请罗马主教的支持。罗马主教利欧一世明白真相之后,确认康堡会议定罪犹提克是对的,他写了数封书信表明立场,

 

  其中以一封写给主教傅氏称为《大卷》的长篇论述最为著名。利欧在《大卷》中深入浅出精彩论述“基督一位格两属性”的圣经真理,指明犹提克的“一位一性论”的错谬。

 

  犹提克不服,以会议记录不正确为由上诉宫廷。同时,狄氏指控傅氏召开的康堡会议,无权要求犹提克服从《尼西亚信经》之外的信仰告白。皇帝宫廷与一群修士支持犹提克,所以狄氏促请皇帝召开大公会议,来审议裁决。

 

  皇帝于4498月在以弗所再度召开大会,共有135位主教参加。整个大会由狄氏把持,修士们与军队在场镇压,傅氏与正统信仰主教们噤若寒蝉,提尔多瑞全程被隔离在场外。若有人发言不利“一性派”者立刻遭到声浪压盖。罗马主教代表团无法宣读利欧的《大卷》,只有暗自离开会场,以免被迫签署大会的决议。

 

  此次会议议决犹提克为正统信仰,定罪“一位格两属性”为异端,开除提尔多瑞、傅氏、窦氏与利欧。被放逐的傅氏遭受暴怒修士们的殴打成伤,数日之后去世。狄氏的亲信亚拿托利继任康堡主教长。这次“以弗所会议”是如此的独裁暴力,难怪利欧称之为“强盗会议”,在历史上永留臭名。

 

  迦克墩大会

 

  虽然狄氏所领导的“一性派”暂时得势,但是不能持久。原因有三:

 

  (1)罗马主教利欧的极力抵制,呼吁重新召开大公会议;

 

  (2)宫廷太监克氏在皇帝面前失宠;

 

  (3)康堡主教亚氏独立自主,不再受狄氏指使,投向正统信仰阵营。

 

  后来,皇帝提尔多修于4507月坠马而死。皇帝无子,其姊普凯利雅接掌大权,立刻处死弄权的太监克氏。将军麦吉安与普氏结婚而继任皇位。

 

  新任的皇帝与皇后皆是拥护正统信仰者,麦吉安宣布于4519月召开大公会议,地点是尼西亚,为要表明维护尼西亚正统信仰的决心。此次大会参加的主教人数为历届之冠,约有520630位。大会一开始,双方的激进人士对吼对叫;皇帝立刻下令将会议迁移至皇帝行宫所在地:迦克墩。目的是让皇帝宫廷与元老院的官员参加旁听,维持秩序。罗马主教的代表团代表西方教会参加。

 

  大会的会期由108日至111日。大会的首次会议中,许多埃及的主教看到宫廷的立场,立刻倒戈认错,有些辩说当初是受到狄氏的胁迫。所以,大会废除“强盗会议”的决议,殉道的主教傅氏获平反;“强盗会议”的主将狄氏与其他五位主教一概革职。这五位主教立刻悔改认错之后,恢复原职继续参加会议;狄氏拒不认错,遭到放逐。大会重申聂斯多留派的“两位格两属性”为异端,并定罪犹提克派的“一位格一属性”为异端。

 

  大会宣读《尼西亚信经》、屈氏的两封书信,以及利欧的《大卷》。最后,大会制订《迦克墩信经》,其中清楚声明:

 

  “……是同一基督,是圣子,是主,是独生的;具有两性,不相混乱,不相交换,不能分开,不能离散;两性的区别不因联合而消失,各自的特点反得以保存,会合于一位格一实体之内,而非离别成两位格”。如此,终于解决了长期以来关于“基督位格与属性”的争论,带来教会在真道上的合一。

 

  结论

 

  主基督自从道成肉身以来,他的一切救赎大工,都是以“一位格两属性”的中保身分执行完成的,这真是大哉敬虔的奥秘!早期教会在圣灵的带领之下,藉着大公会议,认出并持守这宝贵的救恩真理。教会领袖们有心无心的过失,甚至人的软弱败坏,都不能拦阻神的作为,引导教会藉着大公会议,从《尼西亚信经》至《迦克墩信经》,防堵异端,澄清真理。

 

  《迦克墩信经》的结论来自利欧的《大卷》,而利欧的《大卷》来自奥古斯丁的讲章与教父的著作。这显示正统信仰的传承不是单靠一人。当争端四起时,神就兴起他的仆人,根据圣经仔细讲解真理,在圣爱中说真理,来引导教会。若是教会领袖随私意凭喜好,结党斗争或姑息养奸,就带来祸害:坚持己意,将人逼上梁山;或随伙妥协,置真理于不顾。

 

  聂氏悲剧的结局:当他在放逐之地读到利欧的《大卷》时说,“两性的区分”真理已经证实,他可以安然离世。假若《大卷》在20年前就出现,假若屈氏在爱中说真理,假若聂氏虚心向学,就不需要发展异端思想来辩解。犹提克的见解是明显的离经叛道,假若他不被狄氏利用鼓动,假若他没有克氏撑腰,假若他谦卑和其他主教讨论,就不需要公开挑战正统信仰。

 

  皇帝麦吉安在“迦克墩会议”所扮演的角色,与“尼西亚会议”康士坦丁大帝、“康士坦丁堡会议”的提尔多修大帝相同,都是主所兴起护卫正统信仰的仆人,带来帝国的中兴,影响深远。

 

  鉴古观今,今日教会需要维护正统信仰的领袖同工,固守真道的奥秘;更需要忠于圣经,按正意解经,在基督里以爱心信心传讲真理的传道人。《尼西亚信经》与《迦克墩信经》是早期教会在血泪中学到的功课;更是今日教会的信仰生活的根基与框架。如果我们忽略或轻视这些正统信仰的信经,则必定在后现代“人本思想”洪流中,随流失去!如果我们高举坚守这些忠于圣经的信经,则必定能靠主恩典作中流砥柱,打那美好的仗,跑当跑之路,守住所信的道,直到主来!

 

  (本文选自《先贤所信——早期教会史话》)

 

阅读:1527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