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生性反叛 ?(巴刻)

[日期: 7/24/2008 4:04:56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生性反叛 ?(巴刻)

 

生性反叛 ?

 

巴刻(JIPacker)

 

 

        194011l4日晚上,德军轰炸英国高云地利市。壮丽的圣米迦勒大教堂在740分被燃烧弹击中,晚上11时,这座建于1373年的教堂付诸一炬。市民只能束手旁观。一位旁观者记录了当时的情景:『全幢建筑物变成一团大火球,横梁木条横七竖八地堆在一起,不断冒出绿色的浓烟。烟雾背后,管风琴的火烧得很旺盛,它自从韩德尔在上次演奏以来,就一直享誉世界。』今天,这座显赫一时的大教堂只剩下外墙和一座三百尺高的尖塔。我们的情况——或是『人类的情况』——在很多方面都有点像破落的大教堂,皇宫或堡垒:庄严高贵痕迹明显可见,但废毁程度却使它无法发挥本来的用途,必须进行庞大的翻修。面对荒凉的遗迹,心灵敏锐者深有感触,黯然神伤。俯瞰留在地上的图则,叫人想起这座大教堂的原貌是多么有气势,结构多美丽,用处何其多,但一切都已失去。 从信心的角度来看,每个人的情况正是如此。其分别只在于有些人已经靠着耶稣基督的恩典,开始了重建工程。其余的因为未曾相信,所以尚未『进入生命中』(in the life) 我们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强调,人必须承认原罪所造成的破坏,令我们身受其害,痛苦万分,才会恰当地珍惜救主的好消息。只有祂能救我们脱离罪行的权势和疚责;罪行乃是与生俱来之罪性的表达。伯兰丁加(Corllelius Plantinga Jr)说:『基督的教会(包括近来流行的寻道者聚会)若是把罪致命的实况加以忽略、美化和掩饰,就是割断福音的命脉。再清楚不过的真理是,若不全面揭露罪的真貌,恩典的福音就沦为无关痛痒、不切实际、索然无味的东西。』

 

    ※人必須承认原罪所造成的破坏,令我们身受其害,痛苦万分,才会恰当地珍惜救主的好消息。

 

    坏消息

 

        耶稣基督的福音是最坏消息之后的最好消息。坏消息就是全人类自成胎之日起,都是令神讨厌的。人在自然状况之下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切动机,都不能让神得享满足纯净的喜悦。神对公义的要求所能做的,就是叫人永远被唾弃,永远离开祂。惟有神的怜悯可以叫众人晋身与神契合的关系里。怜悯断非公义。基督徒比别人更清楚,神施行公义,即是叫人人都受咒诅、下地狱。为什么?因为人人都有一颗骄傲、不信、鲁莽,贪婪,自私的心。我们为取悦自己而活,暗自把神拒诸千里之外,我们自我中心。我们反对神的态度催使我们同时扮演神、利用神、欺骗神、敌挡神。我们对爱、真理、崇敬、诚实、品格、公义漠不关心,无动于衷,以致在实际行动上常有偏差。  换言之,我们因着原罪的事实和结果,该受咒诅。天主教、更正教对原罪的看法和讲法都是师承奥古斯丁的。 对于『原罪』一词,较有代表性的分析见于圣公会信条(1563)第九条,论『原罪或与生俱来的罪』一栏。原罪……就是人本性上的瑕疵和腐败,是亚当后裔与生俱来的;故此,人与原来的义远若天涯,按着本性倾向行恶,肉体常贪慕与圣灵相违的事;所以凡生在世上的人当受神的震怒与咒诅……信而受洗者虽不再定罪,然而使徒承认,人的情欲中仍蕴藏着罪性。这种普世性的固执叫我们偏行己路。我行我素的情形,乃是原罪本能的结果。

 

        原罪是个谜。其中涉及的远超人所能理解,亦可能包括神向我们隐藏的,或者两样皆有。诚然,创世记三章记述人犯罪时的愚拙、不满、忘恩、无情、不敬、不信、傲慢,实在是不可理喻的。保罗认定所有人都与亚当站在同一阵线上受咒诅、受着罪与死的辖制(参罗五1220-21;林前十五22),但他却没有引伸其中的因由。充其量我们只能说,原罪乃是人皆有之,却又非人所能完全明白的逆变。

 

    ※惟有认识原罪,才能认识人的行为,包括自己和别人。

 

