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会建造 → 忠心侍奉 → 阅读内容
 
背景:

忠告教会领袖(王明道)

[日期: 9/3/2011 9:49:51 A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忠告教会领袖(王明道)

 

忠告教会中的领袖

  
王明道

     
 
  人的常情都是喜欢别人夸赞自己,顺从自己;尤其是在一个团体中作领袖的更是如此。一般只为自己的地盘饭碗金钱利益打算的人,明白了这种情形,无论在什么地方作事,就迎合领袖的这种心理,在领袖面前竭力讨好,曲意奉承,说些歌功颂德的话,逢年按节给他们送上一些礼物,领袖喜欢事情怎样作,就顺着他们的意思去作。领袖无论说什么话,永远是唯唯诺诺。领袖吩咐什么,总是听命维谨。不问事情合理不合理,也不问良心许可不许可,只要能叫领袖欢喜,便竭力去作。这种人心中全然没有想到什么叫作忠诚,什么叫作责任,什么叫作节操,什么叫作真理,他们所知道的只有个人的地盘,饭碗,家庭,宴乐,金钱,财产,无论什么团体多有这种人在其中作事,那个团体中的事务永远不会弄到好处。如果这种人在一个团体里居了高位,掌了大权,那个团体的前途更不堪设想了。可是在事实方面,这种人最容易谋得地位,得了以后还最不容易失去,并且这种人还最容易扶摇直上,飞皇腾达,居高位,占要津。这种人所以这样各容易发达,就是害为在各团体里面作领袖的大半都喜欢他们:喜欢受他们的恭维奉承;喜欢他们会歌功颂德,并肩谄笑;喜欢他们总是不忤人意,听命维谨;喜欢他们伶俐周到,易于驱使。因为喜欢他们的缘故,便任用他们,信靠他们,把事权交给他们,他们便趁着机会假济私,作威作福,争权夺利,大发财源。一个团体有了这种情形,还希望一切事务能进步,能有良好的成绩,那是绝对办不到的事。可叹!可叹!世上各团体里面这种人最多,喜欢任用这种人的领袖更不少,于是各种事业例总不会有良好的结果了!

教会中何尝不是如此呢?有些教会的领袖本来是热心爱主忠诚作工的,可惜因为他们所任用的人不是真实爱主的,乃是上面我们所说那种只为自己的地盘饭碗金钱利益打算的人,所以他们虽然存很好的心愿,费极大的力气,耗许多的金钱,在他们的工场上,但所收的果效却是极其微渺,或是毫无成绩,有的甚至糟得不堪言状。尤其是在中国作工的西国宣教士,因为与中国人相处的时候不长,接触的机会又少,遇见这种为利作工的人在他们面前假装热心,卖弄殷勤,说几句悦耳的放放便使他们高兴的了不得,以为这样的人真是虔诚忠实,便信任他们,重用他们,将事务权柄交给他们。他们也真会揣度领袖的心,看见领袖喜欢什么,他们便那样说,那样作,日久天长,他们的甘言蜜语充满了领袖的耳朵,他们的笑脸媚容遮蔽了领袖的眼睛,及至领袖对他们有了极深的信靠,无论什么人再说什么话,领袖再也听不进去,惟独对这些假冒为善的人真是言听计从,笃信不疑。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便可以作威弄权,舞弊营私,利用传福音的工场作他们发财养生的根据地了。在这样的教会中若有忠诚事奉主的工人不附和他们,不随从他们,便要受他们的排挤攻击,甚至不能再在这个地方立足。爱主的圣徒看见这种情形不免要灰心退后,甚至洁身远引。不信的人看见教会腐败黑暗到这种地步,非但不肯信主,甚至讥议福音是毫无用处的东西。那班为金钱利益作工的人只要保得住饭碗,得到手薪金,便踌躇满志,全不顾教会的好坏。教会的领袖呢,这时还在鼓里,听几篇编造的报告,还以为教会真是怎发达,工作真是怎进展,同时他们越加赏识器重这般长于欺骗的工人,夸奖与他们怎们忠心,怎样殷勤,怎样热心事奉主,谁知他们已经多时被这班人玩弄在掌中了呢!

