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神之子(伯特纳)

[日期: 2018-01-17 14:07:22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神之子(伯特纳)


神之子


伯特纳


在研究基督本人的时候,就会引出来一件有点令人奇怪的事,那就是在想形容祂身体的特征时,居然没有可信的记录。画家画了许多像,雕刻家雕了许多像,但都只是凭想像的,至少就祂的大致外貌说,无疑地看起来不过是个人,完全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当然,丝毫没有证据使我们相信祂头上有个光环,小时也好,后来也好,都没有。以赛亚预言说“祂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祂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祂。”(赛53:2)似乎表示祂将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祂也没有能使祂出众的任何品质。不过祂是个很杰出的人。“人子”一词,似乎是呼应原始创造中想要的完美人的那个想法。我们看到在祂肉身的日子,人们特别说:“从来没有像祂这样说话的。”(约7:46),祂们“希奇祂口中所出的恩言”(路4:22);而祂的教训,与文士们的相反,是带着“权柄”的(太7:29)。祂的话完全都是智慧和能力,我们相信从无一个人的声音,像主耶稣的声音那样的悦耳并充满着恩慈。听见祂讲话必然是个稀罕的特权,如听到祂在祷告中对上帝说话则是更稀罕的特权了。众门徒就是听到祂祷告,他们心里才感觉到很希望能像祂那样祷告,他们才说:“求主教我们祷告,像约翰教导他的门徒。”(路11:1

 

在全人类的种种相对的特色中,哪里我们还能找一个奇异的融洽与平衡像耶稣本人一样呢?穆林博士(Dr.EY.Mullins)说过:“人类在哪里能像祂那样射出光华?人类子孙中谁还能像祂那样的‘心里柔和谦卑?’疲倦的人们曾经感受到过一丝像祂那样的仁慈吗?所有的忍耐、谦虚、优雅、舍己能比得上道成肉身的耶稣吗?与这些柔和的德性相对的是那些英勇的对比。‘所有的权柄都给我了,’祂说:‘你们文士和法利赛人,假冒为善的有祸了。’这是祂亲自的炽热审判。说到祂自己,祂说假若这块石头掉在谁身上,就会把谁砸得粉碎。只有祂是主,众门徒是兄弟。哪一个必死的人敢来挑战祂‘你们谁能定我的罪?’只有祂能满有雄心的统管人类,并预言祂要驾天云而来,有天使环绕。对立的统一在耶稣里出现了完美的平衡,别人都是支离破碎的,祂是完人。祂既疲乏,就睡在船上,任何疲倦了的使徒也会如此;但祂站起来,声音里带着权柄而且平静了风暴。祂会在墓旁与其他心碎的人同哭,但祂也会用神的声音叫死了的拉撒路出来。祂向捉祂的人降服像别的犯人一样,但行神迹使一只被割掉的耳朵的人复原,并斥责那砍人耳朵的鲁莽门徒。”(《为何基督教才是真理》,21页。)

 

有些人只能见到耶稣的一种温和似女人的性情,虽然没有邪恶,却缺乏力量与粗犷的个性。不幸多数画家都把祂画成一个柔弱的人,瘦削的脸,细小的手。但新约中出现的祂却完全不同。其中表现的耶稣是木匠,靠自己的双手谋生;既是木匠的手,力气必不柔弱,肌肉必多过形态的优美。我们不知道祂是什么样子,只知道祂是犹太人,一个东方人。但祂必然是有力,男性化而强壮的,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个男人中的男人,祂赢得一群蒙选的男士朋友的忠诚。当人们聚在一起是想把祂推下山崖去的时候,祂大胆的从一群敌视的暴徒中走过。祂在客西马尼园自动的顺服,祂从暗处走出来的时候,充满了那样庄严的人格,以致那些来捉祂的人都退后跌倒。祂的赴死是那样可畏,把全世界的罪担在己身而被钉于十字架上。确实四福音使我们了解到祂的刚强,关于祂人性的各方面是令人难忘且威风凛凛的。

 

在这方面,本文作者在另文中也曾说过:“许久以来,耶稣都被画成一位柔弱无害的人物,似乎大家都没有异议。但新约却未把祂表现出是这样的人。这种推理无疑部分是由于一个事实,就是在祂应付过错及受苦忧伤之人时祂是温柔而同情的,另外一部分也是因为祂训戒‘不要与恶人作对’(太5:39,就上下文看,显然是祂禁止报复,而非拥护一概的不抵抗主义),还有一部分是由于事实上在祂公开传道期间,女人都特别忠心服事祂,自从那时起在教会中许多时候女人比男人还活跃积极些。其实我们要想到,普通男女之间,女人钦佩男人的是有力、主动、领导等男性的特质而不是女性的特质。门徒和凡是见过听过耶稣的人,受到祂强烈感动的是祂的勇敢,无畏,不疲倦的精力,和祂超然的自信与领袖的风度。福音作者一再在提到祂的时候用到‘能力’、‘权柄’的字样。从祂一开始公开传道一直到被钉十字架,祂都是英勇的反对文士和法利赛人,揭露他们是多么的违背圣经,公然抨击他们是说谎和假冒为善的,并且揭穿他们的欺诈行为。祂独自反对许多在心灵上捆绑祂子民的组织团体。祂号召门徒不要过容易、舒适而安逸的生话,而要过一个刻苦、牺牲与冒险的生活。祂给他们的使命是要他们到地极去,还警告他们会受许多迫害,有些情形甚至会死掉。当然一个弱者是无法感动人去作这种事的。”

