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特约专栏 → 林刚长老 → 阅读内容
 
背景:

与谁争战?

[日期: 2018-10-06 12:19:13 ] 作者:求知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与谁争战?


与谁争战?


改革宗(福州)教会 林刚长老


我们把基督徒的争战称为“属灵之战”,是为了定义基督徒争战的性质。我们的争战是属灵的而不是属世的,是在属天领域发生的,是围绕着信仰而展开的,是用属灵手段进行的。它完全不同于世俗意义上的战争,不但不同于那些丑陋人性下的罪中之战,甚至也不同于普遍恩典中的公义之战。属灵争战与物质界发生的血肉战争无干。

 

主耶稣对彼拉多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1836)。在另一处,主还曾对窥探祂的法利赛人说过:“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太2221)。这为我们界定了属灵争战的范畴,在属灵与属世的领域之间划出清晰的界线。虽然我们是在地上从事争战,但我们争战的性质却不同于这世界。

 

保罗在《以弗所书》第六章12节也清楚的指出这点:“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空中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属灵争战不是冲着人而去的,而是冲着那肉眼看不见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空中属灵气的恶魔”而去的。这是我们应当清楚的概念,我们争战的对象不是人,而是灵界的恶者,虽然我们明知魔鬼会使用人来攻击我们。 

 

我恐怕当今国内的某些人士对属灵争战存在着严重误解。他们以属世的观念来理解属灵的事物,用世俗的争战观来套圣经的争战观,以至误以为基督徒会像他们那样用外在属肉体的手段来对抗政权。正是在这种思维下,有人对家庭教会心存戒备,担心她会成为某一些属世势力的工具,成为一个不安定的潜在力量。

 

基督徒中会不会有人对属灵争战也存在误解呢?当然有,“奋锐党”的存在,已经告诉我们肉体是多么容易用信仰之名来从事自己的政治之争;彼得拔刀削掉马勒古耳朵的举动(参约1810),也在提醒我们圣徒软弱时的确也有可能会把属灵争战外化成血气之战。但这是个别基督徒软弱时的错误做法,而不是基督教的主流。因为主明确反对这类做法:“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太2652

 

所以,因为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就将她定义为“反政府”的存在固然是错误的,而面对强权的逼迫,家庭教会若以属血气的方式进行抗争也是错误的。所有忠于基督,忠于圣经的教会,都不会用属世的思维解读属灵争战。因为圣经明确吩咐基督徒顺服执政掌权的,“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罗131-2)政府要秉公行义,否则必将落入神的审判之下。基督徒不能顺服不义,但政权本身是神所设立的,教会若把政权当做自己争战的对象,就偏离了圣经。

 

的确,圣经和历史都让我们看到,政权在恶人手中会异化,走向设立它之神的对立面,抵挡真理,残害圣民。当政权违背真理、要我们出卖信仰时,我们绝不能顺服,反倒要像使徒那样坚定宣告:“顺从神,不顺服人,是应当的”。(徒529)但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主也没有让祂的门徒拔刀相向。归回圣经,我们就会发现,主并没有将逼迫教会的政权视为脱离神至高主权下的存在。面对自以为拥有生杀大权的彼拉多,祂说:“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约1910-11)要说敌视基督教,恐怕没有哪一个政权比得过罗马政府,罗马政府钉死主耶稣,但我们的主却没有呼唤祂的子民来对抗它。(约1836)要说执政者的邪恶,恐怕没有哪一个会恶得过残酷逼迫基督徒的暴君尼禄,但保罗依然吩咐基督徒要尊重执政掌权者的权柄(参罗十三章)。使徒彼得一方面劝勉基督徒不要以为信仰受逼迫为羞耻,(彼前412-14)一方面又提醒他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彼前313-14)属灵争战与属世战争不能混淆,圣经给我们争战的性质和对象都做出了清楚的界定,不容许我们僭越。

 

生活在中国的基督徒身处特别的土壤,如今又面临着有可能全面改变的宗教环境。让我们在这样特别的时候保持清醒,清楚争战对象,正用争战手段,不混淆争战的属灵性质。否则,用属世手段进行属灵争战,只会败得更惨,对神的国度事工有百害而无一利。

