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廿一世纪瞻望(唐崇荣)

[日期: 7/9/2008 5:03:04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廿一世纪瞻望(唐崇荣)

 廿一世纪瞻望

唐崇荣


  时间过的很快,我们计划许久的研讨会,今天一下子就要结束了。我事奉主43年,下个月就44年了。这40几年内,在我聚会愿意向前奉献自己的人超过15万人,包括昨天几十个人,前几个月的650人,也曾经在一个晚上3000多人走到前头奉献,我盼望这些奉献的人有一天在祭坛上成为神所悦纳的祭物,成为神手中合用的器皿。我们稍微回顾这个世纪,这个世纪给我们四个很特别的事情,就是原子弹的时代,使和平用处大有新的源头,但也成为人类最可怕的战争危机。核子武器的威胁成为整个人类自杀的一个工具。第二,廿世纪是个资讯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因为资讯的发展变成差不多没有距离了。第三,这个世纪是个生命工程的世纪。人对生命的了解,对基因解码的成就使我们进到廿一世纪医学完全革命的地步。第四,这个世纪是个重新拾回精神却没有方向的世纪。

  后现代对现代的推翻,使历史的钟摆重新回到人需要精神世界的这个事实,但是当西方第一次好像谦卑打开门接受东方精神的时候,却是对基督教不怀好意。因为历史上的三大文化运动,在近代的影响中间,第一就是文艺复兴,第二是启蒙运动,第三是新世纪运动。文艺复兴的时候,人为中心,把神放在边缘。启蒙运动时,人看自己已经成长了,不需要上帝。新世纪运动里,人以为自己就是神而否定了需要另外的神。教会就在这样的一个时间里要跨越廿世纪。现在的人还需要福音吗?基督教对廿世纪的人还能有所作为吗?许多教会已经失去信心,甚至迷信到一个地步,不走灵恩路线,没有办法复兴教会。这其中有许多的人没有分辨灵恩运动里,大半是有新纪元运动在里面而不是圣灵的工作。今天在这样的潮流中,要使人归回正统神学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

  我们这个布道团就坚守这个原则在这个时代继续为主做见证,我们是很孤独的一群,我们是很难令人了解的一群,但是这个布道团是绝对不妥协的。如果有人不了解,那是因为神还没有打开他们的眼睛使他们看见我们事奉的重要性在那里。如果我们所传讲的信息没有多少人接受,这使我们更明白以赛亚,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我们绝对不要降低圣经的标准为了讨好时代人的需要。绝对不要放弃圣经的原则迎合潮流的方向。所以我们对主祷告说,这是你的原则,这是你的道路,求主给我们力量坚持到底。我们更求兴起共鸣,知音,使他们可以在同一件事情上,同心一起事奉直到主再来。

  廿一世纪就在我们面前,我们今天盼望教会走的路线是怎么样的呢?我们盼望基督徒的生活是怎么样呢?我们盼望神学院的教导是注重什么呢?我们盼望我们的事奉有什么改变呢?

 

    首先,我个人很盼望有神的道为中心的讲台信息。

 

    当站在讲台所讲的不是神的道而是人的经历的时候,我不知道圣经还有什么地位。今天华人教会面对廿世纪时,到处听见哀叹得不到什么主的信息。所以我盼望有讲台的复兴,以神道为中心的信息。这是第一样。

 

  第二,我盼望有很坚定护教性的布道工作(evangelical work with apologetic nature)产生出来。

  

  今天作布道工作的人自己对布道的严谨性,原则性没有深切的了解的时候,这个布道就变成一个很松懈,很肤浅的活动。我们传讲信息的时候,我们面对头脑里面有许多思想架构,意识形态的影响,有哲学思潮给他们冲击的这些人。所以我们需要用护教性的布道来征服他们,来把他们的思想引到上帝里。许多的基督徒为主工作的时候都学会了一套词句,圣经是一切的答案,基督是人生一切的答案。你愿意这个答案吗?到主面前来。我们的呼召是廉价的一种生意的方法。我们对他们说我们有答案,可是我们却不知道他们的问题在那里。1961年到现在39年,我发现许多非基督徒所面对的,所思想的问题是比许多传道牧师想的更深。那我们凭什么站在别人的面前对他说这是上帝的道,这是上帝的答案?保罗是到处布道,舍己救人的伟大的领袖。他不但知道神要他传的是什么,他知道人头脑思想的是什么。这样的传道人可以在辩论中高举耶稣基督为他的福音作见证。

