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特约专栏 → 林刚长老 → 阅读内容
 
背景:

传道人的蒙召

[日期: 2/25/2012 9:20:44 AM ]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传道人的蒙召

 

传道人的蒙召

  
改革宗(福州)教会  林刚长老


  
  我相信,在我们所处的这个环境里,正有许多不是神所召的人站在讲台上。因此,今天我所分享信息的第一点是有关传道人蒙召的问题。先要说明的是,我在这里所说的传道人,不是指那种传福音的广义上的传道人,而是指那种拥有类似牧师、长老职分,在教会作领袖和出口的狭义上的传道人。 
   

  一、传道人是否蒙召事关重大
 
 
 
  传道人是神的仆人,神的仆人是神的仆人,是神自己所呼召出来的人,所以传道人首要关注的,是自己是否有神的呼召,也就是说,他首先要关心的,是自己的职分是否合法。
 
 
  其实不止在我们这时代,早在教会建立之初,保罗就曾提醒提摩太要防备教会中那些想要作教法师,却不明白自己所讲说的,所论定的人。(提前17)这些人是犹太教化的律法师,他们好为人师,标榜自己,教导律法主义,却不知道他们所教导的律法真义。
 
 
 
  主曾说:凡栽种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必要拔出来。任凭他们吧!他们是瞎眼领路的,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太151314)这是主对这类人结局的宣判。这些瞎子自己都不知道进城的路,(参传1015)却一心想当别人的领路人,结果只能是误人误己,使被领的人和自己一起都掉进窟窿里。
 
 
 
  无论何事,若不出于神,都不能持久。万事都会过去,惟有遵行神旨意的永远长存;人的谋算尽属虚空,唯有耶和华的筹算才能坚立。这是一个不变的法则。出于神的是生命树,不出于神的则是分别善恶树;出于神的才合法,不出于神的就是非法;合神之法是生,逆神之法则亡。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什么。(约327
 
 
 
  因此,无论是对教会还是传道人个人,弄清传道人蒙召的原则是重要的。因为确知一个传道人蒙召是否合法,对教会讲台的意义重大。讲台是教会的生命线,按立未蒙召的人从事牧职,实际上就是在帮助魔鬼做混乱讲台的工作。 


  信道是从听道来的,(罗1017)神的道是救人灵魂的生命的道,(雅112)神要求传祂道的工人必须要有不以性命为念的心志,(参徒152620242113,腓230)不顾荣辱,不顾得失,不顾危险,用生命去传讲。(参徒520   
 

  正是因为这道如此重要,神才格外留意保守祂的话,(耶121)祂要求传祂话语的人对祂所吩咐的话,一字不可删减。(耶262)任何曲解祂的话语的行为,祂都不会放过。圣经最严厉的警告就是对那些胆敢篡改祂话语之人的警告。(参箴306,启2218-19
 
   

  也正是因此,魔鬼才会在各个世代拼死抢夺教会讲台。历世历代站在讲台上的,都有出于神的与出于鬼的两种人。真道扎罪人的心,却安慰圣民,使他刚强;假道则相反,它坚固恶人,却压伤义人。出于神的工作,是建立在基督里的,拆毁在亚当里的;出于鬼的工作则相反,是要拆毁在基督里的,建立在亚当里的。那恶者常一面控告人(启1210),一面又迷惑人(启2010)。一方面牠控告神的儿女没得救,神的真仆未蒙召;另一方面又欺骗未得救的人已得救,未蒙召的人自以为蒙召。以此达到渗透教会、混乱讲台的目的。
 
 
 
  基督徒一生都在争战,传道人尤甚。一个不清楚自己是否蒙了得救呼召的基督徒,是一个缺乏确据的人;一个不清楚自己是否蒙了传道呼召的传道人,是一个不能放胆传道的人。二者内心都很软弱,都常处在摇摆不定中,都像益帖那样无力举起争战之刀。(士820 

  

  主只对祂自己的应许负责,凡不出于祂的都要被拔出。空洞的口号没有用,虚设的招牌解决不了问题,外表的虚荣是无益的。士基瓦的七个儿子奉主名赶鬼的结果,是自己反被鬼所胜,因为他们不出于主。(参徒1914-16)所以若有切慕作先知讲道的弟兄,需要恪守本分,伏在祂的权下,等候祂的时候,不要对自己拔苗助长。如果主对我们只有一次呼召,就不要给自己多加上一次。就让我们守住弟兄的本分,用祂所赐的其他恩赐来荣耀上帝,见证基督,广传福音。岂都是先知吗?岂都是教师吗?(参林前1229

     

  教会最不负责任的事,莫过于让一个未蒙召的人作传道。有人曾说,天底下最可怕的事有两样:一样是一个自以为信主的人,到那天才听见主说:我从不认识你;另一样是一个一生都在传道的人,到那天才听见主说:我从未呼召你。
” 
     
 
  作传道意味着要走在众人的前面。他要作仆人中的仆人,战士中的战士。传道人的服侍是属灵的服侍,传道人的争战是属灵的争战。把饭送进不愿吃饭的人肚里,虽难却还可为,但要把真道送进人的灵魂里,若没有主所赐的能力,无人能做得到。你若与步行的人同跑,尚且觉累,怎能与马赛跑呢?(耶125)你跟一个大力士摔跤都打不过,与那凶残的空中属灵气的恶魔搏斗又如何能胜呢?保罗说: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因他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侍他。(提前112)若没有主加力量,无人能服侍主。传道人服侍得力之秘不在他自己,只在那召他的主。所以,作仆人却未被主人所差,作战士却没有元帅统率,是最大的悲剧!曾被提上三层天的保罗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才会说:我所要知道的,不是那些自高自大之人的言语,乃是他们的权能。因为 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林前419-20
 
 
 
  今天有些年轻人不明白作传道的真正意思,他以为作传道就是前呼后拥,众星拱月,一大堆人每天在听我海阔天空的神侃;以为作传道就是整天面对鲜花掌声,迎来送往,使自己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属肉体的人都不真晓得属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参林前214)因为他们无法从心灵中亲历属灵的真实。或许他们口中神鬼都有,但那不过是纸上谈兵,是一种想象。这样的人,又怎能不把永生永死的严肃之事当作小孩子办家家来玩的呢?

