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基督非仅为殉道者之死(伯特纳)

[日期: 2019-07-03 11:58:50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基督非仅为殉道者之死(伯特纳)


基督非仅为殉道者之死


伯特纳


许多人否认基督之死有任何赎罪的价值。最普通的反对意见是说,祂的死仅仅是殉道者的死。但这距离事实甚远,如果基督之死仅为殉道者的死,基督教的显著教义就欠缺了正当的根基,经文本身也很清楚地表明这两者间深刻的差异。对比于基督对死亡的感受,保罗说道:情愿离世(腓一23),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提后四6-8)而耶稣临死时充满忧伤地说: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候。(约十二27)路加记着说:祂的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路廿二44)当祂被挂在十字架时绝望地喊着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廿七46)司特朗博士说:如果基督仅仅是一个殉道者,那么祂就不是一位完全的模范,因为许多殉道者在死的时候,都显出视死如归、从容就义的精神来,甚至在受痛苦的最后一刹那,还能说烧他的火是一蔷薇花床。基督在客西马尼园以及在十字架上所受的苦,明显可知主要并不是肉身的痛苦,乃是心灵的忧伤。

 

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在祂的人性上来说,祂成为百姓的真正赎罪祭,因此祂必须独自受苦。神不能与罪有丝毫关系,因为在神的眼中,祂对罪是深恶痛绝的。在旧约中,赎罪祭是由公羊的肉在营外被焚来表明的,甚至祭物本身也被视为可厌、污秽。因为在献祭者的心目中,它是代表其罪,而且也与他的罪有某种关联。所以,耶稣暂时被神掩面不看,在毫无其他帮助之下,付上救赎的整个代价,因祂在自己的身上负担了罪的一切刑罚。天地黑暗,祂喊着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就表明了上述的真理。祂不但感到被钉的痛苦,祂也尝到与神亲密友谊关系断绝的苦味,因祂从来没有与神隔绝过。耶稣在人性上既然受到常人一样的限制,所以祂必须经历与父神隔离的情景,暂时不能知道末日之时刻,且要受痛苦和饥饿。但当祂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因为祂担负罪恶的重担,非常人曾担负过、也永不能担负,所以祂就经历了一个可怕的经验,是任何殉道者所不能经历的。与基督所受的苦相对照,当基督教的殉道者们将生命倾倒的时候,就深深觉得有神同在。如果基督的死,仅是殉道者的死,就令我们感到恐怖与失望,因为这说明了空前最圣洁的人,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却被上帝弃绝了。

 

根本上,死就是灵魂与神隔离;肉身的死(或说是灵魂与身体的分离),不过是灵魂与上帝隔绝的一个比较次要的结果而已。耶稣虽未受到灭亡之人在地狱中所经历的痛苦,但背负衪子民的刑罚,在本质上,祂确实受死了,那就是与神隔绝。祂所受的苦,与祂的子民本要受的痛苦(假如因他们为自己的罪的缘故),在受苦感觉与时间上虽未能完全一致,但由于这位受苦者的无限价值与尊贵,也能完全等于他们所受的苦。

 

我们应当知道基督受痛苦与死亡的辖制,不是祂的神性,不过是祂的人性而已,就好像基督的人性受试探饥渴疲倦等。虽然我们未能完全了解基督两性间的关系,我们也很难将此类比于我们自身中灵性与肉体二性之联合;然而根据我们自己的经验,我们知道祂以一个人——是神、也是人——来经历衪的人性和神性。此后者的事实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解明了为什么祂救赎的工作有无限的价值,能救凡信靠祂的人。再者,当我们还未充分理解二性间所有的关系,而类比也不足以掌握所有要点时,我们也许可以想象祂的神性(当祂钉十字架时)不但同理祂的人性,也平静而清澈地俯视其人性,正如皓月当空照耀狂暴的海洋一样。

 

从神藉救赎之工做成人灵魂之属灵再造之广泛影响来看,救赎之大工比起原始创造的工作更伟大,乃至为明显的。当神创造诸天、铺张穹苍的时候,虽然需要祂的大能与智慧,但藉着祂所说的命令就得以完成。这样的创造相对而言是比较容易的,诗篇提到指头所造的天(诗八3),因为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卅三9)。但当救赎工作成就之际,神以基督的位格取了人性的软弱,降生为寒微之子,经历今世的艰辛、受辱骂、被国内政治与宗教的领袖所弃绝、遭残杀、死于十字架、被葬、暂受死权拘禁。创造之工是由于运用能力与智慧所完成,但救赎之工却只有在神这一方面受到无限之牺牲才得以完成。人的灵魂比身体的价值要贵重得多,所以拯救人的灵魂也比原始的创造工作更伟大。此救赎工作已成为历史的中心。

 

选自《赎罪论》赵忠辉译,改革宗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183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