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基督是和好的中保(巴文克)

[日期: 2019-04-03 14:53:02 ]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基督是和好的中保(巴文克)


基督是和好的中保


巴文克


基督作为我们的中保,已经获得了我们整个救恩的全部好处,这些好处是从客观地为我们赎罪、使我们与上帝和好开始的。根据圣经,基督的献祭有客观的意义,对上帝来说也是有效的。在旧约中,献祭是为了在上帝面前遮盖献祭者的罪。赎罪是在与上帝的关系里发生的,要在上帝的面前执行(利1:36:710:1715:153019:22;民15:2831:50),其目的是为了遮盖罪,以逃避上帝的忿怒(民8:1916:46),并挽回上帝的怒气(罗3:25)。同样,基督在新约圣经中也是一个赎罪祭,是我们的挽回祭(约壹2:24:10)。祂是上帝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来2:17)。因此,和好并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向的:我们不仅要与上帝和好,上帝也必须藉着以基督为赎罪祭与我们和好(罗3:25;来2:17;约壹2:24:10)。上帝撇开了祂的忿怒,并在祂自己和我们之间建立了和平的关系(罗5:9-10;林后5:18-19;加3:13)。拒绝承认赎罪祭是基督死亡和复活的核心意义,是出于对上帝的爱的误解。因为上帝的忿怒是没有邪恶的激情或是恶意的,祂的义也不是在渴望寻求报复。因着我们的罪,我们确实是上帝震怒的对象,加尔文这样说:“但是,因为主不愿意失去我们里面属于祂的,出于祂自己的慈爱,祂仍然在我们里面找到可爱之处。”因此,上帝的忿怒和祂的公义与祂最高的爱是一致的,因为正是出于祂的爱,祂才将基督献上作了挽回祭。上帝亲自在基督里使我们与祂和好(林后5:19)。“上帝已经爱我们,并使我们与祂和好。因为上帝先爱我们,然后叫我们与祂和好。”藉着基督的献祭,上帝和人类之间完成了一种新的和好与和平的关系。基督这项工作的好处是不受限制的,它涵盖了人生经验的每一个范畴,延伸到所有的受造之物。因此,与上帝和好是由赎罪和挽回祭成就的。与上帝和好就是福音的内容:一切都完成了,与上帝和好了。我们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整个和好的事工就是对人的邀请:相信福音,与上帝和好吧!(罗5:9-10;林后5:18-21;参弗2:16;西1:20-22)。

 

上帝的恩典和通过恩典而来的无条件礼物,是绰绰有余的(罗5:15),累积给我们的好处不胜枚举。以下是这些好处的简述概要:

 

从法庭(juridical)方面来说,包括了我们得赦免(可14:24;来9:22),蒙称义(罗3:244:255:98:34;林前1:30;林后5:21),被收养(加3:264:5-6),得到天上的产业(罗8:17;彼前1:4),蒙救赎(弗1:7;西1:14;来9:15)。

 

从奥秘(mystical)方面来说,包括了我们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与祂一同埋葬、复活,并一同坐在天上(罗6-8;加2:20;西3:1-13)。

 

从伦理(ethical)方面来说,我们得以重生(约1:12-13)、活过来;(弗2:15);成圣(林前1:306:11);我们的身体、灵与魂(林后5:17;帖前5:23)都被洗净(林前6:11)、得洁净(约壹1:9)、蒙主的血所洒(彼前1:2)。

 

从道德(moral)方面来说,包括了基督为我们留下了祂的榜样,让我们效法祂(太10:3816:24;路9:23;约8:1212:26;林后8:9;腓2:5;弗2:10;彼前2:214:1)。

 

从上帝的经世(economic)方面来说,旧约中的圣约得着应验,并开启了新的圣约(可14:24;来7:229:1512:24),让我们从律法中得自由(罗7:1以下;加2:193:13254:55:1),取消了律法对我们的捆绑,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使犹太人、外邦人和所有对立的都在基督里和好,合而为一(加3:28;弗2:11-22;西2:14)。

 

从肉体(physical)方面来说,使我们胜过了世界(约16:33),战胜了死亡(提后1:10;来2:15),胜过了地狱(林前15:15;启1:1820:14),也胜过了撒但(路10:1811:22;约14:30;来2:14;林前15:55-56;西2:15;彼前3:22;约壹3:8;启12:1020:2)。

 

世界和人类因着罪的后果,背负着罪咎、败坏,支离破碎,其复建和整个再创造的工作,都是基督工作的果效。从客观的层面看,上帝和世界的“和好”在十字架上得以确立。基督在适当的时候将会向父神呈献无瑕疵、无皱褶的教会,将国度交给上帝,上帝便成为万物之主(林前15:22-28)。

 

近代在描述基督工作的成果时,使用了“救赎”“和好”等词汇来取代早期教会的用词(“使其神圣”“成为神圣的”“神化”),并取代了后安瑟伦时代的词汇,如“补赎”(satisfaction)和“功绩”(merit)。施莱尔马赫让之前的词汇重新变为时髦。他把救赎的内容理解为把本属于耶稣的上帝意识奥秘地传递到信徒里面,使他们有主观的改变。相比之下,立敕尔却侧重于这种变化的道德层面;侧重于耶稣通过祂的生命向我们保证上帝并不恨我们,而是爱我们,并激励我们遵循祂的教导和榜样。如此,被抹除的是罪和罪咎的意识,我们也得以与上帝和好。施莱尔马赫和立敕尔之间是有差异的,前者把基督的位格放在最显著的地位,后者则着重于基督的工作。他们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把基督的救赎工作,从祂客观的顺服、代表我们、代替我们牺牲作了挽回祭,转为祂对我们和在我们里面主观和奥秘的道德影响。这位基督仅仅是一个受到上帝启发的人,并不是上帝永恒的独生子。这不仅是对基督位格的曲解,也是对祂工作的藐视,并剥夺了我们在基督里一切都将会被更新的确据;它把问题留给我们自己去解决。因为再创造的工作是如此的巨大,甚至比创造和护理更大,承担这项任务的,不能只是一个真实和公义的人,而是要比所有受造之物更有能力,也就是说,必定是完全的上帝。只有上帝藉着祂创造世界的那一位,才有可能是再创造的中保。


(选自《改革宗教义学》,张保罗、李鹏翔等译,圣约福音神学院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312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