 
 
  基督的根基已经立定,祂认得属自己的人。(参提后219)神若未呼召一个人得救,这人看上去怎么像基督徒也都不是;神若未呼召一个人传道,这人怎么有学问,有口才,有地位,也都不是神的真仆人。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罗1015)传道人清楚自己的蒙召是重要的。 


二、对传道人呼召的基本认识 
 
 
  那么,我们又怎么知道一个人是他自己自封为牧师,还是真的蒙神呼召作传道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归回圣经,来了解传道人蒙召的意思。

  
  我们的神是活神,是真神,是有位格会说话的神。神所呼召的人,神必使他晓得自己的蒙召。我们并不否认,人对神的呼召需要一个领悟的过程,这期间模糊不确定是常事,甚至在蒙召以后一生的传道年日中,蒙召的确定性有时还会因争战的压力和自身的软弱而摇摆不定。但总的说来,神的呼召是清晰的,一旦神要把一个人放在传道位置上,祂就会让这人清楚自己蒙召的地位。因为出于主的,总没有是而又非的,在他只有一是。(参林后118-20


  无论是旧约的摩西、以赛亚,还是新约的保罗,整本圣经都让我们看到,神的仆人对自己的蒙召是清楚明白的。当然,先知使徒们的职分是独特的,他们的蒙召与一般传道人的蒙召也有区别,神在当初对他们与今天对我们显现的方式也不尽相同,但其内在的原则却并无二致。

      
  今日神向祂仆人的显现,未必都像当初那样,以神迹奇事等外显的方式进行,新约更强调信心原则,圣灵是藉圣道引导蒙召的人。但这并不意味着神的呼召会模糊不清,相反,神的呼召仍然是清楚的,足以让被召的人知道。神不会出错,神不会误事,我们不必为祂担心,所要关心的是自己是否真有一颗顺服祂的心。因为主耶稣说:人若立志遵着他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 神,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约717

       
 
  1.区分两组呼召
 
 
  我们先来看看有关呼召的两组区别。

   
 
  1)一次呼召二次呼召
 
 
 
  第一组的区别是一次呼召二次呼召。《圣经》记载着多种呼召,我们把它概括成两类:一类是得生命的呼召,也就是得救的呼召;另一类是托付传道使命的呼召,也就是受托作教牧的呼召。老一代的传道人通常把前者称为一次呼召,后者称为二次呼召
 
 
 
  一次呼召是蒙恩得救的呼召,是指神以祂的恩惠的福音,用祂的圣召将我们从黑暗国度中召入光明国度,不再从属于撒但,反而成为祂的儿女。传道人的呼召不是指这个呼召,而是指神从蒙一次呼召的人中,以特别的方式再召出少数人,来专门从事传讲祂话语的工作,所以把它称为二次呼召特别呼召。当然,不一定见得大家都认同二次呼召这个提法。事实上,有很多人在担心这样的提法,会产生诸如天主教圣品人的特权观念。所以,才有人说,二次呼召不如一次呼召重要。

 
  

  我们承认,就个人而言,没有哪一个呼召会大得过一次呼召的,因为它是出死入生的呼召,关系到自己的生与死,而二次呼召仅仅关系个人使命和职分的托付。 但如果我们以为,二次呼召的重要性因此就不如一次呼召,就大错特错了。二次呼召的特殊性和神圣性是不容忽视的,因为它虽未关涉到传道人个人的生死,却关涉到听道的众人的生死。传道人的呼召是否合法,关系到圣道能否被正确传讲。神的道是使人得生命的道,正解这道,能够救自己又能救听的人,(参提前416)曲解这道,名字则要从生命册上删除。(参启2218-19)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教会要懂得区分这两个呼召。蒙一次呼召的人都是神的儿女,但并不等于所有被一次呼召的人,都必然会被二次呼召来作传道人。这个原则要很清楚,否则就会引起教会的混乱。这不是在传道人和一般信徒之间制造等级区分,而是为了确保对神主权的顺服,确保让主的道在教会中被正确的传讲。
 
 
 
  传道分广义和狭义,传福音也是传道,蒙一次呼召的人都可以作这种广义的传道人,到列国万邦,传福音给万民听,传讲主基督为我们所成就的伟大救恩,述说神在自己身上的奇妙作为。(太2818-20)像撒玛利亚妇人那样,一蒙召就向众人见证主在自己身上的作为。(参约4章)这个召命是普遍性的,是圣徒所共有的,是赐给每一个基督徒的。但这种广义的传道不同于特殊意义上的传道。上帝所拣选、所差遣的那些蒙特别呼召的人,他们蒙召不仅要向人传讲基本的福音要道,还要向人讲解全本圣经,传讲全备、平衡的全面真理。祭司的嘴里当存知识,人也当由他口中寻求律法,因为他是万军之耶和华的使者。(玛27),他们必须心无旁骛,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参徒64)必须自己先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才能将律例典章教训别人。(参拉710)这道理是很简单的,你不可能去讲你自己都不知道的。神的道不同于一般的属世知识,透过自己的天资,加上努力的研考就能清楚,而是必须要有圣灵的指教。(参林前2章)除非耶和华把话放在人的口中,否则人就无以传讲祂的道。(参耶19

 

  今天教会的乱象之一就是出在这里,人们常把这两个呼召混淆在一起,以为一个人只要得救,就可以凭自己的热心自由做一切事了。人以为只要自己想,讲台就可以随便站,尤其是面对一个弟兄和年轻人奇缺的教会。

    

  我们要谨慎,耶罗波安的罪之一是凡愿意的,他都分别为圣,立为邱坛的祭司。(王上1333)轻看二次呼召的神圣性,就会僭越召人之神的主权。我们并非不晓得那恶者的诡计,牠不单用假师傅来混乱真道,也会用那些鲁莽无知的真弟兄来混乱真道。正是因此,圣经才规劝我们: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雅31
 
 
 
  2)内在呼召外在呼召
 
 
 
  蒙召作传道的人,不但要清楚一次呼召二次呼召的区别,还要清楚内在呼召外在呼召的区别。 但这里的内召外召,不是指得救上的内召外召,而是指传道呼召上的内召外召

 
   

  所谓传道人的内在呼召,是指圣灵在一个蒙召作传道之人内心中的个人性呼召。圣灵在这人心中做工,使他从内心深处深知确信,是神在呼召他从事全时间传道的工作。圣灵在蒙召之人内心中的这种呼召,往往是藉着真道的引导完成的,是清晰明确的,被召之人知道召他的谁?所召的使命是什么?蒙召之后要走的是一条怎样的道路?这与那种肉体的冲动是截然不同的,肉体没有神,当然可以弃圣灵、圣道、信心于不顾。
 
  
 
  传道人的外在呼召,是指神藉着祂所设立的合法教会,按合乎圣经的原则与程序,透过选举与按立的方式,把祂所要召的人给显明出来。外召是对内召的外在印证。一个人没有内召,不能作传道,但一个人就算有了内召,如果还没有教会外召的印证,也不能急着上讲台。这就像总统虽然选出来了,但还要通过就职典礼才能上任一样。否则,你自己说神感动你作传道,人又怎么知道你的感动不是冲动呢?神对传道人的呼召是双向并重的,祂不但让蒙召之人明白祂的呼召,祂也让教会明白祂的呼召;祂用真道感动被召的人,祂也用自己的教会,把这人产生出来。所以,缺乏个人确定的内召和教会合法的外召,不能确定这人就是被神所召的传道人。
 
