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答疑解惑 → 阅读内容
 
背景:

若神是全能、全善,为何有罪恶、苦难?

[日期: 2015-08-26 18:00:12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若神是全能、全善,为何有罪恶、苦难?

 

若神是全能、全善,为何有罪恶、苦难?

 

唐崇荣

 

 

“能”跟“肯”配合——尊重神主权

  

  现在我要归纳回来了,若上帝是全能为什么让罪存在呢?上帝的全能为什么不制止试探和痛苦?如果上帝是全能的话,那么他让这些问题存在,表示他没有善意去改善,所以这牵涉到他的道德问题,不是他的能力问题。我们要怎么样回答?我要从“能”与“肯”与“时间的过程”三个层面来思想:

  

  第一、上帝是全能的,他有主权定一些因素,所以不可把神的“全能”和神的“主权”分开来讨论,这是第一个关键所在。当你听到我的答案和你所讨论所想的有所不同的时候,你要快快归正,因为这个问题太大了!

  

  上帝有能力吗?有!为什么他不做?因为他有主权。所以一定要把上帝的“能”和上帝的“主权”配合起来一同思想这个问题,你才能找到答案。而这两件事——“神的主权”跟“神的全能”之间的关连要怎样配合起来?《圣经》到底有没有提到这两件事应当是相提并论的?有!在哪里?很多处。“有一个长大麻风的来求耶稣,向他跪下,说:‘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可一40

  

  这句话告诉我们这位长大麻风的人知道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能,但是只等他肯,所以“能”跟“肯”的配合才是事情的成就。不是“能”跟“善”的问题,而是“能”跟“肯”的问题。你发现不同的地方吗?“主啊!你能医好,我相信你。你肯不肯医好我?如果你肯的话,你叫我洁净吧!”《圣经》说:“耶稣动了慈心,就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可一41)当主这样回答的时候,就是他的“能”跟“肯”结合起来。“我现在肯,我的能力显明出来,你洁净了吧!”所以当苦难还存在,当试探还在我们周围的时候,当邪恶还在猖獗的时候,你清楚的知道,神的“能”跟“肯”之间,有一个还没有达到时间配合的因素。上帝能,而上帝不肯这么做,为什么?这个问题就不是你可以强迫上帝回答你的,因为神有自由启示你,也有自由不启示你。

  

  既然在不同的时间点,上帝没有把“肯”跟“能”配合起来,你说:“神既然能够,为什么神不肯做这事呢?”

  

  你没有资格强逼上帝回答你。因为上帝有权保留他主权中不启示给你的一部分,所以你不能逼他现在回答你。“神啊!你到底能不能?”这个绝对不是“能”与“善”之间的问题,是“能”与“肯”之间的问题。一个没有主权的神还是神吗?一个没有能力的上帝还是上帝吗?而有能力的上帝,他不愿意在那时候施行他的能力,他没有这个自由和权柄吗?所以,我们在这件事上常常犯的罪,就是逼迫上帝:“如果你能,你就要做出来,才显明你是真的能。”第二样常犯的罪是:“如果你自己对我说,你是全能的,那我现在追讨你,你一定要照着我的意思,把你的全能表现出来。”你知道罪人犯罪犯到这个地步吗?我这里讲的“罪”,不是犯那种抽烟、喝酒、犯奸淫、说谎话的罪,这里所犯的罪就是你对神主权的干犯,你一点不自觉,而且你用神自己的启示来追讨上帝。

  

干犯神主权的罪

  

  一个人用传道人讲过的话来约束传道人,是常常发生的事情,“你自己说的嘛,现在你有没有做?”你犯过这个毛病吗?你对传道人讲那一句话的了解有多少?你就照着你对那句话很肤浅的了解来要求、来约束讲过那句话的传道人,你是多么残忍!正像一个人说:“上帝是全能的嘛!为什么他不医我?所以他不是全能的。”这里,他先听到一句“上帝是全能的”,然后他对“全能”很肤浅的了解,就是什么都能做嘛!然后他就说:“既然什么都能做,现在做,我现在有病,你医。如果你不医,你是骗人的,你就不是全能的,你讲话不算数,这种上帝我不要!”变成他审判上帝了,你明白吗?我们常常犯这种罪而不自觉。

  