我在许多地方的教会中听见看见的这种事实真不在少数。我前几年在某处作工的时候,认识一位西国的弟兄,他真是虔诚热心为福音劳苦的人。我钦佩他的忠心,我爱慕他的为人,但我为他叹息,因为他任用一个眼中只看见饭碗金钱的人在他的跟前,而且倚靠这个人如同左右手一般。我和他有几天的同处,我看清楚了这种情形。他任用的那个人在他面前那种奉承谄媚的样子,叫我看着真觉得肉麻。那个人对别人竟至说出「我吃牧师的饭,我就要听牧师的话」,这种卑鄙无耻的话来。我又在某处看见过一位热心爱主的老年西国牧师多年所信任一位中国牧师,也是一个只知道自己的地盘饭碗金钱利益的人。我站在旁观的地位,不多些时候就看出那个人的行为是那样卑鄙,但那位当局的老牧师竟能信任这样的一个人到二三十年之久,这是多么难解的事啊。

教会的领袖有方法防备这种人以免受他们的害么?有,而且方法很简单。这个方法就是不要只听悦耳的话,不要喜欢人的奉承谄媚。如果一个人在你的工场上作工,总是在你面前夸赞你,说你的好处,顺着你的意思说话,从来不反对你的主张,你叫他去作一个不合真理的事他也听命惟谨的去作,他看见你有过失不发一言劝告你,规正你,他完全顺从你的支配和指挥,你无论提议甚至事他总是附和,他好象是完全没有自己的意志和见解。这个人多半就是我所说的那种人,你就当留意观察他,特别防备他了。一个一有这种情形,纵使他不是顶坏的人,他也决不会是一个热心爱主忠心为主作工的人。一个忠诚事奉主的人决不肯听领袖的吩咐去作一件不合真理的事。他可以舍弃几十圆钱的薪金,他不肯出卖自己的良心。一个真诚爱主的人在见解与你不同的时候,一定要发表他的主张,不能心里不同意你的主张嘴里却表示赞成。一个真实爱主的人决不能看见你有过失不加规劝,却天天在你面前夸赞你,说你的好处。你一看见一个人有这些情形,就足可以知道这个人不配在教会里作工,不配担任传道的职分。如果你看见一个人有这种情形还信任他,器重他,引他为心腹,交给他权柄和事工,那就是你自己毁坏自己的事工了。

说起来真可叹!教会中许多的领袖专一喜欢这种人,尤其是西国领袖。他们说这种人热心,殷勤,他们以为这种人听从他们的话便是顺从圣灵。如果一个人不善于奉承他们,不完全随从他们的指挥,对于他们的主张提出什么异议,说什么他们不喜欢听的话,指正他们的过失,他们便以为这个人不忠心,不顺命,甚至说这个人骄傲,性情不好,因此远避他,厌恶他。殊不知这种人才真是诚实可靠的。他们看神的旨意比西国牧师的命令更重。他们认为不合理的事便提出异议,这正足以证明他们不是为饭碗的缘故便顺从人。他们敢说领袖不喜欢听的话,指正领袖的过失,这正显明他们的忠心勇敢。从他们不奉承人这一点看来,便知道他们有节操,有德行。正是这种人才有资格在教会里作工,才配称为神的仆人,才可以托以事工责任。说起来真希奇,越是这种有德行有节操有勇敢有忠心的工人不容易在教会中作工,越不容易得教会领袖的信任器重。教会的前途怎么能有希望有光明啊!

教会的领袖们可以醒悟了罢。今后你们不愿意你们的工作进步多荣耀神帮助人也就罢了,如若你们愿意多为主作些实在的工作,多为主引领些人造就些人,你们就必须彻底改变你们的目光和你们用人的标准。最要紧的先除掉你们心中隐藏的骄傲,和喜欢别人奉承的心,常常虚怀若谷,广纳善言,远避谄媚才佞的恶人,亲近忠诚梗直的圣徒,廉卑容纳别人的意见,欢欢喜喜的接受别人的规劝忠告,再照着上文我们所说的标准任用人才,你们将来的工作一定要与从前有很大分别。你们肯接纳我这一段忠言么?

