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特约专栏 → 林刚长老 → 阅读内容
 
背景:

我们应有的警醒(林刚)

[日期: 6/28/2009 12:36:39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我们应有的警醒(林刚)

按:本文为一座谈会讲章,本站曾分别以《我们面临的试探》及《我们应有的忠心》为题发表过,现全文合集转发。

 

 

我们应有的警醒
 

改革宗(福州)教会  林刚长老



我们来祷告:“恩主,我们在你面前再一次感恩和颂赞,把一切尊荣归于你!我们是你重价所买赎的,是归你所有的产业,愿我主坚固你子民的信心,加添恩膏给你的儿女,好让我们在你恩典里有更丰盛的得着,我们继续将以下的分享仰望交托,祈求你春雨透降,使你名得荣,你的儿女受教。同心祷告,是奉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圣名,阿门!”  
      
  下面由我跟大家分享,我要分享的主题是《我们应有的警醒》,这是论到改革宗人士应有的警醒。其实,严格说来,这不仅是改革宗人士应有的警醒,而是所有神儿女都应有的警醒。我所以用“我们”,而不用“改革宗人士”,是已经把所有神的儿女都联系在一起,站在同一阵营之中,并没有分成改革宗的、非改革宗的。我很相信改革宗的弟兄们不会存着分门别类的心,但在表达上需要更严谨些,因为如果这个位置没站好的话,就会使其它宗派、无宗派的肢体对我们少了认同感,就容易引起别人的误解,以为你是你,我是我,你与我何干?甚至形成对抗和攻击,这是那迷惑人的最乐意看到的。我们要坚定地对此说不,要让所有同蒙天召的弟兄姐妹知道:你我都是弟兄,都是同蒙恩召的神儿女,都是撒但想要吞吃、攻击的对象,都是需要彼此搀扶的软弱的天路客,所以我用《我们应有的警醒》做为我所分享主题的题目。  
  
  我分两个部分来与大家分享。第一部分就我们所要面对的试探,来讲论我们警醒的原因;第二部分就我们所承担的责任,从忠心于主的角度,来谈我们警醒的理由。  

  
  一、我们需要警醒,因为我们面临不可避免的试探 


  我们来看《马太福音》四章一至十一节,我来念,大家听:  

    
  当时,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他禁食四十昼夜,后来就饿了。那试探人的进前来,对他说:“你若是 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耶稣却回答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 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魔鬼就带他进了圣城,叫他站在殿顶上(“顶”原文作“翅”),对他说:“你若是 神的儿子,可以跳下去,因为经上记着说:‘主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耶稣对他说:“经上又记着说:‘不可试探主你的 神。’”    
  魔鬼又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说:“撒但退去吧(“撒但”就是“抵挡”的意思,乃魔鬼的别名)!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 神,单要侍奉他。’”    
  于是,魔鬼离了耶稣,有天使来伺候他。   
  
  这段经文大家都非常的熟悉,我借此与大家一同来思考我们所面对的试探问题。这里描述的不仅仅是主耶稣自己所面对的试探,也是所有拥有主生命的基督徒所共同要面对的试探。我相信,道成肉身的主在地上所经历的一切,我们这些与他生命联合的肢体或多或少也将要遇到,不同的是,他的经历是功劳,我们的经历是体验。如同主在这个肉身中的得胜就是我们的得胜一样,祂所遇见的试探,也就代表着我们可能遇见的试探。  
    
  从某个角度说,我们蒙召作神的儿女,同时也是蒙召面对试探。就如主耶稣一受洗就被圣灵催逼进入旷野面对试探一样,基督徒一得救就立刻进入一种充满试探的生活之中。所以,我们不能不正视这段经文所教导的有关试探的信息。  
         
1、试探的前提  
    
  在讲论试探之前,我们先要弄清几个前提,没有这些前提,试探就无从谈起。  
    
  首先,要晓得我们有一位试探我们的仇敌 
  
  试探的首个前提是要有鬼,如果没有魔鬼,试探就不存在。魔鬼是你的敌人,圣经称牠是试探人的,牠的本性就是试探人。什么叫做本性?就是说,牠若不试探人就睡不着,就不能存活。魔鬼是吼叫的狮子,从我们重生伊始,就成为我们的敌人。我们原来都是牠的同盟者,现在则已站在牠的对立面了。魔鬼是抵挡主、控告圣徒、迷惑万国的,我们若忽略了这样一位天敌,天路怎能走得好?  
    
  不但如此,意识到有魔鬼的存在还不够,我们还要知道牠是活的。所谓活的,就是说牠是有位格的实存。为什么要这样强调呢?因为今天有很多人是在观念之中谈魔鬼,是在想象之中觉得有魔鬼的存在。只在思想领域里论魔鬼,并不等于在信心和生命的体验中,真真实实地触摸到了牠。路德论到魔鬼时说:“我很熟悉牠,牠也熟悉我”。什么叫位格的实存?就是说牠有思想、感情、意志,牠又是灵界的活物,虽非全知却也知识全备,虽非全能却也能力非凡,而牠又是残暴凶狠、专以害人为念,整天吃饱了就是盯着你、试探你,要拖你跌倒。魔鬼诡计多端,手段多样,翻云覆雨,若只靠自己,我们必败无疑。  
    
 其次,我们必须清楚自己神儿女的生命地位  
    
  试探的第二个前提是要有人,亦即只有重生的人才有试探可言。魔鬼要试探谁呢?牠当然无需试探属牠的人,只会试探那些不属牠的人。  
    
  世上只有两种人,属神的和不属神的,拜神的和拜兽的,顺从神的和抵挡神的,在撒但权下和在神权下的。自亚当堕落,罪侵入人性,没有义人,人人都落在罪王国的魔君手中。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认贼作父、与神为敌,但自从主的救恩临到,我们就脱离了黑暗的国度,被迁入爱子的国中,从此与众圣徒同国,为神儿女,拥有重生的新生命,是新造之人。而所有有这属灵生命的人,都是魔鬼王国的叛逃者,都是魔鬼恨之入骨、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对象。因此,若没有重生,就没有试探可言。这是显然的,魔鬼何必再试探你呢?你本来就属牠,牠只会用你去试诱那些心不坚固的信徒。  
  
  但另一方面,就算如今你已不属牠的,拥有了一个新生命,只要你不活在圣灵中,不住在基督里,魔鬼也不会试探你,因为无此必要——你已经被掳掠了。  
    
 第三,我们必须相信基督面对试探的得胜永远是我们的得胜

           
  如果没有基督的得胜,我们谈试探再多也没有用,因为你永远都是失败的。  
  
  我们不但要晓得有魔鬼,晓得牠是活的实存,而且还更要晓得不能把牠夸大,忘记了主耶稣已将牠打败了,牠在基督里是毫无所有的。这一点至关重要,如果忘记,我们就将活在恐惧中,那样,我们灵性的觉醒又有何用?所以,这里就有一个平衡,我们既不要死在罪中,任牠蹂躏,又不要觉醒了仍整天惧怕牠,惶惶然不可终日。这个平衡点的关键,就在于运用复活的信心。  
  
  我们灵界的仇敌,是在灵的状态下试探我们的,所谓灵的状态,就是说牠不被时间空间阻隔,就如我们刚才那首《坚固保障》中所唱的,牠“环绕在我们四周”。因此,有鬼魔的意识与有神保护的意识不可分,我们是不能离开神的,离开一秒钟,都会落在牠(魔鬼)的网罗里。当然,一秒钟、两秒钟之说,都是时间的观念,而我们的新生命,却是处在灵的存有中,虽然在今生的的确确是存在于时空中,但也确确实实地以超然的方式存在,这就是基督徒生存的张力。重生的生命是属乎灵的,里面必然有灵的觉悟,如果没有这种觉悟,就是不信的死人。我们被上帝放在时空里面,并没有像我们亲爱的xx弟兄那样立刻被主接走。只要我们还活在肉身的存在中,就处在时空的限制里,就会有肉体的软弱,就必有艰难与磨难。  
    
  所以,我说要平衡认识我们的属灵争战,既要面对这位属灵的恶者,又要平衡地看到胜牠的原因所在。我们能胜牠吗?能,不但能,而且是已经胜过。因为不在于我们,乃在于基督;在于基督,但又在于我们。  
    
