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答疑解惑 → 阅读内容
 
背景:

神的忿怒与爱冲突吗?(迈克尔·里弗斯)

[日期: 2/12/2020 10:28:41 A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神的忿怒与爱冲突吗?(迈克尔·里弗斯)


神的忿怒与爱冲突吗?


迈克尔·里弗斯


如果神的圣洁足以令人不悦,那他的忿怒就是骇人听闻了。如果神不是三一的,的确如此。如果神是学校里的那个校霸——必须我行我素,否则就会暴怒,那么他的忿怒的确令人生厌。当我们看到他暴怒的双眼,他的其他美好品质都不值一提。新约学者穆尔(Stephen Moore)评论罗马书1:18“原来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说:“我们几乎可以听到,当被得罪的至高者向那些被定罪之人的尸体屈身时,那骨头被碾碎的声音。”

 

但是——让我再说一遍:但是,不论其他的神是什么样的,这绝对不是父、子、圣灵的三一神。这位神绝不是有时有爱,有时则忿怒,就好像这是他彼此对立的两种情绪。非也,因为自永恒中这位父就一直爱着圣子,但从未动怒过。为什么?因为直到亚当在创世记第三章犯罪,一直没有什么可以动怒的。因此,自创世记3开始,神对邪恶的忿怒是一件新事:这是一位本身是爱的上帝对邪恶的回应。

 

神的忿怒如他的圣洁一样,不是挨着他的爱的一种尴尬存在,也不是与他的爱不相关的一种东西。神对邪恶忿怒,正因为他就是爱。以赛亚论到神倾倒忿怒,称之为“奇异的事”(以赛亚书28:21),因为神并不是天然地忿怒,而是被邪恶激怒:在他纯净的爱中,神不能宽容邪恶。我也是一个父亲,这对我而言完全说得通:如果我女儿受苦时,我只是在打着哈欠玩弄自己的大拇指,这就证明我根本不爱她们。但正是因为我是如此爱她们,所以我恨恶她们遭遇邪恶。那光明的父,在他没有黑暗,更是如此。爱是关切,这意味着不会对恶无动于衷。“爱人不可虚假,恶要厌恶,善要亲近”(罗马书12:9)。只有这样的爱才是真切的。

 

克罗地亚神学家沃尔夫(Miroslav Volf)写到,直到他周围发生了恐怖的民族战争,他才最终明白神的忿怒是何等良善:“我曾经以为忿怒配不上神,难道神不是爱吗?难道神的爱不应当超越忿怒吗?神就是爱,神爱每个人、每个受造物,但这正是神对他们其中一些人发怒的原因。当我的家乡南斯拉夫爆发一场惨烈的战争,我对神的忿怒就再也没有抵触了。据估计,那场战争中有超过二十万人丧生,超过三百万人流离失所。我的村庄和城市被毁坏,我的人民日复一日遭受轰炸,其中一些人遭遇了难以想象的残酷折磨。我很难想象神没有发怒。或是想想上世纪最后十年的卢旺达,一百天内有八十万被杀!上帝对屠杀作何反应?像祖父母一样去溺爱屠杀者吗?拒绝谴责屠杀,相反却赞赏屠杀者的基本良善?难道神不是对他们满怀烈怒吗?尽管我过去对神的忿怒怀有深深的抵触,但我终于明白,如果神对世间的邪恶没有忿怒,我一定会反抗这样一位神。神并非将爱放在一边去发怒,神发怒,正因为神就是爱。”

 

如果神不是三一的,也就没有永恒的爱,那么他的忿怒自然使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生长过快、气急败坏的学步儿,一个好斗的小混混,或是一个残忍的暴君。想想古希腊和罗马的神明那爆发的荷尔蒙,但这位永恒为爱的神,他的怒气必定需要由爱而发。因此,他的忿怒是圣洁的,与我们的脾气暴躁截然不同;这是他在爱中对邪恶的回应。父爱子,因此恨恶罪,因为终极意义上,罪是对圣子的弃绝。他爱他的儿女,所以恨恶他们被压制。他爱他的世界,所以恨恶其中的一切邪恶。因此,在他的爱中,他清楚自己百姓的罪恶,甚至管教他们,以便他们能脱离罪恶的辖制。在他的爱中,他对我们恒久忍耐。在他的爱中,他应许最终会摧毁一切邪恶,就如光驱散一切的黑暗。

 

三一神的忿怒,非但不是一个品格污点,或是他身上的一个负面品质,反而恰恰是他真挚之爱的明证,表明他真的很在乎。他的爱不是一种柔软无力的懦弱,而是嫉恶如仇、强烈和坚贞。这也是我们的盼望所在:永生的上帝以他的忿怒彰显他真正是慈爱的,透过他的忿怒,他要摧毁一切的恶行,以便我们能在一个纯净的世界、一个公义之家享受他。

 

(选自《良善的上帝——以父、子、圣灵为乐》,乔兰山以妲译,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241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