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特约专栏 → 林刚长老 → 阅读内容
 
背景:

基督为王

[日期: 4/20/2011 8:49:12 PM ]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基督为王

 

基督为王

 

 

改革宗(福州)教会 林刚长老

 

 

  弟兄姐妹平安!今天我们要藉着《诗篇》第110篇,再一次定睛基督,来认识救我们的主。肉体不习惯仰望基督,新生命却不能不聚焦基督。求主引导我们,脱去我们眼中的鳞片,使我们能有悟性认识祂,因为只有不断认识祂,我们才能更紧联合于祂,更深降服在祂的主权之下。

 

  《诗篇》第110篇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基督为王。它被马丁路德誉为诗篇之冠,是新约圣经引用最多的旧约经文之一,甚至耶稣基督在驳斥法利赛人的时候都用它,所以我们真需要好好来学习它。

 

  这首诗篇里面隐含着极丰盛的天上之粮,极奥秘的生命智慧,极奇特的宝贵启示。它向我们启示了基督这位大君王的伟大得胜。《诗篇》第110篇是弥赛亚诗篇的巅峰之作,它篇幅虽短,却几乎涵盖了基督论所有的要点。就如,基督位格的神人二性,基督降卑和升高的身份,基督君王和祭司的职分,基督的救赎的事工,以及基督再来的审判等。

 

  我把这整首诗篇分成三大段落,三大段全都扣住一个中心,这个中心就是基督作王。第一段只有一节,就是第一节,它宣告曾被杀的耶稣,已经高升到父的右边,被立为荣耀的王;第二段从第二节到第四节,它告诉我们这位王是怎样的王?祂是教会的元首,万有的君王,掌管人类历史的王,是祭司性的君王,是救赎主,是得胜掌权的王;第三段从第五节到结束,它告诉我们这位现在在锡安掌权的王,是将要再来终结人类历史的审判之王,人如今在历史过程中对祂的回应,将决定他们将来最终的命运。

  

  从历史时空的进程看,这三大部分从时态上,是分别指向过去、现在和将来。第一部分讲祂是凯旋的王,祂曾降卑,但已高升,这是过去式,是已经完成的事;第二部分指向祂在锡安作王,凯旋的主为教会作了万有的元首,这是指向现在,祂正统率教会争战得胜;第三部分指向将来,祂是审判的王,祂要再来,践踏仇敌,饮仇敌的血,吃仇敌的肉。

 

  这样,祂作王涵盖了全部的时间,贯穿着整个历史。基督是永恒的王,永恒并不分过去现在将来,只是由于救赎在历史的进程中展开,这位永恒的王要在历史中被认识。祂曾从天而降,进入人类历史,正是在历史的时空中,祂被藐视,被弃绝,也正是在历史的时空中,被人弃的祂却被父所高升,成了人类历史的主宰,掌管着整个历史。所以,基督作王当然要在历史的过程中宣讲,因为就永恒而言,祂从来都安坐在宝座上,没有哪一秒钟大权旁落。因为祂从天而降仍旧在天。

 

  我们先一齐颂读一遍这首伟大的诗篇:

 

  耶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

 

  耶和华必使你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

  你要在你仇敌中掌权。

  当你掌权的日子(或作“行军的日子”),

  你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或作“以圣洁为妆饰”),甘心牺牲自己。

  你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或作“你少年时光耀如清晨的甘露”)。

  耶和华起了誓,决不后悔,说:“你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

 

  在你右边的主,当他发怒的日子必打伤列王。

  他要在列邦中刑罚恶人,尸首就遍满各处。他要在许多国中打破仇敌的头。

  他要喝路旁的河水,因此必抬起头来。

 

  一、凯旋的王

 

  我们先来讲第一段,基督是凯旋的王。

 

  我们认识这伟大诗篇的起点不是从升高开始,而是要从降卑开始。不认识降卑的基督,永远不可能认识升高的基督。降卑之中祂是受苦者,升高之中祂彰显了祂伟大的尊荣。

 

  《诗篇》第110篇的第一节开篇就告诉我们这一点,这位王是高升凯旋的王,既说高升,其背景就是祂曾降卑,既说凯旋,就表明祂是从战场上回来。因此,这第一节的背景就是基督的受苦受死。被人唾弃的拿撒勒人耶稣居然被升到至高,就如彼得所说:“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徒236)这就好像我们中间有一个人,你看不起他,把他踩在脚下,赶他出去,结果第二天打开电视一看,他居然成了一国元首。这里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这个被人唾弃的拿撒勒人耶稣,祂是万王之王,荣耀的主,万有的主宰。

 

  “耶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1节)“耶和华说”这种文学的表达方式叫做“神谕”,是希伯来文学的一个特征,在先知书里并不少见,但在诗篇之中却不多见,由此也可见《诗篇》第110篇的独特可贵。大卫是君王,也是先知,先知也被称为先见。什么叫做先知先见?先知就是先知先觉,先见就是比别人要先看见。大卫不愧是先知,他比人先一千多年看见,看见了什么?就是一千多年之后的弥赛亚的降卑和高升。

 

  从诗篇的文学风格讲,这首诗篇是君王加冕礼的诗篇。有人说这大概就是根据大卫自己在攻克耶布斯,加冕作王时的经历所写成的,当然这是在圣灵的默示之下。有一位牧者说得好,他说就这方面,大卫似乎比新约的约翰还了不起,因为连约翰看不到的他都看到了。约翰在异象中被天使带领,看到了被杀的羔羊在天上受敬拜,但约翰没有听到加冕礼上的这句话,就是圣父对被弃绝的耶稣说:“你坐在我右边,等我让仇敌成为你的脚登。”新约使徒们的眼睛是有福的,因为看见了,耳朵也是有福的,因为听见了。从前有许多先知和义人要看他们所看的,却没有看见,要听他们所听的,却没有听见。(参太1316-17)他们有幸亲眼得见、亲耳得听、亲手得摸在肉身显现的道,但敬虔蒙福的大卫却早在一千多年前,就从远处被神带到这样的高处,在近距离中,仿佛亲眼看见、亲耳听见被杀羔羊的加冕礼。

 

  1.坐父右边

 

  什么叫做“坐在右边”?“右边”代表着尊荣的地位。其实不单在近东,就是在我们中国,也有“右为尊”的观念,“右丞相”往往是帝王的代理人。希伯来文化中的“右边”有三大代表意义:第一是代表满意和接纳;第二是代表尊贵和荣耀;第三是代表权柄和能力。分别表示着成功、尊荣和权能。因此,当圣父对圣子说:“你坐在我的右边”时,它不是表示天上有两个宝座,大的在中间,小的在右边,圣父坐中间,圣子坐右边。这些是人时空中的观念,圣经用拟人化的表述方式来启示真理,我们却不能够把上帝矮化成人。天上永远只有一个宝座,永远只有一个权柄中心。坐在上面的是父、子、圣灵三一独一真神。而与我们有关系的、可称颂的救主基督,如今作为新约的中保,是这权柄唯一的代理人。

 

  这样,“耶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至少有三方面的意思。

 

  首先,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这个在地上被人藐视、遭人唾弃,最终被以最残忍的方式钉死的耶稣,却被神所接纳,被接到天堂,坐在祂的宝座右边。

 

  地上最卑贱的是天上最荣耀的,地上最被轻看的是天上最尊贵的。十字架颠覆了人的价值观,若我们不认真思想这位拿撒勒人耶稣,恐怕我们终生都只能作黑暗中的瞎子。

 

