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会建造 → 警醒守望 → 阅读内容
 
背景:

所谓社会福音(W.A.Criswell,D.D.Ph.D.)

[日期: 2/19/2011 8:24:49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所谓社会福音(W.A.Criswell,D.D.Ph.D.)

 
所谓社会福音
    
Theso-Cailed Social Gospel
    
. ACriswellDDPhD 
   
    赵中辉 
  
  
  人们爱好社会公义,这真是值得赞扬的。很多人的命运在今世的生活中是悲苦的。贫困、疾病与饥饿压迫着广大的群众。凡能抚慰人类痛苦的人,就愿神丰富的祝福临到他,不拘他是牧师也好,律师也好。贫民巷的清除,酒赌的废止,劳工情形的改进,有益于公民的娱乐场所的建立,为争取世界和平与善良团体的组织等,所有这些都是神人共悦的。
  
  我们批判传社会福音的人并不是因为这些事。我们要全心全力赞助这些人道主义的运动。那么究竟为什么要批判这些人呢?因为传社会福音的人犯了两项罪恶:“他们弃绝耶和华神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社会福音的起源
  
  要知道所谓社会福音的根源,须追溯到多年以前。它有着一个哲学的、假伪科学的、社会的与宗教的背景。
  
  在哲学方面来说,要回到卢梭(JeanRousseau)那里,他是法国的背逆者、梦想家。虽然他的生活是非常败坏,但他却宣传极天真、极巧妙的乐观教义。他传授属血气的人能达到完全的教义。就好像近来最流行的歌曲“若是天然的,就是美善的”,“从自然而来的就要去作吧!”按卢梭看来,人的天性本来就是善良的。让他自己随便就能达于至善。
  
  在假伪科学方面来说,要回到达尔文(Charles Darwin)和他的进化学说,达尔文改变了现代世界的理智远景。由他发出了人类历史进步的思想。他发明了这种说法:“每天在各方面我们都是渐趋佳境”。于生物学的事实,达氏想分析“物种原始”,据观察所得使他相信生命是向上发展的,历史家先把这个学说应用到人生的各部门上去。以为我们不仅在物质生命上有长进,就是在社会、国家、道德上也是如此。
  
  社会福音有一个集体的背景。许多唯物主义者的态度与教义都可以在社会福音中找到。社会福音派像唯物主义者一样,想在新经济秩序中找到人类一切幸福的泉源。
  
  当然社会福音也有它宗教的背景。它的先知就是葛莱敦  (WashingtonGladden)与卜施奈尔(HoraceBushnell)。这些人相信我们生来就是基督徒。  卜氏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孩子生来就是一个基督徒,此外他不知道什么”。他以为如果一个孩子没有人告诉他是罪人,那么他永不能成为一个罪人。人类的天性既属善良,那么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在世上建立一个乐园,调整我们的环境,天国即可实现。葛莱敦也是这样传授。
  
  当所有这些人完成他们的工作时——卢梭的人类天然善良的哲学,达尔文的人类必然进步的学说,马克思的人类经济生活的理想,与卜施奈尔的人类乌托邦的神学——他们的混合结果,就是我们现在所论的社会福音。
  
  社会福音的教义
  
   社会福音所做的头一件事,就是使神人间的关系发生感情。他  们为新宗教发明了一个口号,“上帝为父,人为弟兄”。意即上帝不  是审判人的神。若说人是罪人,已经丧失,就等于有意酷评。神应  当是富有感情,毫无责备,人的本性,自属良善。此宽大的上帝与  像神的人,在此新宗教中成为伙伴,于此在旧世界上建设新天地。

  兹简述社会福音的教义如下: 
  
   一、论神的教义:神不再是至上崇高的审判者,斤斤较量地定人的罪。祂是温柔而肯迁就的慈父。它已创造了世界,我们只有逐渐地趋向至善。所以有人想在末日有最终的审判或地狱等候着恶人,这简直是污辱上帝为父的情操。
  
