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福音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信靠宝血(莱尔)

[日期: 10/5/2016 6:45:30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信靠宝血(莱尔)

 

信靠宝血

 

莱尔

 

 

  基督的宝血是赐生命的血,是他在十字架上为罪人受死而流出的宝血。在基督被钉死的那一天,这宝血就从他身体中白白地流出来——从那被荆棘刺伤的头,从那被铁钉穿透的手和脚,从那被长矛刺透的肋旁。也许所流出的血量并不算大,那血的颜色也与我们的血没什么两样;然而,自亚当起初受造于尘土至今,从没有哪个人流出的血,对全人类具有如此重大的意义。

 

这血是上帝长久以来所立约应许的。早在罪进入世界那一天,上帝就慈悲怜悯地约定:“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创3:15)有一天,单单出自女人的那一位要临到世界,救赎亚当的后裔脱离撒但的权势。那女人的后裔就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在十字架上受难的那一天,战胜了撒但,成就了人类的救赎。当耶稣那赐生命的宝血流出来的时候,蛇的头就被击伤了,古老的应许得以完全应验。

 

这血是长久以来所预表和预示的。先祖每一次的献祭,都见证了他们对将来那更大献祭的信心。在摩西律法之下,绵羊、公羊所流出的每一滴血,都预示着上帝真正的羔羊将为世人的罪受死。当基督被钉死十字架的那一刻,这些献祭和预表都得到了成全。真正的赎罪祭最终被献上,真正救赎的血最终已流淌。从那日起,我们不再需要摩西律法下的献祭。它们的使命已经完成,可以像年鉴一样被弃置不用了。

 

在上帝眼中,这宝血具有无限的功德和价值,这血不是出自某一位圣洁的人,而是出自上帝自己的“同伴”(亚13:7),出于上帝而为上帝的那一位。他流出这血,也非被迫,像那些为真理而死的殉道者;他乃自愿为人类做了替罪的羔羊,背负起他们的罪恶过犯。他为人类的过犯付上赎价,替人向上帝偿还巨额的罪债,并在罪人及其圣洁的创造主之间,成就了彼此和好的公义之路。这条路从天通向地,上帝借此降临人间,广施怜悯;这条路也从地通向天,人借此亲近上帝,不必感到战惊。没有它,就没有罪得赦免。借着这条道路,上帝显明自己是公义的,同时也能称那不虔的人为义。活泉由此而出,罪人可以在其中洗刷得清洁,直到永远(参罗3:20)。

 

基督奇妙的宝血应用到你的良知,就可以洗净你所有的罪。无论你曾经犯过多大的罪,“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赛1:18)。从年幼的罪到年老的罪,从无知的罪到故意的罪,从公然放纵的罪到隐而未露的罪,从违背律法的罪到抵挡福音的罪,从头脑、心中、舌头、思想到幻想中的罪,从违背一诫到违背全部十诫的罪,基督的宝血都能将我们从所有这一切中释放出来。他的宝血就是为此而流。直到如今,这宝血的活泉依然为此目的向全人类敞开。你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靠这宝贵的活泉瞬间就能完成。它让你所有的罪都得洁净。

 

迄今为止,所有死去的圣徒都已在这宝血的活泉中得以洁净,现在正等待公义的复活。从我们在圣经中读到的头一个圣徒亚伯,到今天刚刚睡去的最后一个圣徒,他们都“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启7:14)。没有一个圣徒是靠自己的工作和价值进入安息的,也没有一个是靠自己的良善和力量在上帝面前洁净了自己。他们“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启12:11)。他们在天国的见证也清晰明了:“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上帝。”(启5:9

 

如今借着这宝血,所有活着的圣徒也都充满盼望和喜乐。借此宝血,他们放胆进入至圣所;借此宝血,他们得以称义而亲近上帝;借此宝血,他们的良心日日得享洁净,充满圣洁的信心。无论圣徒在其他事情上怎么千差万别,在这一点上,他们都众口一词。不论是圣公会的还是长老会的,是浸信会的还是卫理会的,所有人都同意:能够洁净灵魂的,唯有基督的宝血。所有人也都同意:我们自已都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3:17)。所有人更同意:靠着基督的宝血,就是罪人中的罪魁,也能够得以洁净。

 

你想知道福音传道人的使命是什么吗?我们之所以被分别出来,不只是为了读经、举行圣餐礼、为人证婚和埋葬死人,更不是为了带你去参观教堂,炫耀我们自己或我们的聚会。设立我们的目的,乃是要告知人基督的宝血。而除非我们不断如此行,否则就不是福音的真正传道人。

 

你想知道我们作为牧者,为那些上帝交在我们手里的灵魂,心中的盼望和祷告是怎样的吗?我们想把他们带到基督的宝血面前。我们并不满足于教堂里坐满了人,各种聚会都有人参加,会众人数众多,外在的事工兴旺发达。我们想看见,人们无论男女,都因着罪恶和不洁的缘故,来到那伟大的活水泉源,为要洗涤他们的灵魂,好得洁净。唯有这里才能使良知得安息。唯有这里才能使你里面的人平安。唯有这里才能医治你属灵的病痛。唯有这里才蕴藏着喜乐之心的奥秘。无疑,我们心里也有败坏和邪恶的泉源。但值得称颂上帝的是,我们还有另一个更有能力的泉源,就是羔羊的宝血;只要每天在其中洗涤,我们就必从一切罪恶中得洁净。

 

我的最后一句话:信心是绝对必需的,也是唯一所需的,以确保你在用以赎罪的基督宝血里有份。

 