  
 
  内召外召并不都是同时进行的,往往内召会在外召之先,有的人等候的时间短一些,有的人则会长一些。内召外召之间的时间差是在神的手中掌握的。如果一个人内心中已经确知神召他了,但还迟迟未等到教会的呼召,这只能表明主的时候还没到,他就该继续用信心守着,装备自己,等候时候到来。
 
       

  内召的确定性和外召的合法性,对一个传道人来说是很重要的。蒙召的人都知道,传道要面对许多教内教外、心内身外的艰难与争战。魔鬼是控告大师,时常向我们射来火箭,越是面对重大事奉的关头,争战就越激烈。面对撒但的火箭,世人的诽谤,弟兄的误会,这时,使传道人站立得住的不是恩赐、资历或过往得胜的经验,而是神不变的呼召——耶和华的主权,耶和华的信实,永远是祂子民的坚实保障。神自己呼召的,祂必负全责。
 
 
 

  若没有内召的确定性,传道人就无法在争战的讲台中站立得住,除非撒但不攻击他。对于那些真正蒙召的人,从神而来的那一次刻骨铭心的呼召,会有效地伴随着他的一生一世,成为他软弱中的坚定力量。因为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参罗1129)。这种内召的笃定性是神在祂仆人身上的奇特作为。
 
    

  内召的确定性固然重要,外召的合法性一样重要。所谓外召的合法性,所强调的是蒙召的人不但要经过教会产生,而且是要经过教会的合法程序产生。这里的合法,不是指合人的法,而是指合神的法,即圣经原则。没有外召的印证,内召就无法获得有效证明。不但蒙了内召之人无法落实岗位与职分,反过来还会影响他在内心深处对自己蒙召的确实把握。
 
    

  内外召的平衡很重要,出于神的作为必有平衡,出于人的总是失衡。我们常会看到人要么用外召打内召,要么用内召打外召。有的教会领袖自己一有需要,或一时性起,觉得某人适合作出口,就不管他是否被神所召,硬把这人塞到讲台上。这就叫做用外召打内召。反过来又有一种情况,就是有的人只凭一己的感觉,一有冲动就说是神呼召他当传道,既不凭道省察,也不寻求印证,弃圣经规定的教会秩序于不顾,这叫用内召打外召
 
  
 
  内外召都是出于同一位主,它们之间既有区别又有关联。既然神所呼召的人,神必藉着教会把他产生出来。这就表明不可能脱离开教会的背景来看待传道人,不出于神的所谓教会,所产生的必然是不出于神的传道人。人们质疑那些从来没有教会背景的所谓游方牧师,也并不是全无道理的。

 

3)必须按圣经原则呼召传道人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弗411-12)牧师、长老是神赐给教会,为要造就教会的职分。职分既是神在教会中设立的,(林前1228)传道人自然就应该藉着教会、透过教会而产生,是教会产生传道人,而不是传道人产生教会,这是一个必须要坚持的重要原则。  

  

  很多基督徒以为按立传道人是个别教会领袖的事,跟自己无干,这种认识是教会的一大亏损。传道人是由教会产生的,这就要求全教会的会众在传道人的外召上,要尽起把关的责任。传道人的选立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绝不可以随便。从某一个角度讲,传道人设立的成败,关系到人的生死,教会的兴衰。但人的软弱使得教会在这一点上最容易出错,由此也带来了巨大的亏损。因为击打牧人,羊就分散;攻陷传道人,也就攻陷了一大批受他影响的人,有的时候甚至是整个教会。正是因此,保罗才劝提摩太为人按手不可过急。(参提前522) 

 
  

  所以,教会当拒绝一切凭人意设立传道人的做法,牢固树立必须按圣经原则选立传道人的观念。新约圣经(特别是教牧书信)对设立传道人的资格与程序有非常清楚的要求。神的儿女应当要有这样的共识:凡不按圣经、违背圣经产生的传道人,并不具备合法的属灵权柄。
 
 
  

  内召是传道人自己与神之间的关系,外人不能尽知,但外召却是神赋予教会对传道人蒙召上的把关权,教会不可丢弃这个权柄。 无论是旧约以色列众支派首领的选举(申1918),还是新约主耶稣升天后补选使徒(徒11526),亦或初期教会选举七位执事(徒616),新旧约圣经都让我们看到教会对选立领袖的慎重。
 
 
  

  教会对传道人的外召通常有两个方法,一个是自上而下的按立,另一个是自下而上的选举。所谓自上而下的按立,是指由合法、成熟的教牧群体,按圣经原则,经由长期考察来按立传道人;所谓自下而上的选举,是指由合法的教会(有正确信仰的群体),按圣经的教导,透过合乎圣经原则的选举,将在他们中间已经显明的、合乎圣经要求的传道人选举出来。
 
  

  一般而言,初创又缺乏成熟教会扶持的拓荒型教会,多采用自下而上的方式产生传道人,而那些受成熟的教会培植、扶持而建立的教会,多采用自上而下的方式。但最好的方法是二者并重,即由会众选举,教牧群体把关按立。
 
   
 
  无论是自上而下的按立,还是自下而上的选举,教会要想在传道人的外召上尽职,至少必须具备以下三个合法的要求:
 
 
 

  第一个合法是按立选举的团体自身要合法。比如按牧团必须是个由数人构成的群体,不能一两个人说了算,而且他们本身的教牧身份先要合法。再比如,要举行选举的教会自身必须具备合乎教会要求的构件,是一个有信仰的群体,否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属肉体的人是只要巴拉巴,不要耶稣的。(参约1840

 
 

  第二个合法是候选人的资格必须合法。教牧书信中的提摩太前书三章,提多书一章等,从灵命、品格、恩赐、家庭责任、社会生活、待人接物等各个方面都对传道人资格做了明确的规范,教会所推选的候选人必须符合这些规范,还需提早公告他们的名单,以便会众有足够的时间祷告评议。还有,初入教或者会众所不熟悉的人,不宜列为候选人,因为缺乏一定时间的共同生活,是无从了解品格和恩赐的。
 
    
 

  第三个合法是按立选举的程序必须合法。如教牧团的资格认定,参与选举成员的信仰状况,参选的人数,投票的方式等都必须规范。   

  
  自上而下的按立较注重传承,是透过那些有经验的教牧领袖集体来把关,但我们不要以为这种方式就是专制而不民主,因为教牧团体本身就是被选举出来代表会众的。自下而上的选举较注重会众集体的意见,相对较有民主元素,但我们也不要以为民主就是包治百病,其实,若离开圣经,若离开真理的圣灵,若不在基督的生命里,自上而下的按立固然易给集权主义提供土壤,自下而上的选举也容易给肉体的民主提供养分。特别在这末世,有许多自称是教会的群体根本没有信仰,只是一班人宗教俱乐部式的聚集,那样的群体,民主是够民主了,但他们能够选出合乎圣经的传道人吗? 
 