  上帝“全能”的意义和你对“全能”的那个观念是不一样的,虽然是同样的名词。这里面的奥秘你要听。上帝的全能不是说他能够什么事情都做,也不是他能够照着你要的每一件事情都做给你看。不是那种什么事情就照你所要的给你,才表示他的能力是真的。根本不是这个意思!“上帝的全能”真正的意义是,凡是良善的,一切的能力都是从他来的,一切美善的恩赐是从他来的,一切善的能力之源头是上帝。而不是像你所想的,他什么事情都做,而且是现在做,因为他是全能的,所以讲话要算数!我们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上帝已经很久了。

  

  所以你注意那些外邦人,他们以为骂上帝是合情合理的,认为反对上帝是很有理由的。他们引用《圣经》来指责上帝:“你讲了,为什么你不能做到呢?你这个上帝是什么上帝?”他们对上帝的追讨就是说:“上帝是全能的,上帝是全知的,你都知道我会犯罪,为什么你还创造我?你是全能的,为什么不解决我的困难?”他就用上帝讲过的话来追讨上帝,我们常常犯这种很幼稚的罪。用我们自己狭隘的观念来追讨上帝,要他照着我所知道的来行事、服务我。他们常说:“全能的上帝啊!请为我做这个、做那个……”那么,你说相信他是全能的,你又要指挥他的全能,你就是全能之上另外一个更高一级,超过全能的、指挥全能者的指挥官,你发现了没有?神从来不服务这样的人。“你知道我是全能的吗?我现在可以让你死!因为你讲这样的话,你不认识我还定我的罪,我就可以把你治死。”神是全能,他又能够克制他那可以审判你的权柄,来让你继续发问反对他,这就在他的全能范围之内。

  

  我们今天对神的了解是肤浅到很可怜的地步,可能我们愈读《圣经》愈离开上帝,这就是法利赛人的毛病!他们把《圣经》从头到尾精通、烂熟,结果他们把所盼望等候的弥赛亚亲手钉在十字架上,为什么?因为他愈读愈不明白,愈读愈追讨上帝,愈读愈离开上帝原来的意思。你说:“这样很可怕啊!《圣经》到底可不可以读?读了可不可以真正明白?会不会我也是愈读愈不明白?我也是愈读愈离开上帝?”

  

  倪柝声有一句话我很尊重,他说:“人自以为义的时候,就是他最大的罪,因为他认为自己比别人好。”所以耶稣救的是强盗,不是法利赛人;因为那些法利赛人是天天读经,天天以为自己最靠近上帝,而他们却是把上帝的儿子钉在十字架上、痛恨他的人。大祭司问:“我指着永生神叫你起誓告诉我们,你是神的儿子基督不是?”耶稣说:“你说的是。”大祭司就撕开衣服,说:“他说了僭妄的话,我们何必再用见证人呢?这僭妄的话,现在你们都听见了。”(太廿六63-65;可十四63;路廿二71)今天我们听道的结果是用上帝的道来绑上帝,用上帝讲的话来追讨上帝。“我就是因为你是全能的,才信了你,而我所以信你,就是要你用你的全能服务我所要的一切,你为我做了所有的事,我才相信你是全能的,我才信你的。”上帝需要这样的“信徒”吗?而我们竟是这样的信!

  

  你能不能对主说:“主啊!你是全能的,但如果你不肯,我还顺服你。”上帝说:“这是信徒。”因为“信”包含“顺从”,“信”不是用你所知的来指挥我、来约束我、来命令我、来控制我。我如果是全能的上帝,还要你来指挥才能做事,那么你不就是比全能者更全能、更大了吗?你看到宗教的吊诡性(the paradoxical nature of religion)了吗?这是很危险、很可怕的事情!你说:“如果你是全能的,你做吧!”上帝说:“我是全能的,如果我不肯做,你要怎么样?”你说:“那你为什么不肯做呢?”上帝说:“如果我不把理由告诉你,可以吗?因为你的理性太小,你没有权指挥我,你更没有资格完全了解我,特别是在我不愿意告诉你的事情上。”

  

  这一位全能的上帝是反合性的,这一位全能的上帝不是因为他能,所以你就说:“主啊!为什么他瞎眼?为什么他耳聋?为什么他是哑巴?如果你是全能,医好所有人,都变成没有哑巴、没有瘸腿、没有耳聋、没有瞎眼的,才是全能的。”上帝说:“不是,我的全能不是这样了解。我的全能是我能用哑巴的人传出最好的信息,我能用耳聋的人写出最好的音乐,我能用瞎眼的人写最好的诗歌。”米尔顿(John Milton1608-1674)写《失乐园》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失明十一年,虽然他眼目昏花,还能下笔生花,这才是上帝的全能。当贝多芬(Ludwigvan Beethoven1770-1827)写final three chorus,写《庄严弥撒曲》(Missa Solemnis),写第七、第八、第九交响乐的时候,已经完全耳聋,而耳聋的人能写这么伟大的音乐,才是上帝的全能。

