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知古鉴今 → 阅读内容
 
背景:

清教徒福音布道的特点(周毕克)

[日期: 6/19/2019 4:08:18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清教徒福音布道的特点(周毕克)


清教徒福音布道的特点

 

周毕克

 

我们可以看到,清教徒以讲台为核心的宣教活动有几个特点,因着这些特点,直到今天加尔文主义的宣教依然与众不同。

 

1)清教徒的讲道彻底地本于圣经。清教主义是一个以圣经为本的运动,而清教徒就是这本活的圣书的子民。他们爱圣经,按照圣经而活,极其熟悉圣经,也享受着神的话语所伴随的圣灵的能力。他们将66卷圣经看作是圣灵的馆藏,是上帝对他们慈爱的馈赠。“一个忠实的传道人,就像基督一样,不讲别的,只传讲上帝的话语。”清教徒爱德华·迪林这样说道。约翰·欧文也赞同这样的说法,他说:“一个牧师首要的职责,就是殷勤地传讲上帝的话语,以喂养羊群。”

 

加尔文主义的宣教一直是以圣经为根基的。作为加尔文主义者,我们应当更多地去探究圣经,更热忱地爱上帝的话语。当我们学着如何按照圣经去思想、说话和行动,我们传讲的信息就会更加可靠,我们的见证也更有果效。

 

2)清教徒的讲道具有整全的福音性。清教徒使用全本圣经来应对全人。他们并不只是依据几小段强调信福音这件事上人的责任的经文,要求人的意志加以回应。

 

现代的许多宣教方式认为讲道的首要目标是呼召人去相信,强调作为罪人的这一方信心的决断,不相信必然有圣灵重生的工作在信心之先。这种观点认为,我们相信,然后才得以重生,即信心先于重生,影响着重生。当然,在救恩里面信心自始至终都是很重要的(罗1:17;来11:6),并且重生与圣灵将得救的信心栽种到罪人心中的那一刻之间并无时间间隔。然而,清教徒在宣教活动中对未归正者传讲的信息是更深刻、更广泛的。

 

当然,以信心回应福音信息的责任是很重要的,但其他的责任也是很重要的。我们有悔改的责任——不仅是一时的难过感觉,而是生命的全面更新。清教徒说罪人应当“止住行恶”(赛1:16),要成为圣洁,因为上帝是圣洁的(彼前1:16)。他们要尽心尽力尽意地爱上帝,爱祂圣洁的律法,并要排除一切阻碍,坚定地顺服。他们要“努力进窄门”(路13:24)。

 

有些教会领袖可能会说,这样的讲道将导致律法主义。但是,这样的讲道是合理的,因为上帝领人归正的工作通常不是以清楚的信心决定开始,而是始于对罪的确知和对遵守上帝的诫命完全绝望。因此,清教徒布道者先传讲成为罪人重担的律法责任和义务,然后再说明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而得着的救恩。他们先讲律法,再讲福音,正如保罗书写《罗马书》前3章的方式。使徒首先解释了上帝的圣洁和祂的律法,这样就塞住了罪人的口,整个世界在上帝面前都显出有罪。同样,清教徒也相信,直接面对律法的要求,圣灵就能够带领罪人明白他们在上帝面前的无助,明白他们对于救恩的急需。只有当罪人认识到自己的罪孽,福音对他们而言才是有意义的,因此,清教徒并不害怕使用上帝的律法作为传福音的工具。

 

这样的宣教方式具有清晰的圣经根基。施洗约翰在传讲“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1:29)之前,先传讲悔改(太3:1-2)。耶稣也是以同样的信息开始了自己的事工。《马太福音》4章17节说:“从那时候,耶稣就传起道来,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祂继续跟尼哥底母谈论这个话题,说:“你们必须重生”(约3:7);与青年财主谈话的时候,耶稣也首先让他面对上帝的诫命(可10:19)。

 

太多当代传道者认为向未归正者传讲圣洁的必要性并不合适,因此,他们所传讲的福音就并不是对败坏、无能的罪人神圣的救赎。相反,清教徒相信当罪人确知了自己的罪以后,以下的信息对他们而言就成了最好的消息:藉着对基督的信心,自己能够从罪的权势中被拯救出来。这些罪人要的不仅是饶恕和赦免。他们想要自己里面的罪被永远治死;他们想要为着上帝的荣耀而活;他们想要成为圣洁,正如上帝的圣洁;他们想要与圣父的性情一致,与圣子的样式一致,与圣灵的意念一致。

 

上述这些可以使我们得出结论,即现代宣教工作中,关于信心的本质及其与重生的关系的教导经不起上帝话语的检验。清教徒教导说,没有圣灵的内住、没有圣洁生活操练的“重生”并不是圣经中所讲的重生。依据圣经,一个重生的人并不只是改变了宗教观点而已,而是被圣灵赋予了新的本质,即他从圣灵而生,成为属灵的(约3:6),他被重新创造了,因此一切都变成新的了。这样的人不再以自我为中心,而是变为以上帝为中心,“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罗8:5)。重生的人爱上帝,爱圣洁,爱圣经,爱敬虔的人,也爱思想将来到天国与神亲密相交,将罪永远地抛在后面。

