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义信条 → 神学教义 → 阅读内容
 
背景:

未见之事(卫尔斯)

[日期: 2016-10-05 18:45:31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未见之事(卫尔斯)

 

未见之事

 

卫尔斯

 

 

  基督已经升上高天并开始了自己的统治。基督已经升高了!保罗告诉我们:“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弗一21)。保罗使用丰富的词汇来描绘基督彻底的胜利: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被征服了!(罗八38-39)。基督现在在上帝右边,并且“众天使和有权柄的,并有能力的,都服从了他。”(彼前三22)。

 

在这幅图画中有一件新事,就是我们可以看见基督现在如何实施祂至高的统治,我们也可以更清楚地用末世的眼光看待事物。尽管父神将“万有”交给了基督(约三35)、又将“万有”服在祂脚下(弗一22),祂的能力是那种能使“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腓三21),以致我们可以毫不含糊地称基督是“万有的主”(徒十36);然而,这仍是一种“令人质疑的统治”。在这里,我们再次发现了“已然”(already)与“未然”(not yet)并存的真理。

 

人们对基督的统治之所以有质疑,原因在于,即使“恶”现在处在神至高的统治之下,神已宣告了它的末日,即便它的脊梁已经在十字架上被打断了,但是它却仍未被推上断头台。因此,教会只要还存在于这个世界,就当警醒。她不能洋洋得意,她必须穿上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弗六10-18),她必须依靠神恩典和能力的保护。我们尚未达到最后得胜的时刻,唯有到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神。”(林前十五24)。唯有到那时,一切的受造物才能完全从撒旦的败坏中得到洁净。

 

基督早在创造天地时就拥有掌管万有的权柄(西一15-16),如今祂重新掌管这个堕落的世界(弗一9-10)。为了恢复王权,基督来到世间,那位“降下的,就是远升诸天之上要充满万有的”(弗四10)。

 

但是,这大有权威的统治在某些重要的层面上都仍是隐藏的,正如基督神性的荣耀也隐藏于祂地上的日子中一样。祂统治的事实是无庸置疑的;但是,我们常常不清楚基督到底如何实施这种统治。毫无疑问的,一旦罪人脱离了对自我的专注,转离了他们私人的景况,单单信靠祂,看见自己的罪藉着十字架已经归算到祂的身上,而祂的义则被归算到自己的身上时。我们就可以看见神的统治了。

 

若是越过这一点,我们常常会一片茫然。基督似乎不像世上的统治者、君王、总统和首相一样,显示出任何可见的王权来。祂的王权是一种需要藉着信心而不是凭眼见来理解的统治。我们可以看见圣灵无形中工作的有形结果。我们知道,圣灵的工作就是将基督在髑髅地所完成的工作,成全在我们身上。虽然我们看到了这些结果,但圣经对于圣灵如何工作却没有多作解释。圣灵运行如风,祂“随着自己的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三8)。圣经也没有告诉我们,祂在世界上、在历史事件与历史进程中,到底是如何行动的。这类事件属于上帝护理的奥秘,除非有受差遣来解释这种工作的先知出现,否则,我们最聪明的办法就是,不要去猜测到底上帝在做什么。

 

基督至高的统治在这个过渡时期是隐藏的,处于“已然”与“未然”之间,直到“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上帝。”(腓二10-11)。在这过渡阶段,罪仍在影响世界。至于它邪恶的作为是如何被抑制、被制伏、或如何关系到上帝荣耀的目的,这方面并不清楚的说明。但我们需要牢记的是,尽管犹大背叛了基督,犯了大罪,但基督被如此出卖却是因着神的计划。虽然邪恶的本质是抵挡神的旨意,但是,神在自己的至高王权中,能用这种恶来达到祂的目的。

 

