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名牧佳作 → 阅读内容
 
背景:

永世的君王(司布真)

[日期: 12/7/2016 6:00:26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永世的君王(司布真)

 

永世的君王

 

司布真

 

 

  “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弥5:2

 

每一样事情都是本于神,归于神,他引导众星,给麻雀装上翅膀,他统治行星,然而却移动原子,他发出雷鸣之声,却用西风发出喃喃细语,荣耀要归于他,因为神在万事之中。

 

耶稣来是为了什么?他来要“在以色列中作掌权的”。非常特别的是,圣经说耶稣基督是“生来作犹太人王的”。很少有人是“生来作王的”,有人生来作王子,但很少生来作王。我想你们找不到历史上有任何婴孩生来就是作王的例子。一个人也许是威尔士的王储,他要等一些年,直到他的父亲去世,然后他们给他头上戴上冠冕,涂上圣油,还有其他愚蠢的东西,把他变作一位君王;但他不是生来就作王。除了耶稣,我不记得还有谁是生来就作王的;我们唱的这一句有强调的含义。“生来拯救你的百姓,生来一位婴孩,却是一位君王。”

 

从他来到地上的那一刻起,他就是君王。他不是等到成年才接过他的国;而是他的眼睛一接触到阳光,他就是一位君王;从他的小手抓住东西开始,他的手就是抓住权杖,他的脉搏一开始跳动,他的血开始流动,他的心跳就是王的心跳,他的脉搏就是君王的脉搏,他的血就是君王血脉的流动。他生来作王,他来“在以色列中作掌权的”。

 

有人说:“啊!他来是枉然的,因为他没有行使他的统治;‘他到自己的地方来,他自己的人却不接待他。’他来到以色列,但是他没有作他们的掌权者,而是被‘藐视,被人厌弃’。被他们大家弃绝,被他到他们那里去的以色列遗弃。”哎,但是“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也不是因为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们全部就蒙神呼召。啊,不是的!他不是在肉身的以色列中作掌权的,而是在灵里的以色列中作掌权的,很多这样的人是已经服从了他。使徒们岂不是伏在他面前,承认他是他们的王吗?现在,以色列岂不尊荣他,以他为掌权的吗?岂不是所有在灵里作那“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的后裔,就是那些有信心的人,承认大能的盾牌归于基督,因为他是全地的王吗?他岂不是统管以色列吗?是的,他确实是这样;那些不被基督掌管的人并不属于以色列。他来是在以色列中作掌权的。

 

我的弟兄,你有没有服在耶稣的权杖之下?他在你心中掌权,还是没有?凭这点我们可以认出谁是以色列人——基督是进入他们心里,作他们掌权的。

 

有人说:“啊!我按自己的意思行,我从来没有作过任何一个人的奴仆。”啊!那么你就是憎恨基督掌权。

 

另外一个人说:“哦!我顺服我的牧师,我教会里的教职人员,或者我的神父,他告诉我的就足够了,因为他是掌管我的。”你是这样的吗?啊,可怜的奴仆!你不晓得你的尊严,因为除了主耶稣基督,没有人可以作你合法的统治者。

 

另外一个人说:“啊,我承认相信他,我是跟从他的。”但他在你心里作王吗?你的意志受他指挥吗?他引导你的判断吗?在你困难的时候你寻求他的手引导吗?你切慕要荣耀他,把冠冕归给他的心吗?他是你的王吗?如果是,那么你就是以色列的一员,因为圣经写道——“他出来在以色列中作掌权的。”

 

感谢主耶稣!你在你的百姓心中掌权,你是永远掌权;除你自己,我们不要其他人掌权,我们不降服任何其他的人。我们是自由的,因为我们是基督的仆人;我们是自由的,因为他是我们的王,我们不晓得有什么捆绑和奴役,因为只有耶稣基督才是我们心里的王。他来“以色列中作掌权的”。我要提醒你们,他的使命还没有完全成就,这要直到那末后日子荣耀的时候。过一阵你们要看到基督再来,作他的民以色列的王,不仅仅是在灵里作以色列人的王,对于肉身是以色列的人,他也要掌权,因为犹太人要回到他们的土地上,雅各的支派要再次在他们的殿里歌唱;希伯来赞美的歌声要再次献给神,不信的犹太人的心要在真正的弥赛亚脚前融化。出生时被东方人颂赞作犹太人的王,死的时候被一个西方人写上是犹太人的王的那一位,很快就要被各处的犹太人称为君王——是的,他要作犹太人的王,也要作外邦人的王,他作普世的君王,他的王权扩展到人所居住的全地,他的世代要与时间本身同等。他来在以色列中掌权,当他带着永远的荣耀在他的民中掌权,他就要作最确确实实的君王。

