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特约专栏 → 林刚长老 → 阅读内容
 
背景:

自救还是主救?

[日期: 11/28/2008 4:45:07 PM ]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自救还是主救?

  
          
           
自救还是主救?
             

 改革宗(福州)教会  林刚长老

   

    

    

论到救恩的源头,我们强调荣耀全归于神。

   

  救恩源头的问题是论到救恩计划、策动、成全、施行的根本动因,它所要解决的是“神本”还是“人本”的问题。这是救恩论最重要的原则之一,是论到救恩时决不能回避的问题,因为它关涉耶和华的主权,直接关系到荣耀归上帝还是归于人。何等重要!

   

  救恩的动因只有这三种可能:一是“自救”,那些鼓吹人自己能救自己,以为靠行为能得救的人就是“自救派”;二是“他救”,这等人靠的是车马、人血肉的膀臂,甚至名牧、教会。那些把功劳归给教会,归给传福音之人的人就是这类变相的“他救派”;三是“主救”,只有主才能救我们,除祂以外,别无拯救。这样,源头能不抓住吗?源头的认识多重要,它涉及到了是出于人还是出于神,是以人为中心,还是以神为中心的原则问题。

    

  约拿说:“但我必用感谢的声音献祭与祢。我所许的愿,我必偿还。救恩出于耶和华。”(拿29)只有真正认识到“救恩出于耶和华”,人才会如约拿那样甘心归荣耀给耶和华;也只有如约拿那样在风浪、鱼腹中经历过死荫的幽谷,人才会真正认识到“救恩出于耶和华”。而这正是救恩论的根本所在。亲爱的弟兄姐妹,圣经没有告诉我们“救恩出于人”,或者“救恩出于神与人”。救恩不是出于人,不是本于人,也不是属于人,救恩惟独出于耶和华,属乎耶和华,这就是改革宗神学和亚米念主义之间无法调和的分歧所在,是“以神为本”的神学和“以人为本”的神学分歧的中心点。这是纯正改革宗信仰的坚持,也是这时代许多人对改革宗反感根本原因之一。

   

  有些人常以《以弗所书》二章八节“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来强调恩典与信心是互相配合的。但这节经文不但丝毫未暗示信心能与恩典并驾齐驱,或信心是独立于恩典之外,反而是与整本圣经一脉相承地告诉我们,我们得救是完全出于上帝的恩典。其实,只要不带成见,看上下文我们就很清楚:“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人,免得叫人自夸”。(弗29

   

  得救的信心绝不是亚当里堕落之人的自信,不是我出信心,神出恩典,强强合作。要是这样,人当然就有功劳,就有自夸的资本了:为什么我能得救你不能?因为我有信心你没有呗。所以,那些极端亚米念主义者想不骄傲都很难,无论他们外表怎样温婉谦卑,都难掩其骄傲的本质,因为主导他们灵魂的教义已从骨子里透着人的骄傲。

   

  圣经真理告诉我们,上帝所使用让我们领受救恩的方法是信心,但信心是神所赐,悔改相信是伴随重生之恩而来的,重生在信之先,信是重生之果。我们的信心只在于神,我们是因基督,因神之恩,所以才有信心。(彼前1:21,林后3:4,提前1:14)正如悔改之心是神所赐,信靠之心也是由神而来。(徒531,诗229)我们是借信取恩,信心是支取救恩的工具,而连这个信本身也是神恩的一个部分。我们的信心是恩典的产物,是恩典的结果,是恩典的一部分,信心决不能与恩典分割来论。使徒彼得为美门的瘸腿作见证说:“我们因信祂的名,祂的名便叫你们所看见、所认识的这人健壮了。正是祂所赐的信心,叫这人在你们众人面前全然好了。”(徒316)凡亲身体验过神救拨厚恩之人,也必能从心中一同见证说:“正是祂所赐的信心,叫我们全然好了!”

    

  亲爱的弟兄姐妹,救恩完全出于耶和华,是父上帝为我们所预备,子上帝为我们成全,圣灵上帝为我们保守的。我们原是死在罪恶过犯之中的(弗21),死人还能主动接受主吗?我们连接受的心都是祂赐给我们的,若非神的苏醒,无人能够觉悟。悔改的心由神而赐,而非死人自发自生(徒531,另参结371-14)。我们的神恩怜临到我们,祂在创世以先就拣选我们,又差祂儿子进入历史为我们赎罪,再借圣灵的工作把这恩放在历世历代我们这些蒙怜者的身上。祂唤醒我们这些死人,使我们躺卧在可安歇的水边,使我们永远受牧于祂。感谢主!人的心如果不被上帝苏醒,没有人可以悔改,因为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是祂赐下的。请问什么叫“赐”?是外来的还是自发的?自己里面生出来的就不是“赐”,外面加进来的才叫作“赐”,白白给我的才叫做“赐”。我已是全然败坏无能,焉能有信?既然神救赎的目的是要换掉我自己,又岂能用我自己的信来救我?我若有自信岂需要祂?若能自救岂要祂救?全然败坏的人,生不出真信心,只能生出不信、假信、自信,我若有真信心的话,那一定是神恩待我的结果。这正是加尔文五要义的原则,这个原则要把握住,不可容那些面酵掺杂。加尔文五要义不是改革宗神学的全部,却是改革宗神学的精髓。

    