  

  我们对上帝的全能要从反合性去了解,所以你问:“上帝啊!如果你是全能的,为什么让他耳聋?为什么让他成了哑巴?为什么不医治他的病?”那是灵恩派肤浅的神学找出来的很羞耻的结论。上帝要反过来说:“这不是你问我,是我要问你,你看!我的全能使哑巴传出伟大的信息,失明失聪的海伦凯勒(Helen Adams Keller1880-1968)做了这么伟大的贡献,耳聋的人写了最伟大的音乐,瞎眼的人写下最伟大的诗,你的眼睛这么大,你做了什么?你耳朵听得这么清楚,你有什么成就呢?你嘴巴这么会讲话,却一天到晚乱讲,你还敢活在世界上?”所以罪人问上帝的那些问题,不是我们该问的,是上帝应该问我们的问题,你明白吗?我们不知羞耻,还以为正在为真理争战,让上帝服在我们的权柄下,是在侮辱上帝,还以为自己是基督徒。

  

  这就是为什么耶稣宁愿救强盗,不愿意救祭司长的原因。你太明白《圣经》了,但你明白的都是错的!因为你读了《圣经》,就自以为义,而你真正了解我的全能没有?你从来不了解我。这就是耶稣对那些人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七21-23)上帝从仇敌的口中得到称赞,奇怪了!很奇怪的,但是等你明白了以后,你会感到很奇妙。耶稣上十字架前后,那些见证人都是外邦人、都是被轻看的人、都是局外人。讲耶稣是上帝儿子的不是祭司长,而是那个百夫长;祭司长是以色列人,百夫长是罗马人。祭司长说:“你敢说你是上帝的儿子,死吧!”罗马人说:“他真是上帝的儿子!”(太廿七54;可十五39)你看到没有?为什么得救的不是那些行善的人,最先得救的是十字架上的强盗?所以那里面都有反合性——全能的上帝可以救最不可能得救的人才叫做全能,全能的上帝可以叫最卑微的人站到最高的地方,全能的上帝可以使看来最没有盼望的人,与他一同最先到乐园去享受,这个叫做全能。全能的上帝不是像今天灵恩派的人所说:“因为他是全能的,什么病都会好。”如果什么病都会好,灵恩派的领袖就不可以病死,他平常什么病都会好,最后一次病死,表示他信心突然崩溃,最后完全失败了。这种逻辑都还不懂的人是很可怜的,没有智慧也没有知识。

  

  今天教会已经掉到一个很可怕的堕落中而没有觉悟。我们只有字面上搞玩意儿,然后完全曲解地说:“我被圣灵充满。”不是圣洁的灵充满,不是智慧的灵充满,而只是嘴巴说:“噜……噜……”是被这种古灵精怪的感情充满,他们把这个叫做“被圣灵充满”。认为被圣灵充满的记号是嘴里不断说:“哇噜……噜……”完全没有圣洁的记号、没有智慧的记号、没有神的话语能力的记号。对上帝全能的误解到一个地步,用一句话套住上帝,叫他什么都替你做,做你的仆人。全能的上帝不是听从你的,全能的上帝用他的权柄、用他的主权掌管你,不是听你指挥、让你利用。

  

苦难的价值与人的责任

  

  第二、如果上帝是全能的,他又是全善的,为什么让苦难存在?这个问题牵涉到另外两个问题,就是你对苦难的价值不了解,以及对人的自由之责任不了解。上帝为什么一定要把苦难除掉才是他的全善?上帝能不能藉着苦难达到更大的善呢?如果你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你的思想就太简单了!要求上帝现在就做,你就说:“照我的意思,照我的要求做,你就是好的上帝。”上帝说:“我宁愿放弃被你称赞我是好的,因为我的善不在你的范围所定的那个限制里,我的善有最大的意愿和在永世中的计划,不是现在照你的意思去做。”

  

  “最好是这样。”有的时候我听人讲这话我会很气,因为他以为他的是最好。大家在讨论的时候,他一个人说:“我想最好用这个办法。”我很想问他:“为什么你的最好?你凭什么说你的最好?人家刚才讲的都不好,就是你讲的是最好?”如果说:“我提议好吗?你们考虑看看,如果这样行怎么样?”我还尊重你。“我想最好是这样。”除非你真的是权威,除非你真的被公认你每一次得到的结论、每一次提出来的,都是很难被超越的最好的方案,那你这样讲还算诚实,但还是有一点骄傲就是了。最怕呢,没有经验的人竟然常常要指挥有经验的人,不懂方向的人还常常要指挥清楚方向的人。