 

现在讲最后一点,耶稣从前来过吗?我们回答,是的,因为我们的经文说:“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

 

首先,基督的神性从亘古就有。“从太初。”在这之前,他不是隐秘,默不作声。那位新生的婴孩在很久之前已经行了奇妙的事;那位在他母亲怀抱里睡着的婴孩在今天为婴孩,但他是从亘古太初就有;他的名字还没有写在受割礼之人的日历上,尽管你不想这样,但“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

 

他从亘古就作在拣选中我们立约的头,“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

 

“他说,基督是我首先拣选的,然后在我们的头基督里拣选我们的灵魂。”他的百姓还没有生在这个世界上,他就作了他们在神宝座前的代表。他从太初就用他大能的手执笔,执万古之笔,写下他自己的名字,神永远儿子的名字;从太初他就与他的父签约,他要代表他的百姓以血还血,以伤还伤,以受苦还受苦,以痛苦还痛苦,以死亡还死亡;他从太初就献上自己,没有一丝怨言,从头顶到脚底流出血汗,被人吐唾液,扎伤,戏弄,撕裂,承受死亡的痛苦,十字架的苦楚。他是从太初就作我们的担保。我的心,停下来,发出惊叹!在耶稣里你从太初就有。不仅是当你生在这个世界上,耶稣就爱你,而是在还没有任何人存在的时候,他就喜悦人了,他常常顾念他们,从亘古到永远他爱他们。什么!相信的人啊,他如此盼望你要得救,他岂不会成就此事吗?

 

他从太初而出,要把我拯救,他现在会让我失丧吗?什么!他岂不是已经把我当作他宝贵的珠宝抓在他的手里,现在会让我从他宝贵的指头之间滑落吗?他在大山生成,深海的水道被制定出来之前就把我拣选,现在他会失去我吗?这不可能!

 

“永远不能抹去,我写在他手心上的名;我名要铭刻在他心里,带着不可磨灭的恩典记号。”

 

我肯定他不会如此长久爱着我,然后不再爱我。如果他要对我厌倦,他早在很久以前就对我厌倦了。如果他不是爱我像阴间一样深,像坟墓一般坚定,如果他不是把他的全心都给了我,我就可以肯定,他老早以前就要离我而去了。他知道我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有足够的时间思想此事;但我是他拣选的,这有他的目的;尽管我是不配,如果他对我满足,这却不由得我抱怨。但他是以我为满足——他一定是以我为满足——因为他认识我已经很久,足以认识我的过错。我认识自己之前他已经认识了我;是的,我自己还没有存在,他就认识了我。我的体质成形很久之前,就被写在他的册子上了。“尚未有其一”的时候,他爱的目光就注视在我身上。我知道我是多么背逆他,然而他继续爱着我——“他过往对我的爱,禁止我去想,困难来临的时候,他会最终把我放弃。”不,因为,“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这就要直到永远。

 

第二,我们相信基督从太初就来到人当中,好让人可以仰望他。我不必停下来对你们说,那在日影之下行走在伊甸园里的就是耶稣,因为他喜悦与人同住;我也不会耽搁你们,向你们指出基督用立约的天使,逾越节的羔羊,如此遍布神圣历史当中的千千万万预表的各样不同样式来到他的百姓当中;我而是要向你们指出,我们主耶稣基督在为拯救我们,经历伟大的道成肉身之前,以人的样子出现在世界上的四次情形。

 

首先,我请你们看创世纪十八章,在其中耶稣向亚伯拉罕显现,我们看到,“耶和华在幔利橡树那里,向亚伯拉罕显现出来;那时正热,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举目观看,见有三个人在对面站着。他一见,就从帐棚门口跑去迎接他们,俯伏在地。”但他是向谁俯伏?他只向他们当中一个人说“我主”。在其他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他的荣耀最为夺目,因为他就是神人基督;其他两个人是被造的天使,一段时间取了人的样子。但这位是成为人的基督耶稣。“他说:“我主,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离开仆人往前去。容我拿点水来,你们洗洗脚,在树下歇息歇息。”你们要注意到,这个威严的人,这个荣耀的人,留下来和亚伯拉罕说话。第22节这样说:“二人转身离开那里,向所多玛去。”是两个人,你们会在下一章看到这点——“但亚伯拉罕仍旧站在耶和华面前。”你们会注意到,这个人,耶和华,和亚伯拉罕有甜美的相交,容许亚伯拉罕为他将要毁灭的那城求情。他是以人的真实形像出现,所以,当他在犹大的街道上行走,这不并是他第一次成为人,“在幔利橡树那里,那时正热。”他就出现过。