  上帝的儿子来到世上作人,荣耀的神降到最卑,祂为我们取了罪身的形状,生在马槽,死在十架。圣经说祂面貌憔悴,形容枯槁,祂一生劳苦,被人藐视,受人轻看。最终被罪人弃绝、钉死。在人看来,人间能够用得上的咒诅的话祂都担了,甚至连死都是短命死(只活了三十三岁多),没好死(死在十字架上)。十字架是什么?十字架是人类历史中出现的最残忍的刑具之一,它在两方面折磨人:一是肉体上的痛苦,十字架是最残忍的刑具,它把人钉在木头上数日才能断气,让人痛苦到极致;二是精神上的羞辱,这不但是指钉十字架的人一丝不挂,更是指只有穷凶极恶的、最卑贱的、最被藐视的罪犯才钉十字架,正是因此十字架才不钉罗马人。神的儿子来世上作人,替人受苦、受辱、受死,祂受苦,受得最深;受辱,受得最大;降卑,降到最卑。可世人却以为祂被上帝击打苦待了。(参赛53

 

  拿撒勒人耶稣有何罪?竟惹得世人如此恨恶祂,非要置祂死地而后快?原因只有一个,祂是王,以色列人告祂的法律理由,以及罗马官方最终判祂死刑的法理名义也就是这个。(路231-338)堕落的人性以自己作王,所以人性敌挡真正的王,厌恶真正的王。罪人天性中的两大特点正揭示了这点,一是主权不容干犯,二是天然的反权威。所以,当真正的王来到世上的时候,人不要祂作王,把祂唾弃。耶稣基督挂在木头上时,各方人士都嘲笑祂:被挂在木头上的罪犯啊,你还敢说自己是王吗?(路2335-38)耶稣基督自己在十锭银子比喻里,就曾预告过以色列人弃绝祂的真正原因:本国的人不要祂作王(参路1914)。一切自我作主的人都不会要一个真正有主权的主,正因如此,那些挂名的基督徒要么就是不交出自己生命主权,要么就是杜撰出一个无主权的上帝来迎合自己。所以,直到如今,这位荣耀的王还被拒在很多人的心门外。

 

  但这个被人弃绝的耶稣,居然被至高的神耶和华接纳。人把祂钉死,耶和华却将祂复活;人贬低祂,耶和华却高举祂;人羞辱祂,耶和华却荣耀祂。如今祂在耶和华的右边,坐在高高的宝座上,掌万有之权,受万有的敬拜。

 

  人都可以看这位被钉的拿撒勒人耶稣,问题是用哪一双眼睛看,属灵的人和属肉体的人各有他们的眼睛。自由派人士尊重耶稣,不过是把祂当做一个伟大人物。只有那些被神开启了的眼睛,才能看见火车火马。这些人的眼睛不一样,他们看见这人被弃后面的接纳,羞辱后面的荣耀,软弱后面的能力。

 

  第二,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这位被世人视为卑贱的人,耶和华已赋予祂最高的尊荣。

 

  耶稣的一生是受苦的一生,也是荣耀父的一生,而祂的钉十字架则是荣耀的高峰。耶稣在临上十字架前曾表现过这种真实的情感:“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父啊,愿你荣耀你的名。”当时就有声音从天上来说:“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还要再荣耀。”(约1227-28)这是父对子荣耀父的一生的肯定,而今,藉着十字架的牺牲,祂要更荣耀父。

 

  不但如此,十字架不仅是子荣耀父的行动,也是父使子得荣耀的作为。耶稣正是这样认识的,祂视十字架为自己的荣耀,屡次提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来122)耶稣离世之前跟父祷告说:“我在地上已经荣耀你,你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父啊,现在求你使我同你享荣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荣耀”。(约174-5)谁能想到这位被人轻视、被人羞辱、被人弃绝的拿撒勒人,祂是至高的神;“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耶稣不但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而且祂就是神。祂是为了我们而降卑,为了我们而隐藏了祂的荣耀。十字架颠覆了人的价值观,人所不要的,人所认为最卑贱的,却是神眼中最尊荣的。“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29-11

 

  第三,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这位被罪人审判,被不义地夺去生命的拿撒勒人,如今正持续不断地在天上为祂的教会执掌天地之权。

 

  耶稣复活之后曾对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2818)从神性的角度说,圣父、圣子、圣灵三一的神永不分离,不是圣子到地上,天上只剩下圣父和圣灵,圣子“从天而降仍旧在天”,(约313)有哪一刻会大权旁落?这里的意思不是简单的神子复又掌权,而是耶稣在神人这个位格里的宣告,是这位中保藉着祂的死里复活而得胜掌权的伟大宣告。魔鬼有资格跟神打架吗?是圣子道成肉身,另取了人性,在这中保身份中,成为我们人类的代表,为我们败坏那掌死权的魔鬼。祂既从死里复活,父就因着祂大能的得胜,赐予祂天上地下一切的权柄。

 

  因此,这是我们被奴役、被捆绑的人类得胜的宣言。耶稣是盟约的元首,更美之约的中保,是一切拥有祂生命的新人类的代表。藉着与祂的联合,我们在祂里面,祂在我们里面。祂为我们降卑,代表我们受死,也代表我们复活,代表我们升天。藉着与祂联合,我们在祂的受死里都死了,在祂的复活里都复活了,同样,藉着与祂的联合,祂的得胜就成为我们的得胜了。祂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使我们成为国民,作祂父神的祭司,与祂一同作王。

 

  你看祂获得的权柄跟我们有没有关系?基督是我们的得胜,离开祂我们一无所有,在祂里面我们样样都有,祂不但是我们的救赎和生命,也是我们的得胜和成功。

 

  《诗篇》第110篇第一节就告诉我们这件令人惊奇的事,被人所轻看的拿撒勒人耶稣却是高坐天上宝座的万王之王。这一节经文促使我们思考:

 

  第一,这位王从哪里来?

 

  这位王从哪里来?祂不是从高天来到高天,不错,祂原本就有神的形像,却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从高天来到地上成为卑微的人,特要藉着替人受苦受死来救人。这位被高升的王从哪里来?祂不是从王宫来,而是从骷髅地而来,从加略山而来,从十字架而来。人不要祂,人弃绝祂,人不让祂作王,但上帝却把祂升为至高。你可以看到了吗?远超高天之上尊荣的王降卑来作人,被人轻贱的拿撒勒人却是高升的荣耀的王,富足的主为我们成为贫穷,受苦的弥赛亚成了尊荣的主。

 

  这位大卫口中的“我主”就是耶稣基督,从肉身说,祂是大卫的子孙,但从神性的永能说,祂却是大卫的主。大卫被圣灵带到这样深的地步,穿越了时空,如同在天上看到了弥赛亚的加冕礼,听到圣父亲自对祂圣子的嘉勉。

 

  第二,是谁给祂加冕的?

 

  耶稣在地上时,人也曾要给祂封王戴冠,但他们所要的不过是一个能为他们带来荣华富贵的属地之王,一旦梦想幻灭,他们也就毫不犹豫地弃绝这位真正的王。他们为祂戴上荆棘冠冕,以此来羞辱祂。人类本想用十字架上那三种文字写着“犹太人的王”的牌子,(参路2338)来嘲弄这位自称为王的拿撒勒人,却不想这成了自己永远的羞耻。

 

  请你看清楚,谁有资格给这位拿撒勒人戴上王冠?不是如虫般的世人,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这资格,惟独是那创天造地的万有之主。所以,基督是王是拿来宣告的,不是向人祈求的。基督徒传劝人与神和好的福音,乃是在宣告基督作王的真相,如果一个福音使者摇尾乞怜般地求别人来尊耶稣为王,他是走错路了。这位被人弃绝的拿撒勒人耶稣是王,你高兴不高兴祂都是王,罪人没有资格给祂增加王冠,因为那至高的父已经给祂加冕。但另一方面,如果有人用耶稣为王的名义,要把基督拉下至高的宝座,利用基督教建立属地的国度,拱祂作一个属世之王,他的路也走错了。

 

  基督在世上的时候,拒绝了人送给祂的王冠,祂不要那一种属世的冠冕,因为祂的国不属世界。地上哪一个国家配请祂为王呢?无论是小国还是大国,都要化成灰烬,成为过去。从前人们把“万王之王”的称谓奉给那些伟大的君王,但地上的王有哪一个配称万王之王呢?亚历山大大帝今何在?尼布甲尼撒今何在?自称万王之王的凯撒今何在?“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1115)这世界的一切都要过去,只有这一位才是真正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今天人可以拒绝祂、抵挡祂,但那一天,他们终久会看见这位拿撒勒人王权的荣耀。今天尊祂为主,活在祂王权治下的人有福了。你若以为基督作王是我们给祂的尊荣,就大错特错。

 

  第三,我们该怎样面对这位王?

