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归正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一个受欺骗的斯文人或守道德者的写照(威廉·倪科思)

[日期: 2018-11-14 16:35:34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一个受欺骗的斯文人或守道德者的写照(威廉·倪科思)


一个受欺骗的斯文人或守道德者的写照


威廉·倪科思


受欺骗而迷惑的斯文人或守道德者,在外表上虽遵守着神诫命中后半部有关待人接物的一些义理,但却忽略了前半部有关认识神敬拜神的那部分。胡克描述这种人“是外表上持守公正、有节制、有贞操、细心履行他的世物,连邻居的狗也不至于加害;待人守信,礼尚往来,自力更生;不醉酒、不行奸淫、不吵架;喜欢和平处世,又与邻居谦和相处。”他可以比拟福音书中的那一个富有的少年官,基督告诉他:“遵守诫命”。那富有的少年官回答:“这一切我都遵守了”(马太福音19:17)。

 

斯文或守道德的罪人,其生命的特征依他自己看是有良善心而且待人公道的。他在所行的事上希望能做到优秀。他信靠的是他自己本身。他自行改正是发自内心,他行善也是自动的。他控制那些卑鄙的欲望,认为追求道德完美乃在乎顺从他天生的良知。他凡事依靠自己。他却不晓得神的道一再定他有罪:“依靠人血肉的膀臂,心中离弃耶和华的,那人有祸了”(耶利米书17:5)。“因为在祢面前凡活着的人没有一个是义的”(诗篇143:2)。撒母耳·库禄克(Samuel Crook)写道:“道德家既不回顾亚当亦不瞻望基督,看不出罪的邪恶,亦不晓得救赎之乐;以至无自知之明,又不认识神。”

 

这个守道德的人认为他既然对人类尽了本份,他就可以免除对神的义务了。他是斯文开明的,所以他想不必有宗教信仰。他何需教会、祈祷或读圣经呢?他对待别人是讲究信实诚挚的,常守诺言;缴纳税金,也做到一切最受人尊敬的公民所行的事。他相信神会看待他如同他估量自己一样:“我无辜,耶和华的怒气必定向我消了”(耶利米书2:35)。

 

他估计自己的义是依从他那腐败的判断力,而不是按照神的道所指示的,所以只因他有良善的存心,他便能够对许多得罪神或得罪人的事找到借口加以分辨了。其实他不了解,神根本不看重他的所行所为。主发誓要惩罚那些自称为无辜的人们:“看哪,我必审问你,因为你自说:‘我没有犯罪’”(耶利米书2:35)。“由此可知可见你离弃耶和华你的神,不存敬畏我的心,乃为恶事,为苦事,这是主万军之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2:19)。“时常行善而不犯罪的义人,世上实在没有”(传道书7:20)“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言16:25)。

 

斯文人或有道德的人,其良善的举止可归功于好多条件:教育、政府、结交的朋友或别人的榜样等。他的良善不能归功于他本身,而要归功于养育他的人们、他所拥戴尊奉的政府、他所结识的朋友们的道德修养,乃至他所敬重爱慕的人们的良好榜样等等。实际上,道德家虽爱人,但不爱神。他是讨人喜欢的。他的所行所为大部分都是为要赢得别人的尊敬,钦佩和赞许,如此他便可以受重视了。神的话却责备他:“你们休要依靠世人,他鼻孔里不过有气息,他在一切事上可算什么呢?”(以赛亚书2:22)。

 

虽然他奋进努力,在人面前保持言行正直的外貌,但这个道德家内心里却充满着灵性上的腐败。他看不出骄傲或自悦有什么邪恶,反以为两者都是德行。他高举自私自爱;事实上他所培养而珍视的正是这种自私。他行出可观的道德行为来,以便叫别人喜爱他,而他本身也更加怜爱自己。他一切的行动都是发自于己并自私的爱。然而他所认为是德行的事,神却判定是恶行。神憎恶他的骄傲和自私,因为这些态度是抬高自我来代替神的。“凡心里骄傲的,为耶和华所憎恶”(箴言16:5)。守道德的人啊,你晓不晓得你的骄傲在神的眼中是发臭的呢?“我必因邪恶刑罚世界,因罪孽刑罚恶人,使骄傲人的狂妄止息……”(以赛亚书13:11)。十七世纪时,巴瑟脱写过:“邪恶是一种倾向和耽溺,专要抬高我们自己超过神,或叫我们与神隔离;人类的这种倾向、性僻或隔离是专要关注自己而不是神,我将之称为自我或自私……其首要部分乃在乎一种无法无天的自私之爱。人心中的这种腐败极深,简直可以说是他天生的性向,藏存于他任何一切现行罪过的最底层;然而这必须要加以改变成为一种新的性质才行;这乃是出于神的爱才有的。它就是原罪本身。这显示了人的天性,即是无法无天的自私之爱;他所是如何,其所行亦是如何。实际上,其中包含着世上一切其它的恶行。”守道德者所赖以成功发达的这种自私之爱,几乎是世人所犯一切罪恶的中心。

