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特约专栏 → 林刚长老 → 阅读内容
 
背景:

谁的救法?

[日期: 2/13/2009 5:22:20 PM ]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谁的救法?

  

谁的救法?

 

林刚

      
 

  神不单预定了人的得救,而且也命定了人怎么得救。认识救恩的方法就是要晓得神是怎样救我们的,这不能凭人自己说,而只能照预备、成全并施行救恩的神自己的启示而说。我们看到,在论到救恩方法时总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人自己以为的方法,一种是神所启示的方法。改革宗对救恩的了解不是支离破碎、断章取义的自说自话,而是归回圣经,从整本圣经中归纳总结出来的。
 

  但人总爱把圣经撇在一边,照自己的理解谈救恩方法。人用自己的方法能不能得人?能,怎么不能,他们可以得百万、千万,问题在于得什么人,是主所加添的得救之人,还是魔鬼的儿女。今天许多教会是世界的变种,是挂了一个基督教招牌的世界。拿掉唱诗、祷告等宗教的外在包装,所剩下的就只有如黑炭般的污秽了。魔鬼有两只手,一只手抵挡,一只手推动。牠先会千方百计拦阻你接触基督教听真道,等到拦不了,你开始到教会听道信耶稣了,就会迅即转变策略,不拦反推,推你一把,使你过度,让你用人意、靠肉体追求。因此,人不可凭自己的想象,而必须老老实实地照神的救法来信。
  

  改革宗的救恩论是本于圣经,从神的心意来看全备救恩的,是从至圣所走出来,不是从外面摸进去的。今天许多人讲救恩时都是在外面摸,侧重从人的经历来讲,就算也谈对了一些方面,但终究难以整全和平衡。神的救恩是万古以来隐藏的奥秘,如今在基督里面向祂的圣徒显明,(西126)只有靠着圣灵,本着圣经才能传讲,(彼前112)也只有蒙恩之人才能真正领受。(林前213-14)属肉体的人既无法传讲或理解全备平衡的真正救恩,只能按照自己肉体的方法来理解或传讲他们所认为的救恩,结果必然绊倒在他们自编的“救恩”里,这也是神的命定,要叫一切不信从真理的都自取其辱。(参彼前24-8
  

  对救恩的理解要有一个“对撞”,什么叫“对撞”?就是“至上往下”认识,又“从下向上”经验。所谓“至上往下”,就是要从神的作为看救恩;所谓“从下向上”,就是要从人的经历体验救恩。前者是神永恒中的作为,后者是人在历史中的领受。
  

  比如我们一直在争论的信心和重生哪个居先的问题,改革宗认为重生先于信心,亚米念认为信心先于重生。有人说不要争了,这没什么好争的,要合一,要和睦,不要吵架。但真正的改革宗人士却一定会坚持这个原则,为什么呢?因为这问题看上去小,背后的意义却大。若是信心在先,即是说人可以靠自己来接受,这岂不是因行得救?天主教就是把信心当作变相的行为。心是什么?心就是生命,哲学定义上把它叫做“生命的中枢”,心就是牵制整个生命最中心的部分。所谓信心、爱心、忠心,不是指有很多颗心,而是从不同的角度来表述这同一个生命。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心既是生命的中枢,没有生命,岂能有心?重生即是新生,没有重生,怎能有信心?“神恩在先”是永远不变的法则,是改教精神的精髓。神若不先施恩,就无人能得救。有没有可能一个人还没有蒙神重生,就能先拥有信心?有!不但有,而且还很多,不过,那样的信心,不过是全然败坏、完全堕落之人自我生发出来的“自信”。因此,信心和重生谁在先的问题隐藏着一个必须要弄清楚的次序,神学上把它叫做“救恩次序”。不过,这个先后次序,不是时间上的,而是逻辑上的;不是从人经验上说的,而是从神主权原则说的。它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关涉到到底是神的恩典使人得救,还是人的自我努力救了自己。如果神恩未动,人却能够动,这就说明受恩者不是“回应”,而是自救;他也就不是死人,而是活人了。而这显然违背圣经。(弗21
  

  改革宗神学非常强调领受恩典者信心的行动,但这种行为,完全不是人的功劳,而是人对神恩典的回应。什么叫回应?回应就是我的动是你动的结果。好像我这只手,你摇我动,你敲我动,你不敲我就不动,这个叫回应。因此,面对救恩,人有没有行动?当然有,但这完全是恩典的结果,而非交换恩典的前提。有人说改革宗鼓吹人不要行动,只要躺在床上就可以自动上天堂,无需相信,无需悔改,无需哀哭,无需流泪撒种,无需背负十架….这不是预定论,而是宿命论,这些人是误会改革宗了,是对改革宗和预定论的无知。宿命论是异教的理论,是敌改革宗的。今日魔鬼用一些人有意无意的歪曲改革宗,目的无非是要拦阻改革宗神学的传播,这正说明了改革宗神学对这世代、这土壤的作用。
  

