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特约专栏 → 林刚长老 → 阅读内容
 
背景:

也谈改革宗

[日期: 12/26/2008 5:54:51 PM ]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也谈改革宗

 

也谈改革宗

     

    

改革宗(福州)教会 林刚长老
     

(本文节选自《这时代需要的救恩观》,原标题《传讲救恩背景的重要性》)

   

  

    

  弟兄姐妹,最后,容我多讲几句,来谈谈传讲救恩背景的重要性。

 

  救恩背景是最基础的问题,如果缺少对这背景的认识,信仰就沦为空洞,也没人会要耶稣。试想:一个不承认自己已落在神忿怒之下,死在罪恶之中,陷在魔鬼、世界、肉体捆绑之中的人,怎会需要拯救?就算人口头承认,但若缺乏心灵的真体验,也不会真归信。

 
  这时代教会中日益盛行的“反律主义”,使得赖恩犯罪者众,“因信称义”、“白白得救”已成了许多挂名基督徒拒绝真理的挡箭牌。再加上中国教会“反智”的传统,许多人是在“知中无知”,他们虽天天听见罪恶、肉体、世界、地狱、魔鬼的可怕,却并未用心思想、认真了解这些教义的真正意义。许多人如醉酒之人,正躺在死人堆睡觉而不自知,正“因无知识而灭亡”。(何46)这一切都在空前强烈地呼唤我们这一代,在这时代坚定继承改革宗传统,继往开来,用纯正信仰抵挡横行中国教会日久的“反律主义”与“反智主义”。我相信,改革宗信仰正是对付这两怪兽的一把好刀,神也正是为此而在这时代的中国教会复兴归正信仰的。我想,这也正是改革宗目前在这块信仰土壤上四面遇敌的真正内在原因。愿主兴起我们,坚固我们,使我们为道热忱,不以人废言,不惧怕环境,坚定忠贞地忠于时代托付,把真道尽快传开。

  但我们也需要格外谨慎,既要对真理坚定,也要对灵魂怜惜,要特别有爱灵、怜人之心。人对真理的回应需要一个过程,千万不要存争对错、辩高低的争竞之心卫道。如果辩来争去的结果不是得回人,而是伤了人,言辞上虽赢,却永失了人,又有什么益处呢?当然,我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3)但正确辩道是为使人得救,如果辩了半天,非但未能荣神益人、辩明真理,反惹动血气、招致破口,使得真理被误解,就得不偿失了。

  弟兄姐妹,我们这些改革宗学习者犹其要敢于剖析自己,要勇于从严对付自己。学习改革宗的真正意义不在于掌握几个名词和一些理论,而在于把我们整个信仰的重心,从我的标准,转到神的话语上,换言之,就是弃己归主。我们深知,重生之人还有旧性的残余,还不太习惯靠圣灵、用信心“以信求知”,还会习惯于自我的想法,天然本能地以“人”为出发点,照“己”的想法学习,结果就越学越“自我”。这是所有学习改革宗之人都要谨防陷入的误区。让我们时刻记住:“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112517)真正的谦卑在于不自我作主,真正的勇敢是能随时攻克己身。
  
  在这基础上,让我们果敢刚强,“凡事不怕敌人的惊吓”,(腓128)就如在纯正救恩的传讲上,要坚定不移地坚持律法与福音的平衡,用律法使人知罪,用福音释放罪人。领受救恩之人既都处在这样的背景中,我们就不可绕过,不能因怕人的反弹、抵挡而不敢传讲。其实,福音的本质是与罪人的天性对立的,传福音的过程就是被误会、被抵挡、受逼迫的过程。我们所要接触的都是天然不信的人,神差我们,是要叫不信者信神,有罪者认罪。神并不是将我们放在圣洁光明的天上国度里做工,而是把我们放在一个有罪黑暗的世界里做工。神的教会是在世界之中发光的,如果没有黑暗,就不需要光了。将来在天上就没有眼泪、没有劳苦了,天上也不需要我们传福音,但今天地上的人需要。主兴起我们,就是让我们去受苦,去面对不信之人的各种怪论,去面对各样的抵挡者,各样的疑惑者,各样的迷糊者。在这末世,有很多偏差的道理、错谬的异端在传,“圣灵明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提前41)这更需我们持守真道,“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3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这时代卫道的任务尤甚于传福音。因为到了我们这一代,福音已经被传了两千多年。到现在为止,绝大部分的地方福音都已传过了,每一代新人出来的时候,所缺的不是“福音”,而是纯正的福音。这时代各式各样偏差、错误的信仰俯拾皆是,主把我们放在这样的世代之中,不单让我们传,更是要我们传纯正的福音;不单让我们传纯正的福音,且要我们纠正偏的,批驳假的。在今日这块土地上,自由派也在传,灵恩派也在传,三自在传,异端也在传,他们都有各自的“福音标准”,他们也都在讲“救恩”,甚至更火热、更拼命。因此,不是有没有传的问题,而是传什么的问题。而这,正是我们这一代人所肩负的使命与挑战。

