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蒙恩之道 → 阅读内容
 
背景:

君王被钉十字架(司布真)

[日期: 4/12/2017 5:14:43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君王被钉十字架(司布真)


君王被钉十字架


司布真



27:33, 34.  到了一个地方,名叫各各他,意思就是髑髅地。兵丁拿苦胆调和的酒,给耶稣喝。他尝了,就不肯喝。

 

“各各他”是专门用来处决罪犯的地方,是耶路撒冷的刑场,坐落在城门外。基督在城门外受苦,这是有特别的象征意义的,跟从他的人得到命令,要“出到营外就了他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来13:11-13)。

 

人把起麻醉作用的酒给被定罪的人喝,要除去被钉十字架的一些痛苦;但是我们的主来是为了受苦,他不愿意喝任何麻醉他感官的东西。他没有不让跟从他的人喝“拿苦胆调和的酒”(“拿没药调和的酒”,可15:23),但是他“不肯喝”。耶稣不是因为这酒苦而不肯喝,因为他预备好了。连本来是他百姓应当喝的忿怒苦杯可怕的最后一滴,他都要喝下。

 

35. 他们既将他钉在十字架上,就拈阄分他的衣服。

 

这短短的一句话里有很多很多的含义,“他们既将他钉在十字架上”,敲击他们的大铁钉,穿过他配得称颂的手和脚,把他固定在十字架上,把他举起,挂在留给要犯的刑架上。我们几乎不能领会,这钉十字架对我们亲爱的主所意味的一切;但是我们可以和某人一起这样祷告 —

 

“主耶稣!愿我们爱你,哭泣,因为你为我们被钉十架。”就这样,除了他的复活,我们的主在201719预言的一切都应验了,因为它的时候还没有到。

 

罪犯的衣服是行刑的人独享的。那些钉基督十字架的罗马士兵可能想都没有想到,当他们“拈阄分他的衣服”的时候,他们就是应验了圣经的话;然而他们的举动和诗篇2218预言得一模一样。那件无缝的衣服如果撕开就会被破坏了,所以士兵在分我们主其他衣服时,他们就为着这件衣服拈阄。这阄几乎是沾染了基督的血,然而这些赌博的人在他十字架的影下玩着这游戏。赌博是一切罪恶中最令人心变得刚硬的,提防任何形式的赌博!基督徒不可玩任何碰运气的游戏,因为基督的血似乎是染在了所有这些游戏上。

 

36. 又坐在那里看守他。

 

一些人是因为好奇而看着他,另外一些人则是为了要确保他真是死了,一些人甚至以他的受苦来让他们残暴的眼睛得到快乐。一些人流泪痛哭,当人子受苦至死的时候,十字架像一把剑一样刺透了他们自己的心。

 

37. 在他头以上,安一个牌子,写着他的罪状,说,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

 

摇动彼拉多的笔的是神何等奇妙的护理!罗马皇帝的代表是没有可能承认任何其他人是王的,然而他故意写上,“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他更改他已经写下的。甚至在十字架上,基督也被宣告是王,所用的文字是宗教制度专用的希伯来文,经典的希腊文,以及日常使用的拉丁文,所以人群中的每一个人都能读到这文字。

 

犹太人什么时候才会承认耶稣是他们的王?有一天他们会仰望他们所扎的,承认他是王。也许当基督徒更多想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会更多想到基督;当我们对他们的心硬被除去,也许他们对基督的心硬也会消失。

 

38. 当时,有两个强盗,和他同钉十字架,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

 

仿佛是为了表明他们看基督是三个罪犯中最坏的,他们把他放在“两个强盗”中间,把一个羞辱的位置给了他。这样“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这个预言就应验了。这两个罪犯是当死的,正如其中一人所承认的那样(路23:40, 41);但是更大的罪担是放在基督身上,因为“他却担当多人的罪”,所以他成为受苦之人的君王,这是合适的,他能真正问道 ——“有像我这样愁苦的吗?”

 

39, 40. 从那里经过的人,讥诮他,摇着头说,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吧。你如果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

 

再也没有什么比戏弄更折磨一个落在痛苦之中的人了。当耶稣基督最需要同情话语,仁慈面容的时候,“从那里经过的人,讥诮他,摇着头。”也许这取笑最令人痛苦的地方,就是它把一个人最认真的话转过来加以讥诮,正如讥笑我们主关于他身体的殿的话一样:“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吧。”他本来是可以救自己的,他本来是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但如果他这样做了,我们就永远不能成为神的儿子了。因为他是神的儿子,所以他没有从十字架上下来,而是挂在那里,直到他完成了为他百姓的罪作出的牺牲。基督的十字架就是我们靠着登上天堂的雅各的梯子。

 

今天苏西尼派的人就是这样喊叫的,“从十字架上下来吧。放弃赎罪的牺牲,我们就要成为基督徒。”很多人愿意相信基督,但不愿意相信钉十字架的基督。他们承认他是一个好人,一位伟大的教导人的夫子;但是因着拒绝他代替的赎罪,他们实际上就是把基督变成不是基督,就像这些在各各他山上讥诮他的人所作的那样。

 