一九三六,一二,一二,北平

 

再忠告教会中的领袖
  
     
王明道

  

  在上期灵食季刊中我曾发表一篇文字,题目是「忠告教会中的领袖」。内容是警告教会中的领实现谨防那些擅长逢迎谄媚只为自己的利益打算的传道人。写过那一篇以后,我又想到教会中的领袖在用人这件事上还有一种危险,也是万不可忽略的,就是在教会中任用不真实信主的人作工办事。许多教会从很好的地步渐渐堕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都中任用不真实信主的人作工办事。许多教会从很好的地步渐渐堕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都是因为这个缘故。这种危险发生的起原大半是由于教会中人才缺乏。比方说,一个教会需要一个干练能办事的人,但真实信主的人中间寻不到这种人才,不得已只好在不信的人中间去物色。物色着一个会办事的人对后,因为他不是信徒,教会中用他办事有些不适宜,不免要劝他先加入教会作一个基督徒。这个人如果是一个有气节操守的人,不肯为饭碗的缘故便盲目的作基督徒,这件事就好办了。但社会中这种有气节操守的人有多少呢。大多数的人都是眼中只看见金钱利益,如今既要在教会中作事,当然叫他作什么便作什么。教会中的领袖因为需要人才的缘故,自然不能十分认真,他既然表示愿意加入教会,便模模糊糊的接纳他,随即聘请他在教会中任事。这个人既是干练能办事的人才,渐渐一定会攫得大权,再引用几个和他同类不真实信主的人在教会中作事,弄来弄去,教会中的大权都落到这个人和他的党羽的手中,到那时教会中的领袖虽然知道他不可再用,然而敢辞退他,也不能辞退他。教会中的领袖既然怕他,其它地位较低的职员和一般信徒们更不能作什么了。于是他便「挟天子以令诸侯」,在教会中为所欲为。真实信主的人看见这种情形只好洁身远引,没有信仰没有德行的腐败份子越聚越多,起初极良好的一个教会到这时就变成魔鬼的巢穴了。

不用说到不信的人中间去物色人才有这种危险。就是在教会中选用人才又何尝没有相同的危险呢。人心是多么诡诈的东西!许多人虽然加入了教会,表面上作了基督徒,然而从来未曾真实悔改。他们外面装得很敬虔,很热心,其实里面却充满了诡诈自私和不义。教会的领袖如果不谨慎用了这般人,一样的会发生我们上文所说的那种严重的结果。

自然有不真实信主的人任事的教会也不都一定败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有些教会里面虽然有这种人任事,但因为他们的地位不高,权柄不大,或是因为他们的人数不及敬虔的人多,所以他们不能明目张胆的作恶。但只要有他们在教会中任事。就好象病菌在人体内潜伏着,只要有了适宜的机会,他们便会作崇。要希望教会完全,根本就不可容一个这样的人在教会中任一天事。不用说不容这样的人居高位,就连下位也不要给他们;不用说不使大权落到他们的手中,就连极小的权柄也不容他们得着;不用说不多引用这样的人,就连一个这样的人也不可用。

不用说教会不可引用不真实信主的人作传道士或其它职员,就连一些微小的事务也不可容不真实信主的人办理,就如在聚会中领诗,弹琴,主席,招待等等。这些小事虽然没有很很大的关系,不敬虔的人就常常藉此为进身之阶,渐渐得到高位和大权。从另外一方面说,不敬虔的人在会中作领诗弹琴主席招待等等的事,常会使一般人的心中留下很大良的印象。因为在聚会中担任这些事务的人很容易为众人所注意,不敬虔的人在言谈举止动作服装上处处不免有不敬虔的表现,软弱的信徒很容易因为看为些人以致跌倒,不信的人很容易因为看这些人以致藐视教会和神的道。聚会中属灵的空气也很容易被这些人弄得污浊不堪。容我举两个例子:

一次我在某处一座拜堂中讲道几日。每次讲道以前由一个青年人领着会众唱诗半小时。这位领诗的青年人举止轻浮,态度亵慢,领着会众唱诗的时候,常常弄些丑态,说些浪谑的话,引得会众大笑。讲道以前唱诗本是为使会众预备好他们的心,以便领受属灵的道理。不幸这位不敬虔的人在那里领诗,不但与会众没有益处,反倒使会众受了损害。

