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知古鉴今 → 阅读内容
 
背景:

信徒聚集的教会(巴文克)

[日期: 3/27/2019 8:32:17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信徒聚集的教会(巴文克)


信徒聚集的教会


巴文克


人那些承认基督是主的信徒的聚集,最初被人们称为团契或教会。在希伯来文圣经中,早就有两个名词可以表达以色列民的聚集,但对这两个名词并没有进行真正的区分。后来的犹太人却似乎对这两个名词进行了区分:前一个词,用来指处于实际状态中的教会;后一个词,则用来指理想状态中的教会,也就是为上帝所选召承受救恩之人的聚集。第一个词被译成了希腊文的“synagogue”(会堂),第二个词则被译成了“ecclesia”(信徒的团契或教会)。犹太人所做的这种区分,导致基督徒后来更愿意用第二个词。毕竟,基督教会乃是众信徒的聚集,他们取代了古代以色列人的地位,并把上帝拣选之爱的思想具体地显明了出来。

 

当犹太人与基督徒彻底分道扬镳时,这种称呼就逐步得到了发展。用会堂来称呼犹太人的聚集,用教会来称呼基督徒的聚集,这种用法一直沿用到了现在。最初,这两个词本来并没有这种区分。在《雅各书》2章2节(来10:25)中,会堂一词是用来称呼基督教会的聚集,而在《使徒行传》7章38节(来2:12)中,教会一词则用来指以色列民的聚集。事实上,在《使徒行传》19章第32节、39节与41节中,用到后一个词乃是指一般性聚会,但论到犹太人与基督徒之间的区分,就使这两个名词有了彼此不同的含义了。

 

五旬节之后,耶稣基督在耶路撒冷的门徒们仍然经常在圣殿中聚集,或是在圣殿的附堂中聚集。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遵守犹太人道德法典中规定的祈祷时间,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向犹太人传福音。在五旬节及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使徒们这种传讲福音的方式蒙受了上帝大大的祝福,数以千计蒙恩得救的人加入了教会。后来一场逼迫爆发了。这场逼迫在司提反被石头打死,成为第一个殉道者时,达到了高潮(徒6:8-7:60),这就使耶路撒冷的基督徒分散到了犹太全地并撒玛利亚,甚至最远到了腓尼基、塞浦路斯与安提阿(徒8:1,11:19)。这些门徒所传的道,在许多地方赢得了大量犹太人归信,有不少教会建立起来。这些教会在一段时间内享受着太平,人数大大增长。不言而喻,这些成为基督徒的犹太人,长期以来一直怀着这样一种盼望,就是以色列整个民族都要归向主基督(徒3:17、26)。但是,这种盼望却越来越渺茫,渐渐地,教会中心开始从犹太基督徒转向了外邦基督徒那里。

 

在耶稣基督传道时,就已经有一些希腊人在过节期间来敬拜,并表明了自己愿意见到耶稣基督的愿望(约12:20以下)。在耶路撒冷的教会成员中,就有一些人是希腊人(徒6:1)。这些人很有可能像司提反那样,对基督徒与圣殿和律法的关系,抱一种更加开放的观点(徒6:13-14)。当门徒分散四方时,那些从耶路撒冷出来的门徒也向撒玛利亚人传福音(徒8:5以下),向埃塞俄比亚的太监传福音(徒8:26以下),向罗马人的百夫长哥尼流传福音(徒10章),也向住在安提阿的希腊人传福音(徒11:20)。

 

所有这些事都为一项伟大的宣教事工做好了准备,这项事工就是保罗和巴拿巴在接受了圣灵的吩咐,并由安提阿教会给他们行了按手礼以后,被差派出去完成的事工(徒13:2以下)。在这项宣教工作中,保罗遵循的法则就是首先对犹太人传福音。但是,当这些犹太人像通常那样,对保罗所传的道抱以藐视态度时,他就转向了外邦人。保罗看见自己的弟兄照着自己的肉体行,被基督的十字架信息所绊倒,想要立自己的义,心里就大大忧愁(罗9:2)。他从未放弃要激发犹太人愤恨之心的努力,要救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罗11:14)。而且照着上帝拣选的恩典,还有剩下的余数,而保罗自己就是这件事又真又活的见证(罗11:1-5)。

