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义信条 → 神学教义 → 阅读内容
 
背景:

世俗化与世俗化神学

[日期: 6/26/2009 9:49:58 A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世俗化与世俗化神学


  
  世俗主义  Secularism
  

  此词拉丁文系『世代』或『时期』之意,最初为哈雷欧(GJHolyoake)所用,表明一种功利主义的伦理,他提倡增进人类福祉,不理宗教与神学。他的着重点表明了对教会机构控制人生活的反抗。今日世俗主义就是指人生以今世精神为集中,而忽视神。生活以物质为最高,正如神不存在一样。在理论上,世俗主义虽然未指明无神主义,但在实际上就代表了无神主义。

  世俗主义有负于所谓科学世界观的兴起。世俗主义着重暂时的社会幸福,而忽视永久属灵的价值。现代科技发展以及文化的进步已被认为是非常基要的,而一般的宗教价值与特殊方面基督教信仰,被忽视甚至反对。世俗主义就是人整个生活就如没有神一样。
  
  
  世俗化 Secularization

  
  此名词要追溯到西法利亚和平条约(Peace of Westphalia1648),将教会财产转移至君主手中。有此早期意义在心中,就可以了解教会失去属世财产乃是『世俗化』最重要的空间之一。此观念受到反对派的混淆,由于各不同的定义,这些反对被缓和下来。

  第一,世俗化教会与政府分离有关,这事的发生是由中世纪时开始的。这事的发生方法虽然不同(在美国差不多政教之强烈冲突,法国因革命关系已削弱此冲突,英国仍在国立教会,但也有大部分反国教的因素存在),但其结果则相同。在思想界尚有其他声音跃跃欲试。有组织性的基督教在政见上,或在公共生活上闭口不言。

  第二,世俗化往往被指为现代社会与以前的超越世界观彼此发生冲突,世俗化专门注重纯属世俗的关切。韦伯(Max Weber)指出唯理的,有策略的心态乃是现代资本主义与官僚政治的型式,并谈到结果乃是与世界分离。人们失去对崇拜的严肃感。预测与计划代替了祈祷与神的安排。

  世俗化的这一方面,可以说是有组织的现代社会之一形态。(有帮助生殖的药丸,谁还需要哈拿的祷告呢?)还有另一方面的结果:世俗化成为一有意识的方针。自从欧洲的开明主义发展以来,『理性』即与『宗教』相敌对,相应而生出『科学与信仰相反对』。因为基督徒认为世俗主义乃为仇敌,可是『世俗化』并非如此。
 
 
  世俗化神学  SecularizationTheology Of
 
  
  廿世纪西方思想倾向之一,就是要将社会世俗化。在过去的十年之中,此种世俗化的思想也开始很明显地影响到神学本身。有如一位保守派的基督徒曾这样指出:『世俗主义者虽然早就觉得神的观念已经过时,但他们仍不敢反对敬畏神和爱神的态度。』

  然而,甚至于此种妥协让步的态度也在急速地改变。所以最近有一位新闻观察家,看到世俗主义更激烈的态度及倾向,曾预料说:『在本世纪未,真正坚信福音的基督徒在西方将是极少的少数,这是今天我们社会中世俗主义倾向的最合理的发展。』

  近代人中,『世俗主义态度远避神』最大胆的表现,就是那些自称是『世俗化神学』的学者们。世俗化神学运动有许多极端;我们很难给予一个定义,但是我们仍然不能不加以注意。我们可以说:一度风行的『神已死亡运动』,作为一种神学风尚,目前已经『消亡』了。然而,若将这运动看作世俗化神学的一个支流,就会继续不断地在今天教会里五花八门的教训中发生影响。今天新神学中的另一个风头人物,就是英国的罗宾臣主教(Bishop John Robinson),他的畅销书(对神诚实),使这一派的激烈思想重新抬头。罗宾臣的书开卷时即下断言说『神在天上』的观念(不论物体方面,形上学方面,或在隐喻方面来说)都已是过时了,因之是错误的,没有意义的。廿纪的神学中,必须有一个新的『神的形像』,并要有一个彻底重写过的基督教义。罗宾臣借用了田立克(Paul Tillich)的用语,说:『神是我们存有的基源。』(God is the Ground of our very being),神的教会原来就不是为宗教人(religious men)设立的组织。新基督教信徒的格言,必须是:『爱神而行任何你所喜欢的事。』他说:教会与世界之间的界限必须除去。

