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正午时分,挂在黑暗中的爱子(弗雷德里克·李海)

[日期: 12/18/2019 2:58:16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正午时分,挂在黑暗中的爱子(弗雷德里克·李海)


正午时分,挂在黑暗中的爱子


弗雷德里克·李海


从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暗了。(太二十七45

 

基督在十字架上,成了众人嘲讽的笑柄。大祭司、文士,和长老带领暴民一同嘲弄祂。他们大胆地讥诮祂说,“祂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祂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祂!”然后,忽然天色大变,遍地陷入黑暗。四周一片死寂,只有偶尔血滴在地上的声音,或者兵丁的脚步声。原先那幅苦难和羞辱的恐怖画面从眼前消失了。这是何等的景象啊!

 

我问上天,“仇敌究竟对神做了什么?这真是史无前例的恶行啊!”天上如此回答:“是人类做的;从这个罪恶、羞辱的景象中我们恐惧地抓住了日头。”

 

没错;但整个故事还未结束。

 

这场黑暗的奇特之处

 

正午时分,日头高挂天空。基督和那些留下来嘲弄祂的人突然发现,四周一片漆黑。黑暗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从天上来的一只手,遮住了太阳。群众虽然震惊,却还是不信,他们默默无声,一个一个溜走了。正如加尔文说的,他们“被撒但的魔力蛊惑了”。

 

救主降生在伯利恒的时候,黑夜变成了白日,因为主的荣光四面照着牧羊人;在各各他山上,白日变成了黑夜,因为基督正一步一步迈向被咒诅的阴间。在伯利恒,无以计数的天使高声赞美神;在各各他,黑暗的权势满载着无可理解的隐晦,以为黑暗最终能战胜光明。

 

各各他与变像山是多么不同!主耶稣曾在那儿与代表律法的摩西,和代表先知的以利亚交谈(见可九2-4)。在那儿,有片刻的时间,基督神性的荣耀冲破了肉身的面罩,让门徒得以一瞥祂在世代末了时的耀眼尊荣,那时祂要“在祂父的荣耀里同圣天使降临”(可八38)。

 

然而,介于变像山的荣耀,和基督再来的荣耀之间,还有各各他沉重的黑暗。

 

早在神创造天地的时候,祂就造了光。但如今神却在正午时分,离弃了那挂在黑暗中的爱子。为什么这世界的光必须被放在黑暗里?为什么在伯利恒与各各他之间,在变像山与各各他之间,在创造的初始与新的创造之间,有如此尖锐的对比?

 

这场黑暗的意义

 

出现在正午的这场黑暗,不仅遮蔽了基督受苦的可怕场面,使围观者藐视的眼光看不见祂,让他们的讥笑声归于沉寂,而且这黑暗也仁慈地掩藏了正在经历十字架最黑暗时刻的基督。当时没有一个人类的眼睛能够看到祂。这个黑暗时刻与基督降在阴间的时刻不谋而合。祂可以感觉到圣洁之神对罪震怒的力度。黑暗象征着神的忿怒。韩瑞森说,神的震怒“正在耶稣的心里熊熊燃烧”。他又补充说,“那天,地狱来到了加略山,救主为我们降到阴间,承担了地狱的恐怖。”那时正当逾越节期间。就在第一个逾越节之前,代表神咒诅的黑暗之灾曾临到祂的仇敌(出十21-23)。在各各他笼罩着救主的黑暗,清楚地表达了祂里面正经历的黑暗,祂不禁发出痛苦的呼声:“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二十七46)。被神离弃,就如同被丢入地狱一样。

 

但以理书九章26节的预言,就在这一刻应验了:“那受膏者必被剪除,一无所有。”(另参赛 五十三8)。杨格认为“一无所有”(直译是“祂一无所有”)这短语是“有力地表明祂被神、也被人,彻底地弃绝了……在那遍地黑暗的时刻,祂一无所有,只有落在祂身上的众人之罪。祂被完完全全地弃绝,被剪除了。”巴克尔(Frank Bakker)也体认到基督的一无所有;他想到基督钉十字架时的贫穷、赤裸,一如祂出生时一样,而兵丁竟然还为祂的衣裳拈阄,“祂不但失去了祂所有的恩赐,祂也失去了赐恩的父。但祂没有为自己的光景哭喊,祂只为遭到神遗弃而哭喊。基督向神呼叫,但神没有对祂施予任何怜悯;祂必须承担神的咒诅;祂没有任何特权。”这是一个惊人的事实,但祂在失去一切的同时,也赢回了一切。使徒保罗在思想基督钉死十字架时,突然起了一个念头:“祂是爱我,为我而死。”——这又是一个惊人的真理!