  这句话很难理解的,需要解释:所以说“不在于我们”,是站在与主割裂的那种生命状态里说的,不但不在于我们,反而我们恰是牠的掠物。我们原来是属牠的,那时我们也有仇敌,是谁?就是神。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我们不但没办法胜过牠,而且是失败者,是归牠的、被牠控制的。  
    
  之所以说“又在于我们”,是指如今在基督里,我们是一个新造的人,已经与他联合。这是站在与主联合的生命地位上讲话,因为那独一者的得胜,如今已经成了我的得胜。信仰无它,就是信与基督的联合。信基督最重要的两个词就是归算和联合,神把我们的罪归算给基督,把基督的义归算给我们,这是地位性的;但有这地位性的联合,必然导致内在性、实际性、生命性的与基督的联合。  
    
  所以,我们会受试探,但我们有得胜试探的可能,正是因为我们能够胜过试探,神才许可我们面对试探。为什么?因为信心需要熬炼,得胜试探的惟一原因就是信。“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胜过世界的是谁呢?不是那信耶稣是神儿子的吗?”(约壹54-5)没有试探,就没有信心,正是因此,从鬼来的试探与神所加的试炼往往不易区分。  
    
  属灵争战是真实的,我们正身处属灵战场上。如果连战都不去打,还妄谈什么得胜与失败?所有拥有基督生命的人,只要神没有立刻把你接到天上去,你就一定要面对试探。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要常祈求主不叫我们遇见试探,因为我们深知自己何等软弱易远离主;但到了遇见神所容许的试探临到时,却应当立刻转过来,祈求主赐给我们得胜试探的能力,刚强谨守,坚定面对,靠主得胜。这样,试探就必变成试炼,“忍受试探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经过试验以后,必得生命的冠冕,这是主应许给那些爱他之人的”(雅112)。我们不必假谦卑,推脱上帝所精心量定的一切智慧的安排,反倒当顺服祂,知道凡祂让我们遇见的试探,必定有使我们得胜的资本,祂不是残忍的主,不会给我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严格地说,神所许可每一个临到我们身上的试探,都是祂给我们化妆的祝福,都是我们更受恩典的机会。而我们得胜的前提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要站稳基督里生命的地位,以信支取基督的得胜,成为自己的得胜。  
    
  耶稣是在圣灵充满的状态下,被圣灵引导进入旷野面对试探,这就意味着一个圣徒在与基督生命联合以后,第一个要经历的不是别的,乃是试探。因此,重生以后第一个当警醒的认识,就是我们在地上的存在乃是一个充满试探的存在。撒旦对我们的试探不分此际彼时、大事小节,我们一件事情、每一个意念都有可能是试探,试探不单单是在外面的,首先是在里面的。试探从心开始,只要不在基督里,处处都是试探、步步都是网罗。我们的试探观必须要从时空状态转到属灵的超时空状态。但你一旦真有这认识,当然就要绝望了:“我真是苦啊,我该怎么办?” 可这恰恰是得胜的起点,因为你至少已知道根本就不是你能胜过试探,而是耶稣为你胜过试探,“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他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来218415)只有当我们认识了这点,才会从心里说:“若不是耶和华帮助我们,当人起来攻击我们,向我们发怒的时候,就把我们活活地吞了。那时,波涛必漫过我们,河水必淹没我们,狂傲的水必淹没我们。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他没有把我们当野食交给他们吞吃。我们好像雀鸟,从捕鸟人的网罗里逃脱;网罗破裂,我们逃脱了。我们得帮助,是在乎倚靠造天地之耶和华的名。” (诗1142-8  
    
  所以弟兄姐妹,当认准我们所依靠的是这一位,众山如何围绕耶路撒冷,祂也如何围绕着我们,祂保护我们不打盹也不睡觉。我们今天所遇见的那有意识、有觉悟、在神容许之下临到的试探,不过是那个那恶者所加给我们所有试探中的万千分之一而已,其它更多时候,在我们还无意识中,神都已经替我们拦阻掉了,那时你有呼求吗?是神自己怜悯了你。  
    
  可见,试探并不是改革宗独有的产物,试探的失败也不是我们的专利,所有的圣徒都要面对试探。所以,你可以批评改革宗的弟兄姐妹,但请你在批评的时候,不要忘记这一点:改革宗所遇见的失败,各宗派都会遇见,改革宗里面所存在的问题,各宗派都一样存在,甚至更严重。  
    
  在这个共识上,让我们进入这段经文的亮光,来认识我们易遇见的试探。  

     
2、我们最易遇见的三大试探  
  
  1)我们首先会遇见的试探,是透过肉身需要而发动的。   


  当时,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他禁食四十昼夜,后来就饿了。那试探人的进前来,对他说:“你若是 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耶稣却回答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 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撒但对耶稣的第一个试探,就是透过祂真实人性的软弱,利用祂肉身的需要而发动的。这里的“肉身需要”不是指败坏的肉体罪性的需要,而是指一个人在地上生活过程中正常的身体需要。这本无可厚非,但在属灵争战中,撒但却常会利用它来交换我们属灵的地位,就如以扫因一碗红豆汤而出卖长子名分那样。  
    
  我们在肉身中活着,一定有生活的需要,身体的需求,更不要说我们还有许多出于肉体盈余的败坏私欲。但就算这正常的肉身需要,也常会转变成为撒但对我们试探的诱因。我们尤其特别需要看到的,就是撒旦常会利用我们已改变的属灵地位,怂恿我们用“万有承受者”的属灵优越感,以属灵之名来交换这些肉身的需要。  
    
  “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 撒但今日依然在这样诱惑我们:你不是有特权吗?你不是可以靠福音养生吗?你既是神的儿女,已经拥有了超越的身份和地位,为何不用它来满足肉体的一般需要呢?何必那样亲手劳苦作工呢?这样的诱惑充斥在我们四围,且不论那些公然为利混乱神的道、以敬虔为得利门路的稗子,就是在神子民中,不经意中成为利用宗教之便,满足自我需要的亦不乏其人。我们的颂赞,可能不是出于对神的敬拜,而是娱乐自己;我们的神学研究,可能不是为亲近神,而只是出于自己的学术野心;我们的事奉,可能不是为服待人,恰恰是想要牢笼人,扩充自己的“两亩三分地”。只要不站稳地位,所有正当的属灵名目,都可在瞬间转化成为那恶者诱惑我们进入网罗的工具。  

  我们需要分外小心,经上说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罗1423),不在信心中,就在老我里面,凡从老我里发出的,都是乌撒的手,都是拿答、亚比户的凡火,都是该隐的祭,都是从土里来的,都不是在生命树的原则之下,而是在分别善恶树的原则之下,也都不会蒙耶和华神悦纳。从亚当这一块“变质土壤”上,所发出的一切“属灵追求”,无论它挂再高的属灵名头,都不会生发真的“香膏”。究其实质,都不过是属肉体的人用属灵名义来满足自我需要的宗教活动罢了。  
    
  神的儿女确实需要小心。我们是不是神的儿女?我们有没有神儿女的特权?当然有,但我们所有特权的首一个,就是“虚己服侍人”的特权,这是“道成肉身”的实践,我们的特权,就是没有特权以神之名交换自我肉体的需要。面对那恶者的试探,主耶稣回答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撒但要我们用属灵交换属世,用外面的人代替里面的人,主却清楚表明,人外面的存在,是为了里面的存在。保罗说:“所以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31-2)我们有今生的需要,但主在另一处说:“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2-33)主并没有否认我们需用这一切,主这里也没有否认我们需要靠食物活着,而是强调我们生存的意义、追求的方向,这里面是一个方向的问题,立场的问题,是优先权的问题。  
    
  这类的试探,每一个神的儿女都会遇到,我们要小心使用属灵的名义,防备属灵包装下的私欲。身为神的子民,我们或多或少会拥有一些属灵资源,就如恩赐、权能、真理、美德,甚至名望等,如果我们陷入试探,就必将用它们作为筹码,交换肉体的需要。那时,我们所拥有的恩赐,将成为满足肉体的工具;我们的真理,就沦为自我表演的高谈阔论;我们的美德,会变成满足自己虚荣的伪善表演;我们的名望,也只会是尊荣自我的招牌。也许这一切依然还是在“改革宗”的大旗之下,以弘扬归正精神的名义进行,但耶和华神却监察我们的内心。 

  

