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当我们看到罪行时(爱德华·韦尔奇)

[日期: 2019-02-06 10:34:11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当我们看到罪行时(爱德华·韦尔奇)


当我们看到罪行时


爱德华·韦尔奇


最难谈论的罪是那些我们虽然看到,但对方却不想提及的罪。在这里,我们必须决定是将罪揭露出来还是掩盖过去。

 

不要因为害怕而保持沉默

 

当我们的生命足够成熟后,我们不会后悔于自己目睹了罪行,甚至在怀疑阶段就将这个罪行揭露出来;但如果面对罪行,我们保持了沉默,我们以后就一定会为我们的行为而感到后悔。

 

当教会一位男性领袖和一位女性领袖离开他们各自的配偶,给各自的家人写了一封告别信,然后一起消失时,整个教会都惊呆了。随着善后牧养关怀计划的推进,在教会里不下十个人说,“我本该对他们说点什么的。”他们都曾注意到了这两位领袖彼此间的谈话和互动的方式不太对劲儿,因而对自己当时的沉默追悔不已。

 

当罪行变得公开,特别是当它破坏了关系或引发法律问题时,许多人会内疚地想:“我本该说点什么的。”然而,我们很难将这些牢记在心。我们害怕人们愤怒的反应,认为只有在别人请求的时候才能给予帮助,我们觉得我们无权对任何人说三道四,因为我们自己的生活也常常是一团糟。但这些做法只有助于建立安全的关系,而没有达到“爱”他人的标准。

 

不要因为愤怒而沉默

 

如果这罪是针对于我们自己的,我们的愤怒就是一个比恐惧更大的问题。旧约是这样说的:“不可心里恨你的弟兄;总要指摘你的邻舍,免得因他担罪。”(利19:17)当我们生气的时候,我们可能很擅长与他人谈论某人的罪,但却很难和这个真正的罪人交谈。其实,只需具备一点儿谦卑的精神,我们就会知道,当我们怀着骄傲的心站在论断的地位说话时,我们实际上自己就犯了罪。如果我们被愤怒所捆绑,我们就是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就要去寻求他人的帮助。

 

获得帮助

 

如果我们在帮助他人的事工进展上有困难,我们就要寻求帮助。我们归属于一个更大的身体——教会,而不是私人治疗师。我们经常会请求这个更大的身体来协助我们去帮助他人。即使我们寻求帮助,我们也要小心行事。信任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希望能与他人好好交谈,所以我们可能会匿名提问。

 

“我想我应该和某个人谈谈我看到的一些事情。你能不能帮我分析一下我该怎样对他说,或者我该不该说这件事?”

 

牧师对我们而言是一个理想的求助对象。

 

只讲事实

 

我们的任务是举起一面镜子,让他人能从中看到自己,而不是看到我们。我们只说出我们所看到的;我们要避免解释,并且通常不去谈论这些行为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对我们自己所造成的伤害或失望——这些感受要留待下次有机会时再谈。

 

“那天我看见你在街上和理查(而不是她的丈夫)一起走,一切都还好吗?我的担心是否多余了?”

 

“在教会会议上,你似乎很生气。我注意到当你说话后大家都沉默了,好像他们什么都不敢说了。我们能谈谈这个吗?”

 

“你今天早上好像很心烦。当我问你今天的安排时,你说我的问题很愚蠢。出什么事了吗?”

 

“我在想我们前几天的谈话。当谈到杰姬的时候,你似乎对她持反对态度。我们能谈谈这件事吗?”

 

“那天我们谈起你的婚姻问题时,似乎一切都是她的错,而你没有错。我知道事情很复杂。但我们的目标难道不是先看到自己而不是配偶的缺点吗?”

 

是的,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以上任何一段对话都是困难的。但我们是被爱所驱使的。如果我们自己的罪暴露了,我们希望他人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对待我们呢?

 

为可能的负面反应做好准备

 

事情并不总是顺利的。我们所靠近的人可能会对我们发火,这意味着我们可能已经发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愤怒通常是一种自我指责。对方的愤怒或许是因为一直以来,我们的笨手笨脚、自以为是,又或许是我们论断指责的行为让对方早就心存不满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感到悲伤,请求对方宽恕,因此也会在智慧中成长。

 

如果对方断然拒绝听我们所说的话呢?也许我们应该等待;也许我们应该继续坚持,因为事情是如此重要;也许我们应该求教于另一位智慧的朋友;也许我们需要请另一位目睹了对方罪行的人一起去解决此事(参见太18:15-16)。总之,要让爱成为我们背后的驱动力。恐惧和愤怒会蒙蔽我们的双眼,但对他人的爱心和对他人的益处,应该成为我们的行动指南。

 

(选自《并肩同行》,王飞雪译。)


阅读:260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