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家庭祭坛 → 阅读内容
 
背景:

人的爱有软弱(罗斯玛丽·米勒)

[日期: 2018-06-27 16:51:56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人的爱有软弱(罗斯玛丽·米勒)

人的爱有软弱


罗斯玛丽·米勒


我头一次看清人的爱与宽恕是讲条件的。我们的爱和饶恕一遇别人再次犯错,我们就不再爱对方且定人的罪。很本能地,我们心里会论断,“他应该很清楚才对”,或是“他不该这样对待我”。

 

与此同时,杰克任教的神学院对恩典的歧见越演越烈。被迫加入这场争论的杰克,发现他不得不在各个方面谦卑下来。这场漫长且复杂的辩论,驱使他放弃自己的智慧,转向上帝。他在与我和巴芭拉的不良关系中学到,真正的智慧是属于那些愿意承认自己没有智慧的人——恩典投向谦卑的人。人倒空自己,才能更深经历耶稣在十字架上赐给我们的爱。

 

所以,恩典催逼着我们将上帝所赐的礼物——饶恕,带进我们的家。杰克做了结论:“上帝会听我们为家人的代祷。但是我们必须投靠基督。因为只有基督能清除‘家族之律’(Law of the Generations)的控告。‘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加三13)”我们通常把福音和其涵义看得过于狭窄。我们只把它当作初信时救恩的根基,然后就把它搁在脑后成为一个快乐的记忆,与现实没有多大的关系。

 

究竟我们信了什么?单单信我们藉着基督的福音被称为义,之后,我们就得靠自己的能耐成圣?我们没有看清我们是因着信称义,也是因着信得以成长。拯救我们的信,也是使我们成圣的信。这惟独靠基督和祂的工作来成全。

 

我求上帝施恩,使我能饶恕父母的过犯。我也求上帝饶恕我效法他们,以自欺度日。从父亲身上,我学会逃避冲突,而不坦诚沟通。从母亲那里,我学到了掌控生活是紧要的;退缩是一种生活的模式;我们是受害者,只要人得罪我们,我们有权利怀恨。

 

在基督代赎的根基上,我把这些罪带到上帝面前,祈求祂赦免我。祷告后,我知道上帝赦免我了。神的赦免改善我对自己和家人的感受。更重要的是,我的生活有了改变。现在我所思所行的,都是神国的爱。

 

在往后六个礼拜,我们分别约见了四个孩子,并请求他们的饶恕。杰克先前已请巴芭拉饶恕他。有的过程相当的痛苦;当我们跟吉姆和萝斯安围着家中饭桌而坐,我痛哭失声,杰克有些难为情。我们还是承认了我们的过失,他们也宽恕了我们。然后他们跪在桌边,我们按手在他们头上为他们祝福。

 

每个孩子都以爱心和恩慈待我们,虽然有时会提出些尖锐的看法和问题。保罗问:“爸爸,我们以前全家出游的时候,你为什么老是为着方向和看地图跟妈妈争执,然后就生她的气?你总以为自己的方向感很好,从不注意地图也不问路。”

 

亲耳听自己的儿子这么说,对杰克实在不容易。但他接受了,并回答说:“保罗,这是罪,是我的愚昧、骄傲,你能原谅我吗?”保罗仁慈地答应了。

 

我们也跟儿女提到家庭传统留下来的罪,这些罪使我们的人际关系受害匪浅。我们恳求上帝救我们脱离罪咎,特别是骄傲和定罪的心态。我领悟在上帝面前我是洁净的,并且享有平安。我感到满足,因我有自觉地作了讨上帝喜悦的事。我这并非机械式、道德性地履行我的责任,我单纯的希望我的家庭和后代能敬畏上帝。

 

有趣的是,我的健康马上有了改善。杰克在爱尔兰为我祷告后,我的健康开始好转。可是现在我的精力更加充沛。我的过敏症似乎不治而愈。我的活动力好像年轻了十岁。我不知道这时巴芭拉开始注意到我的改变。她后来对我说:“我曾经告诉自己,人是不会改变的,尤其是年纪大的人。然而我却亲眼看见你和爸爸改变了,这确实让我有所感动。”

 

(选自《迈向自由——神儿女的样式》,赵中辉译,改革宗出版社。)



阅读:312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