 

这样的人同时也大大地误会了神的律法究竟是如何应用于审判罪人的。他认为只要是人眼见不到,就无所谓邪恶了,但神施行审判不是凭着外观。斯文人若要正当审查自己的话,就必须认识,神的圣洁律法是用以监察一个人的内心意念的。基督明白地告诉我们,邪恶的意念,正如邪恶的行动一样,是构成罪的。“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马太福音5:28)。你曾否看见一个妇女而心中动过淫念呢?若然,依神看来你就该下地狱了。“恶念存在你的心里,要到几时呢?”(耶利米书4:14)。在审判的日子,人人都要因他们心中的意念而受审判,而不只是因他们外在的行为。

 

道德家所犯的另一个错是,他总是拿自己来与更差劲的人们比较。他趾高气扬,以为自己凡事顺利,因有那么多人都大大不如他。他拿自己来比较那些专事违背人间律法和神律法的亵慢人。我且问一问道德家:你拿自己来比较那些显然是奔向地狱的人们,这有什么益处呢?如此可以保证你免下地狱吗?他或许会仍然想:“我不加害于人,而且许多人夸赞我呀!”,然而神在人间所寻找的并不是一种(只在乎不害人的)消极性的公义。果园中的果树,凡不结好果子的就被砍下来,不是因它不加害于别的树,乃是因它不按照园主的意思有所出产。“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被砍下来,丢在火里”(马太福音3:10)。道德家或许还会争辩,说他比许多自称有宗教信仰而自信可以上天堂的人们更公义。这看起来象是他强有力的一番辩解,他以为他的身份地位良好,但他却没有考虑到那许多自称有虔诚信仰的人们本身还是失落的,而且是走向地狱的。他分辨不出谁只徒有外观的信仰表现,而谁才是那真正得着了永生的人。他不知道基督对于那些寻求救恩者所教训的话:“你们要努力进窄门;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路加福音13:24)。

 

事实上,斯文人或守道德的罪人跟他所定罪的那些假冒伪善的信徒根本没有两样。假冒伪善的信徒外观上按照神的命令参加礼拜,但同时却是在犯罪,忽略向人行善。守道德者则自负,认为他对人类,尽管做不到完善,总是尽上本份了,然而在对神应尽的本份方面,他却是一败涂地。神要求人以心灵和诚实敬拜祂,当祷告,当读祂的话语,当听人宣讲祂的道,并尊祂的安息日为圣。守道德者绝不会遵行这些对神应尽的本份,却会定罪假冒伪善的宗教信徒怎样忽略了对人们该尽的本分。但以理·戴克(Daniel Dyke)对于这种守道德者伪善的情况曾写道:“不诚实的宗教信仰和不具备宗教信仰的诚实正是半斤八两。当神审判的日子,若说前者是毫无价值,则后者也是乏善可陈。宗教信仰,或谓敬畏神,所罗门王称之为百善之首;可见诚实而没有宗教信仰就象身体没有了头,简直象是一具腐烂发臭的尸体,而你居然还是那么喜爱它,以为是一种馨香的祭物而可得着神鼻孔的悦纳吗?”

 

守道德者其罪大恶极的一点,就是不愿意向耶稣基督屈膝或心服而称祂为主。他看不出自己对基督有何需要,他凭着他良好的存心和善行,居然就以为自己成为自己的救主了。虽然他自以为对基督采取中立的态度,基督却看待他如同敌人:“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马太福音12:30)。那些今生不靠赖基督宝血的人们,只好在来生为他们的罪过赔偿到永永远远了。圣经明白地宣告:“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罗马书3:20)。

 

斯文人或守道德者可以用圣经中那一个富有的年轻人作代表,他来求问基督:“我该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路加福音18:18)。虽然有道德的人不花多少时间思考永生的问题,他却感觉自己为赢得永远的幸福已经尽力以求符合当具备的任何条件了。斯文人或守道德者的致命大错,就是他并没有在内心里遵行神的诫命,而且他也没有做到神所要求敬拜神的那些本分。他全然被自私自利的自私之爱所欺骗迷惑。耶稣基督对守道德的人说:“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讟、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马可福音7:21-23)。

 

(选自《窄路》,胡进卿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583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