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仰望十字架(保罗·华许)

[日期: 2018-06-06 15:47:20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仰望十字架(保罗·华许)


仰望十字架


保罗·华许


如果罪人怀疑上帝的公义,他只需要仰望十字架。然而,同样,如果基督徒怀疑上帝的爱,他也只需要仰望十字架。就在那里,上帝成就了我们的救恩。就在那里,冤仇化解了,人得以与上帝和好。就在那里,上帝证明了他对人的爱,人再也不能怀疑上帝的爱!因此,使徒约翰写道:“上帝差他独生子到世间来,使我们借着他得生,上帝爱我们的心,在此就显明了。不是我们爱上帝,乃是上帝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

 

我们从约翰笔下得知,上帝爱人的最大表现就是他差他的儿子,为人的罪作了挽回祭。这个举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启示了上帝之爱的性质和强烈程度。在十字架上,父证明了他的爱:他使我们的罪孽落在他的爱子身上并用他神圣的忿怒将他压伤,而这忿怒本是我们所当受的;在十字架上,圣灵证明了他的爱:他指挥了基督受刑罚所需要的一切。在十字架上,子也证明了他的爱:他愿意为朋友舍命。因他本来富足,却为我们成为贫穷,叫我们因他的贫穷成为富足。因他本有上帝的形像,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就自己卑微,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因基督没有犯罪,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因为经上记着,“凡挂在木头上都是被咒诅的。”

 

一位无限良善的上帝为我们的罪付出了可怕的代价,这应当让我们感到悲恸欲绝,恨不得把心掏出来。正如先知撒迦利亚所言,我们必仰望他,就是我们所扎的;我们必为他悲哀,如丧独生子;我们必为他愁苦,如丧长子。然而,上帝能用十字架最阴森的笔,描绘出最美好的图画。在髑髅地,他向人和天使启示了他的爱,这启示的力和美超过一切启示的总和。我们的罪和基督替我们所承受的无比苦难是一片漆黑的夜空,以最荣耀的方式衬托出上帝怜悯和恩典的熠熠星光。

 

如果礼物的价值说明了爱的程度,那么髑髅地就证明了上帝对百姓的爱无法数算。谁能衡量基督的价值?数点天上的星和海里的沙还要容易得多!论到基督的价值,整个被造的宇宙加起来也不能与之相比。谁能丈量父对子的爱?尽管世人轻看子,连他自己的百姓也不按理尊重他,但耶稣是上帝所拣选的,在上帝眼中看为宝贵。人和天使无从知晓子在父心中的价值,也不懂得父对子的尊重。但子总是父的独生爱子,是父所喜悦的。子总是父最大的喜乐。因此,当父舍了独生子的时候,他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了我们,毫无保留。

 

上帝舍了独生爱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他的爱就由此显明了;而一旦我们认识到我们根本不配这样的爱,上帝的爱就显得更加伟大。上帝的爱源于他自己的美德和他的旨意,与人的品德和行为毫无关系。他爱我们并非因为我们可爱;我们虽不可爱,他还是定意要爱我们到底。使徒约翰写道:“不是我们爱上帝,乃是上帝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

 

上帝的爱不是对我们的回应;正好相反,上帝的爱与我们所配得的正好相反。尽管我们没有任何功德值得他爱或让他非爱不可,他还是爱我们!尽管我们心思行为都与他为敌,他还是爱我们!尽管我们无缘无故地恨他,他还是爱我们!

 

正是这样的爱俘虏了使徒保罗的心,也应当抓住我们的心。保罗说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是亵渎上帝的,是逼迫教会的。因此,基督替他而死的唯一解释就是:这是上帝的爱,是他所不配得到的爱。这是令他无法摆脱的爱。上帝的爱以各种方式约束他,限制他,驱动他,并且说服他。上帝的爱是人类所不配得到的,这是使徒保罗心里最牵挂的事,并且他竭尽全力让众人认识这点。他知道,当我们明白自己不配以后,才算真正认识了上帝的爱并为此而感恩。因此,他写信给罗马教会,说:“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我们先要学会数算父对子的爱,以及我们对上帝所犯的重罪,才能开始理解父对我们的爱。我们只配得他的忿怒,然而他却爱我们,甚至舍了自己的独生爱子,可见他对我们的爱必定大到无法想象。假如天父在永恒中的每一天都送给我们一千个完美世界,这些礼物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一个礼物:他自己的儿子。这些完美世界甚至无法反映上帝爱的万分之一,就是他为我们的罪而舍了独生子作挽回祭所彰显的大爱!如果我们认为这话过于夸张或有丝毫夸大,那我们就是瞎眼的,我们还没有看见基督真正的荣耀,还不明白基督真正的价值。约翰·弗拉维尔说:

 

可是,我得说,就算把全世界当作舞台,这个舞台还是太小,无法展现基督的荣耀,不能展示他里面那测不透的丰富,连一半都不行。这些事情,只有天上的圣徒才能明白,只能由天上的使者来述说;在那里,得到上帝直接启示的圣徒一齐在日光之下赞美他,面对面地认识他;而我这结结巴巴的口和胡书乱写的笔,只能玷污基督的荣耀。哎!我只能在月光之下赞美他;看不清楚,辞不达意。其实,只有他自己的舌头才能完成这项任务。论到基督,我当说什么呢?他荣耀的光辉使人目眩神迷,吞没一切言语。当我们用尽一切稍有美德或可爱属性的被造物来作比喻,直到剥光整个被造世界的所有装饰,用这些荣耀披戴基督;当我们已经彻底词穷,无话可说的时候,哎!当我们做了这一切之后,还是徒劳无功。

 

选自《福音的大能和信息》杨基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345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