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圣经研读 → 阅读内容
 
背景:

圣经:神的道(卡尔·楚门)

[日期: 2015-12-03 13:57:39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圣经:神的道(卡尔·楚门)

 

圣经:神的道

 

卡尔·楚门

 

 

我们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提醒自己记住圣经到底是什么。由于路德和他的改教同伴相信圣经是神的道(话语),而且是他们能够认识神在基督里之恩典的唯一途径,所以圣经在他们的生活和教会里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对改教家来说,圣经不只是一座蕴含真理的宝库,同时更是神为了施行拯救而向祂百姓说话的管道。第二瑞士信条(the Second Helvetic Cnfession1566)的第一段话如此说:

 

我们相信并承认,众先知和使徒所写的新旧约圣经就是神真实的道,而且圣经拥有从自身而来的充足权威,这权威不是来自于人。因为神自己曾向列祖、先知和使徒们说话,并且如今仍然透过圣经向我们说话。

 

圣经的来源:默示

 

因此,对改教家来说,圣经是神向他们说话的方式。这点含有两个基本概念。第一,圣经本身是神所默示、所赐给教会的,好向教会启示祂自己;但我们在此必须小心,这不意味所有经文都具有同样的功能。圣经里有多种文学类型:历史、赞美诗、哀叹诗,以及一些关于神学真理的陈述。当改教家主张整本圣经都是出于神的默示时,他们并不是把整本圣经简化成提供信息而已;圣经含有许多文学类型和形式,并因此各具有不同的功能。他们也不是认为整本圣经的经文都具有同等的重要性。显然地,对位居圣经核心的救恩故事来说,神赐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和祂对弥赛亚降临的应许,比某些战争叙事的细节更具有直接的重要性。这不是说圣经的所有陈述没有真正达到神对它们的用意(它们当然有达到神的用意),而只是说某些经文比其它经文更具有重大的意义。然而,就更深入的意义来说,圣经不只是包含了神的道,它本身就是神的道。这不代表圣经可以取代基督,正如情书无法取代我的妻子一样。圣经在这段过渡时期乃是一种工具,使我们可以藉此认识越督和祂的旨意。在天上,我们就不再需要圣经了,因为到时我们就要与祂面对面了——这个重点可以用来反驳那些控告福音派的人,他们说福音派人士只看重自己跟一本书的关系,并以此关系取代了跟某个位格之间的关系。我们当然不是如此:我们此刻就与基督有一种位格之间的关系,但我们唯独是透过这本书(圣经)而与祂有这种关系。

 

圣经对人的启发

 

因此,圣经是神所默示、所呼出的,而且圣经的所有陈述都是真实的。但这只是事情的一半而已。改教家也非常强调“道”在现今对人心的启发,当“道”被正确地诵读或传讲出来时,它就会带着巨大的能力,因为它跟神的灵之间有密切的关系。当“道”被诵读或传讲出来时,圣灵就与“道”紧密地交错在一起,以致“道”就会带着从这种直接启发而来的至高能力。威廉·丁道尔(William Tynclale)曾用一称戏剧化的方式来表达这点:

 

当福音被传讲出来时,圣灵就进入那些蒙神预定得永生之人的心中,并打开他们内心的眼晴,在他们里面产生信心。当悲惨的良心尝到基督的苦涩死亡带给他扪的甘甜滋味,以及明白神透过基督的买赎和功劳而向他们彰显的怜悯慈爱,他们就开始爱慕和认同神的律法。这种安排极其美好,而做出这种安排的神也是公义的。 

(取自1525年新约英文译本的序言)

 

“道”的能力就在于此:“道”是圣灵使用的管道或工具,使祂能够施行祂那翻转人心的可畏作为。这就是“道”在现今启发人心的能力,并指出我们在面对圣经时,其实就是在面对一种最强烈的属灵力量。

 

误解圣经的目的

 

有鉴于此,我认为在基督徒对圣经的态度中,有许多常见的态度,反映出我们没有正确地明白圣经究竟是怎样的一本书。我猜我们都认识一种基督徒,他们会宣称自己不只拥有圣经,同时也拥有圣灵作为一种源头来引导他们和使他们认识神。这种人不明白圣经本身对圣灵的角色存什么教导:圣灵是透过圣经来为基督作见证。他们也不知这圣经(就一种非常重要的意义来说)足以胜任它被赋予的任务,而且没有任何启示独立于、或超出那在基督里达到高峰的救赎历史。这不是说我们不会在每天的基督徒生活中被神个别地引导;而是说这种引导必然离不开圣经的整体教导,并且必然会跟圣经的教导一致。若能明白这些事,那么这种宣称背后所隠藏的观点(即认为圣经与圣灵互相对立)自然就会消失不见。

  

滥用圣经

 

然而,在福音派圈子里有另一个同样不适当的倾向,即人们虽然在口头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书,但在实际使用圣经时,却只把圣经当作一本激励和感动人的读物。这点可由以下的普遍倾向看出来:把圣经当作一本收录蒙福思想的书;把圣经当作一本奇特的文学作品,可以随便抽出一段经文来应用在我们个人的经历上;或是把圣经当作某种黄历,认为神会在其中以某种神秘的方式说话。就某种意义而言,有种聚会背后所隐藏的就是这个观点,这种聚会要求每个人讲述最近有哪段经文强烈地向他们说话。有时他们会提到一段经文,并显示自己清楚理解这段经文在救赎历史和个人救恩方面的意义;但在其它时候,他们使用圣经的方式,就像他们不信主的朋友使用占星术一样:把圣经常成一种虔诚的陈腔滥调,其功能只是给予他们一些安慰,或证实他们拥有的其它想法。这种概念也隐藏在某些类型的查经班背后(我们许多人可能都参加过这种查经班),这种査经班容许每个人对某段经文的不同解释,都具有同等的审要性,犹如改教家当初使每个人都能拥有圣经,并主张圣经基本上是简明易懂时,为的就是让每个人可以自行解释经文。当然,圣经在读者身上引发的响应是非常重要的,但这响应本身应是从正确理解经文而产生的,而不是曲解圣经来配合我们自己的处境。而且圣经之所以能引发响应,惟独是因为圣经是真实的;圣经之所以能激励人,首先也是因为它是神所默示的。因此,“圣经的默示”应该是塑造我们对圣经之回应的基本因素。

 

这种对圣经的滥用,部分原因是受到教会环境的影响,因为人们是在这环境里学习当一个基督徒,并在这环境里学习如何阅读和使用圣经。教会的讲道和崇拜很少超越眼前经历或实际应用的水平(几乎完全以实用主义为焦点),结果就成为这种滥用圣经的温床。在这种环境底下,圣经的功能比较不像是一本由神默示的书,其中诉说神要它诉说的事,以及做神要它做的事;而是一本激励人心的书,其中诉说我们(或许是无意识地)要它诉说的事,以及做我们要它做的事。

 

(选自《宗教改革——过去、现在与未来》,邹乐山译,改革宗出版社。)

阅读:1224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