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至死争战(史古鲍)

[日期: 7/5/2008 9:48:39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至死争战(史古鲍)

 

   

至死争战

 

史古鲍(1530-1610)

 

 

 

  一、务要日作省察

 

  作省察灵工时,有三项当省察的事:第一当省察每日所犯的罪过,第二当省察招致那些罪过的机缘,第三当省察改过迁善的志愿。对於所犯的罪过,当遵行第三篇『受伤之後当如何存心』所说,为魔所胜,人受重创伤以後,宜行的事,察明了引你犯罪犯过的机缘便当坚定志向,以後要逃避,不稍疏忽。至论改过迁善的志愿,要紧察考自己,是否全心倚靠神,全不倚靠自己。此外务要恒心切望神、祈求神,求祂加你的毅勇,务要治死你的毛病,形成反对的德行。

 

 在省察的时候,若看见自己有所进步,就不可以自足,怕生起来骄傲的心。更当勉力全心倚靠神,将已往一切完完全全的交付给祂,只是重定志向,勉力前进於将来。又当感谢神,为祂在日间所赐给你的恩典,确心承认祂是万善的根源;凡你在操练德行改过上所有的佳效,都是从祂来的。神当保守你不陷於一切的患难中,赐给你操练德行的机会,更赏赐你诸般你所不知的恩典;为此一切都当在祂面前虔诚感谢。

 

 二、务要恒心至死争战

 

        属灵的争战犹如肉身方面用兵的一样,攻守有变,进退不定,然而成功与否,全关於结局如何;故此说,善始者尤贵善终。为这缘故,在属灵的战争上,最要紧的是能至死恒心;若能至死恒心,必不致於落空,即使在先曾入歧途,也能转败为功。我们活在世上常得与私欲偏情争战,但我们的争战,是能将私欲偏情制服总不能灭绝。犹如野草一般,只可旋生旋拔,却不能连根铲除;故当恒心用克己的工夫,随生随剪、随长随除,如此勤苦,至死不可间断。专务操练德行的人一停止争战,战斗的奋勉,必要被自己的私欲制服。又因魔鬼恨我们真如入骨,万不肯同我们停战协和,若我们自动的与牠停战协和,牠必毫不留情的,使我们大受挫败。但是你听见了这样的话,却不可惶恐害怕,至於不敢上前与你的仇敌交锋,要知凡是败於魔鬼手下的,都是甘愿降服,束手待毙的,凡是不肯败於魔鬼的,必能得胜的。因为魔鬼的数目虽多,力量虽大,总不能逃脱我们大元帅主耶稣的手;你既是为祂圣名的荣耀应战,祂怎能袖手旁观,坐视你惨败於仇魔脚下?你若全心倚靠主耶稣的恩典,尽力向前进攻,主耶稣必定躬环甲胄,亲身来帮助你争战,势必将你的仇敌打的一败涂地,屈服於你脚下为止。有时候主不立刻来救拔你,然不可因此慌恐,当坚心信服,祂绝不能使你陷没;祂有时故意迟迟不来救你,是为看你忠勇争战之中,以多加你的力量,以多增你天上的荣福。

 

        作如此的默想,很能坚壮你的心志,以勇行灵战。有时你真是尽力的争战,然而看不见得胜,经过了延久的挣扎,才渐渐收得成效。神普通是如此安排,是因为怕人生起骄傲自足的心,是愿保守人的谦卑。再想主因为爱你的缘故,曾为你舍身赴战,以胜过这个罪恶的世界。你自然该效法祂的表样,不惜你的生命,前去与你的仇敌争战,誓死不愿与此抗逆神,谋害你灵魂的仇敌,共立於青天之下,必欲尽力争战,将牠殄灭,引以为快。即使单单的剩下一个仇敌,也当视如眼中之钉,背上之刺,非将牠征服不能顷刻安心,因为所剩的虽然只是一个仇敌,也能拦阻你灵修的工夫。

 

          三、预备的时期

 

        人生在世是一场的争战。然而到了临终的时候,尚须作一决末次胜负的争战;若在这次争战中得胜,便能永远凯旋,若在这次的争战中失败,则是永远沦亡,永远的大事去矣。然而若素日裏奋勇战争,则到了临终时必能得着末次的战胜,因为人素日裏既已养成争战的习惯,一旦到了末次交战时,必能泰然应战,毫不畏怯,因而也能从容自如的得胜。

 

        若再将死亡一端道理常常摆在眼前,严防仇敌乘机攻击,就更是预备末次凯旋的妥善法子。世俗人贪恋世福世乐的心盛。所以很怕死亡的观念来绕乱他们的心,夺取他们安然享乐的兴趣。所以也总不让『死亡』二字触他们的耳鼓,若偶然听见,必要避之大吉,总不敢迎面注视。如此他们常保存着贪恋世福的心,而且是愈来愈切,他们在临终时感觉的痛苦也愈大,也就愈剧烈。

 

        反过来,为能脱离世爱,并为妥备此场的争战,最好的法子,是要常默想自己将来死亡的时刻。可在明悟中设想,就如你已到了临终之时一样,想你当时心中万分窘急,心中困苦;想那时仇敌要给你设何埋伏,摆何阵式,想你那时当如何应付,当如何破敌的计策,一一活显的摆在你的眼前,犹如身临其境的一般。设有二人,彼此约定,当以一箭之中否,解决胜负,谁不预先尽力学习,以作此关系重要的射击呢?四、魔鬼以不信的恶心引诱人。

 

        在末次的争战中,仇魔惯施的计谋普通有四:

    ①是摇惑人是信德;

    ②是诱惑人失望;

    ③是诱惑人妄恃;

    ④是诱惑人起邪念。

 

