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你真认识律法主义吗?(傅格森)

[日期: 8/12/2019 9:13:19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你真认识律法主义吗?(傅格森)


你真认识律法主义吗?


傅格森


当夏娃与蛇谈话时,夏娃的思想和情感被注入一股对神的深深猜疑,而这猜疑很快进一步被扭转成对祂的背叛。夏娃的反律法主义(反对并违背律法),实际上是根源于律法主义,这律法主义使她的心思变昏暗、感受变迟钝、并消灭她对天父的爱。现在,夏娃就像一个噘着嘴的小孩,对最慷慨的父亲生气,她的表现似乎是对神说:“祢从未给我任何东西,祢坚持要我去赚取自己将来得到的每样东西。”

 

这可能看起来不像我们熟悉的律法主义。但这思想是律法主义的根源。因为蛇在夏娃的思想、情感及意志里达到的效果,就是使神所启示的旨意与祂那恩慈、慷慨的本性分离。夏娃原本对神的信靠,转变成对祂的怀疑,因为她眼中“单单只有律法”,而非听见“出自恩慈天父口中的律法”。对她而言,神因此变成“要人靠自己赚取祂的恩惠”。

 

一个人不明白神的慷慨,以及祂为我们制定的慈爱、智慧计划——这就是律法主义的根源和动力。

 

这值得再次强调:在夏娃身上,我们看到反律法主义(她反对并拒绝神的律法),本身就是律法主义的一种表现!

 

一旦形成这种对神本性的扭曲,我们必然会不信靠祂;我们看不见的慈爱与恩典;我们认为祂实质上是一位严苛的神。霍志恒(Geerhardus Vos)在另一处恰当地表达此点:

 

律法主义是以另类的方式来顺从神的律法,这种心态不再感到有位格的神跟我们应顺从的律法有关。

 

律法主义正是将神的律法与神的位格分开。夏娃看见神的律法,却已看不见真神本身。因此,当夏娃将神的律法抽出来,脱离慈爱又慷慨的神本身,她就上当受骗,律法在她“耳中”变成只是负面的剥夺享受,而非天父的智慧。

 

这种扭曲、这种关于神的谎言,已进入人类的血液里。这种毒药突变成反律法主义,不仅以悖逆神的形式出现,同时也装成律法主义本身的解药。所有非基督徒都身受其害,而且这就是他们内心的倾向(不论他们怎么说)。任何反驳这点的声明,都只是再进一步地自欺。

 

所以,律法主义的本质,不仅根源于我们对律法本身的看法,也在于扭曲地看待神这位律法颁布者。在人类的心灵深处(而不只是在理智部分,因为我们受影响的从来不只是理智的部分),真理已被改变成虚谎。神变成一位在人眼中被放大的警察,祂颁布祂的律法,只是为了要剥夺我们的享受,尤其是要毁掉我们的喜乐。我们现在相信的谎言是:“荣耀神”并不等同、也无法等同“永远以祂为乐”,反而是失去所有的喜乐。当这种悲惨的改变发生时,亚当、夏娃和他们的全体后裔(有一位例外),都丧失本能去宣告、相信并体验诗人所说“我最喜乐的神”,而且不能自然地作出简单的信仰告白:

 

祢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

在祢面前有满足的喜乐;

在祢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

 

神将祂的荣耀与我们的喜乐搭配在一起(任何人都不应其分开),而这搭配已被人分开了。因此,除了透过福音,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他人生的“主要目的”。

 

这些思考提供我们一些线索,可以明白律法主义与反律法主义事实上是“同一子宫孕育的异卵双胞胎”。夏娃拒绝神的律法(反律法主义),而这实际上是她对神抱持扭曲观点(律法主义)的结果。

 

因此,若要消除律法主义,我们就必须了解以下这点:真正“关于神的真理”,就是当我们荣耀祂时,我们也是在“永远以祂为乐”,并享受祂已赐给我们的一切。非信徒无法理解这件事,但这是信徒生活快乐的首要原则。

 

我们可以说,一旦“关于神的谎言”被注入人类的基因里,它就长久潜伏在人类的心灵深处。这是每个人一出生就有的心景。这件事在神学与牧养方面延伸出相当深远的影响。因为我们通常认为的“律法主义”(不论是出现在非基督徒或基督徒身上),事实上是出自一个问题的症状,这问题比“律法之角色”的问题更重大、更基本且影响更广。在一般理解的层次上,律法主义与反律法主义看似两个对立的极端,而我们所需要的似乎只是正确的教义。但更基本的问题是:我们对神有何看法,以及这看法在我们里面引发对神的什么本能、倾向与情感。在这种层次上,律法主义与反律法主义有共同的根源,这根源不但侵入人的思想,也进驻人的内心、情感与意志——涉及我们所宣告的神论,也关乎我们对神的感受。

 

所以,律法主义不只是一件跟理智有关的事。当然,这跟理智有关,因为我们的思想会决定我们如何生活。但我们不是纯粹只有理智,所以律法主义也关乎内心及情感,即我们对神有何感受。我们跟神的关系并非完全脱离情感的运作,如同我们只透过小脑与造物主互动而已,我们乃是全人都参与其中,包括健全或崩坏的思想、意志、倾向、动机及情感。

 

由此看来,律法主义就其根本而言,乃是展现人对神抱持一种狭隘的心态,人透过所谓“负面律法”的镜片来看待神,以致看不清楚更广阔的背景,忽视父神的圣洁慈爱本性。这是一种致命的疾病。

 

看似矛盾的是,这种对神的看法,以及将神的位格与律法分离的作法,也正是反律法主义的根源。这两种“主义”有相同的底细,这就是为何福音对它们的解药只有一种。波士顿对此有敏锐的见解:

 

反律法主义的原则是:一位完全因信称义的人,不需要努力遵守律法与行善。这原则正好证明律法主义深植于人类的败坏本性里,以致除非一个人真正靠着信心来到基督面前,否则律法主义的倾向会一直在他身上作王。不论他在宗教上改变成遵循什么原则,就算他奔向反律法主义,他还是无法摆脱律法主义的心态,而这永远会是一种不圣洁的、奴仆的心。


选自《全备的基督》詹益龙译,改革宗出版有限公司,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507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