又有一次我在一处灵修会中讲道。那是一次盛大的聚会,到会的人在一千左右。会将完毕的前一天,一位赴会的写一封信告诉我说,在会场中有一个坏人,每次在聚会中在众人面前有极憎的行为,以致许多人忿忿不平,在聚会的时候都注意这个人,再没有心听道。他又告诉我说,有些人因为看不下去这种事,不等到会期完毕便回去了。他责备我每次坐在台上怎么不过问这件事,他又责备会中负责任的人怎么都缄口不言。我看过这封信以后,真不知道是什么事,写信的人又不具名,使我无法查讯。我只好将这件事告诉几位会中负责任的人,我们约定大家一同留意,不久我们发现这件可憎的行为就发现在讲台上面。原来这座讲台极大,一架大的风琴就放在讲台的右边。弹琴的人弹琴的时候面前向着听从。那次聚会是一个青年的男人弹琴。从开会到举会那个青年人一直坐在那双琴凳上,两只眼睛不住向前妇女方面发媚笑,送秋波,我们再留意他的视线所集中的地方,便发现一个服饰妖艳眼目流荡的少女正在与这位弹琴的青年人眉目传情。从开会到闭会一小时半之久,他们两个人一直在那里以眉目互相挑逗。我们再向各方面探讯,才知道以往几天聚会中他们每次都是这样作。写信的那位所说的就是指着这件事。我们赶快禁止那个人再来弹琴,但是八天的会已经过了七天,亡羊补牢,已是太迟了。

请不真实信主的人讲道的危险更不用说了。请不十分可靠的人讲道,他讲出摇动信徒的信心或谬解圣经的话,你将要怎样对付他呢,半途禁止他讲么?这真是极没有道理的事。若是容许他讲下去,那何异于容人将毒物分给你所牧养的羊吃。教会领袖请人在讲台上讲道,真是应当谨慎上还加谨慎。若不十分清楚知道一个人是真实信主的而且他所讲的真是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就总不可轻易请人到讲台上去讲道,这件事是不怕太严格的。

或有人说,你所讲的这些话都十对,但我们怎样能分办谁是真实信主的,敬虔的,谁是不真实信主的,不敬虔的呢?是,不敬虔的人也会装作很警虔的人可以在一个时候假装敬虔,却不能永久这样作。如果我们同一个人谈几次话,听他说他自己怎热心,怎样敬虔,便信他真是这样的人,我们一定不免常常被人欺骗。如果我们看一个人多认几样罪,多聚几次会,多损几圆钱,便以他为真实信主的人,我们也不免错认了人。但如果我们观察一个人到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二,三年之久,不但听他说话,也看他的生活,不但看他在拜堂中怎样,也看他在家庭中怎样,不但在大事上留意他,也在小事上留意他。不但听他的朋友怎评论他,也听他的仇敌怎样评论他,此外再听那些不爱他也不恨他的人怎样论他。不但看他怎样对待你,也要看他怎样对待别人。如果我们对一个人不存成见,也不轻信别人议论他的话,本着上面所说的原则观察一个要到几个月几年之久。我不敢说这样看人百不失一,大致总不至差得太多了。最怕见了一个人就先对他存上一个爱恶的心里,这样一来,你所喜爱的人有了坏处你也会看是好处,你所憎恶的人有了好处你也会看是坏处。又最怕轻易信他为自己作的见证。人真是诡诈无比的东西。不用说一个人说自己好,他的话靠不住,有时一个人说自己坏,这些话也靠不住。诡诈的人最会揣摩人的心里。他们知道他们如果竟一个人说自己坏,这些话也靠不住。诡诈的人最会揣摩人的心里。他们知道他们如果竟说自己是怎样好,别人不能信他们的话,于是他们便从自己所犯过的罪恶中取出几样不甚重要的述说出来,然后述说他们怎样认罪悔改,或是捏造一些虚伪的事实,告诉人说他们以前怎样坏,主怎拯救了他们,改变了他们,藉些坚固别人信靠他们的心,然后可以乘机会利用人,欺骗人,为自己谋利益,谋地盘,或是藉此出风头。除去这两样最怕的事以外,还最怕轻易信别人评论一个人的话。不错,我们常常可以从许多人的口中认识一个人,但我们也常常从许多人的口中误会了人。人的常情都是在爱一个人的时候便竭力说他怎样好,在恨一个人的时候便竭力说他怎坏。再加上许多人听见别人传说过什么事便不问真伪虚实,也随同任意传说,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若轻易信人的话,以别人的批评断定一个人的好坏,自然不免弄出极大的错误来。别人的话不可不信,但别人的话也不可尽信。以别人的话为参考的材料,再自己去详细观察,而且不要只观察一两件事,要观察他整个的人生。这样作去,方可以不受人的蒙蔽,清楚认出一个人的真像。

