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归正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唤醒(司布真)

[日期: 2018-04-11 20:34:35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唤醒(司布真)


唤醒


司布真


太多的人对永恒的事情都漠不关心,他们更多关注的是猫狗一样的宠物,却不是自己的灵魂。是莫大的恩典,让我们躬身反省,面对神和永恒的世界,我们究竟在哪里!这样的反省常常标志着救恩的来临。就人的本性而言,对关注灵魂而引起的忧虑,我们并不喜欢,我们宁可像懒鬼一样,尝试着再回到睡梦之中。这是极其愚蠢,因为死亡如此近在眼前,审判如此确定无疑,我们还若无其事的如玩笑般,代价就是自己的灭亡。如果主拣选了我们,要得永生,祂就不会任凭我们退回到昏睡的状态。如果我们尚有明智,就当祈求祷告,愿我们对灵魂的忧虑,永不停息,直到我们真正而确实地得救。让我们从心里发声:

 

“那替我受苦的,

定是我的良医;

惟有耶稣自己,

才使我得安慰。

 

在睡梦中跌入地狱,睁眼后才发现,我们自己和天堂之间,只剩下了不可跨越的深渊,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同样可怕的是,我们已经被唤醒要逃离那将要来临的愤怒,却还要摆脱这警告所带来的影响,继续回到过去的麻木。我注意到有些人,虽然已经确信有罪,后来却克服了罪恶感而继续活在罪中,他们是不容易再次被感动的:每一次地将警醒置之脑后,只会比以前更放任灵魂的麻木,也就更少可能被激动起圣洁的感受。因此,除非摆脱困扰的方式是正确的,否则我们的心应当为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极大的不安。患痛风的病人,靠着庸医的治疗,可以得到暂时的缓解,但却因为致使疾患更深入体内,结果是死亡。用虚假盼望来治疗心灵的病状,岂非同样令人恐怖,因为这样的疗法比疾病本身更糟糕。宁可因为良知的敏感而历经多年的痛苦,也远胜过失去良知,因着刚硬的心而终致灭亡。

 

但是被唤醒之后,不可继续停留在此,或者期盼月复一月苟延残喘时就可以得救。如果在惊骇之中,我发现所在的房屋失火了,我不会坐在床边对自己说:“我希望我是真的醒了!实际上,非常感恩的是,我没有继续睡过去!”不,我要逃离这可怕的死亡,所以我冲到门口或窗前,或许能逃出去,不致在其中灭亡。如果只是被唤醒了,却不逃离危险,这还算不算是个恩惠,就值得怀疑了。 记住,唤醒不是拯救!一个人也许能意识到自己是迷失的,但却也许永远都没得到拯救!他也许会因此而陷入思考,但他还是有可能会死在自己的罪中。如果你发现自己破产了,思考债务是不能够替代还债的。一个人可以经年累月地检查自己的伤口,他能感受到伤口的刺痛,他能数点伤口的数目,但这些都决不会使伤口离复原接近半步。

 

魔鬼的伎俩之一就是使人满足于对罪已有所认识;另一个伎俩则暗示罪人,他不会满足于仅仅信靠基督,除非他自己可携带有一定性的绝望能加在救主已经完成的赎罪工作上。我们的苏醒并不能够帮助救主,只能帮助我们去接近救主。幻想罪恶感会有助于除去罪,真是荒谬!就好像说水不能够洗干净我的脸,除非我在镜子前面驻足良久,已经数算好了我额头上的尘埃。靠着恩典,意识到我们需要救恩,这是非常健康的标志,不过我们还需要有智慧来正确对待,不要使它成为了自己的偶像。

 

有些人好像热恋着他们自己的怀疑、害怕和痛苦,你根本不能够使他们与恐惧分离——他们就好像跟恐惧结了婚似的。据说养马过程中,最糟糕的事情是,当马厩失火时,它们却不愿意出来。如果它们愿意跟随你的带领,它们就有可能逃出火海;但它们却好像因为害怕而瘫痪了。所以对火的害怕,阻碍了它们逃离火海。读者朋友们,你对上帝之愤怒的恐惧,是否也阻挡了你逃离这愤怒呢?

 

我希望不是。

 

一个人在监狱里待久了,就不愿意再出来,门打开了,可他却流着泪乞求,能让他继续留在那已经住了很久的地方。喜爱监狱!享受已适应的监狱生活!当然,囚犯在意识里也会有某些触动感!你愿意只成为一个被唤醒的人而就此停止吗?难道你不渴望立刻被宽恕吗?如果你宁愿在恐惧和痛苦中耽搁,可以肯定的是,你也跟上述的人一样,有些神志不清吧!

 

如果可以拥有平安,就立刻拥有吧!为什么还逗留在深渊的黑暗里,你的双脚都已经被泥沼淹没了!你可以拥有光明,那属天而难以想象的光明;为什么还躺在忧郁上,死在痛苦里呢?你不知道救恩离你有多近。如果你知道,你一定会伸出手去抓住,因为它就在那里。

 

不要以为有了绝望的感觉就会使你配得怜悯,当朝圣者走在通往窄门的路上,跌进了绝望的泥潭,衣服上沾满了污泥,当到达这条路的尽头时,你会认为那污泥可以保荐他更容易得以进入吗?不是的。朝圣者决不会这么想,相信你也不会。

 

不是你所感觉到的绝望能使你得救,能够救赎你的是耶稣的感觉。即使在你的感觉中,也可能会存在某些医治的价值,那也得是好的感觉。当感觉使得我们怀疑基督的救赎能力,并阻碍我们在祂里面找到救恩时,那绝对不是好的,对耶稣的爱而言,那反而是最残忍的亵渎。

 

有位朋友一路坐着公车或地铁,穿过拥挤的伦敦来看我们。突然间他的脸色变得煞白,我们问他怎么了,他说“我丢了皮夹子,里面装着我在这世界上所有的钱”。他回想里面的钱数,细致到分,描述里面的支票,纸币和硬币的数目。我们告诉他,如此清楚地了然他所失去的东西,对他一定是莫大的安慰。他似乎并没有明白我们的安慰。我们向他保证说,他应当感恩,为他有如此宝贵的能力,可以分毫不差地清算出他所失去的东西,因为很多人都丢了皮夹子,但却不能够计算出所丢掉的数目。

 

然而我们的朋友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不”,他说,“知道丢了什么,一点也不能帮我重新拥有这些。告诉我在哪可以找回来,那才是真的帮助我了;仅仅知道我丢了什么,却是没有任何安慰的。”即使如此,能够相信你有罪,知道你的灵魂在神的公义面前是丧失的,都是非常合宜的;但是这还不能够救你。得救不是靠着我们对自己之毁灭的认知,而是得完全抓住在耶稣基督里所赐给的释放。

 

一个人拒绝仰望耶稣,却坚持停留在自己的罪和灭亡里面,这使我想到一个故事。有个男孩,掉了一个先令,落到伦敦的下水沟里,好几个小时,他在那里徘徊,并在这样的话自言自语里找安慰,“就是从这里滚下去的,就是在这两根铁棍之间,我眼看着它直落下去。”可怜的灵魂啊!即使记得他丢失过程中的每个细节,他却不能够用这种方式,找回任何一分钱来,去给自己买一片面包。你可以看到在这个寓言中的偏离吧,盼望我们能从中受益!

 

(选自《窄门附近的徘徊》,程晓燕,基督教改革宗出版社。)

阅读:108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