 

  既然拿撒勒人耶稣是王,那我们就要认真思考自己该用怎样的心态面对祂。瞎子不承认有太阳,只因为他看不见。自我中心的人不会真正尊耶稣为王,只因为他自己就是王。人可以不尊祂为王,但不会改变祂始终是王的事实,只是那些不尊祂为王的罪人要思想该如何面对审判那日。算总账的日子必定要来,顺祂者昌,逆祂者亡。因为祂是王,不是你。自我中心就是自我作王。若人的王座不崩塌,就看不见天上的王座高高立定。弟兄姐妹,若你自己的王权不崩溃,你断断看不到基督的王权,你也传讲不出生命的道来!

 

  2.等候仇敌成为脚凳

 

  下半节的“等我使你的仇敌成为你的脚凳”,是耶和华上帝对这位经过苦难而被高举的爱子说的,这表明,被人藐视轻看的拿撒勒人耶稣,如今已经执掌了天上地下一切的权柄。什么叫 “等我使你的仇敌成为你的脚凳”呢?古代近东争战时,得胜的一方总要把俘虏踏在脚下,以此表明仇敌的崩溃,完全的征服。约书亚征服“五王”后,就曾叫他的军长们把脚踏在残暴的“五王”头上。(参书1024

 

  耶和华说:“你坐在我右边,等我使你的仇敌成为你的脚凳。”既坐,又等,“坐”是安坐的意思,“等”又是什么意思呢?等仇敌踏在你的脚下,仇敌不是已经被踏在耶稣的脚下了吗?为什么还需要等?难道十字架不足以表明基督的得胜吗?难道复活的基督只把魔鬼打败一半吗?倘若我们用堕落的理性,照字句去套,就会死在这里。这里的“等”是积极性的等,是得胜性的等,从现在开始不断地得胜,一直到完全得胜。这不是说耶稣还没有完全得胜,永恒之中祂早就得胜了,是祂要把这个得胜化在还处在历史进程中的祂的身体——教会身上。这里就有个很复杂的理解,需要在信心中用灵性去体会。永恒的存有状态与时空不一样,永恒不存在等,时空需要等,永恒之中仇敌已经败了,在时空的现象中,教会还需要运用信心去支取基督的这个得胜。下文就说到这位王祂要把祂在永恒中的得胜带入到历史的过程中,使属祂的子民得胜。

 

  这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是过于我们理性所能尽知的,我们的言语也很难表达得完全。你看,永恒和历史在这里交织,灵界和物质界在这里接触。这位太初就有,在永恒之中,不为人所认识的道,进入了历史中,披戴了罪身的形状,被世人所认识、所看见,但祂复活之后,又升上了高天,又进入了属灵的永恒界,又不被世人所看见。永恒和历史是隔绝的吗?不,藉着道成肉身,这两界的隔断已经拆毁。如今,基督是以属灵的方式与祂子民同在,也只有祂重生的子民才能够体会何谓“天人相交”,何谓“在地若天”。你看到没有?永恒和历史的交接点在基督身上,灵物两界的隔断在基督里贯穿了。

 

  这样,原来“等我使你的仇敌成为你的脚凳”的真正意思,乃是指神要把祂在基督身上的得胜化给祂的每一个儿女,就是那些拥有得胜者生命的新人类身上。永恒的得胜要在历史中体现出来,因为神的儿女在历史中存在,是他们需要拯救,是他们需要得胜,不是神,神从来都是得胜的。所以,神要进入人间,要道成肉身,要取了人性来代表人类。当复活的基督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2818),祂的意思不是指神掌权,因为神从来都是掌权的,乃是说,我们这位道成肉身的长兄,已经因祂的功劳而被神赐予了权柄,成为天上地下一切权柄的实际代理者。因此,基督不单是我们拯救的根源,也是我们得胜的根源。因着基督的高升,世人不单得救有望,而且神的子民更是得胜有望。正因如此,启示录的七教会书信,至始至终都在呼召得胜者,呼唤失败的教会来支取得胜。

 

  这就是父上帝命定的计划,要使基督的得胜化成祂身体,就是教会的得胜,使祂的子民藉着信心都能支取祂的得胜。所以所有重生的基督徒,都蒙召跟从救恩的元帅,从事一场与魔鬼以及牠的代理者世界、罪恶和肉体的争战。这场战争无人能免,这场战争残酷无比,但这场战争又是佳美之仗、必胜之仗,因为争战的胜败早就在基督里定了。原来,属灵争战的真相乃是信心之仗,坚信就必胜,小信就常败。所有争战得胜的秘诀原来都只在这里,不是定睛仇敌,而是定睛基督;重心不在仇敌,乃是跟神的关系。这叫做信心的熬炼,你用信心与基督联合就必胜,远离基督就必败。神要你时刻无己有主,任何一场争战中都与祂同心,都作同着祂在一处的军兵,羔羊往哪里,你就往那里,羔羊的仇敌就是你的仇敌。当你这样倚靠祂,跟从祂,用信心支取祂的时候,你就支取了祂的得胜,因为你正活在祂得胜的生命中,是祂身体的肢体,祂的得胜自然就化到你的身上。这就是保罗说美好的仗、信心的仗的意思了,你听得懂吗?“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壹54)所以基督要“等”,一直要等到人类历史终结,教会完全得胜,中保的国度完成那一天,“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神。”(林前1524

 

  二、掌权的王

 

  基督是高升的王,是得胜凯旋的王,是坐在天父右边等候仇敌成为祂脚凳的王,但这位王不是升上高天后就远离我们,任凭我们苦苦争战而不管我们死活的王,不!我们的王是锡安的王,是住在我们里面掌权,统率我们争战得胜的王。《诗篇》第11024节,就是告诉我们这个真理。

 

  “耶和华必使你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你要在你仇敌中掌权。当你掌权的日子,你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甘心牺牲自己。你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耶和华起了誓,决不后悔,说:‘你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2-4节)

 

  1. 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

 

  这位王是永恒的王,掌管古往今来、天上地下万有的权柄;是历史的王,在人类历史中执掌王权;是锡安的王,在祂儿女中居住,在教会中掌权,统率着祂的军队争战。

 

  这位住在锡安的王是万有的主,天上地下、教内教外,一切权柄都在祂手中掌管,今天祂掌权的方式是内蕴的,世人可以漠然视之,但将来必有一天,祂的王权必要彻底彰显,“那时,他驾云降临,众目都要看见他,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启17

 

  锡安的王今天在教会里是以属灵的方式掌权,祂藉圣灵用圣道引导祂的圣徒,是在灵里掌管他们的心灵,惟因此,那些拥有重生心灵的神子民能顺从,但那些心未受割礼的人必不能顺从祂。因为“不见他,也不认识他”。(约1417)世人所愿降服的是那种外显的、强权的、骑着高头大马的王,世人不会去认一个面无佳形美容、温温和和骑着小驴驹的王。所以,宗教里的大祭司看不起祂,傀儡皇帝希律也看不起祂,地方诸侯彼拉多会说:“这样,你是王吗?”这就是神伟大的智慧,祂叫那自以为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回转像婴孩的就得着生命的训诲。

