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会建造 → 阅读内容
 
背景:

传道人的个人生活(保罗·库克)

[日期: 6/24/2020 11:18:57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传道人的个人生活(保罗·库克)


传道人的个人生活


保罗·库克


因为震惊于当时人对牧职的滥用,清教徒按照圣经对牧师生活与工作中的各个方面都做了重新反省,从而形成了基督教会在牧职问题上所持的最崇高的观念之一。

 

表里如一,他们认为,这乃是牧师最重要的品格。一位牧师的生活必须要与他的信仰保持一致,而且必须要成为他“羊群”的榜样。巴克斯特所著的《归正的牧师》( The Reformed Pastor)一书中便强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当为自己谨慎,免得你实际生活在你讲道时抨击他人所犯的各样罪中;免得你犯了那你每天都在咒诅的罪。”在注释保罗所说的“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使徒行传》20:28)时,巴克斯特认为,一位牧者必须(一)务要确知救恩的作为在自己灵魂中已彻底成就了;(二)当谨慎自守以便警醒、活泼地操练自己基督徒的美德,同时,凡是他打算向其他人宣讲的真理,都当首先向自己宣讲,并要不断地为自已的心警醒守望;(三)当为自己谨慎,免得自己作出的榜样与自己的教训相悖;(四)当谨慎自己在工作所需的诸般资格上一无所缺。牧师在对待自己时,必须是一位无情的现实主义者,并要在自己内心打那属灵生命之战,来抵挡世界、肉体和魔鬼。因此,他必须经常并且彻底地省察自己。每一位基督徒都必须如此,但是牧师却尤其如此。必须明确认识到,清教徒主张自我省察并非呼吁人们进行一种病态的和情绪化的内省,而是在上帝面前,用上帝的标准并为上帝的荣耀而做的一种衡量自己的实际操练,以便在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时,就能更加实际、有效地遏制自己的罪。巴克斯特提出了为什么牧师要进行自我省察的八条理由:(一)你要去赢得天国,否则,自己就失丧了……一种神圣的呼召并不会拯救一位不圣洁的人……(二)你也和其他人一样有邪恶之情;(三)牧师与其他人相比,所受的试探更大……(四)那试探人的(指魔鬼撒旦)会将他第一流、最尖端的武器用在你身上。倘若你们是抵挡他的领袖,那他就绝不会比上帝所限制他的,多饶你一……(五)有许多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你,因此也就会有许多人看到你跌倒了……(六)你所犯下的各样的罪行比其他人更甚。这些罪行就其本身而言,有更多的伪善,而且对敬虔的功夫更加有害……(七)你的上帝、你的主的荣耀以及他圣洁真理的荣耀,更多地肩负在你身上,胜过其他人……(八)那听你讲道之人的灵魂,还有你劳苦的成就,实在是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于你的自我省察。一个没有像他所宣讲的那样来生活的人,他的讲道必将受到人们的鄙弃。一位牧师所做的一切都是某种讲道。

 

当天的罪要当天悔改,当天的罪要当天承认。清教徒认为,在任何基督徒的生活中,尤其是在一位牧者的生活中,天天进行自我省察的自然结果就是要把它变成一种必要的操练,因为唯有这样,才能够保有圣灵的丰满和救恩的确据。上帝不会对一位疏于关注自己罪孽的懒虫关注有加,这人不愿费力劳神地来省察自己的生活,并一一认罪。理査德·罗杰斯与塞缪尔·沃德( Samuel Ward)的日记被保存下来,成为这种日常操练的帮助。日记的作者“之所以记下自己跌倒的事,并为之忧伤,乃是要使自己耻于再犯”。材料告诉我们,马太·享利在每天结束时都会有规律地进行回顾,承认自己的失败和失去的机会,用笔和纸将其记录下来。这样的做法颇为典型,而且这种自我省察和认罪的日常操练在塑造清教徒牧师生命过程中的重要意义怎么形容也不会过分。

 

清教徒努力使自己生命中的方方面面都臣服于上帝的旨意:“他指出,这样做乃是要在教会中及其所处的周遭环境下,努力按照他们从保罗、奥古斯丁和约翰·加尔文那里汲取的自律来生活。”简朴与秩序是他们日常生活的标志。毫无疑问,对他们而言,过这样的自律生活在他们所处的时代绝非比我们所处的时代更加困难,也并非更加容易。

 

清教徒们多会谈到牧师所面对的特殊试探。他们的任务是如此繁重,以致实在是抹煞人性的:“牧师的工作会磨灭人之本性,犹如蜡烛,在闪光时,就会耗损自己。”方学方讲之时,魔鬼便会来反对他。“用情欲来搅扰他,又使他的热心化为一种苦涩和无情。巴克斯特提出了三种特别搅扰牧者的罪:因其职务、受人欢迎或是出头露面所带来的骄傲;忽略学习与不恰当的准备;因为老于世故的因循,以致这人会变得越来越惮于谈及自己的心灵。同样,倘若他忠心耿耿,那这位牧者对这个愤怒的世界所能期待的就是谩骂和诽谤,对此他必须学会温柔地予以忍耐。他实在需要自己会众的祷告!

 

牧师在其处理神圣事务的过程当中,必须要圣洁、谦卑、敬虔。“一位讲道人,若是能像得见上帝威容一般讲道,那他虽然用语通俗,也会比一个不敬虔之人用最精心准备的布道词更能影响我的心灵。”(巴克斯特语)他必须学会憎恶并且远避一切的罪,即便是最小的罪,因为在面对一位伟大的上帝时,没有哪种罪能算为小罪。而且,他必须要学习(实际上,倘若他与上帝同行的话,就不会感觉不到),对听任那未经悔改的罪将他们与上帝隔绝开来的那些人抱极大的同情。“一位牧师’,克里索斯托说道,“……仍须为自己的罪及会众的罪忧伤。牧师的职分就是一种哀痛者的职分。”

 

对一位清教徒牧师来说,祷告乃是一项持之以恒的行动。“要常常祷告,”班扬说,“因为祷告乃是灵魂的盾牌,是向上帝所献的祭,也是打伤撒旦的利器。”当留出固定的时间来祷告,不仅是个人祷告,还有家庭祷告。

 

牧师的家庭折射出一种纯朴的敬虔。他的家庭生活被定为会众永远仿效的榜样。早晨与晚上都由这位作为一家之长的牧师来主持祷告,乃是一条原则。就像每一位清教徒父母一样,牧师为自己子女定下的最大志向就是,他们可以用清洁和谦卑的生活来尊荣基督的教训。

 

(选自《清教徒的脚踪》梁素雅、王国显等译,华夏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199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