  二、论人的教义:如果人是上帝的儿女,有神同等的性情,那么就不需要旧式的保罗神学——基督的救赎。我们唯一需要的是道德教训和我们内在神性的发展。基督的生活和它的死不过成为我们的道德感力,是我们人类奔向完全最高峰的精神鼓励而已。悔改是属于宗教教育之一种。芝加哥神学院院长马吉佛说,“人所需要的不是重生,或性晴的改变,不过是人觉悟他自己到底真是什么人而已”。那意思是说,要认清人也有神性的事实。
    
  三、论罪的教义:罪不再如圣经上所说的那样咒诅可怕。在社会福音中,罪乃是“失去方向”。它乃是“在向上进化的过程中跌了一跤”。罪是“违犯社会福利的错行”。

  四、论社会秩序的教义:社会福音有一个未来黄金日汛的远景。他们的理想是不可避免地人类有一日定要达成这个目标。生命的进化保证了此种理想。长久的进步能使圣经中的禧年国实现,甚至超过圣经中所描写的。这要靠着宣传登山宝训的原理,藉着教育、教会联合运动、改革方能实现。新社会主义将要解决一切纠纷,创造完全的政府,消弥战争,满足人类要求。因此社会福音的大目的就是:藉着宣传、会议、调停领导人类进入伊甸园。
  
  黄金时代
  
  经历无数世纪,人类已经醉心藉树立良好社会制度,实现一个完美的世界。从主前四百年柏拉图所写的“共和国”起,直到主后一千五百年慕尔所写的“乌托邦”和现代福音梦想者属情感的讲词为止,人类就想从这世界恶者沉重的压迫下找一条出路。
  
  吾人操纵政治的机械已历数千年矣!我们业已经历了专政、独裁、君主、民主、官僚政体,各种共和制度,但迄今黄金时代仍未来临。
  
  吾人曾试验了各种社会的与政治的哲学,吾人已试验了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全体主义;但黄金时代仍遥遥无期。吾人已经历了政治的教会主义,让教会办政治。这回应该有一个社会的政治的“乌托邦”,因为教会坐在宝座上,是应该实现的哕!但岂不知这是最坏的一个场面。当教会治理世界的时侯,历史称这些年间为“黑暗时代”。
  
  难道说就没有黄金时代么?没有上帝的国和公义掌权么?当然有的。先知已经预言了。请听以赛亚是怎样说的:“豺狼必与绵羊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少壮狮子与牛犊并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牵引他们。牛必与熊同食,牛犊必与小熊同卧,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断奶的婴儿必接手在毒蛇的穴上。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因为认识耶和华的知识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海洋一般”。(116-9)再听先知弥迦的话说:“…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争。人人都要坐在自己的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无人惊吓,这是万军之耶和华亲口说的”。(434)
  
  为什么黄金时代还不来临呢?只有一件事——罪。人类的罪必须先计算。以赛亚十一章五至九节所描写的未来平安国,是在十一章四节所说的“大君要用祂口中的杖击打世界,以嘴里的气杀戮恶人”以后,关于这位大君毫无客气、宽松的情绪。弥迦书五章一至五节所描写公义时代的祝福是在三章八至十二节所声明的“向雅各说明他的过犯,向以色列指出他的罪恶”和“锡安必被耕种像一块田”以后,明显可见,耕这块地的一定是审判人的上帝。
  
  社会福音就在此失败了。它不承认人心的败坏,也不承认神的审判要临到人的罪恶。除了以上的一切需要之外,人类还有一个需要——灵魂的救赎。如果人不能从罪得拯救,没有任何制度,人可以藉此达到平安与完全。
  
  有罪的人要败坏任何经济制度;为了自己的自私滥用任何政治工具。人的罪恶已达到极点,正如先知耶利米所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  (179)

  论到将来神说什么?
  