 

  哈利路亚!这位被弃、被杀的耶稣,是高升的王,这位高升在父右边掌权的王,是与我同在、统率我争战得胜的王。凯旋升天的王今天住在锡安中,继续掌权,依然作工,统率子民,争战得胜。这是教会从事属灵争战的起点,离开这点,无论是基督徒个人还是群体,其战必败。

 

  当初耶稣走在十架苦路上的时候,很多妇人在路旁为祂哭,(参路2327)为什么哭?因为她们像以马忤斯的门徒那样,以为“我们素来所盼望要赎以色列民的,就是他”(路2421,可如今连祂都死了,我们的希望幻灭了,完了,以色列人啊,各回各家吧!离了主,我们还能做什么?在加利利海边,彼得和他的同伴就算重操旧业,终夜劳苦也一无所获。(参约211-3

 

  当初的天使对在坟墓中找主尸体的妇女们说:“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路245)主若不复活,我们的信仰就不存在。(林前1514-15)而复活之主若不升天,升天之主若不掌权,掌权之主今天若不与我们同在,我们的信仰依然是空洞的。耶稣是我们主,是我们的一切,离了祂,我们这些爱祂的人也就都完了。感谢主,祂与我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今天一些人视耶稣如同一个死去的历史伟人,一说到耶稣就被悲叹,他们是在纪念主吗?不,他们是把我们的主锁在十字架上,定格在被钉死的状态中,在这些人心灵中,耶稣是失败的。属肉体的人被物质所拦阻,只能在表象界认识耶稣,教外如此,教内也不例外,故他们看不到复活的显现,看不到升天的掌权,更看不到祂在教会中的行走。他们看不到父为子所行的这个永恒的加冕礼,听不见父对我们的主所说的这句话:“你且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仇敌成为你的脚凳。”凡无份于基督受苦,拒绝背起十字架跟从主的人,永远不能真正看见基督复活的得胜。当初复活的主只向祂的门徒显现,今日住锡安的主依然只向那些爱祂、跟从祂的人显现。就像彼得所说:“神叫他复活,显现出来。不是显现给众人看,乃是显现给神预先所拣选为他作见证的人看,就是我们这些在他从死里复活以后和他同吃同喝的人。”(徒1040-41,另参约1421

 

  我们的大君王加冕掌权了!这位升天的王如今藉着圣灵,在教会中积极掌权,祂不再被限制在中东那个地方,限制在肉身之中。如今祂带着真实而又奥秘的人性,坐在父的右边,又行走在教会里面。祂在教会中作王,又在整个人类中掌权。祂的权柄统控万有,掌权在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件事上。无论天使魔鬼,教内教外,大事小事,好事坏事,都在祂的手中掌管。“他的权柄是永有的,他的国存到万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作什么呢?’”(但434-35

 

  天上的宝座只有一个,子与父的心意合拍,子不在父的心意以外有所行动,父透过子而行动。子所喜悦的,就是父所喜悦的,父所要做的,透过子来做,子与父完全合拍,这是天上宝座的合一。因着罪,原来我们是这位创天造地之神的“可怒之子”,(弗23)但如今,透过这位中保的救赎,藉着祂的下来上去,我们与这位宇宙万物的主宰有了关系,祂成了“我们在天上的父” 弟兄姐妹,我们是活在一种怎样的安全感中的呢?

 

  得胜凯旋的基督不是“躲”在天上不顾我们死活,祂住锡安为教会作了万有的元首。(弗122)教会处在世界,肩负向世界见证的使命,是基督的军队,而这位教会的主,正统率着祂的军队向这世界夸胜。

 

  什么叫“能力的杖”?想想摩西伸向红海的杖,(出1426-27)杖代表着权柄,代表着能力。这能力就是那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的能力。启示录让我们看到这位骑白马者用口中的剑击杀世界,主的话就是生命能力。(启1915,路137)大卫犯罪,灭命天使要毁耶路撒冷,祂说住了天使就住了;(参撒下246)撒但攻击教会,祂说退了撒但就退了。(参亚32“我们的盾牌属耶和华,我们的王属以色列的圣者。”(诗8918荣耀的主是锡安的盾牌。

 

  教会就是这位王权柄展示的中心,是表显祂能力的所在。原来这位凯旋的王要将祂的得胜化在历史的整个过程中,祂要藉着教会来彰显祂的荣耀,让历世历代的世人来看,看看他们所轻看、所唾弃的,却是历史的主宰、宇宙的掌权者、万有之主。“耶路撒冷啊,要抖下尘土,起来坐在位上;锡安被掳的居民哪,要解开你颈项的锁链。”(赛522

 

  基督的教会是尊荣的,这种尊荣不是教会自取的,而是神所赐的。一方面我们不可偷窃神的荣耀,但另一方面,我们却要乐受从祂而来的荣耀。受从人而来的荣耀,是偷窃神的荣耀,受从神而来的荣耀,则不是自我高举,而是被主高举。(参约544)教会怎样才能得着从神来的尊荣呢?又怎样才能彰显出这种荣耀呢?教会越高举她的主,她的荣耀、她的能力就越彰显;反之,教会越轻慢她的主,越高举人意,她就越羞耻。教会荣耀的程度与她荣耀基督的程度成正比。

 

  教会什么时候高抬自我,高抬人意,贬低基督,找不到基督,她就是可怜的、瞎眼的、羞耻的;教会什么时候高举基督,效法基督,活出基督,什么时候她就是尊荣的。不要看有多少艰难,有多少敌挡,只要看主有没有被高举。士每拿教会是人眼中的贫穷,却是神眼中的富足;老底嘉教会是自己眼中的富足,却是神眼中的贫穷。(参启2-3章)教会的富足与否,尊荣与否,全在于她对基督顺从的程度,高举的程度。

 

  祂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祂是王,是主,祂要藉着教会来征服祂的仇敌,“他用权能治理万民,直到永远。他的眼睛鉴察列邦,悖逆的人不可自高。”(诗667)教会能力的秘诀就在这里,她应该勇敢地宣讲、见证基督,她越高举基督就越有能力,就越有荣耀,因为教会就是祂的身体,身体的荣耀在头。教会是神在历史中彰显祂荣耀的居所,是神宇宙计划的中心,是神心意唯一的显露台,因此,教会要勇敢宣讲真道,要兴起发光,要如城建在山上,要放胆见证她的主。当教会这样被主使用的时候,能力就从她里面透出来了,因为真教会所讲的道不是空洞的人间学问,而是活的基督。

 

  2.在仇敌中掌权

 

  祂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是要在仇敌中掌权,祂要藉着教会向祂的仇敌夸胜。

 

  谁是祂的仇敌?所有的敌挡祂的都是祂的仇敌——灵界、人界,教内、教外,一切邪恶的势力,一切亚当里的旧造都是祂的仇敌。基督要征服祂一切的仇敌,祂在仇敌中掌权,不管你高兴不高兴,承认不承认祂的王权,祂都在掌权,都掌管着你。犹大卖祂,是祂在掌权,世界逼迫祂的教会,也在祂的手中。没有祂的许可,任何力量都逼迫不到祂的教会。

 