        承认了原罪是个谜以后,我们反而豁然开朗,因为,惟有认识原罪,才能认识人,包括自己和别人的行为。有了这知识,我们开始对人的一切有了最深层的了解。蓝伯纳(BernardRamm)说:『若没有罪的教义,便永远无法参透人间的生活和历史;这教义仿如一柱光芒,照亮了个人的存在、社会的存在、历史的进程,它们赋予的透视力断非世上任何宗教与哲学所能提供的。混杂着自负、嫉妒、不负责任等成分的道德与关系瑕疵,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找得到,原罪的教义叫我们明白人为何如此,也叫我们看见自己所过的生活,以及在别人身上所见的,原非造物主所欲看见的。』

卓达敦说,原罪的教义乃是可以在任何时刻、任何地方被验证的基督教真理。诚哉斯言,人的族类坏到极点,人心紊乱、人情失序、人人失控。敬拜造物主的行动原是神造人的时候赐予人的。可是人把这种冲动的用途改变了,唯独不敬拜真神(保罗有关这方面的讨论,见于徒十四1517,十七2630;罗—2125)

 

    ※只有耶稣的福音能够指出原罪的问题——从依然故我的心衍生出来的逆性,就是以我为重的行为,这正是人类困局的核心。

 

据说有一位主教的儿子曾经扬言:『我一定要有信仰,只是绝非家父的那一种。』同样,人总渴求膜拜某个对象,只是我们宁愿选择自己设计的宗教,也不愿崇敬我们的造物主。当然任何宗教总有可取的真理,所有宗教不管多模糊,也觉察人是脱了臼,总要提供现世及来生的救法,脱离目前的状况。但只有耶稣基督的福音能够指出原罪的问题——从依然故我的心衍生出来的逆性,就是以我为重的行为,这正是人类困局的核心。面对圣经论到罪的教训时,我们最好提醒自己,作者不是以学术专家的身分发言,而是以领受神所启示的真理、作神忠心受托人的身分发言。他们藉着神的话照亮路途,在黑暗中安然往前行(参诗一一九105)。他们的著作记述和分析了藉着亮光清晰地看见的事物。我们发现,他们将与神有关的实况向我们说明了,并非为了满足现代人的好奇心,乃是为了唤醒我们看见罪中的苦况,又指示我们如何踏上神赐洪恩,为我们铺设得救之路。因此,圣经作者们始终如一地围绕着人性可悲的扭曲来发言。人背叛神是真实又自然的(而且多不为人察觉),正如呼吸一样。我们以逃避或怀疑的态度说,真有此可能么?圣经断然说,不但真有可能,而且事实就摆在眼前。我们现代人最好接受圣经的结论,即如从前的基督教社会一样。 可笑的是,现代西方世界在新野蛮主义面前兵败如山倒,甚至超乎最可怕的噩梦(种族清洗,大屠杀、集体轮奸、虐待同胞,有组织犯罪等),心理学家,教育学家、社会理论家、舆论家仍不遗余力地向我们保证,原罪只是一个令人神经质的神话,避之则吉。事实当前依然大放厥词,可说是认知失调的典范!英皇詹姆斯一世曾以神学家自居,试图证明绝对君主制合乎圣经的教义。结果他在当时被称为基督教世界最聪明的笨蛋。现代的西方人,一面自詡为缔结全球大同群体的策略家,一面否认原罪的事实,也许堪称古往今来最聪明的笨蛋。原罪的教义其实是极度凄惨的悲剧宣言。真正的悲剧就是邪恶得胜、智慧荡然无存、美善尊贵遭受践踏、伟大的潜质完全被糟塌。受造时,美善、智慧、喜乐、尊贵如天仙的人,变成扭曲畸型、故意与神的主权为敌的叛徒,这是悲剧。他们不断重蹈覆辙,堕在嫉妒,仇恨,自高、狂傲,自私,无情及破坏的罪坑里,终日与不满、挫败、绝望为伍。他们凭经验知道,不管在人前如何装模作样,骨子里却完全无力改变,这是现实生活的悲剧。这是我们的悲剧,你和我都有份儿。

 