弟兄姐妹啊,我再讲,试探是从心开始的,是在内在生命的状态中。神为什么许可它临到?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让你知道,只要你站在亚当的地位里,你伸出的只会是乌撒的手,神定规了一点,救赎的目的,就是要使人把荣耀归给祂;救赎的目的,就是使人称祂为义。义就在信之中,信和义是不可分割,在信之中,就在义的状态里。  
    
  信是什么?信就是不自我,不要自己只要基督,我是罪人基督是我的救主。刚才不是还有弟兄在说,全然败坏的教义和恩典的教义是不可分割的吗?神之所以许可我们面对试探,就是要我们活在信中,要我们在心思意念中时刻持定基督。在内在的意念心思里面常常操练,这个叫做操练敬虔。操练敬虔不是跪下来祷告多长时间,外面有,是因为里面有。我经常提醒一些弟兄姐妹,你讲话时意念心思中有没有神?我的神在我心中掌权吗?我有几多时候意识到祂正在掌权?我们极有可能在讲台上讲了半天,心里却丝毫也找不到神。一个人是不是常将耶和华摆在面前,是不是心中常常尊祂为大,这有主知道。若有人爱主,这人主知道。  
    
  这当然不是道德主义的偏激苦修,不是敬虔主义的片面操练,乃是一个信念的转换。“信念的转换”这个词,也可以说成“立场的转变”。最远的距离,就是心和心的距离;最近的距离,也是心和心的距离。很远吗?非常远,很近吗?又非常近。一念之间,我们可以从软弱变为刚强;一念之间,我们可能从乌撒转换成忠仆;一念之间,我们可以从三次不认主的懦弱,拥有一次站起来讲道就让三千人得救的豪迈。这个内在的“一念”,超越了时间和空间,超越了外在的一切阻隔。神这样做,目的无它,只是要让我们时刻知道旧我的败坏,时刻知道惟独是因祂儿子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我们才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一篇道,在这个人口中讲出,蒙神悦纳;同样是这篇讲章,让另一个人念出,话虽对,但他却成了坐在摩西位置上的法利赛人。深哉,神的智慧,这事谁能担得起?何等可畏?  
    
2)我们第二个会遇见的试探,就是宗教的虚荣。  
    
  我们神的儿女,尤其是改革宗学习者,第二个需要防备和注意的,就是宗教的虚荣。  
  
  魔鬼就带祂进了圣城,叫祂站在殿顶上(“顶”原文作“翅”),对祂说:“你若是 神的儿子,可以跳下去,因为经上记着说:‘主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耶稣对牠说:“经上又记着说:‘不可试探主你的 神。’”  
    
  魔鬼为什么要把耶稣带到圣城,叫祂站在殿顶上?圣城的殿顶代表着人间最高的宗教性存在,这是撒但利用宗教,对耶稣发动的试探,妄图让主误用宗教地位,忘记使命和身份,不服神的主权,高抬自我。不但在这里,圣经让我们看到,魔鬼屡次利用犹太民众错误的弥赛亚观,试图让群众拥戴主耶稣成为为犹太民族请命的属世弥赛亚,进而改变祂的救赎使命。  
    
  人被造拥有文化性和宗教性,犯罪堕落,使得人自我实现的愿望,变得异常扭曲的强烈。人的自我高举本能,最易在文化和宗教的存在中发动,所以文化场和宗教场,往往是罪人沽名钓誉的功利场。而神的要求却是:“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他的声音。”(赛422)面对隐藏自己的耶稣,祂肉身的弟兄们,就曾劝祂上耶城显扬自己:“你离开这里上犹太去吧!叫你的门徒也看见你所行的事。人要显扬名声,没有在暗处行事的,你如果行这些事,就当将自己显明给世人看。”(约73-4  
    
  相对于文化性的存在,宗教性的存在更复杂,因为文化只关涉人与人的关系,在一般领域;但宗教则涉及人与灵界的关系,在特殊领域。一旦一个人真心投入,向灵界敞开自己,他就进入了一种极其严重的危机性存在之中,若非与真神发生关系,就是与假神发生关系。这也是主提醒我们要防备七只恶鬼的原因(参太1243-45)。 
    
  因此,人一旦拥有了宗教的地位和名气,就立即进入了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之中,他会更容易进入宗教化的自高自大状态,而且,这种自大的情绪,经过灵界的恶者蛊惑,会做出许多盲目、不计后果的荒唐事来。  
    
  原来我们与基督没有关系,在诸约之外,没有应许,没有盼望。但如今我们被迁到爱子的国度,为祂的子嗣,拥有崇高的属灵地位,这种转变是真实的,是基于神的恩典。但一旦一个人对恩典的教义没有正确的领受,这种地位感越真实,就越容易进入从极端自卑走向极端自大的另一个极端。因此,撒但一旦发觉用肉体进行试探无效,立刻就会转过来,改用属灵的试探来对付我们,要叫我们利用神儿女的身份和地位,来高抬自我。  
    
  历代以来,鬼魔这诡计掳掠了不少人,今天牠依然这样在试探我们:“你既是神的儿女,祂既是无所不能的主宰,你享有特权,就无需惧怕,做一切你想做的吧,放胆去满足自己的愿望,何必计较什么后果?反正你的神都会保佑你。”这样的诱惑,导致了多少宗教狂人兴起?在宗教的外衣包装下,在“神保佑”的“免死金牌”下,人罪性中的自大,怎能不被充分的调动出来?多少以前被律法压制的自我满足欲,如今可以如脱缰的野马冲出。因此,我们不难看到,许多人在世俗中不能达成的属地“理想”,如今都可以在属灵名义下,堂而皇之地登台亮相,用属灵的资源,在基督教中放手一搏。“教育复国梦”,可以借着基督教教育的幌子达成;“学术名望梦”,可以在神学研究的包装下如愿;热衷于建立自由民主强国的政治家们,可以更方便用“天启”之名,来登高一呼,让万民响应。改革宗的文化使命,非常独到而优秀,但在这块土地上,文化使命的解释稍一不慎,会很容易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改变成为“文化革命”。  
    
  罪人的本性,就是高抬自己的自尊,崇尚自我实现,只要不在基督里,这种本性永远都不会改变,在宗教外用文化手段,在宗教中用文化加宗教、或是宗教加文化手段。这两天在交通时,有弟兄提到民运人士归主现象,我们当然为此高兴,更不必自义地用怀疑的眼光看他们,怀疑他们归主的真实性。因为在主没有难成的事,历史和现实,都让我们看到主不断在改变人,使人离弃偶像,归向真神。我相信,确实有许多民运人士,是经过生命的熬炼,转向真神;但我同样相信,这其中也会有一些人,只是归向一个宗教,并非真心归主。  

 

岂止民运人士?这现象在整个基督教内都是普遍的。施洗约翰责备当初的法利赛人,并没有结出悔改的果子,与悔改的心相称(太38)。我们可以从一个人所关注、所追求的事中,看出他人生的方向。一个真实悔改的人,有一颗向往天国的心,有一个倾慕回家的愿望,有一个朝向天国的方向,他们是世上的客旅,正朝永恒而去。但那些徒有宗教外衣,没有内在生命改变的人,他们在基督宗教里所延续的,是他们的“世界梦”,无论这种梦想用了多少属灵术语来包装,其本质都是想用世界的方法,建立地上的国度。就如当初的犹太人,要耶稣帮助他们,建立国富兵强的犹太王国一样,他们不过是将自己乌托邦的美梦,披上一层宗教外衣而已。  
    
  但我们也不必把这状况,只局限在某一特定的群体中,这败坏的自我实现欲,是在每一个人的老我中隐藏的,一有机会,就会以各种方式抬头。宗教的群体性,容易引动我们的虚荣,所以神警戒我们不要贪慕虚名。让我们记住保罗所说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927 