  神的道完全反对历史进化的容易宽大理想。神的道是现实的,论到有关世界的真理,神说这个世界是一个罪恶的世界,每日的新闻纸已经证明了这件事。神说这罪恶的世界在末日要受审判;人类历史已经证明。说世人都是弟兄,是神的儿子,乃是神学上的荒诞。实在他们乃是魔鬼之子(844;约一519)
  
  圣经并未提到藉着进化的永远程序,而达到一个愈趋佳境的世界。反而圣经提出一个最后的审判大日,终结人类的日子。如果你肯留心就能听到启示警告。如果你环顾四方,你就能看到人类在同理想假设的抗争中的无助情形,这世界并不是柔软的模型泥土,乃是坚硬的花岗石。
  
  耶稣论到末日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怎样,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显现的日子也怎样”。(参路172630)这与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前后书与提摩太前后书所论的末世也毫无二致。启示录也是充满了世界历史书后一章的痛苦与悲哀。
  
  这些传社会福音的人,乌托邦的梦想者,不兑现的理想家正如在阿摩司时代的假先知,他们描写耶和华要来的日子当人胜利的时候达到完全的时期。但阿摩司警告说“想望耶和华日子来到的有祸了,你们为何想望耶和华的日子呢?那日黑暗没有光明。景况好像人躲避狮子又遇见熊,或是进房屋以手靠墙,就被蛇咬。耶和华的日子,不是黑暗没有光明么?不是幽暗没有光辉么?(51820)人的日子就是罪恶、愁苦、死亡的日子。那是错误、战争与残暴的日子,失败与毁灭的日子,耶和华的日子就是审判的日子,算罪账的日子。
  
  如此说来,先知使徒的希望与乐观又根据什么呢?这是因为在他们的心中有属天弥赛亚的指望。他们的指望不是在乎人,乃在乎神。在那日天被火烧,凡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但我们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后31213)。这是神人都见到幽暗、黑暗与黑夜。但他们也看见远超于此的神荣耀之光。他们看见耶稣有大能力的得胜降临。
  
  教会的工作
  
  那么教会的工作是什么呢?神选召我们所做的工作又是什么呢?神岂是将改良所多玛与蛾摩拉的工作放在我们的肩头么?决不是的。为达尔文等人文主义的学说所诱惑,为葛莱敦与卜斯奈尔的假预言所欺骗,已发现人类沉溺于经济决定论的深泽中,失丧于虚伪乐观主义的幻想中。神已将人的真性、唯一的救法和世界的终极命运启示在它不改变、永远的恩言里。
  
  根据此种启示,神已清楚地指示我们应当做什么。我们的工作就是拯救人的灵魂。教会的主要工作就是给各处的人传救恩的福音,叫他们从罪的捆绑中得拯救,在基督耶稣里得永生。我们的主要事工就是永远传福音。我们永远不能得到一个良好的世界,直等到有良好的百姓住在其中。
  
  藉着引领人归向基督所成功的社会福益,还超过藉着世界上一  切的哲学家的学说所成就的。社会改革,充其极也不过是掩饰,而  不是重生。人类难题的根源非在制度,乃在人心中的罪。今日新神学派的教会,废止主日晚礼拜、祈祷会和他们那冷冰冰的理智的说教,正如致命的疾病潜伏在血流中,而在皮肤上发出丘疹。
  
  我们的盼望在乎悔改和相信福音。我们个人犯罪,我们必须个人悔改。我们集体犯罪,仍须个人单独向神悔改。我们各人必须藉着个人的相信,在基督耶稣赎罪之恩及永远的生命中,为自己找到赦免。虽然我们可以改变些社会秩序及经济制度,但须知这个世界已因罪与死亡的存在而要毁灭的。除非那位能拯救我们脱离诸仇敌 的来到,我们要无助地面临那骑灰色马的,要用他的镰刀斩断各人、各国、各文明,是世界从来未曾知道的。
  
  大能的救赎主啊,我们靠赖你!主耶稣啊,我愿你来!除你以  外人别无希望!
   
 (摘自赵中辉牧师编译的《基督教与现代神学思潮》,请链接出处)  

阅读:2146 次
录入: 求知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