  

  有一次我带一群牧师到欧洲去,是我的同工们十多人。其中有一个常常说:“从这里走,往那里走。”他没有去过,我去过很多次都不讲话,他第一次去就说:“要从这里走,往那里走,这个门进。”每次都讲错,为什么?他是照着一张地图,而那张地图常常方向错误,应当向前的它向后,同一条线嘛。有好几次发生这个事情,后来我叫他来对他说:“你少指挥别人好吗?因为你有许多次指挥错误。”我们每个人都爱发表意见,每个人都爱表示自己很会,我们每个人都爱指挥别人而且说:“我想最好这样,我想最好那样。”为什么要照你想的才叫做“最好”呢?我们最大的罪恶是“连上帝都要听我的指挥”说:“我想最好这样,最好那样。”上帝说:“为什么?”你说:“我想这是最好的。”

  

  为什么要照你所讲的才可以?如果上帝许可一个人有苦难,你说:“上帝没有能力!上帝没有良善!”上帝说:“不!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让他在苦难中体会,什么叫做坚忍的能力,才叫做真正的能力。上帝的能力就是叫他经过苦难以后,他能得胜,而这个善意和善工,就是在苦难之上得胜的善工,不是现在解除苦难的善工。所以今天我们说:“如果上帝是全能的,为什么他不是全善的?如果上帝是全善的,为什么他没有全能的力量?”这问题就掉在第二个错误里面,就是不知道苦难的价值和人自由责任之间的关系。有很多人在苦难中是因为自己犯错,自己在自由中走错了路,就在苦难中,神就让他尝了自由当尽的责任,尝了他自由当受的苦果。神就藉着他在自由的误用中使他受许多苦难的磨练,让他学习怎样知道自己的败坏、自己的软弱,然后起来,这是第二样事情。

  

  我盼望今天对你们所讲的,给你生命产生很大的波动、很大的影响,让你一生一世可以更老练、更成熟、更忍耐,在这些事情上显出智慧跟顺服。这些话是每个基督徒都要听的,但是现在有多少基督徒,特别是所谓“基督徒的领袖”,自以为知道了很多《圣经》,他们从来不想再多听一些。因为每星期都做礼拜,因为属灵的书买了很多,因为《圣经》读得烂熟。可是很多读了《圣经》的人是没有好好想《圣经》的。我敢在上帝面前说,上帝知道我怎么样多思想《圣经》的道理,那些问题与问题之间的症结、困难的地方,最拐弯抹角最难解答的是什么,每一步我都去想、去思考,然后继续不断供应。

  

  这一段的《圣经》我讲了很多次,没有一次比今天讲得更详细。这些事情可能在你的脑海中闪过,但是你一生很少听到比今天更尖锐的问题解答。有关于“自由”我现在不谈,因为这还有一大段的事情,单单这个题目“自由的责任以及苦难的价值”,又可以发挥几个钟头的东西出来。

  

从时间神学明白上帝旨意

  

  我要谈到第三点,就是永恒旨意与时间过程之中的调和。上帝永恒的旨意跟时间的过程是怎样调和?就是你一定要在时间中一步一步顺从,才能达到他永恒中所定的旨意。你暂时看到的不等于永恒,你怎么在暂时中看不到永恒,就认为上帝不是良善的?或者你今天看见很多事情没有成就,你就说:“上帝是没有能力的。”你太快下结论了!有很多的事情一定需要时间,而时间是一个过程,过程不是一个现象!

  

  时间是一个需要忍耐的过程。譬如说你晚结婚,所以你对你的太太说:“因为我太晚结婚,请你下个月就生孩子出来。”太太说:“你晚结婚是你的事,我早产是不可以的,因为上帝定的规律是要九个多月,我就要你等九个多月。如果你下个月就要做爸爸,请你到孤儿院里去抱一个过来就可以了。”你的晚婚不能构成要你的太太马上生孩子的理由,你懂吗?因为上帝现在不给你,所以上帝没有能力?上帝现在不做,所以上帝不良善?这样简单吗?这位上帝是创造时间的上帝,又是在永恒中定他美意的上帝,那么他要藉着时间的过程,把他永恒的美意,藉着已经定的和正在引导的配合来成全,为什么你有权要上帝马上照你的时间来做?