      
  我们时刻都需要谨慎,要靠着圣灵治死地上的肢体,不容老我在我们身上抬头。传道人要谨慎,你的大恩赐,可能会转换成你满足自我虚荣的最好工具;平信徒要谨慎,你的职分、你的侍奉、你的热心,极有可能会成为你高抬自己的最佳平台。弟兄们,神让我们自由,但我们的自由,不是放纵情欲的机会(加513)。对真信徒而言,放胆无惧与恐惧战兢,永远是平衡地集中在他身上。这平衡的把握,只有四个字:在基督里,就是活在新生命的地位中。我们所侍奉的神乃是烈火,祂要求我们用虔诚敬畏的心服事祂(来1228-29),所以我才说,基督徒的安全感不要过度,圣经一方面告诉我们要感恩喜乐,另一方面告诉我们总要警醒。我们虽已重生,有了属灵的生命,但还活在肉身之中,我们里面盈余的邪恶,常会被那恶者拿来利用,成为攻击试探我们的工具,所有的试探,都是针对这一点而来的。因此,得胜试探无它,乃在于时刻尊主为大,时刻因信站稳,时刻顺从圣灵,活在基督里面。我们谁都不要夸口,因为极有可能上一刻还被圣灵充满,下一刻就被撒但利用(参太1613-23)。  
    
  如果一个基督徒内在的生命意识不是观念化,而是已经实际被主带领,受主操练,到了这么一个地步,就是他时刻都能意识到与主基督的亲近,这就是一个相对的得胜者了。这样的人,就如唐崇荣牧师所说的,他的思想被真理充满,情感被圣爱融化,意志降服神的旨意。这是得胜的基督徒应有的生命状态,为了达成这个目的,神才容许试探临到祂的儿女。这样,试探和试炼,就变成不可分割的一体的两面,从这边看,是撒但的试探,但从那边看,就是神许可下的试炼。马丁路德说,上帝对试炼,是既又喜欢,又不喜欢。如果一个试探,使祂的儿女远离祂,祂就不喜欢;但如果一个试探,能导致祂的儿女仰望、依靠祂,祂就喜悦。  
  
3)我们第三个会遇见的试探,就是世界的浮华。  
  
  我们再来看最后一个试探:  
    
  魔鬼又带祂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祂看,对祂说:“你若俯伏拜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说:“撒但退去吧(“撒但”就是“抵挡”的意思,乃魔鬼的别名)!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祂。’”  
  
  这是撒但对主耶稣最后一个试探,《路加福音》里这个次序略有不同,是放在第二位,但这关系不大。  
    
  撒但拥有万国荣华吗?当然,不过牠是偷来的。主耶稣在这里似乎也并没有否认牠拥有这一切,但我们却知道,万有都是神所造的,神所造的世界,原没有交给天使治理,而是交给祂的儿女,是人类在犯罪堕落后,自己投怀送抱,把这权柄拱手让给撒但。撒但用牠从治理全地之人手中偷窃来的权柄,诱惑万国与牠行邪淫。这真是一件可笑的事,就好像一个强盗,把我家东西都偷光了,再用偷来的东西,雇我为他服务一样。  
  
  但可悲的是,当撒但用这一切诱惑人时,却并非没有市场,万国的荣华,好像磁铁一样,紧紧地吸引着我们的肉体。感谢主,我们的主代表我们胜过了这个试探,他的应答:“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祂”,是得胜这一类试探的真正原则。  
    
  这里有两个重点:其一,撒但试探的目的,是要我们忘记了万有的创造者、掌权者是谁,让我们忘记人的尊荣到底是谁赋予的。人被造拥有尊贵的地位和相应的尊荣感,人要权柄,要荣华,这都无可指责,问题在于,我们到底要哪种尊荣?是否真知人的尊荣是谁给的?因此,当撒但混淆这个概念时,主耶稣回答:“当拜主你的神”;其二,撒但要人循非法途径、拜错误对象、以不劳而获的方法,来追求人自我价值的实现。主的回答让我们知道,人生的意义在于尊荣神,人自我实现的价值,在于侍奉主,除此别无他途。人被造拥有工作性,人被造拥有侍奉的功能,所以人不能偷懒,必须服侍,必须殷勤,必须火热。人若非服侍神,就是服侍肉体,服侍肉体,就是服侍撒但。我们若不是在属灵生命中欢喜服侍主,就是在肉体的老我中服苦服侍鬼。懒惰人一无所用,服侍鬼则自取灭亡,只有归于主、侍奉主,从祂得奖赏,我们的人生,才有真正的满足,没有这个满足,人就空虚。  
  
  撒但今日依然在用这个方法试探我们,要让我们用错误的方法、拜错误的对象,以实现自我价值的满足。或许是对改革宗所强调的文化使命有所误解的缘故,今天欲借改革宗神学来改良世界的各路诸侯纷涌而至。昨天几位弟兄还交通到,一本《基督教要义》,有多少人从中各取所需?要圆政治梦的,可以从中找到“属灵的政治理论”;要圆经济梦的,可以从中找到“属灵的经济理论”;要圆教育梦的,可以从中找到“属灵的教育理论”…… 我们看到多有人从中找到这个论那个论,就是很难看到有人从中找到那浸入加尔文生命里面的“敬虔”二字。  
    
  教会在世界中,世界却不能在教会里。撒但却是惯用世界的浮华,诱惑那些肩负向世界见证天国使命的人去跟从牠。试想,有哪一件事,会比让一个原本拜主侍主的人,改弦易帜,转而拜鬼,更令撒但开心的呢?改革宗人士当分外警觉那些世俗包装下的“属灵活动”。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一个宗派,能像改革宗这样强调入世精神,强调道成肉身的实践,强调在各行各业中的化俗为圣。这是改革宗的瑰宝,非常可贵,尤其是对闭门造车的今日中国家庭教会。但正因为如此,改革宗的肢体,才更需要注意内在分别为圣的原则,更入世,就更要强调出世;更注重在属世领域的见证,才更需要不沾染世俗。因为那恶者若不能拦阻你,就一定反过来推你一把。从这个意义上说,改革宗的肢体,比任何一个宗派的肢体,都更要小心防备撒但用世界所进行的试探。我相信,若不在这个方面未雨绸缪,不久的将来,最多讲改革宗的地方,可能也将是最世俗化的地方。  
      
  这段经文所讲到的三个试探,是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会遇见的,有的人在解这段经文时,是从眼目情欲、肉体情欲并今生骄傲的角度来分享,这亦无不可,试探的手段,无外乎眼目情欲、肉体情欲并今生骄傲,但我们却要知道,所有试探的目的,无非就是要引诱我们滥用生命地位、出卖长子名份。撒但说:“你若是神的儿子”,我们固不可用神子身份追名逐利,却也不可轻看、出卖长子名份。神容许的所有试探,也无非是要试验出,你到底是在亚当的老我里,还是在基督耶稣的生命里?到底心中是尊主为大,还是尊己为大?只要你尊己为大,只要你生命地位在自我之中,无论你做任何的事,哪怕再属灵,也都在网罗之中。逃避试探,没有别的办法,唯独需要更深地知道自己的全然败坏,全然倚靠生命之主而活。  


  主耶稣是我们的救主,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祂理当是我们生命的主,祂是万有的主宰,更是我们个人生命的主宰。一个生命没有尊主为大的人,是没有资格讲神主权的;一个没有尊主为大之生命的人,也不可能真正认识到神是主宰者。改革宗最强调神的主权,但在一些人的口中,神的主权是轻飘飘的,只是一块招牌。神的主权是降服出来的,不是嘴巴吹出来的。当神的主权,在一个生命主权服在神面前的人口中传讲出来的时候,那种震撼人心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样。这是神命定的法则,一个生命没有降服于主的人,是不认识主的。他口口声声称主为主,却处处自我作主,因此他什么都怕,怕鬼、怕人,就是不怕神,他只是理论性地知道耶稣是主,却从未经验到祂主权的实际。 
    
  这是我跟弟兄姐妹所提醒改革宗学习者易面对的三大试探。对中国教会而言,改革宗神学的传播和改革宗教会的建造,都还相对年轻,年轻就需要付代价,从这个角度,我们很容易发问:“改革宗出什么问题了?”这两天的研讨会中,已有不少肢体为此在作反思,对我们自身提出不少的批评,我充分理解大家的担忧,因为我自己一样也正经历这过程中的跌跌撞撞,而且刚刚兴起的改革宗归正运动,并非没有可检讨的地方。  
    