 

但是,人们却不能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在外邦人的数目还没添满以前,以色列人有几分心硬(罗11:25)。那活树上的枝子因为不信被折下来,叫野橄榄枝得以接在上面(罗11:17-24)。按肉体与灵性来说,在以色列人中间有这样一种区分。那属基督的教会如今乃是亚伯拉罕的真后裔,是属上帝的以色列民。那些拒绝了基督的犹太人,并不是真犹太人,他们是未受割礼的,是妄自行割礼的人(腓3:2);他们是不服约束,说空话、欺哄人、逼迫信徒的。那些搅扰示每拿教会的犹太人,说他们自己是犹太人,其实不是,乃是撒旦一伙儿的人(启2:9,3:9)。于是,犹太人与基督徒就这样分道扬镳。虽然那些起初承认耶稣基督的人,仍被人们称为犹太人中的一个教门(徒24:5、14,28:22),可是在安提阿时,他们却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称号,就是基督徒(徒11:26)。于是,在犹太人的聚集与基督徒的聚集之间就有了区别,若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讲,前者被称为会堂,后者则被称为教会(信徒的群体或教会)。

 

在我们的圣经中,被译为教会的这个词“Ecclesia”,首先被基督用来指称那些承认他的百姓(太16:18,18:17)。若我们记得,耶稣使用的这个希伯来单词,曾经在旧约中反复出现过,也是大家所普遍明白的一个词,那就没有什么稀奇了。有一件新奇的事,就是基督用这个词来指他的众门徒,并声明说,自己的教会将要代替以色列民。此外,耶稣并没有用这个词来指某个特别地方的信徒聚集,而是把所有借着使徒所传的道相信他的人都包括在内。他用的这个词意义非常广泛,只是到了后来,根据教会的发展,这个词才带有了一种更加特殊的意义。

 

在《使徒行传》2章47节、5章11节、8章1节及11章22节中,教会一词也用来指耶路撒冷众信徒的地方聚集。当时,耶路撒冷的教会几乎是唯一的教会。很有可能,一些散住在犹太、撒玛利亚和加利利的门徒知道耶路撒冷城里出现逼迫时,便分散四方;这些人为了在犹太人中间传讲福音,就成立了联络点。但是,信徒的聚集,也就是教会,最初只存在于耶路撒冷。慢慢地,借着这些门徒对真道的传扬,这样的聚集在别的地方也相继出现,教会这个名称,也就应用在了这些地方性的团体上。耶路撒冷教会不是一个在其他地方设立分会的组织;相反,与这一教会同时成长起来的其他信徒聚集,也被称为教会。

 

举例来说,圣经提到了安提阿教会(徒11:26,13:1),提到了路司得,特庇及其附近地区的教会(徒14:23)。保罗继而又用教会这一名称来指哥林多、罗马、以弗所、腓立比、歌罗西等地的信徒聚集,并且保罗还按照习惯,用复数来谈论加拉太(加1:2)与犹大(加1:22)的众教会。还有就是,那些住在某一特定地区的信徒也开始经常聚会(徒2:46),有时是天天聚会,但通常是每逢主日时聚会。可是,他们没有自己的教堂,或许《雅各书》2章2节中用到的“Assembly”(会堂)一词,乃是新约中第一次提到某个特定地点,因此,他们不得不在适合聚会的某位弟兄或姊妹家中聚集。

 

