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义信条 → 神学教义 → 阅读内容
 
背景:

凯波尔论普遍恩典的教义(范泰尔)

[日期: 2018-09-05 22:01:45 ]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凯波尔论普遍恩典的教义(范泰尔)

  首先,我们将努力找寻凯波尔有关普遍恩典教义的一般特征。此处我们遇到一个困难,就是他的看法似乎也一直在调整。在他名为De Gemeene Gratie三卷巨著的第一卷中,他企图用较消极的词汇来界定普遍恩典的定义;但在第二卷中,用词就比较积极了。在第一卷中,他说到普遍恩典的本质,就是上帝对罪在历史中的发展,有特定的抑制;在第二卷中,他说到普遍恩典的本质,乃是“罪人借着上帝所赐与的恩赐,在历史中能够取得某些积极的成就”。看来凯波尔关于普遍恩典的观念是逐渐发展的,既包括了积极的方面,也包括了消极的方面。我们将依次查考这两方面,尽可能把它们归纳成一个完整的观念。

  凯波尔认为,对罪的毁灭性过程加以抑制,乃是普遍恩典教义的精髓。他清楚指出,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一样,都是以罪人的全然败坏这教义为前提。人从一出世,就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补充道:“人在死亡之后,就是肉体的腐化过程。但真正受到抑制的,乃是人心的腐化过程,这抑制是部分而非全部的。为什么不全部加以抑制呢?这是为了使罪的破坏性的可怕结果得以显明出来,同时也是为了使神原本创造的丰富与美好,以及祂在罪人身上所显明的重建大能,可以得着称赞。”他稍后指出,整个普遍恩典的教义乃是以人的全然面败坏这个事实为前提的。

  不管是普遍恩典还是特殊恩典,都是以人的全然败坏为前提。二者之间的不同,是从它们在完全败坏的人身上所造成的不同果效显示出来的。凯波尔说,重生是神赐给人的特殊恩典,把罪的癌症连根拔除。特殊恩典在原来被罪所盘踞的地方,赐下永生的大能。 “但普遍典所作的并不是这一类的工作。它是抑制,而不是扑灭,它是驯服,而不是改变本质。它用皮带束缚人的罪性,因此一旦这个限制被挪开,罪恶又会卷土重来。它修剪乱长的枝条,但并不医治根本。它任凭人自我的内在冲动仍然倾向邪恶,只是阻止邪恶完全爆发出来。因此,普遍恩典是一种限制性的、拦阻性的、抑制性的力量,是一种刹车装置。 ”

  所以,普遍恩典的本质是对罪的毁灭性加以抑制。罪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影响了整个宇宙。我们发现(根据凯波尔所言),普遍恩典的范围是无远弗届的。在总结他对普遍恩典的探讨时,凯波尔这样说:“第一,普过恩典的工作始于人的灵魂,避免让‘小小的火花’熄灭。第二,普遍恩典也辅助人的身体,维护体能,延缓死亡的到来。普遍恩典的第三项工作,就是在人类活动的历史中产生影响……”

    普遍恩典的本质是对罪的抑制过程;它的影响范围是人,以及人所处的世界。我们必须补充说,普遍恩典最终是出于上帝的怜悯。凯波尔说:“普遍恩典是指:上帝施行怜悯是无所不及的,只要有人心跳动的地方,就有普遍恩典的存在,普遍恩典的福祉遍及人心。”

  凯波尔对于普遍恩典如何抑制罪,还有更细腻的论述,但我们无法在此一一阐明。此处我们企图用一个广阔的视角,从整体来考察普遍恩典的教义。我们紧接着要来看凯波尔如何陈述普遍恩典的积极作用。

    凯波尔在第二卷中把普遍恩典分为“常态性”和“进展性”的两个层面。在第一卷中,凯波尔所言的是前一类的普遍恩典,以抑制罪恶为其本质。但在第二卷中,他发展了普遍恩典的第二个目的,就是除了约束罪恶好使人类生活得以延续之外,普遍恩典还提供了社会得以进步的基础。就常态性的普遍恩典而言,他说:“这普遍恩典是从人在伊甸园堕落之后,就已经开始了,直到如今仍与当初一样运作着;而普遍恩典本身也包含两个部分”。这两部分就是神在自然界中对毁灭性的力量所做的控制,以及“在人心中对罪恶权势的抑制。这双重的抑制使社会公义能在罪人与异教徒的世界中得以维持……这是普遍恩典的贡献,使我们人类的生活能延续下去并得到控制。”

  凯波尔继续阐述到:“但普遍恩典并未停留在起初这个常态性的功能上,否则我们便无法解释为何世界能得以保存、历经世代变迁而仍能绵延不息。因为如果万事万物只是保持不变,我们就必须质问,这不变的目的何在?如果历史不过是不断的重复,那么延续生命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所以需要对这起初常态性的恩典有所补充……就是需要另一类截然不同的运作功能……使人类和整个世界的生活,经历一种进展的过程,使世界趋向完全与丰富……”

    凯波尔论证说,如果我们忘记普遍恩典进展性的运行功能,我们便无法解释历史的意义。他又简短地重述了普遍恩典的两类功能:“常态性的运行指的是神以不同的程度抑制自然所受的咒诅与人心所存的罪恶。而进展性的运行则是指神在历史的进程中不断地装备人,使其能对付苦难,并使其内心趋向更丰富与完满的发展。”

  凯波尔指明了普遍恩典的两种运行之间“深刻不同之处”。他说,在普遍恩典的常态运行中,上帝独立作工,无需人的参与;而在进展性的运行中,人是以“上帝的器皿和同工”这身份参与行动的。凯波尔用人类文明的历史作为证据,来证明他的观点:人本身就是上帝的同工。在第二卷前段的部分中说:“普遍恩典绝不是附加在我们本性上的,但它始终是经由我们的本性流露出来,因它是在人性中对罪恶和败坏加以制约。”虽然他此处并没有限于某一类普遍恩典,但显然他想到的仅是普遍恩典进展性的运行。

    现在,我们必须把凯波尔所提到的普遍恩典的两个方面合在一起。一般说来,我们可以确定:对凯波尔来说,普恩典基本上是一种来自上帝的抑制力量,它的运行可借助或不借助人作为器皿,使最初创造宇宙的大能有机会得到某种程度的进展,而使上帝得着荣耀。

  把凯波尔对普遍恩典的教义归纳成以上这种较广泛、笼统的定义,也许是在目前环境下,我们所能得到的最好定义了。凯波尔的解说本身并不是那么连贯明了。但是,凯波尔显然希望我们在总结他的观点时能涵盖两个方面:(1)普遍恩典的两种运行方式;(2)在某些场合,神确实会使用“人的活动”来作为器皿。

  (选自《普遍恩典与福音》,第二部分《凯波尔论普遍恩典》)

阅读:182 次
录入: admi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