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基督在苦难中的坚忍(弗雷德里克·李海)

[日期: 5/13/2020 5:16:26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基督在苦难中的坚忍(弗雷德里克·李海)


基督在苦难中的坚忍


弗雷德里克·李海


有一位天使从天上显现,加添祂的力量。(路二十二43

 

若没有圣经关于救赎主在客西马尼园受苦的生动记录,我们就无法对祂那特别的忧伤,和祂肩负的重担,留下深刻的印象就如坎伯摩根(Dr. Campbell Morgan)所言,我只能说当我思想客西马尼园的时候,有一道奥秘的光线,透过这个阴暗的窗子照射进来,让我看见了十字架的恐怖,即使我亲临加略山也无法看得如此清晰。客西马尼不是一个让神学家匆匆造访观光之地,它是一个信徒必须驻足停留观察祷告的地方。

 

自我舍弃

 

我们的主作为神受苦仆人,祂完美顺服的生命在客西马尼园和各各他的苦难中,达到了最高峰,这生命的特质就是自我舍弃。“祂不求名声(腓二7英王钦定本)。这通常被译为虚己(即倒空),华德(B. B. Warfield)认为这样翻译并不妥当。基督不可能倒空自己的神性,因为那样祂就不再是神了。就是主张基督脱去了祂自己的神性,或者至少某些属神的特性,这种理论在十九世纪的德国神学家当中颇受欢迎,并且以几种不同的模式流传下来。它主张耶稣若不是缩了水的神,就是一个不道地的人类。华腓德的见解则极具说服力,没有一个基督徒,会对一个在世上时不具神性,如今到了天上又不具人性的基督感到满意的。他强调,在这两个教义——基督兼具神性和人性,以及基督只具人性之间,没有所谓的中途之家。有人说,一个具有部分神性的耶稣,就好像一座桥,其对岸的那一端断裂了。这样的耶稣无法拯救人脱离撒但,脱离罪,这样的耶稣也不是圣经记载的耶稣。

 

神的儿子接受奴仆的形像,并且成为人的样式,这是在描述基督的,祂的自我舍弃。经文没有接着作更详细的解释,但圣经确实让我们看到,基督是那位受苦的仆人,祂顺从父的旨意,主动地沿着自我舍弃的路径前进。从这方面来看,祂可以说,父是比我大的(约十四28)。显然这是指祂在肉身的情况,而不是指祂的本质;我们不可误解,将这句话拿来与祂的另一句话我与父原为一(约30)比较,而认为二者彼此矛盾。基督像一个奴仆那样自我舍弃,这是明显可见的,令人印象深刻。“祂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彼前二23

 

基督在被捕的那一刻,也显露了同样的自我舍弃,问道,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么?若是这样,经上所说,事情必须如此的话怎么应验呢?(太二十六53-54值得一提的是,当兵丁询问,祂是不是他们要找的拿撒勒人耶稣时,祂回答说,我就是兵丁听了就退后倒在地上(约十八6)。加尔文说,祂拥有无穷能力,祂若愿意,大可以立刻缚住兵丁的手,但祂情愿顺服祂的父,按着父的旨意行祂知道父呼召祂去受死。加尔文又补充说,我们可以由此推断,当基督从座上下来,审判世界的时候,祂对恶人说话的声音将何等威严可畏。然而基督在世上活出的整个生命,都是谦卑顺服的。不求自己的喜悦(罗十五3穆瑞(John Murray)教授评论说,祂毫不闪躲落在祂身上的每一鞭。

 

盟约的关系

 

我们的主在客西马尼园一再敲响天堂的门,但却未收到任何回音从那一片沉寂中知道,必须喝父放在手中的那杯。始终清楚地意识到,代表着三一神的父,和代表着子民的自己,两者之间有一个盟约的关系,那是恩典之约。不断向父呼求,祂的嘴唇频频出的称呼,就是我的父我的神”。那是一种盟约有关的词汇。

 

基督知道,父将为了拯救祂的百姓而击打祂。在去客西马尼园之前,祂警告门徒,他们很快就会离弃祂。引用撒迦利亚的话说,我要击打牧人,羊就分散了。(马太二十六31)祂甘愿服在那杖之下。在客西马尼园里祂实际上是说,我在这里。祂的顺服是对约的顺服。祂念兹在兹的是自己作为百姓代赎者和中保的永恒职分,这种思维在祂的大祭司祷告文(约翰十七章)里一展无遗。从未怀疑神的旨意,祂来到世上就是为了拯救罪人。所以夜晩越黑暗,暴风雨越凶猛,冲突越激烈,祂越靠近祂的父,安息在父最高的旨意中。