  勇者参孙曾经说过:“吃的从吃者出来,甜的从强者出来”。(士1414)这句话从某一个方面也可表达出在仇敌中掌权的意思,诗篇23篇“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也是这意思,这意思就是说,主要让仇敌成为我们丰盛的筵席。就如大卫说的那样“那作恶的,就是我的仇敌,前来吃我肉的时候,就绊跌仆倒。”(诗272)我由此把它导出一个原则送给你:怕什么面对什么,怕什么迎向什么!这是一个属灵的法则,信心之旅就是冒险之旅。约旦河吗?跳下去!亚衲人吗,迎上去!十个探子没信心,以致于惹耶和华的厌恶,约书亚和迦勒因为晓得什么叫“祂在仇敌中掌权”,就蒙主喜悦。(参民13章)

 

  神的教会常经历争战,因为我们蒙召就是从事属灵争战的,但在争战过程中我们要小心,因为每一波争战总会有一些人做“两个探子”,另一些人做“十个探子”。当争战临到时,那些说令人灰心丧胆话的人,他们就像“十个探子”,但那些有信心的人,他们会激励人心,就像“两个探子”。弟兄姐妹,我们在这世上作基督的见证人,要面对许多的亚衲人,网上网下、教内教外,会有许多人攻击敌挡你,你不要惊慌,不要惧怕,因为锡安的主在掌权。我们所要关心的是自己有没有与主同行,只要与主同行,无论人眼中你如何失败,你都是得胜的。想想,当犹大带着军兵,拿着刀棒捉拿主的时候,倒的是我们的主吗?祭司长、希律、彼拉多们自以为自己有权柄审判我们的主,但真正受审的是谁呢?“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或作“让人发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1219)今天,就任人看我们如渣滓吧,那天,你要看到最终蒙羞的是他们。主在我们里面,所以,只要信,不要怕,怕什么就面对什么。

 

  “你在你仇敌中掌权”,基督掌权的结果,就是锡安的仇敌向锡安的王降服。弟兄姐妹啊!我们有哪一个人原来不是祂的仇敌呢?耶和华军队的每一个成员,原来都曾是魔鬼军队的兵丁,甚至是将军。那个大数的扫罗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他曾是鬼国的将军头,大马色路之后却成了神国的精兵头。耶稣基督的精兵都是魔鬼王国的叛逃者,耶和华的子民原来都曾是魔鬼的儿女。这是怎样的真理呢?你看到我们神的伟大了吗?当初魔鬼想爬上高天坐王座,结果反被摔下来了,牠又潜进伊甸,想方设法把神所造的人掳去作牠的子民,想以此过一把“与神同等”的瘾,人类堕落了,魔鬼也自以为得计,但牠永不会知道我们神伟大的智慧是何等超越。我们的神早在创世以先就立定了宏伟的救恩计划,藉着基督把我们这些被掳去的人夺回来。当那些黑暗国度的子民被迁往光明国度,当那些魔鬼军队的军兵摇身一变成了基督的精兵,魔鬼怎能不气死?法老的皇宫,成了摩西的藏身之处,迦玛列门下的学问成了保罗的积淀。你很会打仗吗?主把你折服过来。你很有辩才吗?主让你为祂而用。最坚定的无神论者变成了最忠心跟从主的人,最好辩的反基分子被改变成最火热的福音使者,诡诈的雅各成了到死都手扶杖头敬拜主的人。感谢主!什么叫“在仇敌中掌权”?这就是了。你看到了吗?祂的仇敌都要投降祂,原来这位王的军队,都是由祂曾经的敌人构成的,这些人都是被祂从锡安所伸出能力的杖征服的,被征服后又成了祂锡安的一份子。在人类历史的过程中,无数祂的仇敌被降服,又被整编成为祂的军队,再去征服祂的仇敌。

 

  这些被征服转变跟从祂的子民有三大特征,有这些特征才能表明他们确实已经被征服了。

 

  1.圣洁,“当你掌权的日子,你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这里大卫用了祭司国度一个专用概念,以祭司披戴圣衣的观念,来表明弥赛亚变废为宝,使原本不洁的罪人、抵挡祂的仇敌,成了祂的圣徒。

 

  2.舍己,他们“甘心牺牲自己”。“甘心牺牲”是什么意思?就是原来利己,只为自己而活的人,现在被改变成乐意舍己,只为基督而活的人。耶和华军队没有抓壮丁的,弥赛亚的军兵都是甘心被征召入伍。如果一个人用欺骗或压制的方法得人,他是愚昧的,不但得不到人归主,反而会把人推到魔鬼的阵营去,成为在基督教中的基督死敌。构成教会的群体如果只是那些被物质利益引诱而来,或被人抓壮丁似的抓来,不得不跟从耶和华的人所组成的,那是一班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他们如流沙,风一吹、浪一冲就灰飞烟灭了。

 

  “古时耶和华向以色列显现,说:‘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耶313)我们的主是用爱来吸引人,爱出于甘心,耶和华的军队是由那些甘心牺牲自己的人构成的,主啊,我在这里,请差我。下监吗?我去,要死吗?我愿。平坦道路我行,惊涛骇浪我往。这不是说他们在靠自己的义和能力,而是基督的爱在激励着他们,使得他们不能不如此顺从。已经向自我死的人,会全身心地只效忠于这位真正的王。如果连世上的军兵都能对他们君王至死效忠,那些蒙了生命之召,被救脱离地狱永死的人,为爱他们的主而至死忠心,有何不能理解?

 

  3.众多,“你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这些人成了祂的军队,或说祂的国民,他们“多如清晨的甘露”“至小的族要增加千倍”,(赛6022)东西南北、古往今来、各方各族都有人被召出来汇入跟随弥赛亚的大军之中,神国的子民数不胜数。和合本括弧小字里作“你少年时光耀如清晨的甘露”,清晨的甘露晶莹透亮、光辉灿烂,这也表明弥赛亚的国度在地上充满朝气,如光发出。

 

  3. 祭司性的君王

 

  罪人成为义人,仇敌成为子民,这是何等惊人的改变!但这却不是说这位君王改变了祂的原则,放弃了审判的标准,以致于称罪为义,不,耶和华是称罪人为义人,却不称罪为义。这乃是表示基督救赎之功的奇妙。所以后面立刻就接着论到这位住锡安的王是祭司性的君王:“耶和华起了誓,决不后悔,说:‘你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

 

  弥赛亚是王,又是大祭司,这是非常难以理解的一件事。因为在古时君王不能同时拥有祭司的职分,扫罗因妄自献祭失去王位,(参撒上138-9)乌西雅因私自献祭得了大麻风,(参代下2618-21)旧约先知、祭司与君王三职分立,少数情况下有既为先知又为君王的,比如大卫,但少有既为君王又为祭司,麦基洗德是少数的特例,因为圣经是用他来预表后来要来的基督。麦基洗德是独特的一个人,“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来73),这当然不是说他是天外来客,在历史中,他肯定有父有母,而是说他的出处无可考,如此记载,目的是“与神的儿子相似”。麦基洗德是撒冷王,同时又是至高神的祭司,“他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给他祝福。”亚伯拉罕也将自己所得来的,取十分之一给他。你们想一想,先祖亚伯拉罕将自己所掳来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给他,这人是何等尊贵呢!这个时候有亚伦吗?有利未支派吗?甚至连礼仪律都要等几百年后才赐下。

 

  所以,所谓“按麦基洗德的等次为祭司”,无非是告诉我们,真正的大祭司是这一位,包括麦基洗德在内的万祭司都是预表祂,指向祂。祭司被选派是要替人办理属神的事,使人罪得赦免、与神相和,(来51)而这,惟靠着这一位才能达成,惟有这位被人唾弃又被神高升的耶稣才是真正的大祭司,也惟有祂三职连于一身,是大先知、大君王、大祭司。为大先知,祂将真理带给我们;为大君王,祂统率我们、治理我们;为大祭司,祂献自己为祭,成就了我们与神的和睦。感谢主!