  但是弟兄们,我更希望大家拿起枪矛指责改革宗的时候,能稍稍慎重一点,因为你不但是在批评改革宗,更是在批评耶和华上帝所使用的改革宗。我们都可以彼此批评,但当你有这样认识的时候,至少就会存着一份敬虔在祂面前说话。我听大家这两天的发言,有一个感受,就是觉得,我们既然都承认自己是在过程中讲话,就要避免作盖棺定论。因为连你这批评者,自身也都在过程中,你的批评,也有出错的可能性,甚至可能你连要批评的对象和事件本身都弄错了。我们改革宗人士讲谦卑的时候,首先要谦卑自己,这谦卑不应只是挂在口头上吹,而是要拿到属灵的战场上检验,要在朝夕相处的生活中体现。何况我们批评的很多事情,并没有抓到问题的本质和根源,多是就所看见的现象讲论。肉体的特征之一就是,就是只对现象敏锐,而对属灵的本质迟钝,法利赛人晓得分辨天地的气色,却不知道神的作为(路1254-56)。刚才不是有弟兄说,我们的眼睛像显微镜一样,看别人的问题看得清清楚楚,就是看自己总是看得不清楚。  
    
  比如有的肢体说到改革宗人士好斗、好定人罪,这似乎说到了一些改革宗人士的表现,但你这样说的时候,需要小心区分,当然我们不否认,有些人是在发肉体的怒气,而不是与神同心的义怒,我们也都知道人的怒气并不能成就神的义。但你也不必以偏概全,一看到有这种现象,就把所有改革宗人士都一棍子打死。何况,我们还要看到,正因为改革宗有勇敢的精神,神才在历史中大大使用它。你总不能否认,真是有那么些改革宗人士,他们是与神同心的,在勇敢地指责罪恶。你说他们自义,请问他们可有自称惟独自己是义人,别人都该死?弟兄,神并没有用天使责备别人犯罪,许多神仆在指责别人罪的时候,并没有把他自己孤立于受责之人以外,他之所以责罪,因为这是他的职责所在(参结616-21)。所以,这一类的批评,我们还是要做一些区分,多一些平衡。  
    
  实在说来,不是改革宗神学有什么问题,而是我们这些改革宗的学习者易出问题,是一些改革宗学习者的生命立场出了问题。什么是生命立场?就是活在哪一种生命状态里,站在什么样的生命地位中。只要立场没有站稳,活在肉体情欲中,无论学什么都会出问题,连学圣经也会学成异端,更遑论学改革宗神学。但我要问,仅仅是改革宗学习者易出问题吗?只要你不持续站在蒙恩的新地位里,不活在基督所赐的新生命中,无论你在哪个宗,都一样出问题。那么,为什么总是把矛头特别指向改革宗? 
    
  真正的改革宗精神,是持续不断舍己的十字架精神。我们教会叫做改革宗教会,一些弟兄姐妹以为我们也是像今天许多人一样,是用改革宗来标榜自己,但有谁知道我们因为“改革宗”这三个字,流过多少泪,受过多少苦。十年前,当我们把团契定名为“改革宗”的时候,那时的中国家庭教会有多少人知道改革宗?有几个教会叫改革宗?教外政府的人误解我们要搞“改革”、“变革”甚至“革命”,教内的肢体误会我们要搞“政治”,有的家庭教会说我们搞“宗派”,是“宗派主义”。那时,就有人劝我们易名,但我们觉得在压力之下改变是退缩,所以顶住了。等到“改革宗”渐渐成了显学,众人都以它为荣的时候,又有人劝我们改名,免得被人误会“攀龙附凤”,又被我们拒绝。我跟这位弟兄说,我们之所以叫改革宗教会,之所以持定改革宗信仰,不是因为“改革宗”这三个字有什么了不起,乃是因为我们的神亲自引导我们教会走上了这条道路,这不是出于哪几位长老的个人意愿,乃是出于教会的元首基督,祂这样设定,我们就这样走。  


 二、我们需要警醒,因为我们受托要对神忠心


  我请弟兄姐妹再来看一处经文: 
        
  “谁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为主人所派,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主人来到,看见他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要派他管里一切所有的。倘若那恶仆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重重的处治他(或作把他腰斩了),定他和假冒为善的人同罪,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445-51  
    
  这段经文大家也都非常熟悉了,我用它来说明我们需要警醒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受托承担责任,要对神忠心。这是改革宗人士要特别需要注意的一点,其实不单是改革宗人士,而是所有神的儿女,每一个神的儿女都是神的工人,都从神领受了生命地位和恩赐职分因此,上帝对他有所托,也对他有所求。神所要求祂仆人的就是有忠心(林前42),就侍奉的角度,就责任的角度,忠心是摆在前面的,你不会去聘一个不忠心的保姆,没有忠心,一切免谈。  
  
  既然忠心是神对所有儿女的要求,为什么要在改革宗人士中特别强调呢?原因有二:一、既然改革宗人士认为自己相较于其它宗派,真理更纯正,生活更敬虔,事奉当然就更要忠心;二、面对反智、反律之风盛行的中国教会,注重真道的纯正及律法与福音平衡的改革宗,的的确确承担了主所赐予的时代责任,因此,就需要格外忠心。  
  
  那么,我们该如何对主尽忠呢?  
  
1 忠心的三个基本前提  
  
  前面我们讲试探时,提到认识试探需要先认识三个前提,我们讲忠心也需要先清楚三个前提。  
    
  第一,必须“有神”。  
    
  所谓“有神”,就是说一个传道之人要受差遣。“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罗1015。主耶稣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约1516仆人必有主人,主人是差遣者,仆人是受差者。若无差遣者,你对谁忠心呢?因此,是否真正蒙召,还是自取牧职,是论忠心的前提。 
    
  今天中国家庭教会极多混乱中最大的混乱,就是未蒙召站讲台的人太多。当一个教会轻弃上帝法则的时候,她必定比外邦更腐败。上帝是用道约束重生者,用政权、制度和社会道德约束未重生者。但历史的原因形成今天中国大陆家庭教会与政府之间的隔阂,极端圣俗二分的错误神学,又使得教会成为中国社会的隔都孤岛。这就留给那些没有真正重生的人以极大的游戏空间,这些人一加入家庭教会,就受到一种虚假属灵的保护,这种虚假的安全感,导致他作为本质上的极端自由主义者,可以“奉主名”更放肆、更放纵。神的道约束不了他,世俗的法律也不在他眼里。普遍恩典中的政府之所以约束不了他,是因为有一个假属灵给他做心理保障。我相信今天中国大陆的某些家庭教会,已经成了藏污纳垢的所在,是因为政府管不到,真理也约束不了,而那些并非真正受差的“传道人”,更是祸乱之源。这是我们在这时代做工,所应当要看见的,当然,这里面又涉及到复杂的政教观问题,愿主赐给我们一颗智慧的心,使我们能看得更清楚。  
  
  传道人若不是出于神的差遣,该何等可怕?一个站讲台讲道的人,心中若没有主,主若不掌管他,他除了乱讲之外,还能说什么?罪人的本性是高抬自己,他当然只能吹嘘自己的理想、兴趣、追求了。为什么有很多讲台只讲个人经历?因为有很多站讲台的人,心灵中没有一个能主导他的神。心若未被主掌管,口就必定乱讲。“二次呼召”为什么如此重要?就是因为它涉及这个问题,关系到会不会有人因你讲的道而绊跌。  
   
  第二,必须“有人”。  
    
  什么叫“有人”?就是说心中要装着人的灵魂。以前曾有人教导我讲道,他说,你把台下的人都看作是木头石头,就不会紧张了。弟兄姐妹,我怎么能够把活生生的人,当作木头石头呢?有两种讲道,一种是用心灵,一种是在背书。为什么魔鬼兴起那么多假师傅?为什么历世历代讲台的争夺战是如此惨烈?因为人领受了什么,流到心中,它就影响了人的心灵,能影响人心灵的,是从耳朵、眼睛进来的。眼中没有神的人,心中没有别人,只有他自己,他的理想,他的事业,他的追求,他的兴趣,他要用他自己的这一套,去影响别人,去聚拢别人跟从他。  
    
 第三,必须“有台”。  
  
  什么台?基督的审判台,就是那日的交帐台。如果一个受托者没有交帐意识,一个传道人不需要向主汇报,他能不乱做,能不乱讲吗?一个忠心的仆人,就是不单知道那一天要向主交帐,而且知道那一天必须活化在天天、时时中的人。永恒是超时间的,因此,聪明的仆人晓得要将那一天,化在每一天中。我们的交帐是每一天都要交的,而非“等”到那一天。基督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祂何时来到,就是要让我们将那一天变成每一天,天天都要跟祂交帐,时时准备见主荣面。这也就是祷告的价值和意义了。祷告不枯干的原因也就在此。 