 

伸出的膀臂

 

虽然基督在客西马尼园里的恳求,换来的是一片沉默,这并不表示父神对祂儿子的痛苦漠不关心,也不表示神没有听见祂的祷告基督的受苦是满足神的公义过程中最主要的一部分。即便当父向祂的爱子撤回祂的同在时,父神仍然积极地参与这个过程范雷森的评论很动人,他说,父的指头正按在客西马尼园里那位孤单受难者的脉搏上。当基督的心跳似乎减弱时天父也同样关心,并迅速差派天使去扶助祂的肉体。那里有一双伸出的膀臂,是祂父亲的膀臂;即使在黑夜里基督也能感受得到。天使的来临必然带给受苦的主某种程度的安慰有一段时间,祂无助的人性几乎再也承受不住压力了。那是一个危机重重的关头。基督感到难以负荷的忧愁使祂几乎要死(太二十六38郭得特(Frederick Godet)博士认为这并不是一种修辞性的比喻。但父神无意让救主死在园中,正如耶稣在旷野受试探之后,就有天使来服侍祂(太四11;可一13),同样,如今祂再度从天使那里得到能力。那是多么稀奇的画面!一个受造物被差来帮助造物主!但作为一个人,基督暂时成为比天使小一点(来二9),这是连神学家都无解的。这是何等的慈悲!这必然有其奥秘之处。就某种独特的意义来说,根据这奥秘,人的行事可以只凭信心,不凭眼见。莱尔主教(Bishop Ryle)精辟地论及基督在客西马尼园的经历这个深度是远超过我们所能理解的

 

当父神的手接触到基督的那一刻,基督的灵魂里必然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大喜悦这是从家里送来的信息。祂远离天家,祂被遗弃了,但与父的关系并未断绝;祂的父仍然在那里,在黑暗中的某个地方。祂的大声哭喊泪如泉涌,并非无人理睬。

 

情况越发严峻

 

天使带给救主的安慰是短暂的。天使的任务不是缓解基督的痛苦,而是加添能力,使能够忍受更大的磨难——这种磨难是远非人类所能承受的。就在那个时刻我们的主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路二十二44)天使的临到使祂的痛苦更加剧。神差派天使来,不仅是要让基督继续受苦,而且还要变本加厉战争必须持续下去现在说成了为时尚早在这场争战中,神的羔羊必须拥有狮子的力量。

 

路加医生为基督的痛苦做了最生动的记载都柏林三一学院的侯博特(William Hobart)博士在他那本精彩的研究著作《圣路加的医学用语》(1882年,初版)中指,路加所使用,被我们翻译成加添伤痛”、“汗珠如大血点的这些词,都是医学用语举例来说,翻译成血点的字,目前在医学界被用来指凝固的血块,英文的血栓Thrombosis)一字就是从这个字来的。所以莫非特(Moffatt)如此翻译,祂的汗珠如同凝固的血块滴在地上。路加对基督的痛苦有一种特殊的关注和洞见,基督的人性得到强固,以承受一般人类难以承担的痛苦在那个夜晩,天气寒冷到连大祭司院的兵丁都必须生火取暖,这些汗珠尤其显得非比寻常。

 

难怪那位虔诚的拉比邓肯(Duncan)表示,将来他如果到天堂时(这位忠心的圣徒总是不忘加上一个如果),首先我要寻找主耶稣的面,然后我会去找那位曾受差遣,在客西马尼园扶持基督的天使。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在思维和经验中,带着这样的心情去拜访这个神圣的地点。

 

我们的杯中盛满死亡和咒诅。

哦,基督却完全倾注在你的杯中!

而你喝干了最后一滴

如今我的杯子已空。

因为爱,你一饮而尽那苦杯,

使我如今能畅饮这福杯

 

荷兰的改革宗教会将圣餐仪式描述得很贴切:祂将咒诅归自己,好让我们饱享祂的祝褔。这是基础。的确,基督来到世上是要向人传讲福音,但戴尔(R. W. Dale)说得很对事实上,祂来到世上传讲福音的时候,祂最主要的目的是,让世上有一个福音可传。

 

(选自《默想受苦十架——追溯基督的加略山脚踪》,钟越娜译,改革宗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94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