 

  祭司有两大重要职责,一是献祭,二是代祷。基督一次献上自己,为我们成就了挽回祭;如今,这位升天的主依然在履行祂大祭司职分:在父的右边,祂昼夜以祂的功劳为祂的子民代求;在神的家中,祂始终无微不至地关怀、治理着我们。(参来724-82

 

  这位王是住锡安的王,这位大祭司是在神的家中治理我们的大祭司,“摩西为仆人,在 神的全家诚然尽忠,为要证明将来必传说的事。但基督为儿子,治理神的家;我们若将可夸的盼望和胆量坚持到底,便是他的家了。”(来35-6“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是藉着他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他的身体。又有一位大祭司治理神的家。”(来1019-21)祂不但用身体开出这条路把我们引进至圣所,同时又在至圣所之中作大祭司治理着我们,因此,弟兄姐妹,我们只管以诚心和信心亲近祂。罪使得我们远离神,救赎使我们亲近神。祂救恩的果效就是要使我们这些软弱胆怯的罪人靠近祂。

 

  4. 教会之路

 

  感谢主!弥赛亚住锡安,祂在教会中掌权,这是怎样的一个震撼人心的真理呢?今天的教会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里面的能力?当教会意识到这位王住在自己里面时,她就刚强壮胆、勇往直前;当教会不能倚靠住锡安的主时,她就软弱疲塌、裹足不前。教会要谦卑,因教会所有的能力都来自于主,但教会也要刚强,因教会有大能的主内住。谦卑不是懦弱,刚强不是刚硬。教会谦卑时,就是她在神的手中被用时,教会骄傲时,就是她被神弃而不用时,圣徒个人也是如此,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前55)基甸初遇主时说:“主啊,我有何能拯救以色列人呢?我家在玛拿西支派中是至贫穷的,我在我父家中是至微小的。”而神对他说:“我与你同在,你就必击打米甸人,如同击打一人一样”。(参士6章)

 

  骄傲的人窃取主荣,谦卑的人归荣与主。以色列的能力来自耶和华,我们是无有的,但神却召了我们这些愚拙的、软弱的,是要叫世上智慧的、强壮的羞愧,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神这样做,是“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参林前126-31,腓210-11

 

  十字架是上帝赐给祂儿女的宝贝,透过十字架我们才可以知道,智慧的主把得胜隐藏在失败里,把能力隐藏在软弱中。所以,教会不要去追求世人眼中的得胜和成功。历世历代的教会都是那些自高自大的人眼中懦弱的小群,但正是这些软弱的人在敲动着每一个时代音符的最强音,阴间的门无法胜过她。原因无他,只在于这节经文:他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除了基督,教会在地上别无所求。

 

  从现象上看,我们这个时代的教会普遍的软弱,真道不彰,伪道横行;挂名者众,舍己背十字架跟从主的人少之又少;世俗化、人本化在大面积的侵吞神的教会,许多凶恶的佃户在霸占着主的葡萄园,甚至有许多地方,仇敌正公然坐在神的殿中自称为神……这些事令那些爱主者心痛。为神的殿心中焦急是义人的记号,(参诗699)但神的圣徒也要小心,我们眼中有泪,心中有爱,脚下更当有根有基,不可偏离信心来看教会的荒凉,否则就会因看到软弱而藐视了年老的母亲,因不法的事增多而爱心冷淡。(参太2412)扫罗时代的以色列软弱不软弱?一个小大卫,一个约拿单和拿兵器的少年都能翻转形势,改变整个战役,为什么?因为教会的软弱不等于教会的主软弱。

 

  神的儿女都愿教会没有软弱只有复兴,但我们却要明白,完全得胜的教会是在天上。地上的教会是在从软弱走向刚强的进程中,因此软弱难免,正因为教会总有软弱,所以才需要复兴。只要人类历史在,教会的软弱和复兴总是在循环发展中,这是救赎史的特性。所以,越是教会软弱的时代,就是越需要彰显救赎主大能的时代。你看到教会的软弱了吗?很好,但我要问,你看到住锡安之主的刚强了吗?若没有看见,你对教会问题的批判就不会是爱的责备,而只会是出于肉体的抱怨。

 

  我们的上帝何等奇妙,何等智慧,祂的道路在深海,祂的脚踪难以寻觅。最荒凉的时代,是最能彰显祂大能的时代。所以那些为锡安的荒凉而哀哭的人啊,你们要变哭为祷,立在望楼,为锡安而求告不息,不要容自己歇息,也不容祂歇息,直到看见祂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击溃一切的仇敌。(参赛626-9

 

  在我们今天所处的这个环境中,异端肆虐,人本思潮泛滥,世俗化横行,许多地方恶人当权,义人受压。若只凭眼见,好像教会元首的宝座已被推翻,人意已经得胜。但那些被带入殿的深处与神相交的人,那些属灵的眼睛已被打开的人,他们知道,“恶人茂盛如草,一切作孽之人发旺的时候,正是他们要灭亡,直到永远。”(诗927因此他们会呼求:“耶和华啊,求你起来,不容人得胜”。(诗919)但当你这样呼求的时候,还要知道,基督从来是王,祂从未失败,你的呼求,不是求祂得胜,而是求祂让你看见祂的得胜。

 

  今天你的教会在走哪一条路呢?那些靠埃及亚述的人在走政治道路,因为他们以为力量来自于世上的势力;那些靠车靠马的在走宗教融合道路,因为他们以为力量在于人多势众;那些靠势力才能的人在走名人精英道路,因为他们以为人的才干是力量的泉源。很多人在说“天主教”错了,“三自”错了,“灵恩”错了,却很少有人去总结他们错在哪里?更少有人去思考自己有没有正在变相走他们的路,重蹈他们的覆辙。人只会追求他认为有价值的,只会做他认为对的,也只会倚靠他所以为最强者。这是人的本能,人不改变,他的价值观就不会改变,他的价值观不改变,他的道路就不会被改变。

 

  教会复兴之路不是外在人意的道路,耶和华所命定的教会得胜之路,就是受苦的十字架之路,就是跟从主之路,就是被人藐视之路。这就是七教会书信中的士每拿教会走的路,也是那些属血气之人眼中的“失败之路”。就让他们藐视和轻看吧,就让他们认为我们是失败的吧,只要你的主认同,只要与你的主同行,讥诮和欺凌不是你的羞耻,恰是你的荣耀。弟兄姐妹,十字架高过撒但的眼睛,一切自高之人都永不能真知十字架的奥秘,因为撒但本性是骄傲的,与谦卑敌对,所以牠和属牠的人永远无法知道舍己的秘诀。

 

  真正属灵的成功就是世人眼中的失败,我们的主耶稣迄今还是他们眼中的失败者,历代的忠仆大都是被当时代许多人弃绝的人。十字架道路要牺牲,凡希图外表虚荣的,断不会走这条道路。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许多教会在走政治、精英、组织、联合道路的原因,因为他们求的是人的称赞而非神的肯定,骑的是高头大马而不是驴驹。教会要举起的是基督,而不是教会;教会要扬起的是真理的旌旗,而不是自己的虎皮。教会是属天国度在这世上,而不是世上之国的属灵包装。

 

  教会的软弱与刚强,失败与得胜,从不在乎外在的形式和规模,乃在乎教会与真道的关系,与基督的关系。爱慕真道、传讲真道,见证基督、效法基督,高举基督的教会,是真正得胜的教会,哪怕她只有十个人。教会是主藉以向仇敌夸胜的桥头堡。那么,教会要藉着什么得胜?圣道和祷告,这是教会得胜的永远不变的法宝。没有真道,教会就失去了争战的利剑,没有祷告,教会就支取不到元首的大能。严格来讲,没有真道和祷告,就没有教会的存在。一个在圣灵中的教会,就是一个热切传道和祷告的教会,这是得胜的教会,这种得胜不是螃蟹般的耀武扬威和趾高气扬,而是把真理的旌旗高高扬起的教会。