  另一个世俗化神学家卡克世(Harvey Cox)在他所著的<世俗城>(The Secular City1965)一书中,也提到同样的条件。卡克世的书曾认为,神学世俗化并不是福音的仇敌,却是福音的果子。他认为『世俗化』的意义乃是指一种历史的进程,在这发展的过程中,社会逐渐地从教会的控制之下得以释放出来,同时也表明形上学的系统已经终止了。卡克世的(世俗城>所注意的主要中心是『世界』,并不是『教会』,或是超然的境界。卡克世也以同样的态度说:我们必须对圣经的神重新下一个定义,这位神应该是一个世界的神,并不是一位有限的宗教领域中的神。

  卡克世与罗宾臣等人这样地传扬世俗化神学,已经超越了西方人向世俗社会投降的可悲现象。因为世俗化已经侵入了神学与教会。甚至于有人认为,我们不必再讨论『基督教世俗化的问题』,因为基督教已经世俗化了。我们现在应当讨论的是,『基督教怎样在世俗化了之后,仍然能向人作见证?这可以说是今天基督徒的急切重大的使命。』

  我们在这一运动之中,发现有许多对立的、矛盾的看法。然而,在这运动之中,仍能找到几项要点是有同一出发点的;有如今天的热门音乐中也能找出某些相同的和音。

  1.世俗化神学家认为今天世界的问题,应该是基督徒所最关心的事。

  他们最憎恶的是,今天教会不能面对社会的政治邪恶,且自我辩护,推卸责任。对于此点,批评得最严厉的是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潘霍华是德国一位牧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因谋杀希特勒的计划被揭发,而被纳粹处死。潘霍华的实践行动精神,就是今天世俗化神学的精神;这也可能是他被一切世俗化神学家视为这个运动的先锋的主要原因。这个运动的许多标语,都是潘霍华被处死前,在监狱中所写的信件与日记上摘录下来的。

  潘霍华倡议一个『非宗教的基督教』,因为我们活在神的面前而似乎神并不存在。他的宣言并不是专为反对祈祷崇拜,也不是反对教会;却是反对一般人认为在地球上有些领域或人生范围,并不属于教会的观念。『基督并不能被关闭在所谓教会的圣洁社会之内。』

  2.世俗化的神学家都认为,甚至于我们的神学也当表达世俗化的精神。

  卡克世说,我们应当不再讨论过时的本体论(即本质与实体的观念,ideas Of essence and substance),却应当开始讨论有活力的行动主义及其功能。罗宾臣主教说:『我当如何找到一位慈善的神?』的问题,应当改为:『我当怎样找到一位慈善的邻舍?』按照那个极端世俗化的神学家范毕伦(Van Buren)的看法:『我们必须将神忘掉。』他又说:『我们必须在「没有神」的先决条件之下重建基督教。我们必须以耶稣为人类存在的规范。』

  3.世俗化神学家又坚称教会与世界的区别必须完全除去。

  普世基督教协会为了迎合这种世俗化的思想,甚至在第二次大会(1954)时,将以前的主题:『基督教会与世界的希望』,改为『基督为世界的希望』。后来普协在新德里(1961)开会时,干脆再将『我们』两字,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一语中除去;因他们认为,有了『我们』两字,可能会表明教会与世界的分别。他们认为,教会应当参加一切政治与革命的活动;因为他们认为这些联合,正是神活动的地方。为了此种愿望,他们对于『传福音』的意义也加上了新的注脚,不再是呼召人来悔罪改过,或信仰基督;他们却说:新的福音活动乃是在贫民中的社会工作及政治活动。