  是的,一切都出于神,救恩属乎耶和华!(拿29)但这绝不是说人没有回应,人必须以悔改相信的行动来回应救恩。主说:“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太1112)人要努力,但这努力不过是一个回应,关键是其背后上帝的恩典,人的回应是神施恩的结果,神施行恩典就产生了人的回应,完全不是出于自己的功劳。“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提后19,另参弗28-9)上帝随自己所喜悦的旨意,预定拣选了对象,用真道苏醒他们,他们内心就发生了改变,硬的石心变成软的肉心,死的心灵成了活的心灵。他们听道明白了,心随道转,道打动他们的心,才能生发悔改和认信。(结3626,约35)你看见了吗?这里要有两个角度的看见,一个角度要看到看不见的神之手在做工,一个角度要看到看得见的人之反应,这在吕底亚归正时表现得淋漓尽致。(徒1613-15)这就是我说的“对撞”,一边是“至上而下”神的作为,一边是“至下而上”人的回应。就如这支笔在我手中动,如果我的这只手是无形的,你只能看到笔,当然就不知道笔是因我的手而动,也自然不会把功劳归给我了,你只会认为这只笔很本事,是自主者,自己能够跑来跑去。但你的眼睛一旦看见我的手,就完全明白真相,不再把功劳归给笔了。对救恩的认识也是这样,没有圣灵、属乎血气的人不晓得神的作为,他们的信心不是建立在神圣的启示上,而是建立在人自我的经验上,他们无法看见救恩后面神的手,不知道是这只手左右了一切,因此,他们只会把荣耀归给人而不会归给神。
  

  领受救恩的人有没有回应?有,要不要回应?要。人要悔改,要相信,要背十字架,样样都不可少。但人的这个行动是从哪里来的?人自己生出来的吗?一些人说:我出信心,神出恩典,各百分五十。其实堕落的罪人心里巴不得百分百都是他自己的,只不过是神威太大,所以不得不把一半荣耀归给神,但我们的神才不会接受这种“二手荣耀”的,完全的神配得完全的荣耀,绝对的神理当有绝对的要求。我们的神说:“我是耶和华,这是我的名。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也不将我的称赞归给雕刻的偶像。”(赛42:8)这种教内窃取神荣者是可鄙的,又是可恶的,外邦的抵挡者是公开的,还少了欺骗性,但这些人连外邦人都不如,他们拐个弯抵挡神,拐个弯窃取神的荣耀,犯了双重的罪。
  

  因此,认识救恩必须用信心领受神的真理,而不是用人的经历曲解。我们不轻看人的经历,若没有对救恩的个人体验,这人的领受才觉得怀疑,但经历不是真理本身,再正确的经历也不过是人对神真理的体认,何况还有虚假、错误的经历。我们都有经历,张三有张三的经历,李四有李四的经历,靠用这个经历、那个见证,摸索总结救恩方法,这是人本的进路,从人本切入,只会永远在歧路里打转。以神为本的进路就是以道为本,就是以圣经为本,将我们的经历纳入道中。“道路、真理和生命”,道路就是立场,真理就是方法,没有正确的立场和正确的方法,就没有真正的生命经历。
  

  神是灵,神的恩典是由圣灵施行的,“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约3:8)圣灵施恩的作为是我们眼睛看不到的,只有神的恩典作用在人身上的时候,我们才能够看到。神的恩典早就预备了,神的计划不被改变。救恩被人经验了,是恩典,被人拒绝了,它依然还是恩典。所以,是要用不变的来左右会变的,而不是用会变的去定夺不变的。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注意将神主权的恩典作为与人回应的责任相提并论,保持这二者之间的平衡。虽然人能回应救恩是神恩典的作为,但圣经也明确表明,当神藉福音向人发出呼召时,人是必须负责任的(太二十三37;来十二25)。因此,拒绝的人必须自己承担责任,不能诿过于神。
  
  我们需要防备改革宗学习者中一些极端倾向,他们把钟摆摆到另一边去了,片面强调神的作为,而看不见人应当要有的反应,用神的恩典废除人的责任,用空洞的理论代替人活泼的体验。这些人对持亚米念立场之人的批判往往简单武断。我这里提请大家注意,救恩论上的人本主义,与侧重从人的角度讲救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用人之功废神之恩,后者是从人的经历看神的工作。前者看不到神无形的手,只看到人这方面的表现,他们以人的经历、人的意志、人的自由代替神的作为,否定神的绝对主权,把荣耀归给人。后者只是侧重从人责任的角度谈救恩,或许他们在表述上不尽完善,却并没有意思否定神在救恩上的全权主权。我们需要审慎评估,将二者区别对待。
  

  弟兄姐妹,改革宗神学的可贵之处就在于此,它是从上帝的作为看到人的反应,是“以神为本” 而又“以人为重”神学。正确的神学奠定了我们信仰的基础,正确的救恩观奠定了我们一生的根基。中国大陆大部分教会都是持亚米念立场,我们原来也都在其间,是蒙主的恩怜光照才走出来的。感谢主!在这个时代给我们预备了归正神学的复兴,这是主对我们这一代的奇妙作为,我们要把握和珍惜,要存温柔忍耐之心把它传开,与更多人同得益处。千万别纠枉过正,走向另一极端,使改革宗之名因我们受玷污,使这宝贝因我们受亏损。

 

    (选自《这时代需要的救恩观》)

阅读:2032 次
录入: 求知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