  1977
年我到Mars Hill,我找到保罗辩论的地方。我谦卑的闭上眼睛在神面前祷告,主阿,你感动你使徒保罗的灵,愿今天也可以感动我吧。使我可以在这个时代做你忠心见证人,当我祷告完,打开眼睛,突然一个很大的觉悟在我心理产生出来,在这山的对面就是整个希腊最大的Athena的神庙,当我眼睛在看下去,就是苏格拉底在教导人的雅典的街道。我明白了,保罗怎么样作见证,他在总结哲学中间,把超宗教超哲学的基督教传讲出来。今天我们对华人作见证的时候,老一派的人受古老哲学的影响,新一派受唯物论的影响,这些宗教这些继续捆绑人的思想型态。我们能不能用高过万有,神的能力,道,来批判宗教哲学,把人的心意夺回,归向上帝。我盼望有一批的布道家出来,有护教功能,可以批判这世界的思想,因为上帝说,我的意念高过你的意念,我的道路高过你的道路。

  第三,我盼望廿一世纪有一批有挑战性的文化使命工作者出来。


  基督应当在各界里有居首位特殊的地位。最好的音乐家是为主而做音乐的工作,最好的教授是为基督教导人,最好的历史学家要把耶稣基督荣耀在历史学里面彰显出来,最好的哲学家照著神的道的思想来发挥人可以发挥的理性。最好的政治家把基督的精神带到治理国民的力量里,让最好的科学家为发现神创造的奇妙把荣耀归给上帝。今天我们看见基督徒的科学家和非基督徒徒的科学家不同在那里呢?基督徒历史家和非基督徒历史家不同在那呢?不同的地方不过是礼拜天,一个去作作礼拜,一个没有。从礼拜一到礼拜六一样的为了钱,名,利,甚至否定,不敢承认自己是基督徒。基督教的信仰是礼拜堂里面的东西吗?不是!你们看到天主教的礼拜堂每天打开门,让所有相信的人都可以在里面跪下祷告的时候,基督教的礼拜堂礼拜一到礼拜六关著,只有礼拜天开几个钟头而已。这样的传统是那里来?怪不得有人说基督教的礼拜堂是最浪费钱的礼拜堂。因为一个礼拜只用几个钟头,要建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停车场。但是当你知道改教家原来的意思不是如此时,你就吸收那背後神学的动力是什么。为什么基督教的礼拜堂是关著门?因为改教家对基督徒说你们不要只在这里服事上帝,我把门关起来,让你从礼拜一到礼拜六在社会上服事上帝。当你礼拜天回来时,你再从神的道得能力去再为主做见证。你到的地方,用神的道挑战社会。在文化的每个阶层中让基督做首位。感谢上帝。

 
  我盼望廿一世纪有什么样的人出来呢?有一种先知性事奉者,他很敏感时代的动向,敏感历史可能发生的危机,敏感基督教的仇敌要怎么样围攻我们,所以他有先知功能会作警告的预言。他会把时代带到前面的时代里面去。我的观念,一个作领袖的人不是一个人能带领一大群人在他下面顺服他的人。那是组织的领袖,那是团体的领袖,但是属灵的领袖不是如此。一个属灵的领袖是能在这个时代,代替别人看到将要来到的时代。然後把这个时代的人带进神为我们预备另外一个时代,这样才是真正领袖。人类历史中需要这样的领袖,教会更需要这种领袖。从这个原则里看,所有书里的伟人都是真正领袖。世界上所谓的伟大政治家都不是领袖。因为毛**东虽然有理想,但从来不知道要把中国带到那里去,反而是年老的时候把中国带到有历史以来最混乱,最凶暴,最无礼貌的一个时代去。