    为诱惑人起相反信德的意念,魔鬼用些似是而非的理由,使人在信心上生发疑窦,或令人生不出坚决的信心。当你受如此诱惑攻击时候,务要弃绝你自己天性的悟力,只可用意志之力拒绝魔鬼说:『奸诈的魔鬼速退,我的耳朵没有听你唆使的闲暇,我单单全信教会所信的一切。』倘魔鬼向前问你说:『教会信的是甚么道理?』你更好不用直接答应牠,只好心中勉力发信德,若是答应,只可以说:『我信众教会所信的一切真道。』若魔鬼仍行究向,你所信的究竟是甚么道理,你仍当答应的说:『教会所信的都是至真至实,不能舛错的道理。』如此杜绝魔诱,魔鬼终无攻陷你的可能;最当谨慎躲避的,是不可与仇敌直接辩论。纵使牠以经言,或以任何情理,掷於你耳中,摇惑你的悟性,你可一概置若罔闻,惟以心灵与主联合,可以祈求说:『我的主,我的神,造我赎我之主,求祢勿远离我,求祢速来救助我,勿许我离开祢的教会,赐给我完全的信心,以得永享祢的天福。阿们!』在上面所说,要弃绝你天性的悟力,因为人到临终的时候,悟性昏聩,魔鬼狡计多端,当在这情形之下与魔鬼辩论,焉能胜任,即使能够,也不过是徒费神思,不若单单置之不理,单单的拒绝牠好。五、魔鬼以失望引诱人人到了临终之时,魔鬼就将人之一生的罪过,罗列在他的眼前,并且放大其形,描尽的分外丑恶,使病人惶恐畏惧,以引他失望,疑惑神是否赦了他的罪;这是在人生命末期,魔鬼惯用的第二诡计。人对往罪的迴念能是从神来的,也能是从魔鬼来的,要紧的是能分别清楚。

 

        若想起自己已往的罪,心中发出痛悔谦卑,并倚靠神的心,则知这种意念来自神的;然若因为记念往日之罪,心中惶乱不安,使人自谓,已再无得着罪赦之望,则此意念必然来自魔鬼的,是毫无可疑的。人当此际,愈发谦卑痛悔,愈发倚靠神的,就愈易退却魔诱,愈能蒙神悦纳。

 

是以你在临终时,痛悔你已往之罪虽然很好,但是尤当倚靠主耶稣的无限功劳,求主赦免你的罪过,即使你好像心中听见神愿意降罚你罪的责声,仍不可以失望,惟当深发谦卑。当向祂说:『主阿!我深知按我所犯的罪,我应配受祢的严罚;然而祢的慈爱远远超过世人一切的罪,我单单靠祢的慈爱,求祢宽赦我的罪过。我虽应配受祢的弃绝,但愿在我身上显扬祢的慈爱,将我全托付於祢手中,凭祢自己定断罢!主阿!祢是我的主,祢为救赎我曾受苦难代死,我何能怯惧,不敢仰望祢呢?祢纵然罚我,我仍是仰望祢叫有此等盼望的,必不至丧失灵魂。

 

六、魔鬼以狂妄引诱人

 

魔鬼为陷害临终人用的第三诡计,是引诱他起自矜自恃之情。人在临终之时,回忆自己一生多作善工,一生发奋勉力操练德行,在灵战上并未示弱,遂不想此一切都赖主而作成,不禁自喜自许,以为升天一事如操左券;不知这简直是中了魔鬼的计策了。是的,以你当常存有戒心,总不敢因一善工自幸,一切全当归功与主,自认为无用之仆人,单凭神的慈爱及主耶稣苦难的功劳,望祂赏你天国之福,绝不敢想是你的功德应该得着的。若魔鬼来诏媚你,赞美你平时勇於争战,屡屡克胜仇敌等因,你当转心向主认此一切都是主恩,虔诚感谢神。若如此作,魔鬼的诡计必然无可如何,你能安然享得你灵战的佳效。

 

七、魔鬼以幻像引诱人

 

        魔鬼与人结了不解之怨,以陷害人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牠若见自己设的天地计策都归失败,就要假冒光明的天使,使人悟性起了种种神奇的幻像,以欺哄人;这是魔鬼的第四计策。在你临终时,魔鬼用此来攻击你,你当深深谦卑自己,拒绝申斥魔鬼说:『地狱恶魔快离开我,回你那幽暗禁所去罢!为何要假冒光明的天使,来欺骗我呢?我认得我是无功无德的,满身罪污的,何敢奢望神赐我这样的奇异之恩?我惟仰望神的慈爱怜悯我;这为我已全足够了,此外我再不敢高攀妄想。』设或你所见的佳景奇象,实在有凭可信,然而仍旧不可遽信,还是存着谦卑的心。驱逐远退更好。反而神的奇恩单单的赐给那些谦卑的人;即使是祂真赐给你如此这般的奇恩,你的谦卑绝不能使那奇恩受损;若果真是从神来的,祂自有法子,使你明见灼知,以故你并不该关怀挂虑。

 

        凡此四种都是魔鬼诱惑临终人惯用的策略,牠看人天性都有那样偏向,就更多用那样策略攻击人。牠与世人作战一样,探知敌人的弱点,便将精锐聚往那点,以全力攻之陷之。是以你平时若知你的特别偏情,便要尽力克制,不但要将作的弱点充实,且要使它更加坚固,如此预备妥当,魔鬼将无入手攻你的地方。可知平时当常固守严防,以准备作那末次的争战;若果素日不善於防守攻取,一旦到了作那末次决永远胜负之争战时,恐将落於临阵看兵书的遗憾。

 

   (本文选自史古鲍《属灵的争战》,福音团契书局出版) 

阅读:1605 次
录入: admi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