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会建造 → 忠心侍奉 → 阅读内容
 
背景:

冒险者(傅格森)

[日期: 7/6/2012 4:58:09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冒险者(傅格森)

 

冒险者

 

傅格森

 

 

  25然而,我想必须打发以巴弗提到你们那里去。他是我的兄弟,与我一同做工,一同当兵,是你们所差遣的,也是供给我需用的。

  26他很想念你们众人,并且极其难过,因为你们听见他病了。

  27他实在是病了,几乎要死;然而神怜恤他,不但怜恤他,也怜恤我,免得我忧上加忧。

  28所以我越发急速打发他去,叫你们再见他,就可以喜乐,我也可以少些忧愁。29故此,你们要在主里欢欢乐乐地接待他,而且要尊重这样的人;30因他为做基督的工夫,几乎至死,不顾性命,要补足你们供给我的不及之处。(腓二25-30

 

  以巴弗提是腓立比信徒派到保罗那里去的使者,他带着众人送给使徒的礼物及鼓励(四18)。他来是要服事保罗(25节)。但在这个过程中,以巴弗提生病了,而且「几乎要死」(27节)。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腓立比教会可能希望、甚至预期保罗会打发提摩太回来,并捎回保罗的消息。当他们看见回来的是以巴弗提时,可能心中会有些失望。此外,当有任何人出乎预料地提早结束服事回来时,大家总是会窃窃私语,背地里对他评头论足。现今许多宣教士都有过类似的经验,这也可能是当时以巴弗提面临的处境。

 

  早期教会是否也和现今某些基督徒一样,常认为所谓全职事奉的同工,就能对其他人面对的问题免疫?保罗是否怀疑,有些腓立比信徒可能会认为以巴弗提在属灵方面是个失败者?他是否担心以巴弗提遭遇不经意的诽谤?「有些人就是无法承受压力,经不起考验」?也许他担心以巴弗提的名声受损,将来在腓立比教会的服事不被人接纳。

 

  针对所有对以巴弗提的生命与服事潜在的质疑,保罗用一封文情并茂的书信来为他抗辩。他在信里对以巴弗提大加赞美。所以我们可以想像,当这封信在会众面前被大声朗读出来的时候,这位谦逊的同工一定羞赧得局促不安。但基于属灵的善意,保罗也就顾不得以巴弗提的羞涩了!

 

  我们在这里可以学到一个功课。我们常见到一种情形:有人提及一位基督徒的名字,其他弟兄姊妹就以批判的语气,甚至用尖酸刻薄、吹毛求疵的态度与那人切割。我们是何等吝于赞美弟兄姊妹;我们以为这样可以避免同工自我膨胀或自高自大,但这往往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心胸太狭隘。我们不但没有看别人比自己强,反而为了争权夺利而心生嫉妒(参二3)。相反的,保罗的话温柔地提醒了我们,应该为弟兄姊妹生命中那从神而来的恩典及恩赐,心存感谢和欣赏。

 

  品质保证

 

  我们从25节中保罗所描述以巴弗提的四重身份(我的弟兄,与我一同做工的,与我一同当兵的,使者),可以清楚得知他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在使徒的团队中,他已被称为保罗的「弟兄」。从他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属基督的大家庭;他以爱心和忠诚对待这个家庭中其他的肢体。此外,他对传福音的热忱是显而易见的;他与保罗一同做工,已预备好挑起分担服事的责任。

 

  这个有趣的描述(也同样见于罗十六21及西四11),说明了保罗对基督徒经验的看法。基督徒有时候会对如何操练属灵恩赐产生误解:如果是靠自己的努力,就不能算是圣灵同在的果子。但这种观点是扭曲了新约圣经的教导。神在我们生命中的恩典,并不表示我们个人就不必努力;它反而要求我们更加努力。保罗已经很清楚地解释了这个基本原则:神的恩典在我们里面运行,因此我们要将此恩典行诸于外(二12-13)。我们是蒙召去卷起属灵的袖子,实际参与建造神国度的工程(彼前一13)!

 

  以巴弗提同时也被称作是一同当兵的。基督徒的生命就是一场属灵的争战,信徒必须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才能抵挡仇敌(弗六10-20)。保罗很清楚,在此重要关头,这位腓立比信徒以巴弗提是值得信靠的,正如他自己的母会信赖他,差他担任服事保罗的忠实使徒(使者)一样。

 

  这里所描述的是一位基督徒的典范。我们若明白,所谓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交通、努力工作、属灵争战,以及肢体之间彼此服事,那么我们就比较容易活出「凡所行的,都不要发怨言,起争论」(二14)的榜样。腓立比教会当初差派以巴弗提出去时,一定不会为他感到惭愧;现在他又回来了,他们更没有理由为他羞愧。以巴弗提的例子引发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当你的教会差派你出去服事时,是否也毫无任何为难或尴尬的感觉?

 

  负担

 

  我们通常会逃避那些可能变成我们负担的事,但以巴弗提却没有。他接受了这个繁重的任务,长途跋涉去探访保罗(假定使徒当时在罗马,他就要花好几个礼拜的时间在路上)。但他毅然分担了腓立比教会对保罗这位创立人的关切(30节)。在这路途上,他「病了」,而且「几乎要死」(27节)。他对保罗的负担,如今反成了保罗对他的负担。

 

  同样的,以巴弗提精神上也有负担:「他很想念你们众人,并且极其难过,因为你们听见他病了」(26节)。保罗使用的语词充满了情感:以巴弗提内心非常惊恐、烦扰,这也是保罗深感关切的。这让我们联想到圣经对耶稣在客西马尼园里的经历所作的描述(可十四33)。

 

  我们背起十字架跟随主耶稣的时候,也可能会有相同的经历。这种有关基督徒生活的观念并不受欢迎。我们通常喜欢沉醉在福音能带给我们的好处上(譬如能赐我平安、使我生活有目标、喜乐、友谊、美好的经历)。然而圣经所描述基督徒的经历,却是劳苦、艰辛。我们很容易说,「如果会带来痛苦,就一定不是真正属灵的东西。」

 

  但是保罗却提醒我们,属灵的事物也可能带来相当的痛楚——对某些人、在某些地方、在某些时刻。若不流泪撒种,哪能欢呼收割呢?

 

  冒险

 

  以巴弗提「不顾性命」,藉着服事保罗和腓立比教会来服事基督(30节)。还有其他人也这样做(参考罗十六4)。保罗在这里用的动词有一种含义,就是在民事诉讼上,原告必须缴交的保证金。这好像是一个赌注,如果败诉,这笔保证金就要被没收。这用来描述使徒也很适合,表示别人认为值得冒险将生命投注在使徒身上。这更适合用来形容以巴弗提这位冒险者,他看保罗远比自己重要(参考二4)。

 

  以巴弗提教导我们,过信心的生活一定是有风险的。但有一个人是绝对稳妥的——那就是主耶稣基督,祂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把我们的盼望放在主耶稣身上,这绝对不是冒险。事实上,如果不这么做才真危险,最后必落到一无所有的境地。当我们归属于祂,而不再属于自己的时候,我们就交出了生命的主权,看到自己在这世上的保障,乃是建立在顺服主耶稣和祂的旨意上。从这方面来说,我们都是敢于冒险的人。

 

  问题是,我真的愿意冒险吗?我近来可曾为基督冒过任何风险?

 

  (摘自作者《字字珠玑——细读腓立比书》)

阅读:1847 次
录入: zhiping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