        在神学上,这里所讨论的乃是神的形象在我们里面如何受到损毁。我们必需按照这个规范好好想通这事。神创造人,本是照自己形象造的,叫人为万物之冠——生养众多、统治大地、尽享丰饶;所行的一切,全是感恩图报,与造物主契合的表现。这是创世记一章2629节一再强调的。形象是指什么?自古以来各有不同的重点。有人注重人的理性,指出人有思考、记忆、计划的能力。有人注重人的关系力,指出人有能力去互爱,即如神与我们互爱一样。也有人注重统治力,指出别的受造物尽在人的治权之下。甚至有人争论说,形象的基本思想旨在说出人是神的副手,负责统治和管理神的世界,又或是作个生活圣洁、行为正直的人,正如神一样。创世记一章125节为上述观点提供了基础。明智之举莫如集其大成,将本质、关系上、功能上的特征集合起来,即看见人的本来尊严,清清楚楚显示了人是拥有神的形象的。

 

        失聪的人

 

        原罪绝非戏言。以下一个突兀的故事或许可以说明我们受影响之深,精神科医生面对着自以为已死的病人。费了许多小时的唇舌,医生想出一个必然奏效、万无一失的方法。他叫病人看医书,特别叫他看死人不流血一段。病人照办。过了几天,两人再见面。

 

        『你看了我借给你的书,学到什么?』医生问。『我完全相信,』病人说:『死人不流血,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

 

        医生听了,马上拿针扎了病人一下,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血流出来。『天哪!』病人大喊:『原来死人真的会流血!

 

        今日的人有点像那病人,只是倒过来而已,我们与他一样陷在否认事实的状态里。我们以为自己是活的,其实在灵性上是死的。但我们断然拒绝接受相反的见证,有几个原因:第一,我们没有自知之明。基督降生之前,希腊人早巳抓住了『识己』作为知识之钥。可是识己大计累倒了希腊人,今日也照样累了我们。尽管现代小说家和心理治疗师拼命削刮我们的心灵,事实上,我们对自己的认识依然少得可怜。我们知道也会解释我们的目标和步骤,动机则不然。我们惯于自欺,自以为知道为何有这行动,但我们结果一错再错。 我们内心深处(即是犹太无神论者佛洛依德所谓盲目冲动的欲力,亦即圣经所指非肉身的心)的情况如何,我们并不知道,而且也无法知道。巴斯噶说:『心有其理,非理所知。』1993年,活地亚伦(Woody Allen)在庭上就他与米亚花露女儿的事答辩,竟然说出巴斯噶同样的话(我相信他不是刻意的)

 

心理治疗有时候可以把深藏在记忆里的往事挖出来,找出今日病态情绪及怪诞行径的成因。然而,人心抗拒神主权的倾向却是与生俱来,恒久不变,远非心理治疗所能触及的。无怪乎我们这些其实颇不认识自己的人,最初看见上文的描述时竟然认不出自己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受着罪恶怂恿的。未曾蒙光照悔改的人,极少会察觉自己心里藏有抗拒神的心理。耶利米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耶十七9)可是,自古以来,人皆以为有自知之明。事实上,堕落的人对自己所知根本极为有限。

 

 第二,人缺乏自我评估的道德和灵性标准。我们衡量身体健康方面的成就极为出色,可是一谈到量度道德心灵健康时,却茫无头绪,不知所措。在过去,西方人曾经把圣经奉为圭臬,为道德是非的标准与规范。姑勿论人们有没有遵从基督教道德标准而活,最低限度他们知道是非黑白。可是,今日的人轻视圣经,高举道德相对主义,若有人提到绝对的对错,必招人白眼,被视为鼓吹排斥别人的思想。我们的社会愈来愈多部落式的道德标准,各有各的族人(宗教的,专业的,体育界或其他的)支持。他们所看重的是侪辈的意见,以及族中的榜样。潮流文化一味追求娱乐和放纵自己,认真讲求道德标准难免要有所折让了。

 

    ※世俗的自我崇拜辅以度身订造的自助服务,已经变成当代宗教了。

  

        普罗大众对于满足一己之欲的底线(若有的话),毫无把握;对于为别人的福利当负的责任(若需要的话),亦毫不清楚。世俗的自我崇拜辅以度身订造的自助服务,已经变成当代宗教了。要在堕落的世界上持定道德的远景和标准,向来都不是容易的事。今天,后现代、后基督教思想大受欢迎,舆论家对传统基督教信仰大加伐挞。在这时候,要有所坚持就更加困难。无怪乎现代西方社会普遍不信原罪,纵使每日所见所闻正好显示,倘若这教义是真的,世事也尽在意料中了。

 

