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基督是我们的祭物(威廉森)

[日期: 2019-02-20 12:46:41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基督是我们的祭物(威廉森)


基督是我们的祭物


廉森


对基督做中保的论述自然引向祂事工的另一个方面:祂的献祭和祭司性的代表工作,这也是旧约生动勾画出来的。凭着祂的神人二性,基督有资格为我们斡旋,但是中保必须提出一个理据,提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虽然基督的本性完美地适合替我们辩护,但除非我们的罪责有了从神面前被挪去的基础,否则我们的案子就不能解决。基督凭着祂的本性适合中保的职分,但祂的辩词是因祂的赎罪之工得以成立。祂的本性确立了祂对这职分的适宜性;祂的牺牲是祂为我们辩护的基础。但是,如果没有历史上的献祭和祭物作铺垫,我们就一点也不明白耶稣之死的意义。所以,神借着献祭制度铺平了道路,这个制度在很多方面是以色列与神关系的核心。

 

旧约充满了血淋淋的献祭意象。旧约圣经为百姓详细阐述了献祭制度,为的是基督赎罪工作的所有主要因素都包括在其中。例如,祭物必须完美无瑕,人逐渐发展起来。摩西五经中有四十多次神告诉以色列,他们的祭物必须没有瑕疵。这强调的就是,某样没有缺陷没有污点的东西必须为污秽不洁的人死,这一点被反复向百姓阐明,后来又在基督身上应验了,“祂被献上,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彼前1:19)

 

而且,为另一个人流血,以此作为赦罪的必要条件,这也在旧约中显明了,因为希伯来书说,“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我们所读到的有关基督宝血的一切内容,以及靠祂的血得救赎,都是从这些献祭的预表而来的,这是这处说明献祭制度的经文的上下文所表明的(参见来9:9-21)。

 

还有,在献祭制度中,代替罪人的概念也很突出。祭物提供了把罪人的罪转移到祭牲上的途径。祭牲被杀之前,祭司把手按在它的头上,这就象征性地把敬拜神的人的罪转到了这个被献为祭物的动物身上(利16:20-22)。正是基于这一点,我们能够明白新约圣经所说的下面的话,“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21)。

 

这里的意思可以用以下简略的、人能明白的说法表达出来:一个人犯了罪,这罪就使他该死了。神规定了一个救他命的办法,他必须拿一头牲畜来献祭。这说的是什么呢?这个人被定罪,死刑临到头上。他拿牲畜献祭的时候,他的罪和罪责都转到了牲畜身上,所以杀那只动物就是惩罚那罪的方法。这是这人该受的,但是那牲畜代他受罚了。

 

这是一幅关于基督献祭的形象画面。新约圣经每一处说基督是神的羔羊,是我们的祭牲的地方,都是使用旧约献祭制度为生动例证表现出来的。所用的正是旧约的意象,使我们能够清楚明白基督献祭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然而,这些意象本身都是不完全的。希伯来书描述了这些献祭的局限性,

 

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儿,不是本物的真像,总不能藉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物,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若不然,献祭的事岂不早已止住了吗?因为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但这些祭物是叫人每年想起罪来,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10:1-4)

 

祭牲从来没有实际除去哪一个人的罪;任何祭牲都没有除罪能力和效用。献祭者相信神会除去他们的罪,这种信就被算为义。他们盼望有一献祭,要应验和完全成就他们履行的所有这些礼仪。

 

这祭远比那些祭物伟大得多!有了这些祭牲,百姓的罪责和罪或许可以得到遮盖,但不是一种完全的补偿。他们每次犯罪都需要另一样祭物。然而,基督为祂每一个儿女所有的罪一劳永逸地献自己为祭。基督受苦和牺牲的荣耀在于这确实是“一次成全了”(来7:27)。每一次重新跌入罪中、被罪缠累,都有同一位神而人者和祂同一个伟大作为来补救。当基督献祭的馨香之气,藉着悔改的祷告呈现在耶和华神面前的时候,一个以此祈求的罪人不会因自己所犯的任何罪而被拒绝。祂所洒的血所说的,比从亚当时代到今天的一切祭物更有能力。所有祭物加起来,只不过是加略山十字架那伟大工作的预兆而已。

 

就连旧约的那顿纪念性饭食——逾越节的晚餐,也丰富地蕴含着基督的意象。事实上,它里面基督的意象是如此丰富,以至于它成了新约标记主餐的依据(路22:13-20)。我们主以自己作为无瑕疵的羔羊而死,这就应验了逾越节所象征的。在为此进行预备时祂从桌上拿起杯和饼,使这顿饭成为一种新的庆祝性的一餐饭。这里面缺少一个旧约逾越节晚餐的重要部分。酒和饼有了,但却没有通过献上一只羔羊而有的肉。我们这新约的饭食是用来提醒我们,让我们想起祂的献祭,但不是重新献这祭。主餐使我们回想基督的献祭,但因为没有流血,这也宣告了那次献祭的完全性。保罗说,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林前5:7)。鉴于基督那全备的献祭,整个献祭制度已经作为我们救赎主十字架上的救赎之工的预表和影子而淹没在历史中了。


(选《从伊甸乐园到荣耀天堂》,张百合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

阅读:258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