 

我们并不是眼瞎到看不见空中属灵气的恶魔使用世俗政权逼迫基督徒的历史与现实。政权是神所设立的,但神所设立的政权只要在罪人手中一天,就都有被魔鬼拿来使用对付教会的可能。罗马政权钉死基督和众使徒,血腥玛丽残害新教徒,历代邪恶的政权都在逼迫基督的教会。但我们要正确的看见,圣经从没有鼓励基督徒以任何形式揭竿而起,以暴制暴,反倒让基督徒面对逼迫时调整心态,甘负十架,以鲜血见证信仰。我们还要公平的看到,魔鬼不仅使用政权行逼迫之事,同样也使用宗教来逼迫圣徒。钉死耶稣、逼迫使徒的不仅是罗马政府,也是崇拜耶和华的犹太宗教。主耶稣在临上十字架前,不单提醒我们逼迫来自世界(约1518-25),也提醒我们逼迫来自教内:“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约162)。

 

让我们记住,我们争战的对象不是人,而是使用人的魔鬼。魔鬼不但使用教外的人,也使用教内的人;不但使用教内的稗子,也使用在肉体中的弟兄。卖约瑟的是他的哥哥们,卖耶稣的是祂使徒之一,拦阻祂上十字架的还是祂的忠仆。(太1622)只要在肉体血气中,甚至连我们自己里隐藏的老我,也都会被魔鬼拿来使用。

 

属灵争战真正的对象是魔鬼,以及魔鬼所使用的罪恶、世界和肉体。人真正的仇敌是魔鬼,最大的仇敌是自己。一个不与自己败坏的自我争战的人,是没有属灵之战可打的。他在属灵战场上,只会沦为那狡猾的灵界恶者的帮凶。混淆属灵争战的性质,转移属灵争战的对象,是撒但惯用的伎俩,牠要借此模糊教会属灵争战的方向,破坏神使用属灵争战的计划,妄图使神使用属灵争战所要达到的炼净教会、塑造子民、荣耀自己的目的落空。神的儿女对此要有高度的警惕!

 

今天的教会在属灵争战上有两个极端的态度,一些基督徒要么活在逸乐中怠于争战,要么活在惧怕中怯于争战;又有一些基督徒在肉体的正义感中满腔热血,以属灵争战之名从事血气之战。但圣经的原则却是:“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林后103)让我们记住,我们争战的对象不是属血气的人,我们争战的兵器也不是属血气的兵器。我们要越过人,看见人后面的鬼。

 

当撒但利用世俗力量攻击信仰时,我们要坚定卫道,勇敢发声,绝不妥协;当撒但利用政权逼迫教会时,我们要持定信仰,亮明立场,毫不退缩,无惧牠的冲冲怒气。但当我们这样作的时候,还要知道撒但有另外一个诡计在等着我们,就是利用我们肉体的自义,惹动我们的血气,使我们卷入不该卷入的政治之争中。所以,我们要在信心中联于基督,倚靠圣灵,本于真理,存勇敢而又温良的心,以百般忍耐和诸般智慧,用属灵手段来从事属灵争战。不在血气中用血气的方法与血气的人相争,否则就会掉进撒但布下的网罗中。

 

虽然耶稣的门徒中有一个奋锐党人,但耶稣却不是呼召人来作奋锐党的。我们不能动辄拔出剁下马勒古耳朵的刀,总要常常想起主耶稣所说的话:“收刀入鞘吧!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1811)。我相信主这话不仅是对当时的彼得,也是对今天所有基督教愤青们的警戒。让我们记住主耶稣和使徒们为我们所立的在逼迫中的榜样,相信有一位高过居高位的在鉴察万事(传55),安于政权之上政权的智慧安排,以坚定却又柔顺的心进入逆境,安于逼迫,低腰负轭,效法我主!


(摘录自作者2017101日讲章《我们的争战》,有删减,原标题为《属灵之战》,现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147 次
录入: admi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