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福音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人的堕落光景(约翰·牛顿)

[日期: 6/7/2020 4:45:44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人的堕落光景(约翰·牛顿)

人的堕落光景


约翰·牛顿


亲爱的先生,我们现在常听见人们提到人性的尊贵。我承认人在受造之初是极其美妙的受造物;可是一想到人的犯罪堕落,我们又怎么能不与诗篇作者一同惊叹:上帝竟顾念人?

 

当人从他原先幸福、圣洁的状态中堕落后,他原有的官能仍提供了充分的证据,显明那造他的本为圣。他能够做了不起的事,他在悟性、意志、情感、想像和记忆各方面,都有高贵而奇妙的能力。但从道德的角度来看,身为有智能的存在,人必须不断地依靠上帝,要向祂交账,按着祂的命定进入一个永不改变的世界;若思想这层关系,那人实在是怪物,是卑鄙、低贱、愚蠢、顽固、作恶的受造物,实在找不着合适的话足以形容他。人再怎样吹嘘自己的聪明和成就,仍是愚昧的;人只要缺乏上帝的救恩,在与他最切身相关、最重要的事上,他的行为比最低贱的傻瓜更荒谬、更矛盾;看看他所喜爱、所追求的事物,简直到了比野兽还不如的境地;他恶毒的意志,只能与魔鬼相提并论。

 

这里的问题并非仅限于某个人,也非仅限于尼禄(Nero)或赫利奥加巴卢斯(Heliogabalus),而是关乎人的本性,关乎整个人类(只有从上帝而生的耶稣例外)。人与人之间确实也有差异,但这是出于上帝的护理所做的限制,否则,全地将会是一片地狱的景象。狼或狮子在拴上锁链时,便不会像松绑时那样作恶多端;而所有种族都有同样的本性。教育和喜好,恐惧和羞耻,人类的法律,以及上帝在人心里运行的隐秘大能,共同造就了一些外表看似体面、可敬的人物;即使是最无耻的人,也受到一定程度的约束,防止他将心中千分之一的邪恶彰显出来。人心原本尽都诡诈,坏到极处(参耶十七9)。

 

人都是愚昧的。人的确可以测量全地,连星星都几乎能尽数;他有丰富的创作和发明、科学和政策;这样还能说他是愚昧的吗?古代的异教徒,埃及、希腊和罗马的居民,都以这种智慧闻名。时至今日,那些想要在历史、诗词、绘画、建筑和运用人类才智的其他领域(这些只能使人变得文雅,但不能改善人心),崭露头角的人,仍以他们为学习的典范;他们最崇拜的哲学家、议员、逻辑学家、演说家、艺术家,在那唯一拥有真智慧的上帝面前,只不过是个婴孩或傻瓜。他们自认为聪明,反成了愚拙;他们对上帝无知,也不理会上帝,却仍意识到自己软弱,需要依靠比自己更强大的力量,又受到内心恐惧的刺激(他们既不晓得这恐惧的来源,也不晓得该怎样正确地运用恐惧),于是就去拜受造物,而不拜那创造主,把自己托付给人手雕刻出来的石头,托付给虚无的鬼怪。探究他们的神话或宗教故事体系,已成为一门相当庞大的学科,因为这样的知识来自平常人看不懂的古书;但就其确定性或真实性来看,它们与梦境或疯子的胡言乱语相去不远。

 

因此,如果我们承认这些令人景仰的古圣贤是人类不错的样本,那我们得说,人在未受上帝的灵教导以前,即便处在最好的状况也仍是愚昧的?但我们比他们更有智慧吗?完全没有,除非我们有上帝的恩典。若我们自以为高人一等,那只会更显出我们的愚昧。我们为什么看某人为愚昧呢?愚昧的人缺乏健全的判断力;他完全依据外表,喜爱精致的外衣更胜于内容充实的著作。他不考虑到事情的后果。愚昧人有时候会毫不自知地伤害、甚至害死他们最好的朋友。愚昧人无法理性思考,所以无法和他讲理。倘若拿一根稻草来捆绑他,他便丝毫不敢动弹;或许,就连房子着了火,仍很难说服他移动一步。这些是愚昧人的特征吗?那么,罪人就比愚昧人更愚昧了;罪人竟喜欢地上的玩乐更胜于天上的喜乐;又受世上愚昧的风俗辖制,竟惧怕人的气息更胜于上帝的忿怒。