        第三,前述的两项事实带来一个直接的后果:自我中心不再被视作道德的瑕疵。『我行我素』在一个随伙而行的社会中反而代表了个人的性格和创意,但其实却是心受罪恶操控的表面症兆。罪有如癌变,踪迹难寻,不易辨认。但我行我素与其说是活力与美德,不如说是抗拒外在权威的表现,更具体的说,乃是反对神的权威。

 

    ※『我行我素』在一个随伙而行的社会中反而代表了个人的性格和创意,但其实却是心受罪恶操控的表面症兆。

 

        圣公会教友乐于讲这一则笑话。牧师走到讲台上,轻拍扩音器,听不到声音,他悄声说:『Oh Lordsomething's wrong withyou。』岂料扩音器没有坏,会众都听到他所说的,但因为习以为常,就当作牧师是说:『The Lord be with you』,于是他们也自然地齐声回应:『And also with you。』这个笑话道出一番严肃的道理。在神面前人人都不对劲,神职人员、信徒、非信徒都没有分别。堕落的心高举自己,轻视神,炫耀自己,排挤神,自举为神。我们都患上原罪癌。基督徒有生之年都要提高警觉,奋战到底。

 

    反叛一族

 

        上文所说的一切旨在清除现代人思想上的矮树丛,以致我们可以听到圣经如何论到我们的罪,如何叫我们看见自己是罪人。圣经指出罪的本质是叛逆,这正是人的真相。

 

         l、罪是反叛

 

希伯来文旧约和希腊文新约圣经论罪的词汇非常丰富,与罪有关的字词都是涉及人与神的关系,并指出人的行为有罪与否全在乎神的看法(神对人的判语包括:坏、残忍、不忠、邪恶、无用、麻木)。有些词语含有刻意不去行善,偏离正轨、不符标准之意。另外一些字词表示罪疚、污秽、在神面前不能蒙悦纳、需要被神判刑。也有一些词语带有主动反叛——释经者公认圣经论罪以这个意思最为清晰、强烈、透彻、广泛。以利户指着受苦的约伯说了不公平的话:『他在罪中又加悖逆……用许多言语轻慢神。』(伯三十四37)清教徒称刻意轻慢抗命为罪的『恶化』,愈变愈坏。反叛就是恶化到极点、最该责斥、最严重的罪。

 

不论天上人间,任何处境中的反叛,都有下列五个因素:

 

    ●有权威的在上者,要求下属效忠、服从、守信、听命。

    ●反叛——长期抗命,拒绝合作。

    ●坚决自定前程,完全不把受拒的上级放在眼内。

    ●假设独断独行就是真自由。

    ●反叛失败必招刑罚。在上级看来,反叛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在旧约历史中,以色列人不断背弃神,也不断遭受神的责罚。神一再降灾,叫掳掠、饥荒,困苦临到走歪路的百姓,希望他们灵性苏醒。以赛亚预言的头一章就是一例。在这里,神对以色列人说:我养育儿女,将他们养大,他们竟悖逆我……他们离弃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与他生疏,往后退步。你们为什么屡次悖逆,还要受责打么……你们的地上已经荒凉,你们的城邑被火焚毁……你们若甘心听从,必吃地上的美物;若不听从,反倒悖逆,必被刀剑吞灭……你的长官居心悖逆,与盗贼作伴,各都喜爱贿赂,追求赃私……悖逆的和犯罪的,必一同败亡,离弃耶和华的,必致消灭。(赛一24-5719-202328)先知们将反叛定性为背约、褒渎、拜偶像,不公、残酷、罪行、背道;不怨其烦地宣告神的忿怒,警告悖逆的人即将受神审判。从这个观点看,神藉着以赛亚所说的话,是甚为典型的。新约圣经让我们从主耶稣基督身上看见向神守约是:完全无私、以神以人为重。我们若要知道神怎样看我们,就必须以耶稣为量度的标准。假如我们没有恒常地尽心、尽性、尽力像耶稣一样爱神,也没有像耶稣所说的撒玛利亚人那样行善助人,我们就达不到祂的标准,我们就是罪人。假若我们坦白面对自己,承认耶稣那样彻底敬拜、服侍的人生对我们并不吸引,我们也就暴露了自己内心的真相:我们是背叛神的人。

 

         2.全人类的背叛

 

        除了藉着重生,有了新生命,内心蒙神改变的人之外,全人类与生俱来都是背叛神的。这是保罗在罗马书清楚的教训。

 