  

  老实说今天很多人谈“上帝的旨意”,却从来没有联想到上帝的时间。我处理事情的时候比别人慢,有的人就说:“唐牧师,为什么这样坏的人,你不赶他出去?为什么你不讲话?”我说:“我的时间还没有到,我知道上帝的旨意,上帝的旨意我明白了,我就知道要怎么做了,但是上帝的时间还没有到,我不要现在做。”我的教会有一些同工慢慢体会到说:“哦,原来唐牧师有多方面的思考,不是单从一方面来定夺。”这个对、那个不对,你马上讲,讲完了事情可能更坏。很多事你太急了,你等一等好不好?你不满意的事情你等一等,因为它在一个蕴酿的过程中,而这个程序是必需的。许多时候你以为一刀就可以斩乱麻,马上解决问题,结果你发现更不简单。许多时候你以为马上切断就好,如果你没有找到这个癌细胞已经蔓延到什么地方,马上这样切,那些被切断而不除尽的根,就会继续不断有再萌芽的机会,你没有办法收拾了,你听明白我的话吗?除非你找到所有的缘由才一刀割掉,把这个肿瘤拿掉,把癌细胞切掉。你说:“我看见这边有我就把它割掉,解决了。”那是你盼望快快解决,不等于你能够快快解决。很多事情我们以为这样做就好了,结果愈做愈坏!起初有事情,我们以为大喊大叫就结束了,许多时候我们以为骂上帝几句,世界就会更好,其实根本没有!上帝说:“我有我的时间,你以为我没有做是我不能吗?你以为我现在没有照你的时间做,就是我不肯吗?或者你以为我不照你的时间做,就是我不善吗?”这样想的话,你就太幼稚了!

    

  摩西四十岁的时候,学会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说话行事都有才能。他以为:“上帝啊!这么有才干,全埃及最好的高材生,现在给你用,你还不用吗?”上帝说:“不!”“为什么?”“因为我要你再等四十年。你现在才干过人、才华充足,但是你的生命不成熟,你要等四十年。”大卫少年的时候被按立做王,马上做王吗?“不!你要等,等到你三十岁的时候才登基。而你注意,在这十多年的等候时间里,我要扫罗寻索你的命,使你像一条野狗被追赶在旷野,无处归家,那流浪可怜的情形,要十多年以后,慢慢等到扫罗死了,你才能做王。”“主啊!你若是全能的,为什么不是现在?如果你是全善的,为什么不是现在?为什么不照着我的方法?”上帝说:“你是上帝还是我是上帝啊?叫我顺服你,那你是上帝的上帝,你在讲什么?”上帝的时间还没有到,没有人可以用“你是全能的,你是全善的,所以你照我的方法做”来命令上帝。

  

  耶稣基督三十岁才出来传道,难道他十七岁出来的话,会输给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1834-1892)吗?司布真二十岁以前已经被按立做牧师,如果司布真二十岁以前已经按立做牧师,耶稣八岁就可以按立做牧师。为什么耶稣要等到三十岁,比司布真更迟十多年吗?不是!神的时间还没有到。在《圣经》里,耶稣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二4;七6)出现非常多次,这个叫做“时间神学”(The Theology of Time),是没有一个神学院教过的一课。今天的神学院把全本《圣经》归纳成六项大题,然后就在这六个题目下面,读完了就叫做“神学院毕业”。但是这些神学毕业生对“时间神学”不了解,他们对历史神学不了解,对苦难神学不了解,对文化神学也不了解。结果他们讲来讲去就是讲传统的那些大题目,但是要把这些有机地连结起来,引导我们进入更深一层解决困难的可能性,却都没有牵涉到。

  

  今天你受试探的时候,常常掉在一个很可怕的罪恶里面,说:“是神试探我,苦难一定是从你来的,你是没有能力的。”雅各说:“你受试探不可说:‘我是受上帝试探’;因为上帝不受试探,他也不试探人。”今天你一定得到了很多神给你的力量、亮光和了解。

  

  请你们跟着我祷告,一句一句祷告:

  

  “亲爱的主,我感谢你,你太伟大了!你不但是全能,你不但是全善,你更是引导历史、在时间过程中间,把人引导到你永恒旨意里面的上帝。求主赦免我的罪,求主赦免我幼稚的罪,赦免我自义的罪,赦免我以偏盖全的罪,赦免我不尊崇主的权柄、不顺从你的引导、不等候你时间的罪,求主从今以后引导我,更深入明白你的旨意,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选自《罪恶源头的探讨》,唐崇荣国际布道团。)

阅读:2045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