 

虽然乍看之下我们可能吃惊而奇怪,居然写新约的人没有一个对耶稣有任何的形容,甚至于祂生理上的一点点特征也没有提到过,无疑这是神计划中一个聪明的预备。至少一部分是为了预防偶像崇拜。历代的人都表现自己是很喜欢塑造偶像来崇拜。事实证明不仅在外邦人中几乎是普遍实行偶像崇拜,而且在旧约时代的犹太人中也有这种强烈的趋势,甚至今天公然自认的基督罗马天主教会里也有无数的基督像、圣母像、众圣徒像,都给予神圣的崇拜。还好基督真正的相貌并没有流传下来,否则我们实在无法想像这种滥用还不知会进行到什么程度,尤其是在那些比较无知的人中间。在早期,摩西葬在哪里都被保守秘密(申34:6),目的是为了免于被成为偶像崇拜和特别尊敬。所以隐藏基督的真像貌实在是个很明白的聪明的神意。“上帝是个灵,”约翰说:“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4:24

 

不过很有趣的,我们注意到有个很确实的资料是关于耶稣的一件衣服。虔诚的犹太人在他外衣边缘穿了一条蓝色的带子写上神的命令。形容这个䍁子的希伯来文和希腊文被各学者翻的各有不同:䍁,边,框,带子。不管怎么样,总是外衣边上一个蓝色的东西。蓝是天的颜色,蓝天,使人想起上帝,那是会幕的一个主要颜色;大祭司的外衣中有一件就是蓝的。有关蓝䍁的命令是摩西下的,记在民15:37-40中。在一次叛逆的恶行被处罚后,那时的人及以后历代都会在外衣上缀一个蓝䍁以纪念上帝和祂的诫命。在耶稣时代,据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将配带的经文做宽了,衣裳的䍁子做长了。”(太23:5)太9:20也提到蓝䍁子。它说那害血漏的妇人“到耶稣背后,摸祂的衣裳䍁子。”太14:36又说到革尼撒勒的人把所有的病人都带来,“只求耶稣准他们摸祂的衣裳䍁子,摸着的人,就都好了。”耶稣是个真正的犹太人,又向犹太人讲道,祂来不是要废掉而是要成全律法。祂生在旧约的时代,祂在地上的一生中都是小心谨慎地遵行礼仪律的。因着祂在十字架上的死结束了旧约的规律而引进了新约。祂是上帝的真羔羊,祂的牺牲是旧约献祭所盼望的实现,那种献祭只不过是象征,像影子一般,基督的十架才是实体。


有个旧传说——不知道以什么为根据——说从来没有人见过耶稣笑,只见过祂哭。不管这是真是假,至少其用心是好的。祂哭的经文是在约11:35。祂之没有笑过乍看或许有人奇怪,但祂既是这样的一个人,祂见到也充分了解堕落的人性,祂知道如非神的恩典,每一个人都会丧失在永恒的毁灭里,祂警觉整个救赎的担子完全靠祂一人挑,生活岂是开玩笑的?我们所以能笑,能享受生话,因为我们的担子被另一位挑了。确实,现在的世界中是有许多快乐欢愉的。但是我们且记取,这些快乐欢愉是那一位替我们买来的,祂替我们受罪,付上了祂自己,作为可怕的罪的代价。耶稣一刻也不能大意,也不能轻松的享乐,像我们随便常常所行的一样。而祂对生活的态度,在某些经文中有明确的描写。例如路9:51说:“祂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祂知道十字架在那里等着祂),还有路12:50:“我有当受的洗,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这意思主要是说,祂对生话的态度是极端的热心,但这绝无阴郁或愁眉苦脸之意。由祂与众门徒同在迦拿,祂变水为酒让婚宴可以照常进行,可为明证。据说群众很喜欢听祂,有时被祂吸引的人数如此之多,按人说祂是无法让每个人都被照料到的。祂的降生由天使预告,带来“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路2:10祂一再说到属灵和天上的喜乐,那才是真正永久不变的喜乐。(太25:21;路6:2315:710;约3:2915:1116:20-2224等)无论老少,在基督的地土上有许多喜乐是住在非基督土地上的人所不知道的。进一步我们还可以说,基督教远非许多人要我们相信的,是个煞风景的宗教,却实在是惟一真正快乐的依据。“福音”的原意是好消息,是基督为我们作了什么事的好新闻。实在在这罪恶世界的人们中,只有基督徒才有真正快乐的道理。因为不论他们有什么试炼和困难(苦楚),照保罗说:“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他们保证有永恒的快乐,多过一天,只有使他们离那丰富的基业更近一天。至于非基督徒,不管他们有什么属性的享乐,只要他们不与上帝同路,而只是活在一个愚人乐园之中,过一个新日子都只是更靠近一点他们最后的毁灭而已。

 

(选自《基督位格》,改革宗经典出版社,赵中辉译,标题为编者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