在耶路撒冷,他们最初有一段时间仍然在圣殿中聚集,除此以外,他们也在一些会众的家里(徒2:46,5:42)有特别的聚会(徒1:14,2:42)。因此,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形,最初马利亚的家,也就是约翰马可的母亲家(徒12:12),后来雅各的家(徒21:18),就成了耶路撒冷教会生活的中心。因为教会很大,所以就分成了小组,不同时间在同一所房子里聚集,或同一时间在不同房子里聚集。这种习惯在别的地方也得到人们的仿效,如在帖撒罗尼迦(徒17:11)、特罗亚(徒20:8)、以弗所(徒20:20)、哥林多(林前16:19)、歌罗西(腓利门2)、老底嘉(西4:15)与罗马(罗16:5、14、15)等地。非常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家庭聚会,或是在人家中举行的聚会都被冠以了教会名称。任何一个教会都不附属于另一个教会,每个教会都是独立的,像其他教会一样拥有自主权。

 

虽然如此,众教会却都属于同一个教会。耶稣在论到自己的门徒时,把他们都看成是自己的教会(太16:18,18:17),且众使徒在论到信徒是耶稣基督的身体时,也是用同样的方式说话,使徒保罗尤为如此。整个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而基督则是教会的元首。教会是羔羊的新妇,装饰整齐等候新郎的来临,是使徒在基督的根基上建造的房屋与上帝的殿(林前3:10-16);或者照同一个比喻的另一种说法,教会乃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自己做房角石,而信徒则是这圣殿的活石。教会乃是上帝所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特殊子民,蒙召为要宣扬那召他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

 

有些人因为看到了使徒归给教会的荣耀属性,所以就想把现实中的教会与理想中的教会区分开来。但是,这种西方式的区分,对新约来说却是格格不入的。当这些使徒效法基督,用这种大有荣耀的方式论到教会时,尤其是在《约翰福音》14章至17章中,他们所说的并不是什么抽象或存在于人思想中的东西,也不是某种我们应当效法,但可能永远没法达到的理想。他们头脑中的乃是那整体的、实际的教会。属于这一教会整体的信徒,在不同场所,不同地区或不同时间的聚集,乃是上帝的特殊启示。的确,这些启示乃是关于这些仍有缺点的教会的,众使徒在所有的书信中都已经对这一点做了说明。但是,这些启示却仍是对他们背后那个实在的启示,也就是对上帝在世世代代中所要实现的旨意的启示。

 

在这旨意中,上帝看基督的整个教会,在他面前都是完全的。在基督里,上帝用他的血买赎了教会,而教会在基督里的存在就像果实仍然存在于种子里一样。在那位从基督领受了诸般事物的圣灵里,教会有了存在的根基和得以成就的保证。因此,教会不只是一个概念或理想而已,而是一种实在,也终将成为一种实在,因为教会已经是某种实在了。教会在持续变迁中所持守的,也正是这种东西。她从创世之初就一直蒙上帝所聚集,直到世界的末了仍将为上帝所聚集。每天都有人会从这个教会中离开,归回天家。他们已经打了那美好的仗,守住了那当信的道,得了那公义的冠冕。他们构成了那得胜的教会、诸长子的教会,这些义人的灵魂也已经得以完全(来12:23)。而且,每天都有新的肢体被上帝领入地上的教会中,也就是那争战的教会中,他们或是在教会里生的,或是传道工作结出的果子。

 

教会中这两个部分相互归属,他们乃是基督伟大军队的前哨与后卫。那些在我们以前的见证人,就像云彩一样围绕着我们,他们在活着时,承认自己的信仰,也这样劝勉我们,要至死忠心,忍耐到底。若没有了我们,他们就无法得以完全,而我们若没有他们,同样也无法完全(来11:40)。只有当所有圣徒都欢聚一堂时,才能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并被上帝的丰富所充满(弗3:18、19)。因此,历史仍要延续下去,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上帝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4:13)。

 

(选自《我们合理的信仰》,赵中辉译,南方出版社。)

 

 

阅读:718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