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道成肉身的主除灭死亡(阿塔那修)

[日期: 2018-12-05 20:22:06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道成肉身的主除灭死亡(阿塔那修)


道成肉身的主除灭死亡


阿塔那修


道临到地上,其实他无时不在;看见所有这些恶。他取了我们本性的那个身体,那是出于无玷污的童女的身体。他在她的母腹里使这身体成为他自己的身体,从而显明自己,征服了死亡,恢复了生命。

 

为了这样的目的,无形的、不败坏的、非质料的神的道来到我们中间,尽管他此前也并没有远离我们。因为造物界没有哪一部分缺乏他,他充满每一地方的任何事物,同时始终与他自己的父一起。但他降生为人,来到我们中间,是要表明对我们的慈爱,要安慰我们。看到理性造物的族类处在毁灭之中,死借败坏在他们身上作王;也看到针对过犯所立的律法使败坏临到我们身上有了坚实的基础,知道这样的律法在成全之前不能落空,否则就会显得荒谬;还看到所发生之事的不体面,他自己作为工匠所造的事物正在消失;还看到人的极端邪恶,他们如何一点点地滑入无法容忍的罪恶深渊;最后看到所有人都在死罪之下,于是他怜悯我们人类,可怜我们的缺点,就屈尊降卑,来到我们的败坏之中,而且不能容忍死作王——否则造物就得灭亡,他的父在人里面的作为就化为乌有——他就亲自取了一个身体,与我们全无两样的身体。因为他并不是简单地想成为有身体的,或者只是想要显现出来。他若只是想要显现出来,就完全可以通过另外某种更高的方式显明他的神圣形象。然而,他取了我们人类的身体,不仅如此,还是从纯洁、未曾亲近男人的童女取的,是一个洁净的,真正不沾染男人之气的身体。因为他自身原本是全能的,是万物的创造者,他就在童女里为自己预备了这身体作为通向他自己的殿,使它成为他自己的身体,就如同一件器具,在它里面彰显自己,在它里面居住。我们的身体全都被定罪,在死亡的败坏之下,所以他就取了其中的一个完全同样本性的身体,代替所有身体把这一身体交给死,献给父——而且出于慈爱他才这样做,目的在于,首先,使一切存有(all being)在他里面死了,这样,关于人毁灭的律法就解除了(因为它的力量完全化在主的身体上,不再有根基反对人,他的同类);其次,人虽然转向了败坏,他却可以使他们重新回到不败坏,并借着他身体的代赎和复活的恩典,使他们脱离死亡,获得新生。他废除他们的死亡,就如同从火里救出干草。

 

既然唯有死能阻止神的刑罚,道就取了一个必死的身体,将这身体与他结合,有益于众人,让人分有他的不朽,阻止人类的败坏。他在一切之上,使自己的肉身作为我们灵魂的祭品,又与我们众人同在,使我们穿上不朽。用比喻来说明这一点。

 

道知道没有其他办法除去人的败坏,唯有靠死作为必要条件,但道作为父之子,是不朽的,不可能死的。所以,他为自己取了一个能死的身体,好叫它因分有在万物之上的道,而代替众人死,也因为道下来住在它里面,使它永不败坏,此后借着复活的恩典使败坏在众人之外。因此,他把亲自取的身体交给死,作为纯洁无瑕的祭品和牺牲,于是就借这种同等的祭献立即使他的一切同类脱离死亡。因为神的道在一切之上,他为众人的生命献上自己的殿和有形的器具,就自然而然地以自己的死偿清了债务。因此,他,神之不朽的儿子,取了与人同样的本性而与众人联合,必然借复活的应许使众人穿上不朽。实际上,死的败坏已经不再有根基反对人,因为道已经借自己的身体下来住在他们中间。就好比说,当一位伟大的君王进入某个大城市,在那里选了一处房子住下,这个城市就无论怎样都配得很高的荣耀,再也不会有什么仇敌或强盗光顾,欺负它。相反,就是因为有君王住在其中的一个房子里,人们就认为它配得一切关照。同样,对万物之独一的君王来说,也是如此。既然他已经来到我们这里,并在他的同类中取了一个身体居住在里面,自此之后仇敌反对人类的整个阴谋就终止了,原先支配着他们的死之败坏就废除了。若没有主和众人之救主,神的儿子,来到我们中间使死终止,人类早已毁灭了。

 

(选自《论道成肉身》,石敏敏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297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