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归正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堕落的故事(迈克尔·劳伦斯)

[日期: 2018-03-07 19:33:06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堕落的故事(迈克尔·劳伦斯)


堕落的故事


迈克尔·劳伦斯


  堕落的故事开始于伊甸园。神造了亚当和夏娃,将他们安置在一个完美的世界,以反映祂的荣耀。神供应他们一切的需要。神给他们有意义的、愉悦的、让人满足的工作。神将他们二人赐给彼此。神也设立他们管理祂所造的一切。事实上,对他们的自由和权柄,神只有一个限制。在伊甸园有一棵树——分别善恶树——他们不可吃这棵树上的果子。在这一情况下,撒但以蛇的形状,引诱亚当和夏娃去做他们唯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吃那不可吃的果子。难以置信的是,他们落入撒但的计谋,选择悖逆神。如此,他们从在神和彼此面前并不羞耻的状态堕落到羞愧、耻辱、受良心指责的状态。

 

  随即一切都变了。因为他们决定反叛,神审判亚当和夏娃。生活充满疼痛、劳苦、悲伤。而且,他们被逐出了伊甸园,从他们的家园被流放。这不是一时的流放,一个挥舞着火焰的剑的天使被安设在伊甸园的入口处,以确保他们将永远不能以活人之躯回来。但是他们身体的流放只是一个更加严重的流放的序曲,那将不仅影响他们,也影响他们所有的后裔。我们被造之时要永远活着——为永生而造,如沃尔夫所言——如今却臣服于死亡这永远地流放。

 

  此刻,处在我们的文化中的很多人想放下这个故事。他们对此反感,因为这似乎描绘了一位卑鄙、任性的上帝,对一件不过是抓到自己的孩子偷吃饼干这样的事情小题大做。被召宣讲和教导这个故事的人需要对这样的反应有所准备,并让人们保留判断。只有当故事展开,这一背叛的严重性变得清晰,才证明神的咒诅是对的。

 

  随着故事的进展,我们发现亚当和夏娃背叛的结果比起初显示的,更为严重。子女出生,但并不是出于无罪。亚当和夏娃的本性已遭腐败、扭曲,奥古斯丁将此描述为“自我孤立”,以至于人类的本性不再反映神的荣耀,而仅仅是自己狭隘的自我意识。而这一本性,连同其带来的罪疚感,传给了他们的子女。因此,堕落不是就这么发生了,我们继续前行。堕落反而继续并且加深,受造物屈服于死亡和腐朽。正如叶芝所言,钦努阿·阿契贝所解,“万物都已瓦解,中心难再维系。”[5]撒但成功地谋杀了亚当和夏娃的灵魂。后来该隐竟杀了他的兄弟亚伯。撒但成功地离间了亚当和夏娃,他们为所处的困境埋怨对方。几代之后,拉麦弃绝了婚姻关系的任何标准,为自己娶了两个妻子。该隐因嫉妒的性情杀人,拉麦仅仅因为受了伤杀人。堕落如此持续着,直到人类的邪恶变得如此严重,以致“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创6:5)。神决定,祂必须最终审判祂照着自己的形象所造的男男女女。

 

  神兴起洪水除灭人类,仅留下挪亚和他的一家,世界重新开始。好像挪亚是一个新亚当,祂要在一个重新被洗净的世界“再试一次”。唯一的问题是:挪亚和他的家人仍有从亚当继承来的堕落的本性。罪的进程在何处停止,又在那里再次开始。最后,人类返回到洪水前夕的状况。这一次,他们邪恶倾向的对象不是对彼此的暴力,而是对神,人类试图建立他们完全彻底的独立自主,以巴别塔为标志。神再次审判人类,这次不是毁灭人类,而是挫败人类。《创世记》11章,神变乱人类的语言,使我们彼此分散。神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因而挫败了我们偶像崇拜的意图。

 

  在此分散、挫败、徒劳和死亡的处境中,神为自己呼召了一个特别的民族。从亚伯拉罕起,神从人类群体中分别出祂自己的一个民族。这个民族——一个群体的亚当——要称为祂的名下。他们要顺服神,以祂为他们的神。但是即便在此,堕落继续施行淫威。罗得和他的家人选择了所多玛和蛾摩拉的邪恶,离开了亚伯拉罕敬虔的族群。以扫选择了这世界的舒适,而不是神的应许。最终,即使在神拯救以色列民族脱离埃及的奴役,将他们带到如伊甸园般的应许地之后,以色列民族首先选择了以各样偶像的样式来敬拜神,然后最终完全弃绝神,敬拜那些偶像。

 

  以色列全体百姓拜偶像,她的王也个个拜偶像。以色列求一位王,为的是像不认识神的列国一样。他们第一位王扫罗的确很符合他们的心意。之后的王所罗门开始还好,但是他的心最终转向他外邦妃嫔们的偶像。耶罗波安,北国的第一位王,故意设立偶像崇拜以削弱七个支派对耶路撒冷的忠诚。亚哈斯,南国犹大的王,照大马士革巴力的坛的样式建筑了一座坛,并将坛放在以色列人的圣殿中,他向谁忠诚,由此可见。

 

  鉴于此,神再三审判祂自己的子民。《创世记》第11章和3章重演。神先分散人们,接着最终将人们逐出去,将他们从应许地流放。七十年后,南国犹大被掳归回,然而很清楚,犹大灵性的流放仍在持续。神没有重新住到重建的圣殿,而至圣所也是空的。最终,就连先知也不再说预言。在旧约的结尾,神有形的子民似乎并不比外邦人强多少。两者都同样面临神审判的威胁。事实上,回应《创世记》第3章,旧约最后的话语警告人们:神将来击打、咒诅全地。

 

  新约开篇,一位新先知——施洗约翰登场,接续玛拉基搁笔之处,警告人们要来的审判。但是似乎无人在听。神赐下祂自己的儿子耶稣,祂过着全然慈爱和全然顺服的生活,过着本不会得罪任何人的生活。但是人类已变得如此邪恶,犹太人和外邦人一同密谋杀死唯一一个本不该死的人。他们一同将耶稣钉在木头上,宣告他们唯一的王是凯撒。

 

  这发生在两千多年前。到现在,人类的腐败、邪恶范围更甚、程度更重。但是没有什么实质的改变。一切的战争(包括现在正在进行的),一切的刺杀、谋杀,奴隶制度,过去一百年再三上演的种族屠杀,为满足情欲对妇女和儿童的剥削,富人对穷人残忍的无视,所有这一切都是对第一次独立于神这一悖逆宣告的解说。

 

  堕落的结局是什么?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另一位名叫约翰——使徒约翰——的先知告诉了我们。在《启示录》第18章我们看到最终的堕落。将来的一天,这个世界将伏在神最后的审判之下,永不得翻身。那日,历世历代,坚持悖逆的宣告自主的人,选择敬拜偶像而不敬拜神的人,要被扔在天国之外,他们在地狱里被流放,那种痛苦煎熬将持续到永远。


  (王悦译,九标志中文事工,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394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