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住在天上却又道成肉身(魏尔斯)

[日期: 2018-04-25 16:34:12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住在天上却又道成肉身(魏尔斯)


住在天上却又道成肉身


魏尔斯


令人震惊的是,马丁路德注意到我们与神相交的基础不是圣洁而是罪。这是一种“从上而下”的灵性观,是从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临到我们的,不是“由下而上”的。由上而下的灵性观出于神那完全、无与伦比的圣洁;而从下而上的灵性观,则出于自己的意识,自己想要进入神圣。

 

这两者的起点完全不同,随之产生两种完全无法调和的生活态度。要摆脱舒适的、通俗的世界,进入上帝所居住的世界,的确很不容易,但无论如何,我们可以试看看!

 

若要做到这一点,就是要思考耶稣自己是怎么“从上而下”地来拯救我们。在高天之上的基督受差遣来完成这个使命,祂也道成肉身,并藉着死在十字架上,向罪、死亡和魔鬼发出了挑战,并战胜了它们,祂从死里复活,如今在“天上”掌权。祂从天上降到人间,经过人生的幽谷、降卑、冲突,最后带着荣耀与尊贵回到“天上”。

 

我们来思考一下,当基督在“天上”尚未道成肉身之前,与现在祂升天之后,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就是藉着这个过程,将神的爱、恩典、愤怒全都启示出来,并启示出什么是真正的“灵性”。让我们照着圣经的记载,依序来讨论基督的降卑与升高。

 

新约圣经的作者全都有其各自的风格、各自的论述方式、各自的角度。然而,这并不是说,这些作者们是观点不同、互相竞争的神学家。而后现代的人因相对主义的倾向,热衷于这种思考。后现代对任何事物都抱多种不同的观点,没有任何一种观点是确定的。

 

但是,神在圣经中并不允许这种情况,这真令他们扫兴啊!我们所持的乃是一套“彼此补充”的观点。我们只要用心就能整合新约作者们看待基督的不同角度,成为一个单纯、一贯的整体。

 

关于基督的“荣耀与肉身”,使徒约翰使用“天上与地下”这种尖锐的对比。耶稣说自己是从“天上”来的(约三31,参六33),祂本来就在那里(约八42、58,十8)。换言之,祂在受造界存在以前就存在了。祂独立于这个世界而存在。在祂道成肉身的过程中,那永恒者便进入时间里。那位同享神性中一切荣耀的那一位,成了肉身。祂离开了高天(约六62,38,十36),降下(约38)。在约翰福音中,我们共有四十二次读到了祂被神从荣耀中差下来,进入了这个罪的世界中(例如约八42,36,十三3,十27-28,十七8等)。

 

因此,圣子,那位从天降临、将父神启示出来的圣子,与创造万有的那位圣子乃是同一位圣子(约一3)。诚然,祂人性的肉身似乎遮住了祂神性荣耀的光辉,但若说这位取了肉身的圣子有别于那位曾是完全的神,便是严重的错误。人看见了子就看见了父(约十四9),因为父在子里面,子在父里面(约十38,十四10);他们本为一(约30)。因为祂之所是,因为祂的神性并没有稍减,所以祂自然拥有审判、赐永生、赐命令、回应祷告等权柄(约22、24、40,十四14,十五17)。

 

这一切都是约翰陈述基督身份的方式,但无独有偶的,保罗在腓立比书二章5至11节的说法,与约翰“天上与地下”的说法很相近。

 

尽管某些解经方式颇有创见,但是可能最好的方式还是要看一看保罗所谓的“形象”——“他本有神的形象”(腓二6——意指某种事物的本质。运用这种语言,保罗断言说,拥有神的本质的那位取了奴仆的本质。这种转变需要“虚己”(empty himself)。

 

历世历代的教会都在问:祂的“虚己”是舍弃了什么呢?是神的属性吗?或许,回答这个问题最好的方式不在于探究这个观点的前因——“神的形象”,而是它的后果:基督取了“奴仆的形象”。为了忠实于这一角色,祂限制了自己的神性。我相信,这就是对这个问题的解答了!保罗并没有削减或贬低圣子的神性,而是使我们对它有了一种更为深刻的认识。基督不仅是披戴了肉身的神,也是我们所看到的那位自谦、舍己、充满牺牲之爱的神。这是道成肉身的圣爱。基督在自己的位格中、在完全与真实的人性诸般限制中,向我们启示了神的属性,这是独一无二的诠释。祂以这种方式行事,以致人们看到了祂就看到了父神。这位昔日创造万有、万有也靠祂而立的基督,一旦脱去祂威荣的标记,允许祂的荣耀被人的肉体遮掩起来时,那得胜的弥赛亚时代便在祂里面来临了;在祂里面,那“将来的时代”便露出了曙光。唯独神才能建立这一时代,也唯有在基督里面它才能建立起来。在祂里面,我们得以与上帝面对面,而且在祂面前,我们便在永恒中。

 

(选自《勇守真道》,陈知纲译,改革宗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244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