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灵修精品 → 阅读内容
 
背景:

奴仆的心(傅格森)

[日期: 2018-11-07 20:34:24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奴仆的心(傅格森)

奴仆的心(傅格森)-图1


律法主义也产生对人心的捆绑。约翰·本仁透过个人经验,以及长期观察那些向他寻求福音解药的人,因而相当了解这一点。在《天路历程》中,他描述基督徒的朋友“忠心”所面临的挣扎。

 

“忠心”遇到“一位年纪很大的老人……名叫‘首先的亚当’”,这位老人邀请他一同住在名叫“欺骗”的镇。这老人提议要给他各种的娱乐(包括将三个女儿嫁给他!)。后来,当基督徒问“忠心”如何回应时,他非常诚实地回答说:

 

唉!起初我还真的有点想跟这老人去,因为我觉得他说得相当吸引人;但当我跟他谈话时,我看到他的额头上写着:“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

 

正当“忠心”要逃走时:

 

我感觉这老人抓住我的肉体,死命地将我拉回去,我还以为一部分的我已被他拉走了呢!这使我大喊,“我真是苦啊!”接着,我就继续往山上走去。

 

但当他走到半山腰时,又有另外一段奇遇:

 

我回头看见一个人飞奔赶来,没多久就追上了我……

 

当这个人追到我时,什么都不讲就对我一阵殴打。他将我打倒在地,直到我奄奄一息。当我稍微恢复意识时,我问他为何如此对待我?他说:“因为你有想跟随首先亚当的隐密倾向”;讲完后,他又朝我的胸口重重一击,使我往后倒下,我再次像死了一般地倒在他脚下。当我再次苏醒时,我呼求他怜悯我,但他说:“我不知如何施舍怜悯”,然后再次将我击倒。要不是有个人走过来,吩咐他住手,我必定会被他打死。

 

基督徒就问:“吩咐他住手的那人是谁?”“忠心”回答说:

 

起初我认不出他来,但当他经过我身旁时,我注意到祂手掌的钉痕和肋旁的洞;因此,我推断祂是我们的主。后来,我就继续往山上走去。

 

接着,基督徒解释这一切:

 

追上你的那个人名叫摩西,他不饶过任何人,也不知道如何向那些违反律法的人显岀怜悯。

 

“忠心”附和说:

 

我很了解这件事,这不是他第一次找上我。

 

本仁在此说“忠心”有“想跟随首先亚当的隐密倾向”,这倾向跟保罗所说的隐喻有关,即关乎我们与前夫之间的婚姻。对前夫的记忆常返回我们的脑海,如同幽灵回到之前常出没的屋子一样,这让我们觉得自己已永远被第一次婚姻玷污了,沮丧地认为自己对新丈夫耶稣基督再也不具吸引力,我们陷入有关先前“受虐关系”的梦魇,这一切都促使我们产生被定罪的感受。接着,这会逐渐瘫痪我们跟神的关系,并使我们感受不到祂的赦免。我们感觉自己有罪、失败及羞愧。我们必须有更好的表现,才能重新得回祂的恩典;但我们却一直失败。我们向律法呼求,希望律法能显出一些怜悯;但律法本身并不包含怜悯,它毫无赦免的能力。就这意义而言,摩西只能击打我们,使我们陷入奴仆的心境当中。

 

此时,我们唯一的盼望,就是看清楚我们第二任丈夫耶稣基督手中的钉痕,如同“忠心”所看到的一样。因为福音告诉我们,当我们还软弱、还作罪人、作仇敌的时候,基督就为我们死。只有透过我们第二任丈夫——即身为第二个人与末后亚当的耶稣基督——那恒久忍耐、充满慈爱的白白恩典,我们才能脱离这种奴仆的心境。这是律法无法做到的事。只有当我们明白一个事实:律法因我们肉体软弱而无法做到的事,神已在基督里为我们成就了,如此我们才能在个人的灵性、心智、情感和性情方面得着释放。受到虐待的新娘,必须畅饮新丈夫的爱,并将眼目定睛在新丈夫的身上。


选自《全备的基督》,P154-157,詹益龙译,改革宗出版社。

 



阅读:87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