 

清教徒与现代宣教之间的差异促使我们归回那古旧的信息,将整本圣经应用到全人之中。

 

3)清教徒讲道时无畏地强调教义。清教徒布道者将神学视作重要的实践原则。威廉·帕金斯称其为“使生命永远蒙福的科学”,威廉·埃姆斯(William Ames)则称之为“为上帝而活的教义和教导”。辛克莱·傅格森写道:“对他们而言,系统神学之于牧师就如同解剖学之于医师。灵魂被罪和死的身体所折磨,只有在关于神的整全知识之中(如他们所称),牧师才能为灵魂的疾病做出诊断,开出药方,并最终治愈他。”

 

因此,清教徒在传讲上帝的教义时绝不模棱两可。他们宣告上帝那威严的存在,祂三位一体的位格以及祂那荣耀的属性。他们所有的宣教工作都是根植于强有力的、符合圣经的上帝观念,这与现代宣教迥异;后者常常将上帝描述为一个隔壁邻居的形象,似乎祂的属性能够为我们的需要和渴求而改变。

 

清教徒宣教时也同样传讲基督的教义。“讲道是一辆战车,载着基督在这个世界中来回往返。”理查德·西布斯写道。清教徒传讲整全的基督,应用在人的各个方面,传讲祂作为先知、祭司和君王的三重身份。他们不会将基督所带来的福益与祂的位格割裂开来,不会只将祂作为救我们脱离罪的救主,而忽视祂自己所宣称的“主”的身份。现代宣教中那种流行的倾向——单单寻求拯救罪人脱离地狱,却将对统管万有的主基督的顺服置于次要和后续的地位,肯定会令清教徒极为震惊。

 

4)清教徒的讲道具有严谨的平衡性。清教徒的讲道既注重面面俱到,又有良好的平衡。清教徒通过三种途径达到这样的均衡:第一,传讲每段经文时都强调此段中的重点。清教徒的讲道并不是那种平衡各项教义的讲道。他们完整地讲解一段圣经,无论它的主题是什么。因此,他们最终会讲到圣经中的每一个重要主题和改革宗神学中的每一个重要教义。

 

清教徒的讲道十分频繁,讲道时间也很长;所以就整体来看,一切都得以平衡。在上帝论中,他们讲上帝的超越性,也讲祂的临在性;在人论中,他们既按狭义讲解上帝的形象,也按广义来讲;在基督论中,他们既宣讲基督的降卑,也宣讲基督的高升;在救恩论中,他们传讲神圣主权,也传讲人的责任,认为对人类有限的理性而言,这二者并不必须完全调和,就如司布真所言,已经成为朋友,就不再需要和解;在教会论中,他们认为对一些特殊职分(传道人、长老、执事)的呼召与对所有信徒的一般职分的呼召是平等的;在末世论中,他们既传讲天国的荣耀,也讲地狱的可怖。

 

第二,清教徒对于每一个圣经教义都充满热爱。一所典型清教徒教会中的会友这一周可能会听到关于《创世记》19章17节的讲道(“逃命吧”),其中会警告人们要逃离邪恶,跟从上帝,下一周可能会听到《约翰福音》6章44节的信息,其中又会宣讲若不是上帝引领我们归向祂,跟从上帝是何等困难。清教徒牧师和平信徒都同样珍视上帝全备的圣经真理,而不只是以自己所偏爱的段落或某个特定的教义来评判一场讲道。

 

第三,清教徒的讲道涵盖了广泛的主题。清教徒们悉心培养了对全部圣经教义的热爱,因此他们几乎可以涵盖能想象到的各种主题。现代宣教则与之相反,是非常简化的——只用很少的经文,阐述一些很有限的论题,在宣教的工作中谈及的教义极少。

 

5)清教徒的讲道具有经验的实用性。清教徒讲解一个基督徒如何在生命中经历圣经真理。他们阐述了“基督徒经验的全部范畴,以及成熟完善的经验性神学”。这一类的讲道,我们可以从清教徒那里学到许多,不过,就如保罗·海姆所言,我们“不能谈论不现实的东西,不能把会众当成好像是活在另一个世纪、处在完全不同环境中的人。因此,我们要对现今的环境详加考量,带着完全的同情进入到基督徒们真实的经验、盼望和惧怕之中”。

 

因此,布道者应当自问,自己的讲道、教导以及宣教是否彻底地本于圣经,是否具有整全的福音性,是否无畏地强调教义,是否具有严谨的平衡性,以及是否具有经验的实用性。

 

(选自《加尔文主义导论——为了上帝的荣耀》陈知纲、安娜译,经典传承出版社。)

阅读:955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