 

  把真理的旌旗高高扬起,就是教会的公开见证,这是神手中所用的见证,是刺向王敌的剑。这样的教会既如光显在暗中,如城建在山上,自然就是万夫所指的对象,成为肉体和世界的眼中钉,自然也就会有更多的逼迫和艰难,自然也就有更多的扶持和得胜。艰难中的教会才会倚靠住锡安的王,这是十字架的法则,是上帝所命定的教会得胜之路。

 

  基督用教会呼召人跟从祂,教会所召聚的是那些愿跟从耶稣的人,而不是那些不愿离开罪恶的宗教徒。旧约时代以色列民的争战是民族性的、军事性的,新约时代我们的争战,是属灵性的,我们争战的对象是魔鬼,要对付的是罪恶和亚当败坏的肉体,我们争战的兵器不是物质的刀剑,乃是真理的刀剑,我们的得胜不是把人打死,而是靠圣灵藉真道把人心夺回,使他脱离魔鬼、罪恶、世界的捆绑,悔改归向真神。

 

  所以,那些孤芳自赏,自以为义,动辄以自己的正统、圣洁自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教会,与那些谄媚罪人的罪性,以牺牲真理为代价,迎合人意、走世俗化路线的教会,一样都走错了路。这样的教会,无论她有多高的学识,有多健全的组织,有多众多的人数,都不是主眼中得胜的教会。根源没断的世界人,无论他怎样自称属灵,做了多大的“教会事工”,他的价值观、人生观都脱不了世界的影子。因为,“他们是属世界的,所以论世界的事,世人也听从他们。”(约壹45

 

  这位天国的君王在锡安居住,祂掌管着人类历史的进程,祂要藉着祂的教会亮出真理的剑,击杀祂的仇敌,征服他们成为祂的子民。土匪变成了正规军,不是只把土匪的衣服扒掉,换上一套正规军的外衣。祂所征服的仇敌是里面改变的人,不是只有地位上的称义,还有里面本质的重生。正是因为教会拥有这种奇妙的改变能力,她才不怕任何仇敌的敌挡,当仇敌起来攻击的时候,就是他们败亡的时候,若非被征服改变,就是被毁灭。

 

  当初约书亚统率以色列人在前方与亚玛力人争战,山上的摩西为他们代祷,几时摩西代祷的手扬起,山下就得胜,几时他的手下垂,山下就失败。(出178-16)这位摩西的手会下垂,因为他也是一个有限的罪人,但那位真摩西的手却永远不会下垂,祂坐在父的右边,以祂成就的功劳为祂的教会作百发百中的代祷,祂也亲自统率着祂的军兵争战,所向披靡。教会应当得胜,因为教会的主早已得胜,如今正带领祂的百姓经历祂的得胜。

 

  何等有幸,我们居然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该当怎样的珍惜呀!你们却都年轻,是祂清晨甘露中的一份子,是祂从锡安伸出能力之杖的一部分,是祂甘心牺牲之圣民中的一员。弟兄姐妹,我们要效法历史上云彩般的见证人,但不要只停留在这里,历史是由无数的现在构成的,历史的车轮已转到我们这时代,我们正在书写历史,今后的时代如何看我们?如扫罗还是如大卫?全在于我们是否顺从祂的带领,是否发挥了功用,成为祂所伸出的荣耀之杖,彰显出祂大能的得胜,让世人看到这位被唾弃的、受苦的弥赛亚,是君尊的主,是掌管万有的王。

  三、再来的王

 

  信仰是不凭眼见,只凭信心。若凭眼见,我们必灰心。不仅是过去和现在,直到主耶稣再来,在这世界眼里,拿撒勒人耶稣都是失败的。祂所以宽容忍耐世人无知的轻慢,乃是要在历史进程中对他们施行拯救。“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彼后39-10)这位掌管人类历史的王,也是将来必要再来审判万民的王。祂要来终结人类历史,复活万民,审判万民,将仇敌踏在祂脚下。

 

  这首诗篇的最后一部分就是论到这个事实:“在你右边的主,当他发怒的日子必打伤列王。他要在列邦中刑罚恶人,尸首就遍满各处。他要在许多国中打破仇敌的头。他要喝路旁的河水,因此必抬起头来。”

 

  1.打破仇敌的头

 

  当他发怒的日子”,这位在父右边的主是会“发怒”的主,那一天,祂会把这种对罪恶的怒气喷涌而出,发在一切敌挡祂的恶人身上。这就是旧约先知们屡屡预告的“那日子”、 “耶和华的日子”。这是羔羊发怒的日子,是耶和华烈怒彰显的日子,是一切作孽之人的末日。主第一次来,献自己为祭为救赎万民,祂再来时,则统率天军圣徒审判万民。第一次来的羔羊,是被杀的羔羊,再来的羔羊,则是忿怒的羔羊;第一次来的基督,温温和和骑着驴驹,再来的基督,骑着白马刑罚一切仇敌。

 

  今天世人可以侮慢祂,但那天,钉祂扎祂的人都要看见祂的威荣,地上的万民都要哀哭,(参启17)那时,“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为他们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启615-17

 

  若弥赛亚今天就来,所有祂的仇敌都要灭亡,再无机会悔改。我归正后常常在想圣经所说“趁着还有今日”,今日是什么?今日是走向那一天的前一天,是为那天作预备的日子,今日也是一切不为那天作预备之人为自己积蓄刑罚的日子。今天,你可以选择继续敌挡,也可以选择向祂投降,但一件事你要确实的知道:你不是主,祂才是,你不是审判的王,祂才是。今天,你尽可以作威作福,但那一天,你一定要面对祂的审判,承担所行所为的一切后果。那一天,公义的主要拔出刑罚的剑,真理之刀要饮满恶人的血。祂要在许多国中打破仇敌的头,在列邦中刑罚恶人,尸体就遍满各处。再来的羔羊,再也不是那个被人藐视的、软弱的羔羊了,而是坐在审判位上、令人生畏的忿怒的羔羊。

 

  这样说来,今天那些降服祂的仇敌是何等有福啊!要么今天被祂从锡安伸出的能力的杖所折服,要么那天倒在祂怒气的权杖之下永远沉沦。当约书亚大军进入迦南的时候,基便人虽然用的方法不诚实,但至少他们投降的愿望却是真的,也因此得以保存自己的性命,但那些愚顽地选择敌挡到底的迦南诸王,结果都灭亡了。(参书5章)

 

  今天,祂还在忍耐等候,等候祂的仇敌降服,但祂的忍耐不会无止尽的,时候将到,那天,祂要用口中的气击杀一切的敌挡者,瞬间把他们毁灭,那天,这位威严的主要令所有钉祂、弃绝祂、藐视祂、不要祂作王的人发抖。

 

  什么叫做“喝路旁的水”?这是取自古代争战君王统兵打仗口渴喝水的意象,来表达弥赛亚争战的得胜。饮水再战表明力气倍增,也表明得胜有余、一往无前。参孙跟非利士人打仗时口渴,那时他大大得胜,向耶和华求水解渴。(士1518)身经百战的大战士大卫所用的这个意象,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他过比梭溪追杀非利士人的战例,那时勇敢的大卫,统四百人追杀数倍于自己的仇敌,直到追上,把仇敌全都杀死,夺回被掳的妻儿。(参撒上30章)这位“喝路旁的水”的王,拥有永不枯竭、令人生畏的力量,击杀祂的仇敌,不到杀尽,绝不手软。