  但我们承认信心确是必须体显在我们身上的。不是神需要信,而是我需要信,我无信,所以信实的神重生我,赐我信靠的心。信心是赐在我们里面的,我们自然会有信的回应,我们不能因为信是出于神,就无所事事,什么也不必做。真信心只会使人勤而不会使人懒,真信心必有回应的行动。因上帝命定了结果,也命定了达到结果的过程;上帝预定了我们的得救,也预定了使我们得救的方法,就是借着信心得救。使我们得救的信心是活的,活的信心必有委身的行动。

    

源头的问题是生死线,我们不能够有丝毫松动,不能因今日人意的强盛惶惑惧怕,以致不敢坚持。因为,源头如果偷偷从神移到人身上,救恩的根基就歪了,以后的建造就归于徒劳。人是多变的,人的自信可以表现为今天有信,明天又不信;信的时候说得救了,不信的时候又说救恩失去了。我们中的许多人不就是这样子吗?得救?不得救?得救,不得救...感觉好的时候得救,感觉不好的时候又没得救。今天高兴,就算主此刻就来,也有把握是在天上;明天跌倒犯罪,如果此时主来,则变成要下地狱了。是主变来变去,还是人反复无常?极端亚米念分子总是用人自己的多变性,来取代主不变性,以为主也是多变的。这问题的根就在于把源头搞乱了。

   

救赎的源头在我们三一独一真神身上,父预备、子成全、圣灵所施行,神不是临时起意爱我们,而是在创世以前,我们还没有胚胎时就已经爱我们了。因爱我们,祂预备了救恩计划;因爱我们,祂差遣独生子来为我们舍命流血;又因爱我们,祂赐下圣灵把这救恩送达到我们生命中。你可以看到,这里没有一个环节可以容让乌撒之手探入,因为神就是要从根本上排斥人的功劳。只有切实得着这救恩的人,才能看到在自己毫无能力。

     

对救恩源头的认识直接关系到救恩的目的,上帝拯救我们的目的是要借此荣耀祂自己。一个靠自己得救的人,只会认为自己有功劳,一生一世都不会真正把荣耀归给神。这种人只会在教会中用神之名来窃取神之荣,用荣耀神来荣耀己。正如主所责备的:“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约544)对救恩源头的认识关系到一个基督徒是否真正感恩、真正荣耀主。

   

救恩源头实际隐藏的原则是:到底谁作主?这涉及主客体地位的易位。如果神是主宰者,祂就是主体,我就是客体;如果救恩由我主宰,当然我就是主体,祂是客体了。人本化信仰者观念中的神是一位被动的“神”,是一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神”。需要的时候他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一脚踢开了。这样任人支配的“神”怎会是我们至高的主呢?那样的信仰不过是妄称主名的亵渎和僭妄。你看源头的问题重不重要?它直接涉及谁作主?谁说了算?谁救谁?谁主动?荣耀归给谁?为什么今日有那么多人天天口中“感谢赞美主”,却处处偷窃神荣耀?为什么教内挂羊头卖狗肉之人那么多?原因之一正在于此。

  

  一个人若未向己绝望,就不会向主仰望。人若真知自己是死在罪之中,“自救”无力,“他救”也不能,他就必知救恩唯独出于神,唯独基督能救他。(徒1412)基督徒越知道自己旧我无力、败坏,就越会感恩,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所以真基督徒越被拆毁越被建造,越被修剪越发结果;被打倒了又爬起来,好像死了却死不掉。他就像一个不倒翁,打不倒。魔鬼说:“这个讨厌的教会,真是不倒翁,千打万打都打不倒”。魔鬼常控告我们,有时候甚至都得手了,连我们自己都以为没救了,但过两天我们却又能爬起来。正如先知弥迦所说:  

“我的仇敌啊,不要向我夸耀。

我虽跌倒,却要起来;

我虽坐在黑暗里,

耶和华却作我的光。

我要忍受耶和华的恼怒,

因我得罪了祂,

直等祂为我辨屈,为我伸冤。

祂必领我到光明中,

我必得见祂的公义。

那时我的仇敌,

就是曾对我说耶和华你 神在哪里的,

他一看见这事,就被羞愧遮盖。” (弥78-10

  

我们这些持定真源头的人,知道自己不可靠,只有不改变的主才是我们生命的真主宰。我们会本能地以神为本,本能地从内心中感谢祂、尊荣祂。我们从内心深处知道,我里面软弱败坏的都是出于“老我”,好的荣美的皆是出于“新我”,就是神所赐的生命。因此,我们会从心里深处荣归父神!“主啊,如今是祢的恩在我身上,我不是靠自己,乃是靠着祢而活”。(加2220-21

  

  这时代人本化信仰泛滥,有些混乱神道的人传讲不要神的“福音”,没有救主的“救恩”。当然,他们会很技巧,很有包装。自称信主之人哪一个敢公开说,“嘿,不要靠上帝救,你自已就可以”?连公开的异端也不敢这样讲。但这些人会偷梁换柱说∶“当然啦,恩典都是上帝的,但是人也要努力嘛,神要靠人合作,救恩才能成功,人不出力,神也无法救你。” 这等人实际上是在说:“上帝啊,我当然不敢要全部坐祢的宝座,但是请祢挪过去一点,让我也坐在旁边,跟祢一起并列作主。” 这就是从那恶者而来的思想,撒但就是这样,想要爬上至高之处,欲与天公试比高,结果坠落下去。(参结28章)因此,认识救恩的源头非常重要。

 

(选自讲道集《这时代需要的救恩观》参:http://www.shengcheng.org/show.aspx?id=644&cid=30

阅读:2930 次
录入: zhiping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