  因此,我说到忠心的时候,有三个前提,第一是要“有神”,第二要“有人”,第三要“有台”。要“有神”,是要清楚是谁差你,谁左右你;要“有人”,是要知道你应当关心的对象,托付你的上帝要去做什么;要“有台”,是要让你有责任意识,不凭己意乱做。  
      
  2、忠心的一大原则:按时分粮给家人  
    
  我们可以再看看这段经文:“谁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为主人所派,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 这里已经清楚地跟我们讲明了忠心的基本前提:他必须是有所派(为主人所派),他必须有服侍的对象(管理家里的人)。注意,这里是说,仆人受托管理的是“家里的人”,存在着普遍恩典与特殊恩典之间的区隔,有神家和世人的服侍界限。这当然不是说我们不要关怀世人,不要有文化使命,而是表明一个神仆使命的主次、轻重、先后,是你将来交帐的重点所在。让我们诚恳地问在座的每一位肢体,你服侍的重心何在?社会变革?文化改良?人间关爱?这些都重要,但却不是将来永恒中那一位向你追讨者要你汇报的。祂三问彼得“你爱我吗”,目的却是“你牧养我的羊”(参约2115-19),祂给你一切资源的目的,也在于此。一个传道人搞错自己的服侍方向,是很可悲的。  
    
  我蒙召以前是学艺术的,后来下海搞企业时又从事过文化传播。因此我重生得救以后,就有很多想法,我想借着文化搞茶吧,搞休闲娱乐,再搞福音电影,搞图书连锁店,就用这种方式传福音多好。于是,当我被主摸着之后便说:“主啊,我立定心志一生只为你活”。当我这样说时,我是真心的,但你知道那时我心里想的真是怎么为主活吗?其实,是为茶吧而活,为福音电影而活。我自己觉得,主必召我从事这些,因为对我而言是轻车熟路。我想啊想,想来想去,就是从没想到会去站讲台,当传道人。而那时的我对传道人的观念,仅停留在“三自中牧师”的阶段,从未想到自己会与他们一样去“站讲台”。  
    
  我的这些话,并不是说基督徒不要从事文化事工,也不单是要表明主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而是要让肢体们明白主对传道职分的重视。文传是手段,道却是内容,没有内容,手段何用?我们老我中固有的想法,何等难以治死啊!蒙召之后,我原来的那些文化憧憬,还时不时以属灵的包装诱惑我转向,实际却是属灵包装下的属世追求,若非主使我的梦幻一个个破灭,路一条一条被堵掉,我早就被世界吞吃了。  
    
  再看下去,主说“我差你管理我家里的人”,管理什么?是要你按时分粮给他们。“粮”就是真道,就这句,点明了忠心事奉的原则,事奉什么,就是分粮给家人,不但分,且要按时分。真理不是一下倒出来,煮一大锅饭让大家来吃,吗哪是需要天天拣的,囤积着就化掉,想一口吃成大胖子是不成的。不要以为只有毒药才会毒死人,就是白米饭,喂养不当也会噎死人。 


忠心不忠心,是对真仆人而言的,传伪道假道的,是假师傅,不是不忠心的仆人。真道的传讲,也有忠心不忠心之分,所谓死道死正统,就是不忠心的一种体现。改革宗信仰很正很对,但是,当你传讲时,有按时分粮吗?就以在座的为例,这次过来参加聚会的人,各有什么情况?其中又有多少人是才接受归正信仰的?这些人会不会因为你只顾逞意气的一通炮火而绊倒?你知道我们的主是怎样救了这一个个活的灵魂吗?当你开始思想这些,开始想要为你的话语负责时,你就知道按时分粮的重要了。有些话虽无错,却也是不当讲的,倒不是这些话不对,而是这个时候的听众,还不到听这话的程度,话合其时才有用。  
    
  那么,什么是按时分粮呢?按时分粮有三个标准。  
    
1)按时分粮的第一标准,就是要按神的时候分粮。  
    
  按神的时候分粮,也就是须顺着圣灵的引导而教导,这就要求你必须有祷告,必须与神有交通。一个传道人与神没有活的、天天见面的关系,那是何等可怕?每一个蒙恩重生得救的人,与神都有关系,或许他与神互动关系还不够亲密,甚至还常有摸不到神的时候,但这决不意味着可以没有神。尤其是传道人,更要小心。传道人必须活在与神同行之中,没有神,不与神相交,道该如何传讲?当我们摸不到神的时候,心中真的是惊恐万分、六神无主,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相信,活的主引导活的人。你或许会说,这话有奥秘派的倾向,“不够改革宗”,可我却认为,这正是改革宗真正的精髓所在。“道路,真理,生命”,用所谓的“生命”反真理是可怕的,但是,用所谓的“真理”反生命一样可怕。在今天的一些人口中,改革宗俨然已沦落成只有理论性、知识性,而没有生命气息的改革宗。我们当然反对那些攻击我们的反智主义者,他们诬谄改革宗“只有知识没有生命”,我们对此要坚决反击。但是,弟兄姐妹,我们却需确实知道,我们所说的“生命”,是“真理性的生命”,我们所说的“知识”,是“生命性的知识”。圣经的智慧是位格性智慧,圣经的真理是位格性真理,我们不是信一套空洞的道理,我们传的道是活的道。 


这样,圣灵和圣道怎能分得开?传道人所传讲的是“圣言”,还是“人言”?当然神是用人来讲道,但是当一个人受托于神时,神就必用圣灵膏抹他,从此就分出了真假传道人。上帝留意保守祂的话,也留意保护祂的仆人。你看以利沙,当孩童们笑他秃头时,狮子就出来,把孩童们都咬死了,为什么那么“残忍”?原来圣经要借此表明,上帝所托付的职分是不可藐视的。没有一个人敢在基督宗教中直接指着耶和华骂的,没有一个人敢放肆到那种地步,但是我们却经常看到旧约新约中,人辱骂教会、神仆。主说:“听从你们的就是听从我”,同样也说:“弃绝你们的就是弃绝我”(路1016),这里确实存在着传道职分代表性的问题。传道人若讲的不是真理,你尽管踩在脚下,但他讲的若是真理,你踩他的时候就要小心了。保罗劝提摩太提多要用各样的权柄教导人,不可让人小看。而魔鬼的诡计之一,则是击打牧人羊就分散,把传道职分的有效性和代表性,从信徒心中夺去,信徒就难以再听得进神借传道人所讲的道了。 

  
  我们的职分何等重要,不可叫人小看我们的年轻。我们非常渺小,但是将职分托付我们的神却不渺小,“并不是我们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林后35)。我们要对主忠心,忠心必须体现在按时分粮上,活在圣灵中,按神的时候分粮。  
      
  2)按时分粮的第二个标准,是要按人的时候分粮。  
  
  所谓按人的时候分粮,就是指按受牧群羊的身量喂养,按受牧群羊能消化真道能领受的时候分粮。保罗说,我不能够用干粮喂你,只能用奶喂你。这里面有没有一个时候的问题?希伯来书的作者批评会众只会喝奶,不能够吃干粮,保罗也批评哥林多人理当吃干粮了,还依然在喝奶。但批评归批评,保罗却并没有说:“那好,我现在用干粮硬塞你”,而是仍然用奶喂养他们(参来5:12-16,林前31-3)。

  
   改革宗神学很纯正,但若离开神的灵,离开现实的应用,就教义谈教义,就理论论理论,谁都会谈出一些道道来。我就有几个研究宗教、搞社科的朋友,他们也熟悉改革宗神学的一些道理,理论也是一套一套的,或许在他们眼中,我们这些传道人还根本不够格与他们这些“专业人士”交谈。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专门吃这碗饭的,而你不过是半路出家的“迷信徒”。弟兄姐妹,但他们真能明白吗?能把这些道道应用出来吗?不但是这些教外人士,今天教内又岂会缺乏这类空谈家呢?  