  另一方面,我们又看到,又有一些家庭教会习惯由个别领袖来按立传道人。这种做法缺乏教会会众的监督和教会体制的保障,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容易给肉体老我提供方便,从而滋生专制的教霸,是很危险的。

 
 

  人的肉体很诡诈,世俗的关系学在教会中会以属灵名义来包装,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往往在教牧领袖面前把自己妆扮得很属灵。我相信,今天教会的乱象,与一些教会在传道人按立上太过随意有关。他们既不了解所要按立的人是否有蒙召的内在确据,也不考察他的生命与生活合不合圣经的条件、具不具备传道的资格,而是凭一己喜好来决定按立对象。

   
 
  一个无视圣职神圣性与呼召主权性的人,传道的职分在他的眼中是片钱不值的。不是正有那么一些人吗?他们高兴的时候就出来作传道,不高兴的时候就回去做生意,还美其名曰说这是效法保罗织帐篷。而且这时代资讯和交通的发达,给这类人提供了很大的便利,网上网下稍一串联,就聚集几个人开教会玩玩,有教会当然就要有传道人,结果,自封的王遍地都是。我曾听人说,在中国大陆最好创的业是开教会,最好上的岗是当传道人。谁都可以说是上帝感动我作传道,反正你又不是上帝,怎么知道祂没有呼召我?
 
    
 
  保罗是在大马色路上直接蒙主呼召的,正如他自己后来说的那样,他作神的仆人不是由于人,也不是藉着人,乃是藉着耶稣基督,与叫他从死里复活的父 神。(加111)要说个别性的内召经历,又有几个人能超得过他呢?但就算这样一位被神用来建立教会的人,神也没有让他的职分脱离开教会的背景和次序:主藉亚拿尼亚为他施洗,(徒917-18)重生伊始就把他放在大马士革的教会中,(徒920-22)藉巴拿巴呼召他进入安提阿服侍,(徒1125-26)再用安提阿教会差派他开始向外邦传道。(徒131-3
 
 
 

  所以弟兄们,传道人呼召中内召确据很关键,但外召的合法印证也不容忽视,这二者之间的平衡很重要。真正的呼召必同时伴随着内召外召,而内外召都要合乎圣经的原则。神若未呼召你,就算你拥有数个神学博士名头,由再有名望的名牧按立都没有用。倒过来说,若没有教会的合法外召,无论你多么笃定,多么自认为是神的呼召,也不能承担传道的职分。


  一个传道人评判自己是否合法蒙召的依据不是别的,而是自己职分的产生合不合圣经。

 

2.区分两种未蒙召作传道的人 
 
  认识了传道人产生的合法原则之后,接下来我们来认识两种不合法的传道人。

  

  所谓不合法,就是说他们并不是神所设立的传道人。但在这里需要小心,这其中有两种人,一种是魔鬼的差役,就是假师傅,另一种是我们的真弟兄,只不过他们因为各种原因而误当传道。这二者虽然在传道职分上都不是出于神,在造成的结果上都一样给教会带来亏损,但在生命地位上却是截然不同的,因此要区别对待。
 
     

  那凶残、狡猾,时刻撒稗子混乱教会的魔鬼,又岂会放过掺杂传道人的机会?在传道人的呼召上,魔鬼使用两种手段:一个手段是差来假师傅,另一个手段则是鼓噪起一些真信徒的肉体热心,让他们误坐传道的位置。
 
   
 
  1)要防备假师傅 

 
  我们活在一个真实的灵界的包围之中,虽然肉眼看不到,但是重生的人用心灵却能够经历和体会得到。魔鬼是灵界有位格的实存,牠是真实的。既是灵的存在,当然用肉眼看不到,所以我们无需终日疑神疑鬼,想用外在的方式来套住牠。但这绝不意味着我们不要防备牠。保罗说:要穿戴 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弗611)雅各说:你们要顺服 神。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雅47)彼得说: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约翰说: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 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壹41)这些都清楚表明,防备魔鬼以及牠差来的假师傅,是教会的职责所在。
  
 

  神用人做工,魔鬼也藉着人做工。我们肉眼虽看不到鬼,但却能看得到牠所差来的人。主耶稣教导我们: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太715)圣经不但要我们防备假师傅,也教导我们辨别他们的方法。
  
  

  约翰教我们: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 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 神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 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约壹42-3)这是在教导我们藉着他们所传的道是否合乎圣经的正统信仰来辨识。真师傅传真道,假师傅传假道。狗嘴吐不出象牙,假师傅再怎么欺哄人,再怎么讲得天花乱坠,也不能掩盖其异端的本质。
  
  

  主也教导我们辨别假师傅的方法: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太716)这是教导我们要越过现象,透过他们生活的表征来看他们内在的本质。因为有什么样的生命就有什么样的生活,没有生命的假师傅,再怎么作假,终久都会显出他们败坏的丑态。
  
 

  彼得也教我们辨别假师傅,他笔下假师傅的特征是: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彼后21因有贪心,要用捏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3节)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胆大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10节)没有灵性,(12节)行不义喜爱白昼宴乐13节)满眼是淫色,止不住犯罪14节)说虚妄矜夸的大话,用肉身的情欲和邪淫的事引诱那些刚才脱离妄行的人。(18节)
  
 

  圣经还有其它详尽的教导我们辨别假师傅的清单,诸如旧约的《耶利米书》二十三章,新约的《犹大书》等等。总的说来,无论是对假弟兄,(林后1126,加24)还是假师傅,圣经教导我们,对他们的辨别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他们所说的(教导),二是他们所行的(生活),二者合起来就是一个原则:假师傅、假弟兄没有基督的生命。

 
  
  真信仰和真生命是分不开的。唐崇荣牧师说,恩赐可以假冒,圣洁不能假冒。信仰的直接果效是生命,信耶稣得的是永生,永生是什么?就是基督那真实的生命。重生是得这生命,成圣是活出这生命。两种生命讲两种截然不同的道:他们是属世界的,所以论世界的事,世人也听从他们。我们是属 神的,认识 神的就听从我们;不属 神的,就不听从我们。从此我们可以认出真理的灵和谬妄的灵来。(约壹45-6)两种生命就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形态:从 神生的,就不犯罪,因 神的道(原文作)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 神生的。从此就显出谁是 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凡不行义的就不属 神,不爱弟兄的也是如此。(约壹39-10)教会怎能抛弃生命原则来设立传道人?
  