 

这个黑暗时刻同时也象征基督与黑暗势力的争战。毕竟,这是黑暗势力掌权的时刻(路二十二53),他们可以任意妄为。那些在一旁讥笑戏弄的旁观者,只不过是黑暗势力的工具。日头忽然黯灭的现象,应该使世上的达官显要停下脚步,仔细思考。当神把黑暗降在埃及地的时候,歌珊还有亮光。现在,人们摸索着通往耶路撒冷的路!如今他们的歌珊在哪里?那些人错失了黑暗的信息,他们不肯悔改。基督置身在黑暗当中,那不仅是肉身的黑暗,也是“外在的黑暗”,祂正与撒但和其党羽争战,最后祂光荣地得胜了。司布真说,“你我如今所参与的争战只是一小部分,若比起黑暗势力拼尽全力对神子发动的全面攻击,就不足为道了。祂承受了牠们的猛烈火力,挡住牠们凌厉的攻势,到最后,祂使被俘的得自由,率领他们高唱胜利的凯歌。”

 

加略山上的黑暗也提醒我们,受造之物与造他们的主一同“叹息”。当造物主被钉十字架,在祂的人性中受苦时,日头变黑暗也是应当的。所有受造物,包括每一个原子或细胞,都必须完全仰赖基督才能存在。“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西一17)祂是宇宙的创造者,也是宇宙的支撑者。圣经强调基督和自然界之间有一种和谐的关系,受造物和人之间有一种连结。此处用分娩来形容受造物所经历的痛苦,他们正等候着拯救,“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罗八21)正如受造物深受人类犯罪的影响,它也分享神赐给祂儿女的荣耀。整个宇宙将要更新(弗一10;西一20)。葛登辉(J.N. Geldenhuys)说,“整个自然界,就是神透过祂儿子所创造的万物(约翰一3),到了那一天,都无可避免地会受到巨大影响。”黑暗!地震!山崩!奇妙的是,诗篇将受造物的欢乐与基督末日的来临紧密连接在一起(例如,诗九十六11-13)。

 

黑暗也象征奥秘。加略山有太多的奥秘,许多已经启示出来了:代赎、与恶者争战、和好,还有许多,例如神的圣洁、公义、爱;但是究竟有多少是人类的心思能够明白的?加略山岂不是一个被黑暗遮盖,甚至神自己都住在黑暗中的地方?(王上八12;诗十八11)岂不是一个极其圣洁,又极其可怕的地方,以至于人到了那里,只能沉默地脱掉自己的鞋子,以悔罪和感恩的心俯伏下拜?

 

这黑暗的预兆

 

这黑暗带着神圣的审判,预示了最后的审判。再一次,黑暗被用来象征神的震怒。使徒彼得引用先知约珥的话宣告说,“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在主大而明显的日子未到以前。”(徒二20;参考赛十三10,五十3;珥二30-31;摩八9)而就在彼得说这话的两个月前,耶路撒冷人已经目睹了日头变黑的景象。正如布鲁斯(F.F. Bruce)指出的,“由于超自然的黑暗,很可能造成月亮显出血红色。”这些现象被视为审判日的兆头,因此约珥的预言为启示录六章12节描述的震怒之日,提供了一个背景:“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在那里我们看到,当恩典时代结束,不敬虔的人遭到毁灭时,宇宙将陷入永远的黑暗里。

 

耶稣在被神遗弃而发出最后的悲戚呼喊时,光明是否已开始重现?肯定是的,因此他们才能用海绵沾醋,拿给主喝(太二十七48)。这就应验了主自己的预言,“他们拿苦胆给我当食物,我渴了,他们拿醋给我喝。”(诗六十九21)那是一种廉价的酸酒,用来止息灼热的干渴。那黑暗永久遮盖了逝去的每一分钟。有人说,由于基督的受苦是暂时的,并非永恒的,所以无法用来代替失丧之人当受的永刑。也有人问道,一个人的死怎么可能抵消无数人的罪?但基督以人性受苦时,祂仍然是神,因此以上那些反驳是没有依据的。由于受苦的那一位有无限的尊严,祂完成的大工就具有无限的价值。

 

救主经历的那黑暗既是如此恐怖,祂所承担的罪所带来的黑暗就更可观了。所以加尔文说,“我们越是对自己的罪感到可怕,就应该会感到欣慰。”那些没有得到赦免的人,不论是活是死,都是活在黑暗中,死在黑暗里。除了在基督里的人,没有人能看到亮光。在神眼中,世界的智慧是黑暗的。基督宣告说,“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六23)。加尔文评论说,“基督有足够的理由声称,人若选择瞎眼,就有又深、又骇人的黑暗为他们存留。”基督透过十字架,将人的黑夜转为白日。司布真说,“十字架是一个灯塔,能指引陷入暴风雨中的人,进入平安的港口。”

 

当威尔士(John Welsh)被下在布雷克内斯【Blackness,译注:地名,在英文中也有“漆黑”之意】的地牢时,他收到梅尔维尔(Melville)女士的一封信,嘱咐他和与他一同被关的人,要心存感恩,因为他们“只是被关在布雷克内斯的黑暗里,而不是在黑暗的漆黑中。”基督曾严肃地说到那些“被赶到外边黑暗里”的人(太八12,二十二13,二十五30),指他们将陷入难以言喻的痛苦中。为了拯救祂的百姓,祂进入并且忍受了这种黑暗。祂才是真光,凡跟随祂的,就必“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八12;参考彼前书二9

 

(选自《默想受苦十架》,钟越娜译,改革宗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293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