在用到“神义”(theodicy)这个词时,我们需要何等谦卑啊!因为审判已经降临在我们头上,降临在我们这些被放逐在伊甸园之外的人身上。我们与神和好了,我们和天父之间的破裂的关系已经修复,但我们还不能完全认识祂对这个世界的掌管。有某些事情神向我们这些罪人隐藏了,只有祂全然知道祂的道路,唯有神才能明白祂自己的奥秘。我们所认识的不过是祂决定让我们知道的部分,而祂并没让我们认识祂对付罪的全部办法,也没让我们完全明白祂的旨意到底如何成就在今天这些千疮百孔的教会。

 

基督徒真正盼望的不在于“明天会更好”。不在于空虚消逝、重得意义,或是生命中的动荡、痛苦和焦虑全消失;也不关乎怎样改善堕落之人的生活,尽管方法是治疗性的、有灵性的、甚至带有宗教性的。基督徒真正的盼望关乎“将来的时代”。基督的救赎已经进入了这个时代。公义、永生和意义正在取代罪、死亡、迷茫;那赋予生命活力并转化生命的能力,取代那掏空人生、使人生受到惊吓并将人带入幽暗的能力。不仅如此,盼望之所以成为盼望,乃是因为它已经成为了永恒领域和永恒国度的一部分。我们要晓得,邪恶的命运已注定,它必定会被驱逐出去。这样的盼望是将这艘正在沉沦的“今世”之船撇在了自己身后。假如这个彼岸的国度,即这个现在由基督统治着的国度不存在的话,那基督徒就“比众人更可怜”(林前十五19)。他们的盼望就毫无根据,而他们则生活在一种幻影中(参诗七十三4-14)。

 

浩瀚无垠、充满奥秘、犹如宇宙一般不能参透的事情乃是:我们既不是外邦人,也不是客旅。我们因为远离神,才变成在世界上像个迷惘的异乡人。正是我们与神之间的疏离,使我们一直有这种困扰着我们的感觉,使我们觉得自己象是在冷漠、麻木的世界中踽踽独行的陌路客旅。有如罗素(Bertrand Russell)所说的,我们就像以“原子的偶然组合”的方式出现的生命,注定要在这堆宇宙的瓦砾中消逝,它显得如此没有意义、如此短暂、如此没有目标。除非我们认识到,堕落的生活绝对不会产生任何比“堕落本身”更高或深的意义(那些由下而上的灵性操练也是如此)。

 

唯一实际存在的未来是神在基督里所确立的。祂在历史中、透过十字架所成就的,是唯一能探入永恒的。但是,我们必须接受那进入未来的门票。我们自己不能抓住它,因为它不是按我们的方式出现的;它也不是一种由我们自己所建立的未来,它是属于神的,它源自天上而不是来自人间。

 

据此,那些已经放弃了讲坛,或者说“越过”真理的教会,正是在离开基督教本身。新约乃是宣讲真理,宣讲那位从万世以前就与圣父同在的基督如何进入我们的时空中。因为祂以这种方式生活于其中,所以祂的生命与我们的生命一样,是以日、以周、以年来标记的;祂实际是活在与圣父的合一中,为祂而活,也代表祂的子民活在父神面前;祂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成为神的审判与恩典的管道。在十架和复活中,祂的胜利进入了宇宙,一种新的秩序已然在基督里面诞生了。唯有在这种新秩序里面,才能找到意义、盼望和神的悦纳。使徒性基督教所关涉的内容是真理,而不是个人的灵性操练。是基督提供人来到这位神圣者面前的通路,而不是自我。早期基督教所关切的内容是基督和祂付出痛苦代价的顺服,而不是舒适的乡村倶乐部。当这个世界颠倒是非的时候,神在时空中成就的乃是“基督教的教义”,而不是倍增的计划、闪光灯,也不是华而不实的喜剧。尽管我们可能需要影像,我们可能需要娱乐,但宣扬那位被钉十字架又从死里复活的基督,才是教会当宣讲的真理。

 

(选自《勇守真道》,陈知纲译,改革宗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621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