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知古鉴今 → 阅读内容
 
背景:

为灵魂燃烧的人——约瑟艾岚(伊恩·默里)

[日期: 5/27/2020 9:26:21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为灵魂燃烧的人——约瑟艾岚(伊恩·默里)

为灵魂燃烧的人——约瑟艾岚


伊恩·默里


约瑟艾岚在他开始就任坦敦的事工之后,随即于1655年的104日与他的表妹席垛霞(Theodosia Alleine)结婚。她是一位具有专一灵命的女子,为了她丈夫的事工存留了令人动容的记述。她责怪其丈夫惟一的“错”就是他没有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她。为此,他曾回答说,“噢,亲爱的!我知道你的灵魂是安稳的;然而有多少正往灭亡路上走的人需要我的看顾呢?噢,我想我可以为他们付出更多!”约瑟艾岚的一生可以他自己的话为例证:“赐给我一位把光阴视为较精金为贵的人。”在一个礼拜开始之时,他会说:“另一个礼拜已在我们眼前了,让我们为了上帝而运用这个礼拜,”每一个清晨他会说:“让我们好好的把今天活出来!”他的妻子记载有关他一生的健康状况时说:他常常在清晨四点或更早的时候起床,在安息日的清晨若他已醒来的话,他会起的更早;如果他在灵修之前听到任何铁匠、鞋匠或小贩的交易声时,他会感觉很忧虑;之后他会说:“噢!这样的喧嚷声使我感觉惭愧!我的主难道不配比他们所赚得的更多吗?”从清晨四点到八点他把时间花在祷告、圣洁的沉思、唱诗歌。他非常喜欢唱诗歌,每天独自练习,也与家人一同练习。

 

他为了人的灵魂而勤勉劳碌于尽敬虔的灵修之责。席垛霞在家中开了一所孩童学校,而她的丈夫每一礼拜有五个下午跟进未曾归正者的紧急钟声呼唤。这钟声一周复一周来自圣抹大拉马利亚(St. Mary Magdalen)教堂的庄严塔底。他存有一份每一条街道居民的名单,要确知是否所有的人都拜访过并且以系统的要理问答教导过,这使得无数的灵魂归正。乔治牛顿说:“他的代求与劝勉,许多时候都是如此满有情感的,如此充满圣洁的热忱、生命和活力,以致于完全征服了他的听众;他将他们的心消化了,而且有时候溶解了最刚硬的心。”很明显的,即使处于一个在大有能力的证道和成功的布道上相距不远的时代里,约瑟艾岚的事工在他众弟兄的眼中仍是杰出的。位于Apostolic North Country的清教徒,奥立弗海伍(Oliver Heywood)声称:“几年间已培养出比约瑟艾岚更杰出的传道人。”巴克斯特(Baxter)提到他的“牧会上的伟大技巧,展现在对公众从圣经上的解经及运用上,是如此的令人心消化,如此的具有能力。”

 

从约瑟艾岚获此事工开始,恩典的日子已近黄昏了。三年内克伦威尔离世了。二年多来,坦敦(Taunton)的钟声为要迎接查理二世(CharlesⅡ)的归回并君主的复辟而欢乐的响起(1660年)。但是清教徒快乐的心是指日可数的。如腓力普亨利(Philip Henry)所说:“这个国家中敬虔的景况”因1662年这声名狼藉的单一法令(Act of Uniformity)而消逝。有二千位曾出现在英国的最好的牧师从他们的讲台被赶走。有八十五位左右的牧师遭受到如此的痛苦。如我们所知、所想的,在萨摩矽郡(Somerset)的乔治牛顿、约瑟艾岚亦在其中。不过,虽然约瑟艾岚被禁止站立讲台,他却拒绝静默无声;事实上,他的妻子告诉我们他是如何不沉默的:“他将其他的研读工作搁置一边,因为他认为他的时间所剩不多了。”他增加了证道的次数:“我知道他已在八天内讲了十四次道,通常是十次,而在这几个月内,六、七次是平常的。”

 

终于在经过许多次的威胁之后,约瑟艾岚在1663年的526日接到了传票;接下来的一个晚上,他依约定与他的会众聚会到“凌晨一点或两点,一直到他们显示出已经预备好了;这些会众从老到少皆有,人数超过好几百;他向他们讲道,并与他们一起祷告约三个小时。”第二天,他被监禁于伊耳契斯特(Ilchester)的监狱。一年之后,他被释放,不过,却面临严厉的五英哩法令(The Five Mile Act)和非国教徒秘密聚会法令(The Conventicle Act)。纵然他的健康衰退,他仍旧恢复于秘密聚会中证道,一直到1666710日止。那天晚上当他在一间私人居所的聚会中传讲《诗篇》一百四十七篇20节的时候,房门因为被持续的敲击而破,于是他又再次被拘提入狱。又一次,他被释放出狱,带着丝毫不减的属灵力量,思量着如何再传讲基督的福音。清晨起床的时候,他会告诉他的妻子:“我们现在又多有了一天”,“多为上帝活一天,让我们好好地为上帝活这一天,为我们的灵魂竭力奋斗,使今天的努力把财宝积在天上,因为我们生活在世的时间不多了。”他的妻子告诉我们,他如何带着真实清教徒的精神,他的意念转向于在威尔斯,甚至中国宣教事工的可能性。在英国人的心中未曾有人为耶稣基督的福音燃烧着如此的热忱!然而艾岚的工作已经完成,因为他的身体从未由监禁的艰苦中复原,并且他的身体快速的衰弱。1668年的1117日,在他三十四岁的时候,上帝于众恶尚未临到之前将他携离此一尘寰。

 

选自《给未归正者的警告》罗伟伦、钱曜诚译,加尔文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113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