  今天我看见教会里有这样才能的人很少,一个领袖需要先知性的远见,一个领袖需要有把人带进新的时代在神的应许里面领受神的恩典的能力。一个领袖需要有剖析时代的功能,困难之间看见可能性。这样的领袖是廿一世纪中国教会所需要的。我们盼望有什么样的人产生出来呢?我们盼望有神本性这种道德影响力的人。我需要看见这批人这么亲近神,以至他们的存在都成为道德的见证同影响。一个圣洁的人站在他旁边都会感到惧怕。今天我们不能敬畏神,因为我们没有看见真正敬畏神的人。如果一个人以神为本,知道神的本性和形象样式,他在教会间有个无形的道德见证影响他四周的人。廿一世纪需要这样的人。我们另外也盼望有智慧而积极参与社会行动的人。他们有神信仰的原则,神给他们智慧的领导,在社会里积极参与人应该有的活动。

 
  基督教绝对不是一个避世远离世俗的宗教,更不是对世俗潮流投降的宗教。基督教是以神的光照耀黑暗世界的宗教。以神的道来超越甚至改造世界文化的宗教。以上帝的爱化解仇恨使人和好的宗教。基督徒绝对不可以躲在礼拜堂过自私自安为乐的生活。我们应该把神的优美照射出去。让人看见我们如同看见神在人间与人同在一样。求主帮助我们。不但如此,有一些人好好装备自己,又可以装备别人使教会兴旺。保罗对提摩太说,你已经接受了我给你的教训,你还要教导别人,交托给那些善於教导别人的人,这样纯正信仰,真理的教导,事奉的榜样,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不要忘记,如果有人有一代松懈下来,就很难有人继续继承上来。

 
  从19世纪所产生的新派神学,我们看见欧洲的教会慢慢衰微下去。到了廿世纪的时候,没有人可以挽回这鼓力量。曾经是忠於信仰的,放弃了纯正的道。当一个人对神的道不再忠心时,纯正的信仰不在教会以後,绝对没有能力把生命的信息摆出来。当纯正的信仰失去时,你的生活行为的动力也没有了。当生活行为伦理的动力失去时,社会的混乱是不能避免的。当社会的混乱不能避免後,人性自由民主会变成野蛮主义。那时世界就很难挽救过来了。我不知道廿一世纪是什么样的世纪,因为我们看见很多很大的危害。原子战争毁灭我们的可能性如同大的阴影笼罩著大地。爱滋病的弥漫已经变成了人类共同的威胁。环境的破坏已经成为人类最可怕的阴影。我们人类前面是黑暗的,但我们面对光时,影子应该在我们後面。当我们看见我们的影子在我们的前面的时候,证明了光是在我们的後面。当人轻看上帝的话,丢弃信仰的时候,人是走在历史中自杀的道路中。我对这个世界永远是消极的,但对基督徒的责任永远是积极的。

  当世界把最消极的讯号带给我们时,我们不要因此害怕。我们更应该用积极的精神,顺从神,把道的能力发挥出来。愿神赐福给我们。不让廿一世纪在魔鬼的手中,任意玩弄人类。让我们以历史主人的仆人的身份在廿一世纪得回人心归向神。让我们以神启示的道光照人,使人认识创造他们的主。让我们这些听懂这些话的人,在各行各业中尊主为大,把基督的精神在我们的世界中发扬出来。让我们在这次聚会中听见主呼召奉献作传道的人可以做如同先知使徒一样忠心至死上帝的仆人。愿主与你们一起进入廿一世纪。阿们。

 

〔讲于20001231日,林圣濠,蔡蓓摘要整理,未经讲员过目。〕

 

From 唐崇荣国际布道团 网站(http://www.stemi.org/)动力季刊(http://www.stemi.org/htdocs/stemi.nsf/c7f6e7f740b615c7852568060007ef89/c66e3600507d97f685256ab3004dea94?OpenDocument

阅读:1687 次
录入: admi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