  在今日的某些人眼中,福音俨然已成了一种人尽可用的取利工具,保罗口中当受咒诅的人在这时代绝非少数。(加18-9)福音与亚当里的一切旧性作对,神命定受者要挣扎,传者要受苦;二者皆须弃旧迎新,皆须去已要主,皆须靠祂持守。因此,我们不难看到,传正道有抵挡,讲歪道都说好;假信主很容易,真信主难上难。你真要高举耶稣基督并祂的十字架吗?那就请先问自己,已领受了主所赐的必死之心没有?活神呼召死士,神的真仆每日都要经历很多的拦阻和攻击,需要格外的恩典托住,才能存勇敢的心在大争战中把福音传开。

  如果把救恩背景拿掉,不直面人的问题,基督受死的意义还在吗?“若是这样,那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就没有了。”(加511)如果因“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加612)而把救恩给改变,传得固然容易,但神的忿怒也必临到。耶和华的话语不可任意增加删减,(箴305,启2219)一半的真理就是异端,(加17)有哪一个异端会喜欢下地狱呢?有哪一个异端不以为自己是正统呢?明明走向灭亡,却以为是上天堂。所以那天他们才敢跟主争辩:“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 (太722)所谓异端者,即是修改、歪曲主道而不自知者。

  旧人的本质就是自欺,新人的本能是不自我。新生命对照自己对错的依据,不是自己的感觉,而是神的道。对认识神的人而言,总是主的道高于我,而不是我高于它;是我要跟从它,而非它来跟从我;是它要判定我,不是我来判断它。这是一个地位的关系,非常重要的,但就是这么简单的真理,在现实的应用中却总是那么艰难。认知了纯正之道不等于传讲并实践了纯正之道,因为后者要面对压力,有压力就有惧怕,就有争战。神的福音是在大争战、大艰难中传开的,主开的门越大,拦阻一定也越大。传道人不要期盼在地上到处都是鲜花掌声在等着,不要想迎合人的意思,讨人的喜欢。你所传的,正是世人本性所不要的,怎么还老想着让不思悔改之人恭维你呢?弟兄们啊,舍己背十字架之道,只有蒙上帝拣选的真儿女才会宝贝喜欢的,而这样的人今日会多吗?“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加110

  福音传出去的时候,会产生两种功用:赦罪的功用和定罪的功用,神的方法是拆毁和建造、拔出和裁种、打伤和缠裹并重。(耶110;何61)我们一定要知道:神兴起祂的仆人传道,不单单是要他们借传道救人,还包括要用纯正的真理见证基督,彰显上帝的正直和公义,使一切恨光之人都被定罪。当然,这不是说我们传福音的动机就是要去定罪,相反,我们传讲的动机是为了建立别人。“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审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约317-21)挪亚传义道120年没人信,他失败了吗?不!这反而定了那世代的罪。(来117)借此,上帝的恩典得到称赞,上帝的公义也得到称赞,上帝就得了荣耀。救恩属乎神,传的责任则托于我们了,我们只管照实传纯正之道,不以福音为耻,因为“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116)人若以神的道为耻,面对救命的真道,还践踏神的儿子,必将落入更大的审判中。(来1026-31

  上帝呼召我们,要的就是一颗忠于祂的心,忠心最首要的体现是对祂话语的态度,因此我们要忠心传道,不增加也不删减;其次是体现在对祂所造生命的负担上,因此我们要竭力用福音真理,在基督里引人归向神,不是用别的方法“勾引人入教”。而忠心是需要付代价的,因为人的败坏已使人天生就抵挡真理,一个人要是真能明白自己处在死亡中,那是神的预备。神是否预备我们不知,但传讲的责任却已清楚的托付给我们了。只有“藉着传扬的工夫,把他的道显明”,(多13)才能显出祂的儿女来。

  因此,传讲救恩不是照着我们自己的意思讲,而是照着祂的意思讲。不错,讲真道有压力,但在压力之下才有顺从与否的试验。如果这次我到你们这里,是自己想来玩,这叫做自己乐意;但我在有很多难处、挣扎、不太想来的情况下依然来的,这就叫顺从。你们没有叫我来,我自己来了,谈不上顺从;我没想来,但你们叫,我来了,这才体现出顺从。寇世远牧师说:“顺服即蒙福”,蒙福之路从顺服开始。什么叫顺服?顺服意味着艰难,意味着攻克己身。顺服就是去除自己的意思,单单顺从引导者的意思。顺从的过程就是试验的过程,成圣之路即神试验我们之路。我们有生之年都处在这试验之中,而我们里面能够顺从的一定只有基督的那个生命,不能顺从的一定是亚当的那个旧我。

  我把亚当叫“悖逆王”,称主基督为“顺从王”,基督的生命是顺从的生命。顺服是基督徒的记号,悖逆是亚当生命的记号,属肉体之人是无法真正顺命的。为什么顺从这么重要呢?因为顺从意味着主权的回归,顺从意味着被一位主导者所引导,这就体现出到底谁是主?谁说了算?谁听谁的?