“原来在神面前,不是听律法的为义,乃是行律法的称义”(罗213信仰终极的检验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实践。“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凡遵守主道的,爱神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从此我们知道我们是在主里面。人若说他住在主里面,就该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约壹23-6  
      
  这就是刚才有弟兄所说到的实践应用,什么是应用?应用不是别的,就是真道的活泼性。它不是世人所说的先读万卷书,再行万里路,不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乃是说,道就是生命,就是能力,就是行动。神的话本身就带着能力,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不是说了再去立,而是说就是立。主的话如火焰,如铁锤,主的话创造万有,使人复活,发出的当儿就改变人心因此,当我在圣灵中领受祂的话时,祂活的道就存于我心,见于我行当然,这中间必有心灵熬炼的过程。所以,我们要听道,且要饥渴慕义、专注认真、谦卑虚己地听。   

 

  一个人若不把自己伏在主的道下,而是把自己居于主的道之上,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评判道、解剖道,他必定要绊跌在主的道上。堕落的理性何等骄傲,总是千方百计想左右主的道。我们当然不是反对理性,改革宗非常注重理性,但我们所说的理性是指圣化的理性,而不是这种自我的堕落的理性。我们的信仰并不违背我们的理性,但却是超越我们的理性。婴孩就是以单纯的信心领受主道的人,以信求知的前提就是理性服在主道的权柄下,但是,那些生命主权没有交托的人恐怕永远不能明白这点。  
      
  这个时代的教会是“婴孩”太少,“大人”太多;羊太少,牧人太多。不是吗?人人都不把自己当婴孩,当小羊,仿佛都不需要受教受牧似的,这些当然都给按时分粮带来难处,但是,那些真正属神的婴孩和小羊,总需要我们悉心的喂养。

      
3)按时分粮的第三个标准,是要按自己的时候分粮。  
    
  什么是自己的时候?就是按教牧自身的领受和施教能力,来喂养群羊。我们不能也无法把我们所没有的给别人,除非我们去“偷”。  
    
  我们必须与神有交通,因为只有祂真正掌管着我们所牧养的每一只羊的心灵,也掌管着每个传道者的心,我们只能照着祂的引导讲道。我们也必须关爱群羊,照着羊群的状况施教,但我们更要诚实地按自己的水平和能力讲道。你不能传讲你所不知道的,不能传讲你自己都不相信的。 


讲道是带着生命,带着自己的真情实感的,它不能照本宣科,生搬硬套。由于改革宗真理强,就有一些改革宗学习者误用了它,学几句理论,看几本书,不分青红皂白,一有感想搬起就讲。其实你在台上所讲的,不过是嚼别人吃过的二手东西。我们当然是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看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耶616,好的传道人一定是个博览群书、谦卑追求的好学者,但他们绝对不是二传手,不是搬运工。他看,他听,但他更吸收、消化,使之成为自己内在的东西。 


不但如此,好的传道人一定知道“著书多,没有穷尽;读书多,身体疲倦”的道理(传1212),他们博览群书,却一定会把这些书放在那一本不可替代的圣书之下,他们花时间研读群书,但一定会花更多时间查考圣经。当然,他们的读经,也不是法利赛人式的读读看看(约539-40),而是“两灵”互动,什么是“两灵”?就是圣灵和新灵。“两灵”互动的结果,就使得他把主的道当作粮食吃了,成为生命的消化(耶1516)。 


当然,这种消化的调和剂往往是眼泪,就如老约翰,吃了上帝给他的书卷,腹中苦,口中甜(启108-10)。神的道只有在受磨难熬炼的心灵中才能滋生出来,耶和华看顾的是那些因祂的话语而心灵战兢的人(赛662),耶和华使我们受苦,是为要让我们学习祂的真理(诗11971)。传道人领受主道,若腹中不苦,口中就很难滋润他人。  
    
  司布真说他的讲台胜过总统的办公桌,我们蒙召作传道人,是神给我们极大的恩典和尊荣,我们为此感恩喜乐。但是弟兄们,我们也应当清楚,我们蒙召,是要与基督一同为祂的道与教会受苦的,我们会有很多的愁苦和眼泪,挣扎和艰难。这些虽然是因服事而有的,却也是我们灵命成长不可少的。侍奉,就必有成功,如同也会有失败一样。如果没有神的对付,成功就易使我们自高,失败又易使我们灰心。因此,我们实在是需要眼泪。   


弟兄们,不要怕,最软弱之时往往是我们最刚强之际。以我自己的传道经验,几时我自以为雄纠纠气昂昂的时候,结果往往是灰溜溜的,几时我内心又战兢又软弱,主却往往带我经历到奇妙的得胜。主为什么要这样?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会真正从心中把荣耀归给祂。我们太容易窃取主的荣耀了,主之所以不许可,乃是祂爱我们的缘故。“耶和华啊,荣耀不要归与我们,不要归与我们,要因你的慈爱和诚实归在你的名下”(诗1151。耶和华命定了,凡偷窃主荣的必被除灭。荣耀归我们,只会是损害,只会招祸。因此,谦卑再怎么讲都不会过分,只要不是假谦卑,没有人会谦卑过头的。  
      
  所以,按时分粮很重要的一个原则,是要按传道人自己的时候分粮,但只有真正谦卑的人,才能够看清自己的时候。保罗说:“我凭着所赐我的恩,对你们各人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罗123   
  
3、忠心的三大具体体现  
    
  我们在讲忠心,大家都愿做忠心的仆人,但若不明白神对忠心的具体要求,忠心就无从讲起了。透过这段经文,我们已明白了忠心的中心原则,但把握了原则,还需明白具体的内容,才能把忠心落到实处,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口头上。  
    
  忠于神,往往意味着不体贴人意。当彼得被撒但利用,成为拦阻主上十字架的绊脚石时,耶稣基督责备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1623保罗说:“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加14   


但是,在另一方面,我们也应当看到,当有些人说要忠心于神的时候,他是利用这口号,来掩饰自己不忠的事实。比如,当一件合乎真理的事叫他去做时,他会说:“我不要做,因为我要忠于神,不是忠于人”。这里,他是人为地把忠于神和忠于人强行对立起来,后面的潜台词是:我只要认定忠于神,其他什么人、什么事我可以不管了,别人也休想管我,因为我只对神负责,也只有神鉴察我,与其他人无干。这样,忠心与不忠心,就变成随这人自己嘴巴讲的了。“忠于神”,就成了一个没有具体内容的空洞口号,成了一个人推脱责任的最好借口。  
      
  但我们看这段经文,忠心却是有具体要求的,是要透过具体的内容来表达的。谁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呢?主在后面就具体陈述了对忠心的三大要求:  
       
 第一,忠心是对真道的忠心。  
    
  因为忠心的仆人是按时分粮的人,主耶稣是从天而赐、喂养我们生命的惟一真粮,祂就是真理,所赐给我们的真道,就是我们灵魂的粮食。教会是神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受托要把这道传扬出去,用这粮喂养那些灵里饥渴的人。   


  使人归向神的惟有真道,因为主用真理重生人(彼前123),又用真理使归向祂的人得成长(约1717)。真道的得胜就是主的得胜。因此,凡对神忠心者,必对真道忠心,他们领受真道又持守真道,遵行真道又传讲真道。他们用这真道向教外宣教,用这真道向教内牧养。他们为道热切,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争辩,甚至献上生命也在所不惜(犹3)。因此,一个对道不忠心的人,是不可能对神有忠心的。   
  
  第二,忠心是对灵魂的忠心。  
    
  从神的主权看,神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荣耀祂自己,有人就因此而走极端,把荣耀神与造就人对立起来,似乎不打压人就不足以荣耀神似的,这就是那些极端改革宗所走的路。人本主义者用人打神,极端改革宗用神打人,这一左一右,都不在正道中。我们晓得神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祂自己的荣耀,但祂所做的一切,也是为要得着这一个个罪人归祂。人生的目的是荣耀神,但从另一侧面看,神计划救恩的目的,却是为得着人,就是我们这一个个堕落的、无知的、悖逆的、抵挡祂的人。  
    
  这里又涉及一个存在争论的教义,就是救赎范围的问题。我们相信,神愿罪人悔改,不愿人沉沦,但祂只拣选了其中的部分人得救,这是祂主权的奥秘,但我们却不可因此就认为,祂邀人归祂就不是出于真诚。有些人抵挡不悔改,拒绝祂的儿子,这不但无妨于神的真诚,反而更因此显出人的悖逆与自甘沉沦。有人领受,上帝的恩典就得着称赞;有人抗拒,上帝的公义就得着称赞。 