 

  教会最可怕的事之一,就是让那些自我未被破碎的人站讲台。自我中心的人就是活在亚当败坏生命里的人。老亚当的生命本质是利己。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肉体不会出什么好东西,属肉体的人既然身处宗教的存在中,就不能不走假冒为善的道路。他欺人也自欺,明明是带着各种利己的动机站讲台,还会以劳苦传道的形象来欺哄自己。高尚一点的是藉传道扬名立望,博取鲜花掌声,达到满足自己虚荣的目的;卑鄙一点的则纯粹是要利用这个职分骗财骗色,他们共同的特征都是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65为利混乱神的道。(林后217)  

  
 
  堕落的人就是自高自大的人,自高自大的人就是自己作主的人。无论是以自卑的方式,还是以自高的方式,罪人的本性就是爱表现自己、炫耀自己。对一个朝思暮想都是要让人膜拜他的人,有什么地方能比讲台更合适的呢?
  
 

  自我总有两个相反的倾向,或者自卑,或者自高。自高者自吹自擂,高抬自己,显摆自己,耀武扬威,总想让自己成为别人视线的中心。自卑者则躲躲闪闪,不敢抛头露面,最好藏起来让人看不到自己。这是出于他的谦卑吗?才不,那是因为他苦于自己没本事让人高看,一旦他有机会就会比任何人都更骄傲。自卑和自高是一对难兄难弟,常会在一个人身上交叉出现。所以,肉体中的自卑不是真谦卑,而是真骄傲。在堕落的亚当生命里找不到真谦卑,除非藉圣灵重生,否则人不会真正高举基督。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330)一个不愿向自己死的人,根本不会真心传扬基督。
 
 

  所以,那些属肉体的人爱站讲台,不可能是出于荣神益人的动机,他也不会想用主的道征服人心归向基督,而纯粹只是为了自己私利的满足。这些人或许会口若悬河,但他们必然缺乏对神和灵魂的真爱。
 
    

  2)要区分假师傅与未蒙召作传道的弟兄
 
    

  除了假师傅外,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一些肢体未蒙召误站讲台。 产生错误的原因很多,比如有一些肢体是因为混淆了一次呼召二次呼召之间的区别,把神对自己得救的呼召误会成传道的呼召;又如有一些肢体误把生活中某次特别的拯救经历,当作是传道的呼召等等。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共有一个特征,就是没有按照圣经的原则来确认自己的蒙召。


  我们不能否认,这些肢体想作传道,并不都是出于肉体的私欲,也有纯粹是出于对神的爱和对善工的羡慕。应当肯定,这种动机是好的,这样的热心也值得鼓励。因为经上说:人若想要得监督的职分,就是羡慕善工。(提前31)保罗也鼓励人要羡慕先知讲道的恩赐。(林前141)但羡慕是一回事,神呼不呼召又是另一回事。圣经的教导是平衡的,人的努力要放在神的主权之下才有价值。光有热心是不够的,热心必须以真理为前提。那些拒绝主的以色列人也有热心,但却没有真知识。(参罗102)与真理相伴的爱心才是真爱心,照着主的话而行的热心才是真热心。
  
 
 
  恩赐赐予者和职分的设立者是神而不是人,传道呼召的权柄在主的手中而不在人的手中。我们有权力藉祷告向主陈述自己想当传道的意愿,却没有权力代替祂做出蒙召与否的决定。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他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1522)敢于僭越神的主权而行事的所谓热心,不过是肉体的另类包装而已。
 
   
 
  那些没有蒙召而擅取传道职分的肢体,往往缺乏等候和装备,没有更多蒙主怜悯的光照,缺乏对自身全然败坏的认识,没有更深经历自我的破碎,缺乏对属灵争战更真实的体认。因此,常低估仇敌拦阻的力量,忽视自己的软弱,未预备心面对诸般的苦难,在属灵战场上屡战屡败而不自知。
 
 

  我们的行动必须以神的话语为本,诸如我的感动很强烈、很真实这一类的理由,不足以拿来作为一个人蒙召的依据,一个人的强烈感动并不一定就是出于神。我们要区分开圣灵的感动与自我的冲动。灵命幼小的基督徒常常心中一有感动就说神感动我,照样,在呼召的事上,如果没有与神培植更亲密的关系,我们也会一有冲动就自以为是神在呼召我
 
    
 
  许多时候,我们里面的意念,甚至是看上去很属灵的意念,并不是出于圣灵,而是出于老我的作祟。基督徒是还处在成圣过程中的蒙恩的罪人,新旧人交杂,里面自然有出于肉体和出于新生命的两种意念,出于肉体的是撒但的耸动,出于新生命的才是圣灵的感动。辨别依据不是有没有热心,而是合不合真理,不在于我觉得怎样,乃在于圣经怎么说我们凡事不能敌挡真理,只能扶助真理。(林后138) 
 
 

  但我们不能把这些因无知而错行的肢体,与那些仇敌所兴起来的假师傅相提并论。对那些化妆成光明使者的魔鬼差役要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加25,参林后1114-15)但对这些误取牧职的肢体则要诚实相劝,警戒责备,劝其改过,但不要以他为仇人,要劝他如弟兄。(帖后315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雅31)雅各在这里是说我的弟兄们,而不是我的仇敌们

 
  
  在传道人的辨识上,我们总爱在两个极端中行走:要么盲目接纳,把假师傅当作真仆人;要么怀疑一切,把真仆人、真弟兄当作假师傅,尤其是那些曾经上过假师傅当的人,很容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就如前面所列的,圣经对假师傅是有很清晰、明确的经文界定的。我们要很小心,对假师傅的定义必须以圣经为本,不能随己意信口开河,自订标准。总要记得,凡越过圣经讲话的,就不在圣灵中。(参约贰9
 
 

  撒但在这方面往往用两个手段,一是贼喊捉贼,二是乱棍打人。前者是用假弟兄来诬陷真师傅,后者是以假乱真,让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所有站讲台的人都存戒心,以致于拒绝一切的真理教导。

 

三、传道人的呼召涉及神主权的重要原则 
 
 
  为什么传道人一定要蒙召?因为传道人的呼召体现出主权性的原则。
 
 
 
  传道人是否蒙召反应出主权到底在谁手中。发出呼召的是主导者,回应呼召的是被动者;发出呼召者为主,回应呼召者为仆。如果我要你来,你过来了,这里你是服从我的,我具有主动性,但如果我没有叫你来,你自己跑来,那么主动的是你不是我。因此,被召体现出主权的归属,它反应出属灵上的绝对原则:耶和华永远是主。
 
  
 
  这么说来,一个自立为传道人的人,是一个活在自我作主状态中而不自知的人。我不是说连误作传道的肢体也都是些在本质上没重生的人,而是说这样的人,至少是没有活在那交托主权的生命状态中。亚当的老我是自己作主的,基督里的新生命是主作主的。自己作主是人意己意说了算,基督作主是圣经说了算。因此,与得救的一次呼召一样,传道上的二次呼召,首重的原则是神的绝对主权。一个自我作主的人,在一次呼召上往往越过圣经神的救法,自己定论自己得救与否;同样,一个自我作主的人,在二次呼召上也会弃圣经于不顾,随己意决定自己是否是传道人。
 
 
 