亲爱的读者,我恳求你特别关注此点。这里出了差错,往往会毁灭一个人的灵魂。如果你不能清楚看见基督与灵魂联合的真实道路,那么你的信仰在根基上就有巨大漏洞。那条道路就是信心。

 

取得教会会员的资格,或蒙准领受圣餐,都不能证明你已经在基督的宝血中得以洁净。成千上万的人到基督教场所参加崇拜,并从教会牧者的手中领取主的晚餐,但其表现却清楚说明,他们还没有从罪中得释放。若是你想得救,就要小心,不可藐视恩典的管道。然而,永远、永远都不要忘记:教会会员资格并不等于信心。

 

为确保你在基督那赎罪的宝血中得着益处,信心是绝对不可或缺的。圣经上说:“上帝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借着人的信,要显明上帝的义。”(罗3:25)“信子的人有永生。”(约3:36)“你们靠摩西的律法,在一切不得称义的事上信靠这人,就都得称义了。”(徒13:39)“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合。”(罗5:1)面对一个充满焦虑的寻求者,这是保罗告诉腓立比狱卒的话:“当信主耶稣基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全世界的智慧都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回答了。福音说:“你真的信服自己有罪吗?你真的看见自己充满了罪恶,只配跌入地狱吗?你已经放弃靠自己的力量来洁净自己的罪吗?那么,福音正是为你这样的人提供安慰的。看哪,基督所流那赎罪的血!只要信靠这宝血,今日你就必得白白的赦免。只要信,此刻你所有的罪都必被洗净除灭。”唯独“信而得着”。唯独“信得洁净”。随便人怎么称这样的教义为疯狂和狂热吧,我却要放胆用另一个名字来称呼它。它是上帝恩典的“荣耀福音”。

 

我恳请你不要误解我如此谈论信心的用意。我没有说信心乃罪得洁净之人的唯一特征。信心的确让人在基督那赎罪的宝血上有份,但我没有说,这样的信心是孤立存在的。得救的信心绝非与世隔绝,不结果实。相反,信心总是伴随着悔改和个人的圣洁。然而,我非常确信的是,能够让一个人的灵魂在基督里有份的,乃唯独是信心。我再次郑重重申,论到在上帝的面前称义,信心是绝对唯一的条件。信心乃是那抓住基督的手。罪人所求于救主的,唯独以信心开始,以信心坚持,并以信心成全。借着信心,我们被称为义。借着信心,我们为罪的缘故把灵魂沐浴在那伟大的泉源之中。借着信心,我们在奔走天路的整个历程中,随时都能从那赦罪的怜悯中获取丰盛供应。借着信心我们存活,借着信心我们站立。

 

能够让你完全称义并在罪中得以洁净的,唯有信心,别无其他。让这真理深深扎根在你的心底吧!渴望从福音中得到真实安慰的人在哪里呢?我实在恳求你,力求得到关于得救信心本质的简明看法。切要警惕那些昏暗、混乱、污浊的信心观,许多人因此使自己的灵魂陷入困扰。从你心里根除“信心不过是理智行为”的看法。信心不是对教义或信条的认可,也不是相信“佩雷的证据”或《皮尔森论信条》。信心只是痛悔的心紧紧抓住大能救主所伸出的手,疲倦之人的头安枕在大能朋友的胸前。在对基督的信靠上,要丢弃一切有关善功、功德、行为、表现、祷告、施舍、买赎和劳苦的观念。要认识到,信心不是给予,而是索取;不是付出,而是接收;不是买赎,而是蒙福。信心是那看向铜蛇的眼目,既看了,就得着了生命和医治;信心是那服用救命之药的口,既喝了,就为整个身体获得了力量和生机;信心是溺水之人紧握救援绳索的手,既抓住了,就足以被安全带离深水上岸。对真正得救信心的看法就是这些,并无其他。能够确保你在基督宝血里有份的信心,就是,且唯独是这些。按照这种方式相信,你的罪便会即刻得以洁净!

 

能够确保你在基督那赎罪的血中永远有份的,唯有信心,别无其他。或许你每天都去基督的教会,也常常口出基督的名字。你会低头俯伏在耶稣的名下,甚至领受基督要我们领受的圣餐饼和酒。然而,在所有这一切之中,若没有信心的话,你休想在基督里有份。就你而言,没有信心,就意味着基督的血白流了。

 

关乎这个极为严肃的话题,我要强烈反对现今盛行的许多观念。与现在很多人的看法相反,我坚持认为,只有信的人才能靠基督得救。在某些圈子里有不少含混的说法,谈到“上帝的父性”和“上帝的爱”,似乎我们这些被称为“福音派”的人,有否认此荣耀真理的嫌疑。我们根本不会否认,而且会像其他人一样坚守。在这方面我们绝不输人半步。但是,我们绝对否认上帝是所有人的属灵之父,我们认为只有那些因信耶稣基督而成为他儿女的,才有上帝做他们的属灵之父(参加3:26)。我们绝对否认所有人都有权利在上帝的爱中得到安慰;我们认为只有那些信靠基督的人,才有此特权,因为上帝的爱借着他才得以彰显。上帝爱子所流出的救赎宝血,正是上帝向罪人所显明的爱。凡是渴望得救的人,都必须与流出宝血的那一位产生个人性的关系。也就是说,借着他个人的信得以在血中洁净,借着他个人的信把这宝血喝下去,借着他个人的信才能声称,因信所蒙的祝福都是属于自己的。没有这样的信心,就不可能得救。

 

(选自《莱尔传》P323-325,赵刚译,华夏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1659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