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一个未完全变空了的坟墓(箴士·布易士)

[日期: 3/4/2020 11:59:19 A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一个未完全变空了的坟墓(箴士·布易士)


一个未完全变空了的坟墓


箴士·布易士


根据约翰,墓并不全然是空的。耶稣的身体不见了,但细麻布还留在那里。经文中提到,这些东西非常引人注意,以致约翰一看见,就相信耶稣已复活。

 

每一个社会都有其特别的安葬仪式,古代文化亦然。在埃及,尸体要用香料涂抹以防腐;在意大利和希腊,尸体则予以火化;巴勒斯坦人则用包了香料的细麻布捆扎,面朝上的放在没有棺木的墓穴中,通常墓穴都凿在犹太和加利利的山中。许多墓穴至今仍然存在,凡到巴勒斯坦的游客均可以看到。

 

明了古犹太人的安葬仪式对于了解约翰记载耶稣复活的事非常有帮助。在“复活的主”(The Risen Master,1901)一书中,作者那善(Henry Latham)注意到东方葬礼的一个特点,这是他在上一世纪的康士坦丁堡所留意到的。他所见到的葬礼,依人的贫富差别颇大,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善注意到,所有的尸体都是以细麻布包裹,但露出脸部、颈项和肩的上部,头的上部则用一块已经旋转成头巾的布覆盖。那善认为,葬礼的习俗改变甚慢,特别在东方,因此在耶稣的时代,人们很可能用的也是这种安葬仪式。

 

路加告诉我们,耶稣早期传道靠近拿因城时,遇见一行正要离开城的送葬队伍,一个寡妇的独生子死了。路加说,当耶稣使寡妇的儿子从死里复活时,有两件事发生。第一,这少年人坐起来,他原先是以背躺放在没有棺木的棺架上。第二,他立刻开口说话。细麻布并没有遮盖他的脸。拉撒路的安葬仪式中,他的头和身体也是用不同的布分别遮盖的(约十一:44)。

 

亚利马太人约瑟和尼哥底母必然也是用同样方法安葬耶稣基督。耶稣的身体在犹太人安息日开始之前即从十字架上移下,洗净,并且用细麻布包裹好。一百斤的香料,很小心的被塞入麻布的隙缝处。其中一种香料,沉香,是一种粉状带着香气的细木屑。另一种香料,没药,是一种有香味的树脂,必须与粉末状的沉香小心混合。耶稣的身体便如此包裹起来,祂的头、颈及上肩则留露在外。有一块麻布包住祂上半部的头,仿佛卷头巾。耶稣的身体就这样安放在墓穴里,直到星期六夜晚或星期日的清晨。

 

当耶稣从死里复活时,我们若在场,会看见什么呢?我们会看见祂扭动了一下,张开眼睛,坐起来,然后开始努力挣脱这些缠裹在祂身上的布么?须记得,要挣脱这些缠裹的布,实在不容易,这就是我们所能看到的景象吗?不是的。若是这样,耶稣不过是苏醒,而非复活。这样的话就和从昏厥中醒转过来一样,耶稣不过是肉身的复活,而非属灵身体的复活,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耶稣复活时,我们若在现场,我们应会注意到,耶稣的身体在瞬时间消失了。斯托得(John Stott)说,耶稣的身体“‘气化’后,转换成一种新的,不同的且奇妙的形式。”那善说,祂的身体“蒸发”变成为“另一种形式,仿佛摩西和以利亚在变像山上的那种身体。”我们当时若在场应该会注意到,这身体不见了。

 

那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包裹尸身的细麻布因为身体的消失及沉香的重量而在原处塌了下来。包裹耶稣所用的裹头巾,因为没有沉香的重量,可能仍维持凹下的形状,留在原处,与裹身体所用其他的细麻布分开放着,其间隔有主的颈与肩的距离。

 

这正是约翰和彼得进入坟墓时所见到的景象,约翰完美地记录下眼见的一切。约翰最先到达坟墓,在清晨微暗的光线里,他看见裹耶稣的细麻布放置的情形,这些十分吸引他的注意。第一,因细麻布仍安然在那儿具有特别的意义,约翰写作时将“放”字放在希腊文句子中一个强调性的位置上,我们或者可以这样翻译,“他看见放在那里的细麻布”(约二十:5)。第二,细麻布未曾被动过。约翰使用的字(keimena),是专用于希腊纸草之类,指明它们仔细地被依序置放。(有一句话说到律法的文件,“我从未得着这些文献,但它们是按序置放的”;另外有一句话说到,“衣服都‘按序’放在那儿,直等到你再交待我。”)无疑地,约翰注意到坟墓内部未曾被移动过。

 

这时彼得也到了,并且进入坟墓。显然,彼得与约翰所见的相同,但他被其它的景象震惊,裹头巾没有和细麻布放在一处,裹头巾是另在一处的(约二十:7)。而更令他震惊的是,它仍是卷着的形状,约翰形容它是“卷着的”;我们或可说裹头巾是独自卷着的,裹头巾和裹身体的细麻布间有一段距离。圣经说:“西门彼得随后也到了,进坟墓里去,就看见细麻布还放在那里;又看见耶稣的裹头巾没有和细麻布放在一处,是另在一处卷着。”(约二十:6-7)最后约翰也进入坟墓,一如彼得所见,当他看见,他就信了。

 

约翰相信了什么?他可能这样对彼得解释,“彼得,你有没有注意到,并没人移动过主的身体或掀动过细麻布,它们都安放在那儿,一如安息日前夜尼哥底母和亚利马太人约瑟所放的相同,但是主的身体不见了,没有人偷去,也未被移走,显然主的身体越过了细麻布,而留下我们现在所见到的样子,耶稣已经复活了!”斯托得(John Stott)说:“瞥见细麻布的那一眼就证明了复活的实际和本质。”

 

选自《救赎之神》王琳、欧阳耕华译,更新传道会。


阅读:454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