 

  今天是走向那一天的进程,那些自高自大的人总是自己在作时间的主,以为时间是在他的手中调配掌管,所以他们耗费着每一个悔改的机会,当宰杀的日子竟娇养自己的心,(雅55)那些自我作王的人是误判形势的人,老虎不发威他还以为是病猫,所以他们身在福中不知福,总在错过恩典的机会。“人在尊贵中而不醒悟,就如死亡的畜类一样”(诗4920),自我作主,不向这位生命之主交托生命的人有祸了,无论你是在教内还是教外,只要不恨恶旧生命,不藉着祂的死与祂同死,不藉着祂的复活与祂同活,你就是拒绝这位大祭司所献赎罪祭的人,就是没有实质领受救恩的人,就是落在再来的王利剑之下要被击杀的人。在这所谓的后基督教时代,我们已经很难根据一个信徒外在口头的声称来看一个人的信仰了,有许多人甚至连耶稣是神都拒绝承认,还有的人根本不承认自己生命有罪。那些活在醉生梦死中的人,那些拒绝悔改归向基督的人,他们怎敢口中提到神的约呢?(参诗5016)信仰的本质在于有没有生命里面的主权降服,心里尊主为王要以一生是否为祂而活来体现。

 

  2. 跟从救恩的元帅

 

  “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3312)再来的王与今天在锡安坐着为王的这位的王,是同一位王。那些归回锡安的人有福了,他们是受祂治理的国民,同着祂在一处的军兵,祂在地上的代表,活在与祂甜蜜交通之中的新妇,那天,他们所面对的不是一位素不认识的陌生的王,而是那位爱他的主;今天那些受祂的托付,在地上忍受一切敌对和苦难,对祂至死忠心的人有福了,当那天,祂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把他们接到荣耀之中。

 

  教会和敌挡神的世界之间的争战贯穿着整个人类历史,那些跟从主的人必受来自魔鬼、罪恶、世界的攻击和敌挡,但我们不必惧怕,今生的失去恰是来生的积淀。不但不要怕,反倒要为能够效法主的脚踪,体验祂的受苦而感恩。我们不要为犯罪而受苦,若为信仰受苦,这不是我们的羞耻,反倒是我们的荣耀。至于那些逼迫我们,攻击我们,敌挡我们,捏造各种坏话诽谤我们,把神赐给我们的尊荣踩在脚下的人,由他们去吧。“神既是公义的,就必将患难报应那加患难给你们的人;也必使你们这受患难的人与我们同得平安。那时,主耶稣同他有能力的天使从天上在火焰中显现,要报应那不认识 神和那不听从我主耶稣福音的人。他们要受刑罚,就是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这正是主降临,要在他圣徒的身上得荣耀,又在一切信的人身上显为希奇的那日子。”(帖后16-9

 

  教会在一切的患难艰难中所以能存着信心,是因为晓得战争的真貌,知道争战的最终结局。如今,我们都在这位住锡安的王统率之下,支取祂的得胜,也向仇敌夸胜。何等有幸,我们这些曾经是祂仇敌的人,如今居然成了祂征服仇敌的工具。所以弟兄姐妹,让我们以百般的坚忍,诸般的智慧,既坚定又温柔,如羊入狼群般地进入世界的禾场,勇敢传讲福音真理,把人的心意夺回归向基督。那个灵界的仇敌魔鬼已经被主打败了,人界的仇敌——那些敌挡的人却是主所要得着的人。因此,有人敌挡,有人降服,都很正常,我们既不要惧怕人而妥协,也不要走极端拒人于千里之外,倒要以使徒们的榜样来激励自己:“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并且劳苦,亲手作工。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林前411-13)约翰说世人所以不认识我们是因未曾认识祂,(约壹31“因为断定罪名,不立刻施刑,所以世人满心作恶”(传811)今天审判还没有临到,所以世人胡作非为,但我们已经蒙光照,觉悟了来世权能,知道那日必要来到,为人该当怎样敬虔和圣洁呢?所以我们被骂不还口,被打不还手。

 

  最后,我们用启示录十九章的这段经文来结束今天的讲道: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 神烈怒的酒 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我又看见一位天使站在日头中,向天空所飞的鸟大声喊着说:“你们聚集来赴 神的大筵席,可以吃君王与将军的肉,壮士与马和骑马者的肉,并一切自主的、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我看见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他的军兵争战。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地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启1911-21

 

  一切的敌挡者都在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他的军兵争战,蛇的后裔和女人后裔的冲突贯穿着整个人类史的过程,这是神命定的法则,教会不可能与世界的罪恶和平共处,世界也不可能不敌挡、攻击教会。但请你看清争战的真相,看清最终的结局:兽被擒拿,假先知及历世历代拜兽者一同要被活活地扔在火湖里,一切敌挡者都要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击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弟兄姐妹啊,如果我们心灵的眼睛够纯净,信心够坚定,看这些话不带着自己分别善恶的成见,我们的心必要大大欢喜,不但不会因暂时的苦风凄雨而摇动,相反,无论遇到怎样的逼迫攻击,都会认同保罗所说的:“只要你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叫我或来见你们,或不在你们那里,可以听见你们的景况,知道你们同有一个心志,站立得稳,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凡事不怕敌人的惊吓,这是证明他们沉沦;你们得救都是出于神。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他受苦。你们的争战,就与你们在我身上从前所看见、现在所听见的一样。”(腓127-30

 

  人怕什么就成为什么的奴仆,那些怕人、怕鬼者,是因为不够怕神,不怕神的还不认识神。主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而那有权柄把身体和灵魂丢进地狱的才要怕他。(太1028)当然,我们的怕和魔鬼的怕不一样,魔鬼的怕是战兢的怕,我们的怕中带着敬,带着爱,所以我们放胆无惧。

 

  愿主藉着这篇道苏醒你,使你融入教会这个争战的群体,勇敢地同着这位锡安的王一同争战,汇入那穿又白又洁的白衣与祂同行的人中,汇入那立在锡安山的十四万四千人中,汇入历世历代被唾弃的、世界所不配拥有的人群之中,去经历和体验世人眼中的失败,这样,你必会遇见这位被弃被杀、曾死过、又活了、且活到永永远远的耶稣,晓得祂才是万王之王,是坐在父的右边,等候仇敌成为脚凳的万主之主。

 

  弟兄姐妹啊,我们能够敬拜、事奉这样的一位王,是何等的尊荣!有祂还不比一切更好吗?苦难岂不是要使你更深地经历祂吗?有什么样的苦难能压垮你呢?有什么样的攻击能令你却步呢?无须忧愁,不必苦闷,应当欢喜,应当快乐!风啊,再大些!浪啊,再高些!南风吹来,北风兴起,把我主在我里面的生命香气播扬到四方!让我们一同唱《我们尊你为主》。

 

  我们一起来祷告:亲爱的救主耶稣,我们同心将一切的颂赞、荣耀、尊贵、权柄、能力都归给你,你为我们降生、受苦,又为我们复活、升天,如今,你是住在锡安,是掌管万有的主,将来又要再来审判万民,唯你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感谢你将天上的光照在我们里面,感谢你将天上的甘露滋润我们的心灵。主啊,求你赦免我们过往一切的过犯,在你道的光照下,我们又看见自己的浅信小信,我们是如此的蒙昧无知,你还搀扶着我们的手。主啊,愿你更深折服我们的心,让我们更甘心地舍己,更乐意地牺牲,更披戴圣洁的义袍跟从你。愿你使我们追随列祖的脚踪,一生一世侍奉你,那一天见你面的时候毫无羞愧。阿们!

  

  

  (求知根据录音整理,经讲员修订。)

阅读:5330 次
录入: zhiping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