41-43.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也是这样戏弄他,说,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他倚靠神,神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因为他曾说,我是神的儿子。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忘记了他们极高的地位和身份,加入暴民的行列,讥笑落在死亡剧痛中的耶稣。每一个字都是有强调的意味;每一个声音都切割,穿透我们主的心。他们戏弄身为救主的他:“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他们戏弄身为君王的他:“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他们戏弄他,戏弄他对神的相信:“他倚靠神,神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他们戏弄身为神儿子的他:“因为他曾说,我是神的儿子。”那些说基督是一个好人的人,实际上就是承认了他的神性,因为他宣告自己是神的儿子。如果他并非他所宣称的,他就是一位冒充的人。请留意基督最恶毒的敌人,他们即使在讥诮他的时候,也在给他作了见证:“他救了别人”;“他是以色列的王”;“他倚靠神”。

 

44. 那和他同钉的强盗,也是这样的讥诮他。

 

旁边与他同钉十字架,一同分担他的悲惨的人,也加入了讥诮耶稣的人的行列。要装满他受苦和蒙羞的杯,什么事情都齐全了。那个悔改强盗的归信显得更加特别,因为不久前他还和其他人一道讥诮他的救主。他成了神恩典何等的战利品!

 

45. 从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暗了。

 

一些人认为这个黑暗是笼罩了全世界,甚至让一个异教徒都惊叹说:“世界不是要灭亡,就是创造世界的神在受苦。”这个黑暗是超自然的,它不是一场日食。日头不能再看着造它的神被那些戏弄他的人围绕。它掩面,进入十倍的黑夜里,对这伟大的公义的日头本身落入如此可怕的黑暗而感到羞愧。

 

46. 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为了让基督的牺牲能得以完全,父神乐意离弃他极为亲爱的儿子。罪被加在基督身上,所以神一定要转面不看这位担当罪的人。被他的神抛弃,这是基督伤心的最高峰,是他愁苦的实质所在。在这里,请注意殉道士与他们的主有何分别;他们在死亡痛苦的时候,都得到神的维持;但是耶稣身为罪人的代替受苦。却是遭到神的离弃。那些明白即使片刻他们父的脸面被遮蔽,离开他们是何等滋味的圣徒,几乎不能想象到底是何等的受苦,使得我们的救主发出“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这痛苦的呼声。

 

47. 站在那里的人,有的听见就说,这个人呼叫以利亚呢。

 

他们是更清楚,然而他们讥笑救主的祷告。他们是恶毒,故意,轻蔑地把他临死的呐喊变成取笑的话柄。

 

48, 49. 内中有一个人,赶紧跑去,拿海绒蘸满了醋,绑在苇子上,送给他喝。其余的人说,且等着,看以利亚来救他不来。

 

像耶稣这个受苦,如此痛苦的人,可能会提到他所忍受的许多剧痛,但是他要说“我渴了”,这是很有必要的,这是为了另外一处的圣经可以得到应验。“内中有一个人”,是比他的同伴更有同情心,“赶紧跑去,拿海绒蘸满了醋”,这醋可能是从士兵带来自用的罐子里倒出来的,然后“绑在苇子上,送给他喝”。我总是认为这事非常奇妙,海绒是在动物生命中最低等的,竟然被送去,与那在所有生命最上头的基督接触。在他的死亡里,创造的整个循环就完全了。正如海绒给我们临死的主的嘴唇带来滋润,同样,愿属于神的活人中最小的,可以安慰那现在已经从十字架升到宝座上的他。

 

50. 耶稣又大声喊叫,气就断了。

 

基督的力量没有耗尽;他最后的话是“大声喊叫”说出来的,就像一位得胜的勇士一样。“成了”,这是怎样的一句话!就着这短短的一句话,人讲了成千上万篇讲道,但是谁能把它里面包含的所有意思都讲出来呢?它是对那完全无法测度的长阔高深的一种无限表达。基督的生命成了,完全了,完成了;他“气就断了”,心甘情愿地死去,他把他的生命舍了,正如他说的那样,他为羊舍命,他为他自己把这舍下;他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

 

51-53. 忽然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地也震动。盘石也崩裂。坟墓也开了。已睡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到耶稣复活以后,他们从坟墓里出来,进了圣城,向许多人显现。

 

基督的死就是犹太教的终结:“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圣殿撕裂了它的衣服,仿佛因着这对它的主亵渎的杀害而震惊,就像一个看见某样极大罪恶的人大大惧怕一样。基督的身体被撕开,圣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现在靠着耶稣的血,一条通往至圣所的通路已经被打开了;已经有一条通到神那里去的道路,为每一个信靠基督赎罪牺牲的罪人打开。

 

请看伴随着,紧跟着基督的死,有何等奇妙的事情发生:“地也震动。盘石也崩裂。坟墓也开了。”就这样,这个物质世界向人拒绝的他表示敬意;大自然的震动预告了当基督的声音不仅要震动地,还要震动天的时候,那时会发生什么事情。

 

神作成的这些和基督的死有关的第一批神迹,预表了要持续,直到他再来的属灵的神迹——石头般的心裂开,罪恶的坟墓打开了,那些死在罪恶过犯中,被埋在私欲和邪恶坟墓里的人活过来,从死人中出来,去到新耶路撒冷这圣城里。

 

54. 百夫长和一同看守耶稣的人,看见地震,并所经历的事,就极其害怕,说,这真是神的儿子了。

 

这些罗马士兵从来没有见过和处决相关的如此场面,面对他们已经处死的那位伟大的囚徒,他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真是神的儿子了。”很奇怪,这些人竟然承认祭司长,文士和长老否认的那一位;然而从他们那时候起,最被人放弃,最堕落的罪人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而他们的宗教领袖却否认他的神性,这成了经常发生的事。

 

(选自《马太福音注解》第二十一章。)


阅读:1862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