        罗马书主题是神的义。书中的论述显示,保罗以『义』代表神如何凭着公平、信实、慈爱,将『称义之恩』  (宽宥与接纳)赐给所有信靠耶稣基督的人(参一:7,三21-26,五17,十3-4)。神藉着福音昭示了这义。好消息就是我们因信基督领受了神所应许的盼望、新生命,及活出基督德行的能力,正如福音所宣告的一样。领受了神称义之恩的人都得庆新生,享有以称义为起点、以终极救恩为终点与神和好的关系。这是永生(罗一16-17)  ,是罗马书阐明的主旨。

 

    

    ※领受了神称义之恩的人都得庆新生,享有以称义为起点、以终极救恩为终点与神和好的关系。

 

        罗马书的论述段落分明,第一段是一章18节至三章20节,说明世人全都需要义。保罗尖锐地批评外邦人和犹太人生活的实况,指出当末日审判时,每一个人必然照着他的往绩受『忿怒恼恨……患难困苦』的报应(罗二8- 9),不多也不少。保罗说:『犹太人和外邦人,都在罪恶之下,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 (罗三9-12)还有,『我们晓得律法上的话,都是对律法以下之人说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三19-20)

 

       值得留意的是,三章9节、五章2021节,及第六、七章等经文,都把罪赋予人格化,看罪是一股操纵人的力量,所向无敌。惟有与基督一同复活的人,才可以把它赶下宝座。堕落了的人性照着天然的力量,完全无法满足神对义的要求,无论是恪守神成文的律法或是顺从与生俱来的良知(见二12-15)都无能为力。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保罗的第二大段(21至五21)向世人宣告了称义之恩,基督的赎罪牺牲为其法理基础(21-26),信心为其领受渠道(四章),确实的盼望为其果实(l-11)  。亚当的罪造成了我们对义的需求,基督的顺服正好将亚当所行的反转过来,代我们把义找回来(12-21)

 

        我们要注意这一段经文基本上不是要强调我们都犯了罪(罗马书一开始已交代了这一点)。这里所强调的是,人类的两大代表——亚当和基督——所行的,已经决定了神怎样看待被祂定为与亚当和基督相连的人。许多时候,读者抓不紧这个重点,因为保罗在五章12节的文句较为紊乱。他说:『这就如罪是从一人人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然后就停在那里,没有完成这句子。

 

        因此,不少人误以为『众人都犯了罪』必定是指实际的,个人的过犯。这是不足为奇的。可是,这是不合行文思路的,『众人都犯了罪』的意思可以借用以下例子来阐明:总统向敌国宣战,全国都投入战争中,因为他代表国家。国民说:『我们向敌国宣战。』因为他们接受总统的代表性,所以和他一起承担宣战的后果。若是打败,是我们打败了。神派定了亚当作我们的代表,我们与他同气连枝,免不了承担他的过犯所引致的法理后果。换句话说,亚当自己招致的咒诅也伸延到全人类;『众人都犯了罪』所指的是刑责方面。

 

        到了五章末,保罗概括地再论一章:8节至三章20节所列每一个人的犯罪行为。到了下一章,他会更大规模地论到罪,但在此则以半人格化的笔法说:『罪……显多……罪作王叫人死』(20-21)。保罗说罪作王的比喻,显    示我们与历代教会所谓的原罪,是人类无可规避的炎症。原罪始于第一位男人当初的抗命行动。保罗在第12节已经谈到他。他的不顺服使堕落了的人类完全受辖制。

 

 罗马书的第三大段,(六章1节至八章39)则以称义的生活为焦点,保罗继续引伸罪作王而置人于死的比喻。他引用亲身的经验清楚说明神禁止人犯罪的律法,不单没有赋予人抵挡罪恶的力量,反而激发人去犯罪。结果,    人终于明白自己是罪奴,一向如是(见罗七7-13)。保罗足足用了第七章整章去分析神的律法如何界定、侦察、判决人的罪,只是在叫人得力抵挡罪恶方面毫无帮助。保罗所说的见证显然是从他作犹太人的经历,讲到他现在作基督徒的经历。  

 

有关的经文还有许多,但由于篇幅所限,而且也没有必要,我们就此打住。圣经一清二楚地叫我们看见,天然的、未重生的人,活在世上就不断显露与生俱来背叛神的本能。我们现在可以总结一下。

 

福音信仰与罪

 

        我们交代了原罪的意义,旨在证实福音信仰宣讲基督的福音时,对人类的看法乃是合乎纯正的基督教信仰。以下的观察结果是恰当的:

 