 

而且,按着本性来说,人就是动物,甚至比那会灭亡的畜类还不如。人在两件事上与牲畜非常相似:他只寻求感官上的满足,并且自私的心态促使他以自己和自己的利益作为最高的追求目标。然而在许多方面,人比畜牲还不如。违逆天性的情欲,对自己的后代缺乏亲情,这些事就连在残暴的动物身上也找不到。对于作母亲的亲手毁掉自己的孩子,或是人可怕的自杀行径,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人也比禽兽更顽固,他们无视警告。禽兽从陷阱里逃出来以后,下次再靠近陷阱时就会小心谨慎;把网设在飞鸟眼前的,都是徒劳;可是,人屡次受责罚却仍硬着颈项,他睁着眼睛奔向灭亡,当面违抗上帝,不畏永远的刑罚。

 

让我们再看看人与魔鬼有什么相似之处。人有灵性的罪,圣经用这些罪的极致来教导我们判定撒但的特质;而这些罪的特征在人的身上都相当明显,因此我们的主对犹太人所说的话,也符合普罗大众,“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约八44)。人就像撒但那样自高自傲;愚昧、邪恶的受造物看自己大有智慧、力量和美德,以为能靠自己的善行得救;倘若真是如此,那连撒但都不至绝望了。人就像撒但那样怀恨,这恶魔般的性情常常导致杀人;若非主予以限制,那他每天都会去杀害人。人从撒但领受了嫉妒愤恨之心,当看见邻舍得享亨通时,他内心就感到煎熬难耐;邻舍遭遇的灾祸越大,他心中就越欢喜,这纯粹是出于怨恨而幸灾乐祸,并非因他能得到什么好处。人身上有撒但残暴的形象,就连孩童的心也不乏这等邪恶。

 

人在非常年幼时就显露出喜爱苦待别人的性情;如果放着孩童不管,他很快就会借着折磨昆虫、动物得着快乐。人肆意虐待鸡、狗、牛、熊和其他受造物,似乎它们受造的目的就只是要供他们折磨、满足他们残暴的性情!当人们在最快乐、且没有理由愠怒、怨怼的时候,我们就能从他们娱乐的性质来判断他们,很明显看出他们属乎谁、服事谁,以及人彼此成为最恶劣的敌人。

 

想到这世界充满可怕的战争,争竞的愤怒,还有各样的谋杀和暗杀,我们便会说:“耶和华啊,人算什么!”(参诗八4)此外,若说诡诈和叛逆是属撒但的性情,那么人实在像它。先知说:“不要倚赖邻舍;不要信靠密友。要守住你的口;不要向你怀中的妻提说,因为他们都用网罗猎取弟兄”(参弥七52)。这可以从普遍的现象及历世历代的叹息中得到最好的说明。此刻有许多人会像大卫那样说:“他的口如奶油光滑,他的心却怀着争战;他的话比油柔和,其实是拔出来的刀”(诗五十五21)。另外,人也像撒但一样想要引诱别人犯罪,他们用尽一切巧计和影响力,要尽量吸引更多的人和他们一同灭亡。

 

最后一点,人直接抵挡上帝、违反良善,轻蔑、敌视祂恩典的福音,又苦待、逼迫凡承认这福音的人;这点就连撒但也甘拜下风。其实在这些事上,他们是撒但的代理人,是甘心事奉它的仆役;因为他们无法获得上帝所赐的福分,所以就想办法在祂的子民身上显出他们的鄙视。

 

(选自《约翰牛顿书信选集》,郭熙安译,改革宗出版有限公司。)

阅读:326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