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义信条 → 神学教义 → 阅读内容
 
背景:

剥除神话

[日期: 12/7/2010 3:58:39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剥除神话

 

  剥除神话
  Demythologization
  
  在二十世纪神学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剥除神话』。 这一个观念在布特曼于一九四一年发表一篇论文之后成为普遍化。『剥除神话』的观念在欧洲发生了极大的影响;目前此种影响也临到了美洲,如今在亚洲正方兴未艾。
  
  一九六三年时又因英国罗宾臣主教(Bishop John Robinson)发表了《对神诚实》一书,而使『剥除神话』的观念更为大众化,使人产生了新的兴趣。
  
  布特曼教授的思想当然并不能概括在『剥除神话』这一观念之中。然而『剥除神话』的确是布特曼神学思想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且也是今天神学界最为争论的问题。

  1.布特曼的中心论点乃是他认为新约中有两种内容:第一是基督教的福音;第二是初世纪人的世界观有『神话』的性质。福音的要素,即布特曼所称的『kerygma(希腊原文的意思乃是『所传扬的信息』)。此福音信息是不能变更的,也是不能减除的福音之核心。我们近代的人必须面对此福音信息而接受相信。然而,近代人却不能接受那将福音要素包围起来的神话结构;因此,『神学必须负起责任来,将神话包围中的Kerygmg(福音信息)解放出来』。按照布特曼的看法,『神话的结构』并不是基督教的产物。

  2.布特曼认为『神话』乃是『科学前期』(prescientific age)未经辨别正误的论说。『神话』的目的乃是要表示人类对自己的认识,却并不赋以一种客观的世界观。神话使用表象或隐喻,同时也利用世人的口语来表达人类对自己的知识。因此,在第一世纪时,犹太人对世界的认识,乃是基于一种特殊的系统,他们认为世界是神所管理的,神的超然大能也自由地运行在世上。第一世纪的宇宙是所谓『三层的』:天在上,地在中,阴间在下。布特曼说,圣经中的宇宙观就是此种三层的宇宙观。自然的秩序也常受超然的干涉而搅乱。

  3.布特曼认为,将宇宙神话化,也影响到早期基督教,以致于将耶稣也神话化了。布特曼说:『早期基督教历史里的耶稣,不久就被转变为神话了。』在新约中描述耶稣的生平时,也使我们看到了神话。所谓历史性耶稣的生平已被转变为神话故事;就是将祂看作一位『先在的』(preexistent)神本身,道成了肉身,以祂的宝血来赎人的罪,又从死里复活,升天;将来又要再来审判全世界,建立新天地。这个故事之中又加上了所谓神迹的故事,如:『天上来的声音』,『胜过魔鬼权势』等等。我们必须记得,布特曼以为新约圣经如此描写基督,并不是史实,却是神话;换句话说,是由于当时世人的思想模式而创造了此种神话,以便对自己有更深的认识。这种神话对于二十世纪的近代人是没有用处的,因为近代人相信医学,不信神迹;相信盘尼西林,不信祈祷。我们若要将福音有效地传给近代人,我们必须将新约中的神话剥除净尽,并要发现神话背后的原始目的。这种找出新的原始目的过程,就是『剥  除神话』。 
      
  4.布特曼认为,此种过程并不是否认神话史,却是要以实存的态度来解释神话,就是说:用近代人能够了解自己『存在』的话语来解释新约。布特曼在此借用了德国的一位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Heidegger)的思想。例如,所谓基督由童贞女而生的神话,乃是要以信仰来表示『耶稣的意义』。这个神话的目的,就是要指出『耶稣是基督』,而『基督临到我们是出于神的作为』。基督的十字架,对于耶稣代替并担当世人的罪孽并不发生关系;十字架对于世人的意义,乃是表明信者以十字架作为『新的实存』(new existence)的表记,因此为了这个新生命而放弃一切属世的安全;这样的新实存才能算是超越的人生。
      