        第一,无论是从圣经或神学立场看,福音信仰对人的看法是对的,我们坚持人生下来就背叛神,因为人承受了原罪,与生俱来就是这样。换句话说,显明人的堕落景况是正确的做法。我们反对一切淡化及美化人类罪性的立场。

 

        第二,到目前为止,本文只能集中谈论堕落之人性的灵性病理学。对于神所造的一切美善或者加尔文所谓的『普及』恩典,完全未有提及。普及恩典所指的是神凭着祂慈爱的护理工作,把罪的破坏力加以抑制,以致个人、社会、人生免于下滑到底。祂叫人,不分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得着重要的文化才能,在艺术、文学、科学、科技、政治、学问、医学都有成就。一切的真善美,一切叫人趋于文明的,都是神所赐的。祂以祂奇妙的护理之功,在某程度上扭转了人性堕落的局面。祂缔造了各种环境,纵然人心败坏,可能作出腐败似恶魔的事,世界仍不乏负责任的公民、黠慧忍耐的父母、爱好和平的统治者、天才横溢的艺术家,甚至是『好的异教徒』死心塌地的恪守不能救人的教条。借用巴斯噶的话,人是宇宙的光彩,也是宇宙的垃圾。垃圾的一面——惨无人道、恶迹昭彰、尔虞我诈、打家劫舍、高傲嫉妒等——只有原罪能够解释,即如我们所看见的。光彩的一面只有普及恩典可以解释。

 

        第三,本文刻意回避了福音信仰内有关罪的歧见。但福音信仰对于人按着本性是堕落的,是毫无自救之力的,必须倚靠基督,是完全一致的。大家都承认需要称义与重生。前文只是笔者按自己所了解的论述福音信仰所同意的基本事实,文中所言亦为历代主流基督教所共信的。 

 

    ※倘若我们的脑海里所萦绕的是祂的圣洁,我们便愈觉察自己多么不洁。

 

        倘若我们心常注视祂在福音里救赎大爱,我们也愈知道自己多么缺乏爱心。

 

        第四,我们用了颇长篇幅论述人的罪,旨在证明福音对人的无助是真实的,以致我们愈多认识神和自己,就愈发谦卑。藉着神的作为和圣经认识神,我们也愈能将祂与自己相比, 愈见距离之大,就愈有自知之明。倘若我们的脑海裹所萦绕的是祂的圣洁,载于律法之内、显于神审判的行动、见于祂儿子成了肉身的生活,我们也愈觉察自己多么不洁。倘若我们的心常注视祂在福音里救赎的大爱,我们也愈知道自己是多么缺乏爱心。正确的方法是这样,愈认识神叫我们愈降卑,因为我们会愈清楚看到自己的罪有多污秽。把罪看得愈清楚,愈晓得感戴我们主耶稣基督浩大的救恩。罪这课题令人恶心。然而,这番讨论若叫我们俯首神前,承认神比我们更加认识我们,使我们谦卑下来,这番功夫就没有白费。倘若我们因此更依偎着基督,过着为救恩感谢赞美的生活,更忠心作祂的门徒,令人难堪的讨论反要带领我们踏上改变生命的路途,享受满有喜乐的成果。祝愿读者们都有此经历。

 

        奇异恩典

 

        惟有先明白坏消息,自知己罪,感受到自己离开神完全的义的标准有多远,才能欣赏福音的好消息。

 

        约翰牛顿(John Newton)深谙坏消息是什么。他俯视己心,粗犷狰狞的恶行令他恶心。他是1700年代中期的船长,曾参与可耻的贩奴勾当。他也不忘记自己悔改前顽梗不信、放荡形骸。但奴隶贩子牛顿竟然变成传扬福音的牛顿,所传的正是自己一度嗤之以鼻的福音。令他自知罪孽深重的坏消息叫他吃不消,他只能为着唯一能救他的奇异恩典感恩。牛顿心被恩感疾笔而书,写下了简洁动人的歌词: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

        救我可怜罪人!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

        瞎眼今得看见。

 

        约翰牛顿这一首『奇异恩典』可能是世上最常唱的圣诗。牛顿对自己未悔改前的写照引起了千万基督徒的共鸣。或者我们在人前一本正经,却不时瞥见自己心中罪恶的丑陋。若没有神的恩典,我们只是失丧的可怜人。对我们来说,恩典同样是奇妙的;全赖神的恩典叫我们被寻回,得以认识基督。

 

阅读:1334 次
录入: zhiping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