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知古鉴今 → 阅读内容
 
背景:

巴克斯特在世最后的时光(莱尔)

[日期: 12/9/2019 9:18:14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巴克斯特在世最后的时光(莱尔)


巴克斯特在世最后的时光


莱尔


巴克斯特最后的岁月与他人生其他的日子同样可歌可泣。他如同夏季的落日余晖一般安详、平静地故去。他临终的举动荣光四射。

 

我喜欢了解伟人如何去世。只了解某些人在对待财富和荣誉上是伟大的基督徒并不能令我满足,我想知道他们在看待死亡这个问题上也是否伟大。我不仅想知道人怎样面对国王、主教和议会,也想知道他们怎样面对可怕之王,他们对于将要站在万王之王面前有何感受。我怀疑有人在最后关头表现得并不伟大。我想知道伟人如何去世,所以必须要花点时间来讲述巴克斯特之死。

 

也许,这位善良的老清教徒的临终给人的启发,少有人能比肩。他的朋友贝茨博士详细描述了他去世的过程,下面将据此还原一些现实片段,我想以此作为本章的结尾再好不过了。

 

巴克斯特宁静地生活在切特豪斯广场,靠近友人西尔维斯特博士的礼拜堂,在这里他病倒了。他在这里度过了最后四年,得以大享安宁。传讲主耶稣基督的事的自由终于获得当局承认,没人禁止他讲道了。卡拉米博士说:“他在这里可以自由传讲来生,好像他经历过,又回来报信一般。”逼迫的风暴最终消散了,在他头上咆哮的狂风巨浪最终平息了。圣徒般的老清教徒蒙主怜悯,可以非常平静地去到约旦河边了。

 

尽管他身体虚弱,却仍然继续讲道,每次都讲很久,最后一次几乎死在讲台上。当他因病不得不放弃心爱的工作,卧病在床濒死之际,他仍与五十年来并无两样。他最后的时间都用来预备他人和自己见神。他对来访的朋友说:“你来是学习怎样死亡。要走这条路的不只我一个。要当心这个虚空、诡诈的世界和肉体的情欲。要确信你已选择神做你的份,天堂做你的家,神的荣耀做你的归宿,神的话语为你的准则,那样你就绝不会惧怕,而是会满怀安慰与我再会。”没有哪个悔改的罪人比他更谦卑,没有哪个真诚的信徒比他更轻松镇定。他说:“我尽过的最好的职分,神也会为之公正地责备我;而我所有的盼望都来自神在基督里白白的怜悯。”他以前也常常说:“与其相信自己会原谅自己,我更乐意相信神会赦免我。”

 

睡了一小会儿后,他醒过来,说:“我要脱离劳苦,安息了。”一位在场的牧师说:“你的事工会伴随着你。”他答道:“不会再作工了。若神应许给我另外的事,我将不再工作了。”一位朋友安慰说,许许多多人因他的作品受益,都会纪念他,他答道:“我不过是神手中的笔,笔有什么值得称道之处?”

 

当他痛苦难堪渴望早死时,他会自省,说:“这不该由我来制定,什么时候死、因何而死、怎样死,都是你的旨意!”在极大的痛苦中,他说:“他的道路何其难测!”然后对朋友们说:“不要因为看到我受苦而贬低信仰。”

 

朋友常常问他里面的人情况如何,他的回答是:“因为确信将得到永恒的幸福,我里面大有平安,大得安慰。但因为太痛苦,我没法得意洋洋地表达出来,令我烦恼。”并说:“肉体必然毁灭,我们必须感受到毁灭的过程,尽管我的理智顺服了,但肉体却让我呻吟。”

 

有个贵族问他,是否因相信自己领会的未见之事而大大喜乐,他答道:“除此之外,你认为基督教还能为了别的什么吗?”然后又说:“要知道神,他的荣耀和伟大,超乎我们的想象。但想到神的儿子取了我们的样式,想到在天上我们认识的、亲爱的众圣徒,就令天国非常甜蜜、熟悉了。”《希伯来书》第12章描述了天堂,开头说“千万的天使”,结尾说“中保耶稣,以及所洒的血”对他很是安慰。他说:“应该反反复复地思想这段经文!”又说:“这应许多么令人安慰啊!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又一次,他说:“重复主祷文的话语令他大感安慰,非常甜蜜,有些好人竟然对使用主祷文有成见,真是遗憾,因为所有灵魂和身体必需的祈求都包含在里面了。”

 

对来到病床前探望他的年轻牧师,他的劝告可谓绝妙。他常常恳切祷告,祈求“祝福他们付出的劳苦,让他们大大成功地让许多灵魂归向基督”。他盼望他们成为好器皿,做许多美善的事,他们会有节制、和平的灵,因此他说自己非常喜乐。

 

他没有忘记自己即将离开的这个世界,常常祈求“怜悯这个悲惨、纷乱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保守他的教会和利益。”

 

他建议朋友“当心自负的罪,这罪可能毁掉国家。”此时有人问他是否改变了在争议问题上的看法,他答道:“愿意的话,可以读我的书,都写在里面了。我所做的不是为了自己的名誉,而是为了神的荣耀。”

 

死前的一天,贝茨博士来看他。博士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他答道:“我真的难受,感觉没法否认。但我有平安,我有平安!”贝茨告诉他说,他将去到渴望已久的家。他回答说:“我信,我相信。”他说自己很愿意死去。卧病期间,若有人问他怎么样,他总是回答:“还不错!”或者“比我应得的要好,但还不及我所盼望的。”他最后的话是对西尔维斯特博士说的:“愿主教导你如何去死!”

 

1691年12月8日,星期二,巴克斯特的仗打完了。最终,他进入了“圣徒永恒的安息”——他用这样绝妙的话来描述基督徒永恒的归宿。

 

(选自《旧日光辉》,维真译,九州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199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