  在传道人蒙召的事上,神对被召之人的主权要求会透过以下几点反应出来:
 
 
 
  首先,呼召要求被召的人听命顺服。
 
 
 
  一个真正被神所召的传道人,他首先要学会对神顺服的基本功课。因为是神召了他,神作主,神主动,他作仆,他被动。这里的主从次序会伴随着这人的一生一世。福音书中的那个百夫长所以被主称赞,正是因为他明白这个次序: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他就去;对那个说,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太89)信心是什么?信心就是对神主权的彻底降服,就是对神设立次序的完全顺从。
 
 
 
  听命胜于献祭,(撒上1522)对神主权的降服在于听从祂。要听从祂,就要求人不听从自己,也不听从别人。从哪里可以看出一个人是顺从主的呢?乃在于他的观点与圣经冲突的时候,他能不能放弃自己的观点。旧生命是以己作主的,以己作主又怎能听从主?就算听,不是一时,就是假冒。一个生命主权没有降服的人,不可能从本质上听从主。因此,顺服要求生命的降服,而生命的降服只能在重生的人身上才会有。所以,一个人未被神所召又自命传道人的人,要么就是没有重生,要么就是虽然重生却活在老我中,无论如何,他都是在用自己的意思代替神的意思。而凭己意行,实则是在凭鬼意行,因为人意后面就是鬼意。(参太1623
 
 
 
  一个人的生命如果自己作主,他自然只能听从自己的;但如果一个人的生命已经由基督作主了,他又怎么可能不降服于基督呢?终极不顺服主的人就是一个不得救的人。得救的人也会有不顺服主的时候,如果他活在老我中,自然也是只能听从自己而不能听从主。所不同的是,重生的人落在这种状态中会痛苦,会不安。圣徒一生的挣扎,不是别的,正是两个主权间的对抗。顺服既蒙福,这真是老一代的经验之谈,蒙福之路就是顺服之路。
 
 
 
  堕落从不顺从开始,救赎从顺从开始;悖逆之子是不顺从主的人,顺命之子是顺服主的人。基督徒的一生所操练的不是别的,而是顺服。顺服在生命里面,顺服的操练就是敬虔操练的重要内容。你可以身居教内高位,作很多的基督教事工,教导很多的神学知识,但如果生命里没有对主的降服,生活中缺乏对主引导的顺从,这一切就都毫无价值。
 
 
 
  一个人所以能从心灵深处甘心听命于主,乃是由于主藉着圣灵的大能使他在心中明白了神主权的生命原则。为什么要称为生命原则呢?因为一个人完全可能一边在理论上高举神的主权,一边却在实践中处处高抬己意。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个主权原则是生命性的原则,只能伴随着生命而体认的。在自我作主生命中的人永远不能真正认识得到。所以我说神主权的神学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实践出来的。十字架是神学的唯一体现,拒绝舍己背十字架,就永远没有真正主权的降服。
 
 
 
  传道人蒙召是要走在群羊的前面,作群羊的榜样。他最先要见证的不是别的,而是生命主权的交托,对主的顺服。如果在传道开先的蒙召的事上,他都不能降服于神主权的话,他今后还用什么作群羊的榜样呢?
 
 
 
  其次,呼召要求被召的人以道为本。
 
  
 
  我们怎么知道一个人是真正在顺从主的呢?是从他是否顺服神话语来看的。爱主、顺从神,都不是凭着自我的感觉来论定,而要以是否遵行神的话来决定。(约壹13-6)传道人是不是照着圣经原则被呼召,反映出这人是不是真正降服于神的主权。
 
 
 
  中文真道的与道路的同字,道即是。基督徒蒙召要走正路,何为正路?以赛亚先知说: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赛536)堕落的人是偏行己路的人。什么叫偏行己路?就是喜欢走自我的路不走主的道,办自己的事不办主的事,说自己的话不说主的话,随自己的意不随主的意。正路是什么?正路就是神所指定的路,是生命的路,是真理的路。这么说来,主的道是惟一的正路,随己意就是在走偏路,听主话就是在走正道。耶和华的道是正直的,义人必在其中行走;罪人却在其上跌倒。(何149)主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诗119105)传道人蒙召做什么呢?不就是要教导人生命的道,并引导人行在其中吗?如果一个传道人连蒙召都不按照主的道,一开先就在偏行己路,他还有什么资格教导别人走正路呢?
 
 
 
  基督徒尤其是蒙召的传道人,不再是自己的人,乃是主的人。所以他再没有自己的路要走,自己的话要说,自己的事要办了。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 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神喜欢的话就是他要说的话,神喜欢的事就是他要做的事。他或生或死,或吃或喝,或说或行,都要照主的旨意而行。(参罗147-9)这不是说他已经完全了,而是说这个生命的诉求从此会伴随着他的一生。因此,传道人一旦蒙召,一生都将以道为本,听主的话、想主的话,行主的话,传主的话,因为那召他的神已经把他内在的生命原则给改变了。这是蒙召后面所隐藏的生命原则。耶利米先知得着主的话就把它当作食物吃了,(耶1516)以斯拉一生定意考究圣言,专心传讲圣道。(参拉710)这些都是主给传道人所立的对待祂话语的榜样。
 
 
 
  一个没有神呼召却又自封传道人的人,就是一个偏行己路、任意妄为的人。传道人蒙召要传讲主的道,言为心声,心若未被治服,口自然就不会受约束。心是悖逆的,口自然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心存世界,口又怎么能讲出天国的道呢?心是自己的,口怎么能是主的呢?既奉主名讲话,又未受差派,没有主的道又强讲的结果,只能是把己意人意的话当作神的道来讲。如果连奉差遣的人一生都需要谨慎自己是否按正意分解神的道,(提后215)那些不是神差遣的人又怎么可能正确分解主的道呢?所以,奉主名讲道又没有圣灵的膏抹,轻则偏差,重则异端。他讲越多,败坏人就越多,为自己积累的审判也就越大。
 
 
 
  第三,呼召要求蒙召的人谦卑等候。
 
 
 
  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真正蒙召的人往往都要经过一个等候关了。因为透过等候,主要磨练被召的人对祂主权的降服,塑造他不自主的谦卑品格,培植他凡事忍耐的宝贵美德。
 
 
 
  过蒙召上等候关的意思,是指被召的人要仰望寻求主,一直到他在心中确认是神呼召了自己从事传道职分,而不是出于自我的冲动为止。既然传道上的呼召有内召外召两方面,这个等候就包括这两个方面的印证。神藉圣灵大能,用圣道在一个人内心中做工,使被召之人确知神对自己的呼召。呼召往往有一个从模糊到清晰的过程,被召之人要等到内召的确证清晰明朗;神既藉着祂的教会,按圣道原则,把这个人合法地呼召出来,被召的人就必须忍耐等到教会把他呼召出来。这整个过程也就是神熬炼、装备他的过程,被召的人当在主面前忍耐等候。
 