有人常误会预定论,稍遇抵挡的人,就说“你这该死的”,似乎上帝就是要恶狠狠地把他们送下地狱一样。他们把上帝的属性割裂了,要知道,我们不单反对用慈爱反公义,也反对用公义反慈爱。为什么今天会有那么多人说改革宗人士身上没有恩慈,固然这其中有许多是别有用心或出于恶意,但我相信多少也有我们自身的原因。  
    
  当耶稣基督在圣殿里怒目圆睁,推翻桌子,把兑换银子做买卖的赶出去之时,祂就不是这位慈爱的主了吗?是不是那一刻慈爱忽然离开祂了?在我看来,责备罪恶和爱人应该是不对立的,我们承认自己还在肉身的过程中,还有诸多老我需要对付,还时不时会擦枪走火。因此,需分外谨慎我们责备的动机,省察里面是否存着恩慈和温柔,但这都不能构成不对付罪恶、不帮助弟兄的理由。同样,肢体身上的软弱,也不能构成我们不爱他们的理由。  
    
  你蒙召就是要做救灵魂的事工,怎能不面对人?路德说,上帝不需要人服侍,你身边的邻舍需要。对神的尽忠尽责,是透过对灵魂的忠心体现出来的。而要做人的工作,就不可避免地要面对抵挡。一个忠于神的人,必定忠于神所托的救灵魂的事工,他首先要对神所托付的群羊忠心,把神子民刻在心中,担在自己的肩上。被主三问是否爱祂,然后才让他牧养群羊的彼得,一定对此刻骨铭心,以致后来也以此教导人说:“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 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 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前51-4  
    
  真正神所呼召仆人的记号之一,就是他已把主交托给他的群羊,烙在自己的心灵之中。当然,这不意味着我们都已做得非常好,已无懈可击了(那样也就无需提醒要忠心了),而是说我们必定要拥有这个特质。有人说,牧师周一一定要安排出来休息,不要探访过多,整天跑来跑去,搞得比唐崇荣更忙似的。当然,这里面有爱的关怀,也有提醒牧者要合理安排时间之意,但我们自己的内心,却应有一个调校标准,对准焦距,看看群羊的大牧者是怎样事奉的,圣经的要求又是怎样的。  
    
  第三,忠心是对神的事忠心。  
    
  人人都在做事,但到底为谁做?主耶稣十二岁时就说:“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路249人生真正最有价值的事业,乃是为主做事。路德曾说过,当主吩咐你捡一块小石头时,这事就是你最重要的事了。不是这块小石头重要,而是吩咐你这事的主重要。所以我说天国无小事,因为事后面是神。同样,对教会之事的判断也当小心,因对属灵之事的论断,就是对左右事情之神的论断。我不是说不要检讨,不要评判,而是说你要小心评判的动机与依据。  
    
  忠心是透过对神所托之事的忠心体现的。教会有很多事,真道的传讲,群羊的牧养,灵魂的造就,还有各样治理事工,都必须一件件的具体去做。由于肉体的软弱,我们天然的倾向就是,要么懒而不动,要么就做马大,只为事而事,眼中只有事,却忘记事后面是人,也忘记掌管万事的神。我们当谨记:做事的目的,是为造就人,而造就人的目的,是荣耀神。  
    
  这样,我们要殷勤做事,但却不是乱做,而是为主做,靠主做,照主的法则而做。上帝有祂的法则,祂的法则都在圣经中摆着,离开真理、不照祂的法则胡乱行事,不是忠心,恰是不忠。  
    
  因此,忠心是有具体的意义的,是要落到实处的,它至少包括了要对神所托付之事忠心,要对神托付的群羊忠心,要对主所托付的真道忠心,这三者是不可分割的。你要忠心传道、悉心牧养、殷勤办事,又要有见识地这样做。有见识是什么意思?有见识就是有智慧,一方面把真理的道存在心中,一方面又懂得把它应用在现实中。智慧就是基督,因此,如果你不活在基督里,你永远也不能做忠心有见识的人。所罗门求智慧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晓得怎样在神的民中出入(参王上37-9)。 
    
  圣经不但要我们忠心,还要我们有见识地忠心,有见识是很重要的。尤其在这末世的宗教,各类的“联结”都在“合一”的招牌下进行。“酒能使人亵慢,浓酒使人喧嚷,凡因酒错误的,就无智慧”(箴201,宗教化的集结易使人沉醉,宗教宴乐之酒更易使人生发错误,我们更需求神赐我们见识。让我们警醒:我们必须要与人交往、要联结,但我们联结的时候要小心,不要陷入属肉体的宗教情操中,寻求哥们义气。求主使我们有安息,不冲昏自己的头脑,失去内心的安静,愿我们都像但以理一样,心中有智慧和明辨。  
        
  4、不忠心的三大原因  
    
  最后,因时间关系,我只稍提一下几个不忠心的原因:  
    
  第一,不忠心是因为未活在主前。  
    
  心中无主的人,是不可能有忠心的,但重生之人若不常将主摆在心中,不常常思主,常常爱主,他也不可能有忠心。忠心不是孤立的,它与爱,与望,与信都连在一起,忠心是在生命里的。  
    
  第二,不忠心是因为没有永恒观。  
    
  所谓没有永恒观,就是说没有把永恒带到今世来生活,没有活在在地如同在天的生活中,这是造成不忠心的第二个原因。今天我们活在地上,在时空之中,但我们里面的生命却是超时空的。永生的生命超越了过去、现在和将来,但在时空过程之中的我们,又有过去、现在和将来。过去的得救是我今日生活的坚实基础,将来要见主向祂交帐,则使我深深警醒。

  

这样,我就会突破今世表象界的一切试探和挂虑。信就是冲出来,用里面突破外面,用永恒左右现象,用不变的带动多变的。一个没有永恒观的人,是一个没有交帐意识的人,他又怎么可能忠心于主? 
      
  第三,不忠心是因为不感恩。  
    
  我们要常数算神的恩典。我们回想过去,不是要把包袱背在肩上,许多的人回头数算的不是神恩,而是数算自己的罪孽有多重,忘记了你的罪有多大,神的赦免恩典就更是加倍的大(罗520)。因此他没有内心的平安,天路越跑越慢。但一颗常存感恩之心的人,是一个数算神恩、纪念耶和华作为的人,他必用热切的心服侍众人。对这种人,忠心就不是不得已的咬牙苦撑,而是在负甜蜜之轭。   

今天许多人一讲忠心就流泪,唉,我为主坐牢多长,为主走了多少年旷野路……一笔一笔拿出来算账。忠心不是这样的,忠心是甜蜜的恩典,是一颗被恩典融化的心灵。弟兄姐妹啊,如果一个人存着这样感恩的心,存着这样深深的爱,就不可能不忠心。        
    
  好,让我们做个回顾,我与大家从两大部分来分享“我们应有的儆醒”,第一部分讲到了试探,特别论到我们改革宗人士今日容易遇见的试探。这试探不是你独有的,无需自哀自怨,也不是只有我才有,你可以不闻不问,这是我们都要面对的,因此我们需要彼此搀扶。我们里面的生命是共通的,只要在这个生命中,我们都共有一个仇敌,也共有我们的软弱,改革宗人士有,非改革宗的肢体也有。第二部分我讲到我们的责任,我们受托对神尽忠,我们的忠心,不应当只是美好的想象,而是有具体的内容,要我们身体力行地去实践。愿主祝福大家!  
    
  我们来祷告:“恩主,为这两天的聚会向你献上感恩,因为晓得你的恩典在我们中间,晓得你的爱不离开我们,晓得你是何等地托住我们。主,若照着我们的软弱,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在你面前站立,也早就被恶者攻击得支离破碎了。但恩主我们感谢你,无论我们有多少偏差,你都是平衡的;无论我们有怎样的疏漏,在你都是完全。主,我们感谢你,我们知道无论撒但有怎样的诡计,怎样的攻击,你都是我们的保障与得胜,你应许我们的永远是真实的,因为阴间的门胜不过教会。恩主,我们如今在你恩典的怀抱中,何等甜蜜,何等喜乐,愿你施恩怜悯祝福我们更多更多,好让众弟兄姐妹在你的恩中更加彼此相爱。同心祷告,奉救主耶稣圣名。阿们!”
      
  (根据讲道录音整理,经作者修订。)

 


阅读:6756 次
录入: 求知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