最要紧的,在教会中用人第一当注重信仰和德行,才干怎样还是第二步的事。这话并不是说在教会中作领袖的只去寻找一些无知无识的人去作工。那不是我的意思。我愿意主的工场上有各样有才干的信徒,能牧养的,能讲道的,能着作的,能办事的,能唱诗的,能弹琴的,有口才的,有智谋的,但如果有人有这些才干却不是真实主爱爱主的敬虔人,我宁可舍弃这些人才,选用一些才能较低的真实信主爱主的敬虔圣徒。我不用这些人才最大损失不过是工作不能有更大的发展而已,如果我用了这些人才,连现在所有的工作都要被他们完全毁坏,结果只是造成一座受神咒诅的巴别塔,这种损失将要有何等大呢?

我曾在几个地方看见几处教会差不多要走到死灭的地步。中西传道的人简直没有道理可传,只是讲一点毫无生命的教训,作一些社会的事工而已。可是一查考他们的历史,便晓得几十年最多一百多年以前,这几个教会初创立的时候会有过极光荣的历史:他们的信仰十分纯正,他们所作的见证极有能力,他们在那时曾发过很大的光辉,谁料到只有几十年以后就会堕落到这种地步呢!这样好的教会一变而到这种地步,一个大原因便是会的领袖用人不当啊。

还有一件可注意的事,越是敬虔热心的教会领袖越容易任用不诚实不警虔的人才。一个原因是他们自己诚实,所以很容易想别人也是像他们一样的诚实,因此便受了人的欺骗。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误以为专心靠就是自己完全不用心思和知识的意思。如果有人劝戒他们,告诉他们说用人的时候当详加考查,他们便以为这是靠自己的智能,是不信赖神的表示。他们想信靠神就是自己作愚人的意思。他们引用经上的话说,「耶和华护愚人」(诗百十六篇六节)却忽略了经上的教训说,「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味人,当像智能人。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弗五章十五至十七节。因为有这两个原因,所以他们使极容易受不诚实的人的欺编和利用。甚至他们的工作已经被那些不诚实不敬虔的人毁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们还在那里向人述说他们的同工是怎样忠心,怎样可爱,这是何等令人痛心的事呢!

真理是这样:我们决不当有一点诡诈,但我们却不可不知道别人的诡诈;我们决不可欺编别人,但我们却不可不防备别人欺骗我们。如果我们受了别人的欺骗,不过是我们受鼎脶胸,这并没有很大的关系,但如果因为我们受了欺编使神的教会和神的工作受了损害,这真是了不得的事啊!我们的主「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世上没有一个人比他更诚实;但是他却看得出来他的仇敌心中所存的诡诈和他们所设的恶谋,并且用极有智能的言语聪明的态度应付他们,免得自己在不当受害的时候受了他们的害,使神的工作受了亏损。我们作他的仆人作他的门徒的人应当像他一样的诚实,同时也当像他一样的明智,一样的谨慎,一样的防备恶人的陷害和利用,发免使神的名因我们的无知受羞寻,使神的工因我们的愚味受亏损。不错,我们的主实在曾教训过我们,叫我们驯良像鸽子,但我们不要忘记,他同时还教训过我们,要我们灵巧像蛇。

迷途未远,今是昨非;往者不谏,来者可追。在教会中作领袖的弟兄姊妹们,求神赐给我们智能,使我们会分办人,认识人,好使神的教会和神的工作不再因我们的愚味无知受亏损。

一九三七,二,二七。北平

《王明道文集精选》:://cclw.net/other/wangmindao/zgswdr/htm/chapter16.html

阅读:4087 次
录入: 求知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