 
 
  这大祭司的尊荣没有人自取,惟要蒙 神所召。(来54)从旧约到新约之中,除了那些败坏的人,我们实在找不出一个例子,来证明神的真仆人可以未经神的呼召而自取牧职。那么,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确定自己的蒙召是出于神呢?是不是说要等候到主向我们显现为止的呢?我的回答是:是的。主召人的原则是信心的原则,信心与疑惑对立,信心拒绝是而又非。


  所以,主所召的人主必让他等候,直到他在心中遇见主。这种遇见绝不是那些巫婆们所说的那种灵异经历,而是圣灵藉圣道运行在被召的人心中,使他产生信心,在信心中遇见了那不能看见的主。(来1127 但主在信心中向人的显现,也绝非知识徒们的宗教憧憬。否则,主亲口应许的显现二字就无从谈起了。(约1421)我们的神是有位格,会说话,会行事的活神。堕落的意思就是指人与神发生不了位格关系,重生的意义则在于灵性死掉的人恢复了与神之间活的关系。活人认识活神,死人当然遇不见活神。我承认,蒙召的人与神的关系有亲疏之别,却绝不承认一个神的真仆与神没有生命关系。按立一个不认识神的人作传道是教会的悲剧。我这里说的认识,不是指头脑的知道,而是生命中与主活的关系。愚顽人心里说:没有 神’”,(诗141)放肆源于心中无神,放胆则因为神在心中;靠鬼行事的人刚硬,靠主行事的人刚强。惟独认识 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但1132)只有遇见主的人才能心灵强健,(路180)传道人得力的秘诀在于他与主有活的生命关系。
 
 
 
  等候是必须的,以利亚有基立溪,(王上175)保罗有阿拉伯旷野,(加117)摩西有四十年旷野的磨练,(徒730)没有哪一个被神所用的人不需要经过等候关的。蒙召时的等候与否,会折射出这人的生命降服与否。


  耶和华必然等候,要施恩给你们;必然兴起,好怜悯你们。因为耶和华是公平的 神,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赛308)不等候神的人,必不在意祂的法则与时候。耶和华等候人,也要求人等候祂,直到真理向他显明。肉体有控制欲,主动权总握在别人手中当然不舒服,所以跟神没有关系的人习惯于我行我素。那些从来只按自己时间表行事的传道人,令人担心的不是别的,而是他到底认不认识神。

 

四、传道人蒙召时应有的回应 
     

  最后一点,我们来看蒙召的人对呼召所当有的回应。
 
  

  1. 自觉不配是人面对呼召的第一反应。
 
      

  面对至高神的呼召,被召的人第一个反应是自觉不配。当神在燃烧的荆棘中向摩西显现时,摩西的反应是:我是什么人,竟能去见法老,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呢?(出311)这是摩西在神面前的第一反应,他看自己是不配的人,是无能的人。我们在之后的经文中还可以看到这类的话:主啊,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就是从你对仆人说话以后,也是这样。我本是拙口笨舌的。(出410)经上明说,摩西为人极其谦和,(民123)摩西所表现出来的谦卑,应该是每一个属神的人共有的素质,因为谦卑是基督生命的底色,骄傲是亚当生命的特质。
 
   
  

  在自我中的人是对自我不认识的人,不认识自己的人总看自己过于所当看。一个人一旦遇见至高神,他就看到自己的渺小、愚昧与污秽,所生发的第一反应必定是自卑。旧约中的摩西如此,新约中彼得也是如此,当主大能作为显现的时候,他为自己的自义无地自容,伏在主面前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路58)这就好像一个自视甚高的丑女,在没有照镜子前总以为自己很美貌,一旦照到镜子就无地自容一样。没有见到白人,黄种人总以为自己皮肤很白;没有遇见高个子,矮子总以为自己很高。加尔文说:人未经与神的尊严比较,绝不能充分认识自己的卑贱。唯有当圣灵将基督的荣形映照在一个人心里,这人才能认识到自己的污秽与渺小。所以,真正与主相遇的人,必恨己、弃己。
 
   
  

  与全能者相遇的人是清楚自己无能的人,与智慧本体相遇的人是清楚自己愚昧的人;与至圣者相遇的人是明白自己不洁污秽的人。只有看见高坐宝座、充满荣光、至圣至尊的万军之耶和华,人才会从心底承认: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赛65)。为何还会狂奔乱行呢?因为人还不知道肉体的软弱和无力;人为何不晓得肉体的软弱无力呢?因为还没见识真正的刚强和大能。没遇见主的人,只能有两种表现:要么因平顺而自大,要么因挫折而自哀。二者都是出于骄傲。
 
   
  

  奉差遣才能传道,未相遇又如何被差?活神差活人,死神不能差人。这时代的悲剧之一就是人把信仰沦为一种僵化的教条,以神学理论代替那位真神的大有人在。
 
   
  

  人的自我只有在与上帝相遇的时候才会崩溃。自我就是人自欺的本源,在自我中就是在自欺中。自欺中的人用茶色眼镜看自己,黑色眼镜看他人,自己总是又红又专,别人总是又黑又丑。
 
  
  

  撒但用肉体的自欺蒙蔽我们,使我们对自身的认识存在三大误区:明明愚昧还自以为智慧,明明软弱还自以为刚强,明明败坏还自以为自己是道德楷模。人在蒙蔽中不认识自己,这就是黑暗的意思了。人与神相遇,就如巴底买的眼被耶稣打开,就如扫罗眼中的鳞片脱下。惟有当神将撒但蒙蔽人心的帕子拿掉时,人才会跪在祂面前说:主啊,离开我,我是罪人中的罪魁,怎么配被祢所用!
 
  
  

  因此,真蒙召的人被召时的第一回应一定是自觉不配。谦卑是传道人最重要的品格。司布真说,神从不呼召自以为配的人作祂的仆人。圣经没有让我们看到有哪一位神所重用的真仆,是自告奋勇到祂面前要被祂用的,没有,一个也没有。摩西说我是拙口笨舌的,(出410)以赛亚说我是嘴唇不洁的,(赛65)耶利米说我是年幼的,(耶16)基甸说我是至微小的,(士615)彼得说我是个罪人,(路58)保罗说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林前158)甚至连那个后来被弃的以色列的第一个王扫罗,在刚蒙召时也曾承认自己是至小不配的。(参撒上921)那些激情满满,意气风发,总想作一番属灵大事业的人要小心。缺乏谦卑的豪迈不是真豪迈,看不到自己的卑微,又总想为主做大事的人,不过是在用属灵的口号来包装自己野心罢了。他们不是在为主做大事,而是用主的名为自己做大事。
 
  
  