 

在亚当生命中自我为主的人,本性就是不愿听从神的,但他又怕要下地狱,怎么办?只好千方百计用自我的标准调出一套自己的神学理论来,我们把它叫做人本主义。人本主义的根源是从这里来的,它的根出于亚当,质在于不听神的,甚至连圣经都敢改了,因为他们不服主道,想搞自己的一套。

  因此,有没有十字架,不是指脖子上挂不挂它,口头上背不背它,布道会的名字有没有它。而是你所传所行的,是否有舍己的本质。十字架检验出我们到底是不是真顺从,一个在自我之中的人,永远不能真背十字架,因为十字架要对付的恰恰就是这个自我。十字架只彰显基督的生命,十字架是救恩的中心。在各样的患难之中,像我们主一样,安静地走这条属天的窄路,无论流泪、流汗、甚至流血,也决不退缩,这叫做十字架。传讲救恩的人如果看环境,因风浪而惧怕人,把人意拿起,却把神意给丢掉,就只能传迎合人需要的“福音”。我们不是不要体贴人,而是不要像彼得那样,“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 (太1623

  这时代的教会“人气”很旺,“人意”也很盛,盛到“神意”已被淹没了。弟兄们,各宗派都有所长,但你知道为什么神要在这时代复兴改革宗?我想,至少有两点是明显的,一是改革宗有着对神主权和神荣耀的坚定捍卫,二是改革宗有着对真道一丝不苟的严谨。今天有一些改革宗人士正因惧怕人而在把这根本拿去妥协。我要说,最可怕的人本主义者不是别人,正是披加尔文主义外衣的人本主义者;最顽梗的人本主义者不在亚米念主义里,乃在改革宗里面。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看到,这块土地上将有许多挂改革宗招牌,行亚米念之实,嘴上高喊神主权和荣耀,实际却处处屈从人意的“改革宗人士”涌现。任何一件事物一旦成为那些不舍己的宗教徒们争相炫耀的资本时,魔鬼就已成功地在它里面埋下危机了。

  检验改革宗人士是否持守正统的标准,不是名望,也不是学术成果,而是看他是否言传践行所托的真理。凡“希图外貌体面的人”,不敢坚持真理,因为他们“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参加612)真理是遵行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改革宗可贵之处何在?讲“爱”,它比不过灵恩派,讲“温柔”,它比不过聚会处,改革宗最可贵的精神就在于正直、诚实,勇敢、忠贞,在这原则下才有真仁爱,如果把这个本质丢掉,就不是改革宗了。是的,在这各人都不与邻舍说实话,处处充满虚伪的宗教客套的年代,改革宗人士的勇敢、正直会显得不那么合群,不那么入流,甚至被人误会、攻击为“自义”、“无爱心”。但,请不要搞错,勇敢不等于鲁莽,正直也不等于粗暴,执着不等于固执。你要求改革宗人士改变什么呢?你说他们没有爱心,先请问你所要的是哪一种爱?再问你这“有爱心的人”对他们又付出了多少爱呢?当然,我们承认自己爱的亏欠,一生需在爱中长进,但我们拒绝以牺牲真理、圣洁、公义为代价来交换“爱”。谁会不乐意被众人认同,受众教会的夸奖呢?但真正的改革宗人士拒绝以丢弃神的主权和荣耀来交换。

  我们并非不晓得魔鬼的诡计,如今牠对我们的策略依然是双管齐下:在外一手打压,在内分化瓦解。前者要令我们丧胆不敢坚持真理,后者想让我们被渗透而变质。不是正有一些原来曾有过忠贞之心的改革宗弟兄,没有死在炮口下,却倒在了掌声里吗?

  所以,愿主怜悯我们,让众人晓得我们不是在高举一个宗派,不是为了“改革宗”这三个字而争什么,我们所持守的是改革宗所代表的那种归回圣经,以神为本,忠于真理,永不妥协的精神。我们要的是这一个,如果能达到这目的,不要说叫“改革宗”,就算叫“宗革改”我也要。我们也无需因惧怕人家扣给我们“宗派主义”的帽子而刻意避讳提改革宗,是不是“宗派主义”自有神察验,最反宗派的,也许正是最搞“宗派主义”的,到那日,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 (林前41-5 

阅读:3834 次
录入: 求知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