  5.最后,布特曼说:新约神话史的基本要点,乃是着重在两方面认识自己。一是『无信仰的人生』,一是『有信仰的人生』。圣经所提的『罪恶』,『肉体』、『血气』、『惧怕』与『死亡』等,都是神话对于无信仰的人生所加的解释。用实存主义的名词来说,这样的人生,都是受着会消亡的暂时与目前的现实所束缚。
      
  反之,有信仰的人生,就不再倚靠或追求看得见的、暂时的现实;却是能够叫我们从以往的束缚之中得到释放,并能叫我们有一个向神赤露敞开的前途。布特曼认为,这是『末世论』的惟一意义。真正朝向未来的『末世论』式的生活,乃是不断地以决志及顺服而得以更新的人生。
      
  布特曼的解经特别指出,当我们向近代人传扬福音的时候,我们必须要了解他们;他也特别指出,当我们传播福音时,也应当将福音的真理实践出来。而布特曼的『剥除神话』的方法,是改革宗信仰所不能接受的。
  
  1.『剥除神话』毁坏了基督教在历史上的基础。圣经的宗教变成神话的宗教。布特曼认为:『耶稣并不是由圣灵怀孕,从童贞女马利亚所生。祂虽然曾在彼拉多手下受害,并且被钉在十字架上;但祂并没有下到阴间。第三日也没有从死里复活;祂也没有升上高天。祂并没有坐在父神的右边:祂也不会再来审判活人死人。』布特曼认为这些话并不能按字面实际的意义来解;这些话都是神话性的,并没有表示任何历史上的客观实际。布特曼又认为『三位一体』的真理也是神话性的:耶稣基督替我们死,赎世人的罪,因信称义,圣灵的工作等,也都是神话。因为是神话,都要加以剥除。如果按照布特曼的说法来剥除他所谓的这些神话,那么基督教就没有任何基本的信仰了。所以当布特曼剥除『神话』时,也就是将基督教的基本信仰毁去了。
      
  2.早期的基督教受着耶稣基督的位格及工作所赋与不可磨灭的影响。早期教会与神学的产生,完全是因为耶稣基督的教训与工作;没有其他的力量或影响能使教会建立起来。但布特曼却试以把耶稣的影响减低至零度;他又假设说:于短时间内,即耶稣复活升天之后,到门徒写福音书之期间,耶稣的一切言行都已遗失了,或毁去了;因此凡记录下来的都不可靠。这种怀疑派的态度完全没有立足之地。我们必须记得,耶稣是所有门徒的先生,因此比门徒及早期教会的社团更大,圣经一切的教训实在都是由耶稣基督而来。
      
  3.『剥除神话』好像新正统派一样,乃是深深地受到以人为中心的哲学,即『存在主义』之影响。剥除神话法的论点,惟一的目的,乃是要指出新约的神话,能以告诉我们关于人类的实存。然而布特曼完全不明白基督教乃是完全以神学为中心的特质。新约圣经真正的目的,乃是要宣扬至尊的神,要藉着祂儿子耶稣基督来拯救罪人;而且将来还要再来,自天而降,审判世人。所以新约圣经的中心并不是人,乃是神以及祂的工作。
      
  4.『剥除神话』有如十九世纪的宽大派,对于新约圣经中的超自然主义完全存以极端怀疑的态度。由此,这一派神学也常称为『新宽大派』或『新新派』。布特曼的剥除神话法所希望达到的目的,就是要彻底拒绝古老基督教所坚信的超自然主义。所有布特曼称为神话的教义,新约圣经却称之为事实;可见布特曼的神学,不过是一种新的人本主义。然而新约圣经却绝对持以『神为中心』的特质。
      
  5.布特曼又认为,如果要使福音迎合近代人的需要,就必须不再提到人心的堕落败坏。然而我们知道,并不是『剥除神话』,却是圣灵自己才能将罪人的盲目不信除去,并叫他们看到福音之光。无论我们想用什么方法(不论是好是坏),将福音来适应近代人,都是失败,因为一个『属血气的人,不领会属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林前二14)
   
  (选自赵中辉《神学名词辞典》)

阅读:1277 次
录入: zhiping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