  4.世俗化神学不再讨论超自然的事。

  对于耶稣为一个完全的人,在人生中非常接近神的老式宽大派的观点,重新被用来讨论。罗宾臣曾如此描写基督说:『祂是一扇向神启开的窗户。』耶稣的赎罪之功,变为只是『因祂(耶稣)的爱而完全为别人献出自己』;因此『祂(耶稣)也将人类能以互爱的基源显示并表明出来』。世俗化神学当然也否认耶稣再来,并要建立天国的超自然现象。他们所知的,只是此时此地目前的世界。许多世俗化的神学家们称『天国的观念』为『逃避现实的出口』。
    
    
  我们改革宗的基督徒对于『世俗化的基督教』的此种看法的反应是甚么呢?我们看到这些人似乎是赶上了时代的精神(我们也看到,这些人又似乎是被时代精神所赶上)。我们也必须谦卑下来,承认今天的教会并没有成为『世上的光』或『世上的盐』(太五1314)。耶稣曾严严吩咐我们要去关心世界上的邪恶,并要去改正世上的不义、不平(太廿五3146)。然而我们却不能认为,『世俗化神学』已达到了圣经所教导的『光盐』的目标。

  1.世俗化神学家不断地否认圣经对于神所作的见证,也不了解圣经对世界、对人类的看法。

  罗宾臣主教对于圣经之神的观念完全是一种讽刺;卡克世的《世俗城》一书,所用的解经法也是非常暧昧不明。

  2.世俗化的神学家与今天世人的心理态度不谋而合,因为他们崇拜近代科技的成就,彻底接受,毫不怀疑。

  保罗在罗马人书一章至三章中所描写的世俗化的人,在他们的书中完全予以忽视。世俗化神学,因为完全疏忽了近代人类及世界中罪恶的实际,也同样地看不到今天世人科技发达的结果,乃是发展出毁灭性的武器;例如,近代科学能够释出原子力能,却用来制造原子弹;当时纳粹德国能够于短期内谋杀数百万犹太人,也是因为得力于近代科技的杀人法。

  3.世俗化神学家,因他们敌视形上学及本体学,他们也使教会与世界的区别除去了。

  教会不再是神的子民,在基督里被选上,蒙召从世界中分别出来(林后六1418)。他们借用巴特的术语来为教会重新下一个定义:认为教会不过是一种『功用』,为的是要服务世人,或在世人中间服务。世俗化神学完全忽视了神呼召祂百姓的目的,不单是要服事,而且也是要得新的生命、新的身分(参出十五1316;申三十二9)。由于神的爱,祂不但是呼召我们作仆人,也是拣选我们作祂的儿女。

  4.世俗化神学家坚决地反对圣经上基于神国再临的末世论的教训。

  他们所看到的惟一的国度,就是今世目前的国度。我们改革宗的基督徒也不否认今世之国度,并相信天国目前已经存在(太十二28:路十七21),然而神国实际临到,却是在将来,而且决不是以人为中心,却一直是以神为中心。除非这个世代结束了,善与恶的区分完全显明了(太十三47-50),不然,神的国是不会完全地临到。

  5.世俗化神学家都用那以人为中心的新约研究法来建立他们的神学;然而新约本身却完全是以基督及神自己为中心。

  圣经所提供的惟一的国度,不是以人,乃是以耶稣的工作、位格为中心(太十一11起;十二22)。圣经所提到的惟一国度的工作,不是出于人,乃是出于神(可四2629)。今天世俗化神学所以风行,乃是因为今天的人类渴求重新为基督教下一个定义,以至于能在近代思想下站立得住;同时也想用适合于廿世纪人类的言语,重述基督教的信息。然而我们认为对于此种渴求,只有一个解答,就是要在这个只见目前,只顾自己的世界中,以改革宗的神学思想,用适合近代人心的言语,将神的福音传给世人。
    
  
(选自赵中辉主编的《英汉神学名词辞典》)   

阅读:1820 次
录入: 求知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