 

还有另外一个情形,他是向雅各显现,你们会在创世记3224节看到这个记载。雅各的家人都走了,“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那人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这是一个人,然而又是神。“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雅各知道这个人是神,因为他在第30节说:“我面对面见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在约书亚记。约书亚跨过窄窄的约旦河,进入了应许之地,准备要赶走所有的迦南人,看!这大能的神人向约书亚显现。在第513节我们看到——“约书亚靠近耶利哥的时候,举目观看,不料,有一个人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约书亚到他那里(他的作为就像勇敢的战士),问他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敌人呢?他回答说,不是的,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约书亚马上看到他的神性,因为约书亚就俯伏在地下拜,对他说:“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如果这是一位被造的天使,他就会斥责约书亚,说:“我和你是一同作仆人的。”但不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对约书亚说,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约书亚就照着行了。”

 

另外一个值得留意的例子是记录在但以理书第三章,我们看到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被扔到烈火的窑中,这火如此猛烈,结果把扔他们进去的人都烧死了。突然王对他的谋士说——“我捆起来扔在火里的不是三个吗。他们回答王说,王啊,是。说,看哪,我见有四个人,并没有捆绑,在火中游行,也没有受伤。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尼布甲尼撒怎么会知道?全是因为那奇妙的人举止如此高贵威严,他有某种极大的影响,如此奇妙打碎了那吞噬人的火焰的牙齿,甚至它连神儿女的头发都不能烧焦。尼布甲尼撒看出他的人性。他不是说:“我见到三个人和一个天使。”而是说:“我见有四个完完全全的人,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那么你们看到了——“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这是什么意思。

 

在这里让我们留心片刻,就是这四件大事的每一件,都是在圣徒在尽极大的责任,或者准备要尽极大责任的时候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耶稣基督不是每天都向圣徒显现。雅各落在苦难当中,他才来见他;约书亚准备打一场正义的战争的时候,他才来见他。只是在异乎寻常的时候,基督才这样向他的百姓显现他自己。亚伯拉罕为所多玛代求的时候,耶稣与他同在,因为一个基督徒其中一样最崇高的工作就是代求的工作,当他代求的时候,他就可能见到基督。雅各摔跤,这是你们一些人从来没有尽的基督徒责任的一部分,所以耶稣没有常常临到你们。约书亚行勇敢的事的时候主与他相遇。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也是如此——因为他们忠于职守,他们落在极大逼迫当中,那时他临到他们说:“我要与你们同在,经过火焰。”

 

我们要与主相遇,我们就要进入某些特别的光景之中。我们一定要像雅各一样,落在极大的困难中;我们一定要像约书亚一样,大大努力工作;我们一定要有极大的代求的信心,就像亚伯拉罕那样;我们一定要像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一样忠于职守,坚定不移;否则我们就是不认识“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的那一位;或者我们就不能“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并且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

 

甜美的主耶稣!你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你还不断地来。哦!愿你今天来,鼓励灰心的,扶助疲倦的,包扎我们的伤口,安慰我们的忧伤!我们求你来,征服罪人,制服内心刚硬的人,打破罪人情欲的铁门,把他们罪的铁栏击得粉碎!

 

哦!耶稣!请你来,你来的时候,请到我这里来!我是一个硬心的罪人吗?到我这里来,我需要你:

 

“哦!愿你的恩典制服我心;也带领我来得胜;作我主心甘情愿的俘虏,歌颂你话语的荣耀。”

 

可怜的罪人!基督还在不断地来。他来的时候,他是去伯利恒。你心里有一座伯利恒吗?你为小吗?他要到你这里来。回家,用热切的祷告寻求他。如果你为罪的缘故哭泣,认为你太小,不会被他留意,小子,回家去!耶稣到为小的人这里来,他从亘古就来了,他现在来。他要来到你糟糕的破屋子里,他要来到你可怜的真是苦的心里;他要来,尽管你是贫穷的,穿得破破烂烂,尽管你一无所有,备受折磨,受到打击;他要来,因为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信靠他,信靠他,信靠他,他要来,住在你的心里,直到永远!

 

(选自《司布真证道集——道成肉身与基督的降生》,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1862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