  大数的保罗在大马士革路上被光照的结果是眼睛瞎了三天。(徒99)真蒙光照的人,是被神打折肉体颈项的人,他们会回转像婴孩,心不再狂傲,眼不再高大。对他们而言,属灵的事都是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没有神的指教,他们不敢妄行。(参诗131)所以这些人会仰望他们的神,倚靠他们的神。神的道对他们才会成为脚前的灯,路上的光。真理的圣灵只引导这样的人。
 
  
  

  对于真正蒙召的人,不存在所谓的自我呼召。那句脍炙人口的我在这里,请差遣我,是说在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之后。(参赛65-8)不错,我们对主的呼召应该有积极的回应,但这种积极是回应的积极,而不是没有呼召的自告奋勇。圣徒的主动永远都是在主下的主动,永远是被动中的主动。未被打伤就没有缠裹,没有拆毁就没有建立。(参何61)拒绝代赎的驴需要被打折颈项,否则就不能拿来献祭。(参出3420)今天教会的混乱,就在于有许多狂奔乱行的野驴在台上。(参耶223-24)许多地方已经习惯于用世俗原则套属灵事务,以人的标准代替圣经的标准。以为只要当教师有口才,就可以站讲台作出口;能够在世上作律师,到教会作牧师就绰绰有余。圣经原则被丢弃的地方,世界的方法就会盛行。
 
      

  2.甘心顺从是人面对呼召的第二个反应。
 
     

  谦卑是传道人对主呼召的第一回应,但是光有这一点还不够。硬币是两面的,真理是平衡的。如果我们光讲在主面前的自卑,而不讲在主面前的勇敢,这种自卑就会使我们面对呼召却裹足不前。裹足不前就是不顺从,不顺从就是悖逆。当至高神呼召我们的时候,我们若只有自卑而没有顺从,那么,这样的自卑就不是真正属灵的谦卑,而只是肉体的自卑。所以,我们要论到蒙召者在神的呼召面前必要有的第二个反应,就是顺服。
 
  
  

  所有的败坏都在亚当里,所有的丰盛都在基督里。神不喜悦亚当里的一切,只喜悦基督里的一切。蒙悦纳的法则永远只有一个——在基督里。信心的可贵就在于弃己向主。因此,无己才能有主,这是一体的两面。认识自己的不配,就是为了催逼我们去倚靠主。所以我们需要认识自己的不配,但这只是起点,不能停留在这里,而是要转而用信心去联合于主。我们虽是不配,但耶和华既呼召了我们,我们就必须顺服。谦卑和勇敢,软弱和刚强就在这里形成了完美的结合。只有在这个点上,才会有圣徒反合性的美德。这是圣徒生命里的伟大奥秘,是伟大工匠在他们身上的奇特塑造。
 
  
  

  我们在那些伟大神仆的被召过程中,除了学习到他们谦卑之外,还要学习到神要求他们坚定顺服的一面。以赛亚先知既有我是嘴唇不洁的认识,也有我在这里,请差遣我的顺从。基甸说我是至微小的,耶和华的回答是:我与你同在,你就必击打米甸人,如击打一人一样。(士616)当主一再引导,摩西还再说:你愿意打发谁就打发谁去吧,耶和华就向他发怒。(参出413-14)这里神是要让后人学习,摩西的谦卑是祂所喜悦的,但摩西的过度谦卑是祂所不喜悦的。

 
   

  神喜悦人因认识自己卑微而谦卑,所以祂会倾心引导:你没有口才,我赐给你;你没有能力,我加给你;你没同工,我给你兴起。但当神的呼召一再临到,神的应许清楚明白,人还一味只看自己的软弱,环境的艰难,而全然不信祂的无谬应许时,神就不喜悦,就会发怒
 
  
  

  听命胜于献祭。肉体中的自告奋勇与肉体中的胆怯退缩一样都不出于神,不出于神的,神就不喜悦。
 
  
  

  真正在圣灵中知道自己不配的人是不会撂挑子的,他们会靠神的大能去做工。属灵的反合性就在这里了,越知自己不配,反而越能殷勤摆上,因为他里面有内在的奥秘。肉体刚好相反,他所有的热情只能靠自我价值维系,他的火热摆上是建立在自觉自己配、自己有、自己能的基础上,一旦自我价值被否定,看到自己不配、无能、无有的真相,立刻就会陷入心灰意冷、萎靡不振的另一极端里去。所以,在肉体中的人,要么动而燥热,要么静而消沉,总在两个极端中摇摆。
 
  
  

  不是我有,乃是你有;不是我能,乃是你能;不是我配,乃是你配。主,我摆上自己,正是因我深知自己不配,也深知你在我里面,成了我的生命,乐意用你的恩典、能力托住我,使我被你所用,所以我乐意顺服于你。如果是我自己召自己,那当然只能我自己负责任,但是你以自己怜悯的主权召了我,你的选召和恩赐是没有后悔的,你所召的你必负责到底。这就是蒙召带给我们的信心,是我们自知不配还能坚定顺从的原因。
 
  
  

  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是软弱的,是无能的,我们身上若有一点属天的长处,都是来自于加力量给我们的神。神不会让人去做不能完成的任务。神是信实的,祂召了我们,就会赐予我们足够的能力来胜任祂所托付的事工。祂的恩典会托住我们,祂的大能会保守我们。保罗喜欢夸自己的软弱,目的是要让祂的恩典荫蔽他,因为祂曾保证,祂的恩典够我们用。(林后129 因此,关键不在别的,只在于神有没有呼召了我们。
  
  

  人被谁所召,就会对谁尽忠。被神召,对神尽忠;被人召,对人尽忠;自己召自己,只会对自己尽忠。一个传道人只有清楚知道自己是被神所召,他才会对神忠心。今天有许多人看不到召他的神,只看到神用来召他的教会、教牧,所以他的尽忠对象不是至高的神,而是召自己的宗教团体,这也是教会堕落的原因之一。
 
   
  

  传道人必然蒙召,这是我所讲传道人十个必然的第一个。可能多用了一点时间,目的是让弟兄们在这个根基上站稳,弄清楚自己是否蒙召?是蒙了哪一种呼召?主是主,我们是仆,我们的责任不是替祂做决定,而是遵从祂的决定。祂发号施令,我听命顺从,这是本位;我发号施令,让祂听命顺从,这是不守本位,是撒但所行的,也是一切属肉体之人的共性。
 
  
  

  我们省察自己的蒙召,不是要夺去被召的确据,恰是要坚固真正蒙召的确信。当然,在这过程中会有艰难,因为不在信心中的省察,要么自欺,要么自我控告。但我相信,真圣徒里面有大能,主的灵在我们身上,真金不怕火炼。保罗也曾提醒哥林多人要省察自己是否有真信心,(林后135)省察是必须的。愿主赐给祂所有的真仆人坚固的信心,至死不渝的忠心!

 

(本文由求知小组潘志平根据2007年的讲道录音整理,经讲员修订。)

阅读:11528 次
录入: zhiping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