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义信条 → 神学教义 → 阅读内容
 
背景:

教义神学

[日期: 12/24/2008 11:07:32 A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教义神学

 

教义神学
 

 
  教义学乃神学之一支,旨在表达基督教的信仰与教义——以系统的方法来阐明『神全部的旨意』(徒廿27)。既因没有任何教义神学家专讲教会的教义,所以在这方面的训导多半称为『系统神学』(Systematic Theology)或简称『神学』(Theology)。

  系统神学一词可以从广义与狭义方面来论。以广义言,此词专指神学四大支之一,如此将系统神学与圣经神学、历史神学与实践神学分别出来。以狭义言,系统神学只用于神学之一支内,与教义史、象征(教会之信经与信条之研究)、辩护学与伦理学分别出来。本文强调教义或系统神学狭义方面。

  教义神学或系统神学一般论到启示论(序论),神论(Theology神学本部)、人论(Anthropology)、耶稣基督的位格与工作(基督论,Christology)、圣灵与救恩的应用(拯救论,Soteriology)、教会与蒙恩之道(教会论,Ecclesiology)与居间之境,以及基督再来(末世论,Eschatology)。虽然引用不同名词,但所有教义神学或系统神学家都是论到这些题目。

  教义神学或系统神学多半关切教义的圣经根据与支持,教义的历史发展,与其他宗派在信仰上之冲突教理,以及其他神学家论到该教义的各种意见。因为这方面的训导不但论到整体的教义,同时也论到特殊的教义,所以系统神学总是反映特殊信仰的宗派——天主教、东正教、信义宗、改革宗、自由派(又称新派)、新纯正信仰派(又称新正统派Neo-oxthodox)、存在派等。

  教义神学(Dogmatics)一词起源于十七世纪中叶,或许于雷哈德(L.Reinhardt)所着一书之名称上首次使用过。前此,每当神学家写到圣经的神学时,他们就用『神圣的一页』(Sacred Page)或『神圣的教义』(Sacred Doctrine) 。

  在教父时代最着名的系统神学家是奥利金、奥古斯丁与大马色的约翰,后者代表希腊正教的传统。在中古世纪有兰巴德,尤其是阿奎纳多马所代表的经院派神学(Scholastic theology)。墨兰顿在他的《教义要点》(Loci Communes)中反映了路德宗主义,而加尔文约翰在他的《基督教要义》中表白了改革宗神学。此后二世纪,教义神学的作品在抗罗宗传统中不断增加。

  向来称为神学的现代主义之父的施莱尔马赫,称他系统性的作品为『基督教信仰』(Christian Faith,1821),指明他的重点乃在于信徒的主观信仰,而非教会的教义或神的启示。新纯正派神学家,一部分由于反抗新派(自由派)而再次回到『教义神学』这个名词。布伦纳出版了三大卷的《教义神学》(Dogmatics),巴特出版了13卷的《教会要道》(Church Dogmatics)。然而,存在主义神学家田立克则出版了三大卷的《系统神学》(Systematic Theology)。

  在潘恩波与慕特曼的系统神学专册中明显见出,在抗罗宗传统中新的历史神学。拉纳尔(Karl Rahner)与龚汉思是从天主教观点来着述系统神学。此外,如美国的布拉须(Donald G.Bloesch),荷兰的伯考夫(Hendricus Berkhof)与德国的田立克(Helmut Thielicke)最近都出版了教义神学、系统神学。

  在十九与二十世纪中,改革宗神学家在这方面是特别多产的,有的称他们的作品为『教义神学』,有的称为『系统神学』。荷兰的凯波尔、巴文克与波考尔(G.C Berkouwer)可以说与美国的赫治查理、白克富、慕雷、何斯玛(Herman Hoeksma)、巴兹伟(James Oliver Buswell,Jr.)与范泰尔都是值得一提的。    
   

  派波尔(Francis Pieper)是从信义宗的观点,施特朗是根据浸信会的传统,而蔡佛(Lewis Sperry Chafer)是从时代主义的立场来写教义神学。
    
(选自赵中辉《英汉神学名词辞典》)

阅读:3214 次
录入: 求知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