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不可忽略的成圣(葛富恩)

[日期: 7/1/2020 9:59:18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不可忽略的成圣(葛富恩)

不可忽略的成圣


葛富恩


改教传统已清楚认识到,我们成圣当中具有末世性质的“未然”层面,只有在我们死亡时才会初步地实现,并在基督再临时完全地实现。改教传统也明白,我们必须等到基督再临和未来的身体复活时,才会变得完全符合基督的形像。此传统通常一贯坚持这个真理,虽然当中某些人转向一些廉价、轻松的立场,主张信徒在今生就能达到完全成圣并过着“得胜的生活”。

 

但我们可以问,改教传统是否同样清楚认识成圣当中的“复活”,明白那具有末世性质的“已然”层面?例如,当我们思考自己传统里的讲道和教导时,有多少基督徒明白:现今在他们里面动工的圣灵,无异于复活的能力;神“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就是透过那“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罗八11)?有多少信徒认识到,住在他们里面的圣灵是一种末世的能力——圣灵藉着在教会里的行动,成为我们得着末世基业的一种实际“凭据”(林后一11,五5;弗一14),也是祂的末世“收成”工作里的“初熟果子”(罗八23,参新译本)?有多少信徒意识到,基督本身就是“叫人活的灵”(林前十五45),祂藉着复活的大能而跟我们同在并在我们生命中动工?

 

我们完全认同《海德堡要理问答》第114问的信仰告白,即我们“在今生,只能在顺服的功课上达到刚起步的阶段”。但我们是否明白,这个起步的核心具有末世的性质,是“神在我们身上开始的美好工作”,必在基督再临时得以成全(腓一6,参新译本),而这起步是源于一个确定的、不可逆转且不折不扣的复活工作?

 

就成圣而言,我认为我们必须对抗一种倾向(这倾向普遍存在于改教后的教会里),意即许多人几乎只从称义来看待福音和救恩的结果。例如,请回想我在前一章引用一位大会讲员所说的话,他提到福音只是关乎基督“为我们”所做的事,并且显然不包括基督透过圣灵“在我们里面”所做的工作。

 

这种观点产生的影响(无论是有意或无意),就是容易从称义来解释救恩,并将成圣视为信徒对救恩的回应。成圣被视为我们这一方表达的感恩,因为神使我们称义并白白地赦免我们的罪,通常也连带强调这种感恩的表达并不完全、也不足够。有时,甚至有人暗示说,尽管成圣是非常可取的,而且缺乏成圣确实是不恰当的,但成圣在信徒生活中并非真的必要,对我们的救恩而言并非真的不可或缺,也不是“蒙拯救脱离罪恶”的基本含义之一。这态度就像在说:“若耶稣为你做了这么多事,祂的死使你能罪得赦免,使你有资格进入天堂,难道你不应该至少为祂做这件事,试着讨祂喜悦吗?”

 

在这种解释之下,称义和成圣就被拆散了;前者是神所做的事,后者是我们所做的事,并且做得不够充分。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个观点容易沦为一种使人麻木的道德主义。事实上,这是重新引进一种包装过的行为原则,或多或少脱离那使人称义的信心,并因此跟这信心有某种张力。那些自我肯定、自我确保的行为和努力,非常坚决地从称义的前门转身离去,却从成圣的后门偷偷跑回来。在跟神恢复相交且服事的人身上,神的旨意是要藉着信心、透过与基督联合,而使他们的“信心”和“行为”合在一起(例如,参雅二18),但如今这两者被拆散,并存在一种令人不自在的张力,这张力会使基督徒生活变得麻痹,使人不是真诚发自内心地顺服。

 

我在此没有要讽刺任何人。读者必须判断我的观察是否正确,是否符合他们自己的印象和经历。我也希望读者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们的感恩当然很重要。我们怎能不感谢神白白地赦免我们的罪呢?在保罗书信里,随处明显可见这种感恩的论调(例如,加二20;提前一12-16)。同样毫无疑问的是,由于信徒还是会犯罪,所以他们的一切努力充其量都是不完美且有缺陷的。然而,保罗也发出一个不同的、更加根本的论调,是关于基督徒的成圣和善行。终极而言,“成圣”最主要不是关乎我们所做的事,而是关乎神所做的事。正如改教传统里的正统信仰告白所言,“成圣”跟我们的称义一样,是神恩典的工作。

 

此外,从保罗教导信徒已经复活的层面来看,保罗认为成圣不只是一种牵涉我们行动的过程,同时更首先是“决定性的成圣”,是神那确定的、决定性的、一次而永远的作为,而这作为构成我们行动的基础。例如,罗马书六至七章的一个核心要点是,尽管信徒仍会继续犯罪,但罪不是我的主。我因着在基督的死亡和复活上与祂联合,就不再是罪的奴仆。罪住在我里面,但不能制伏我;对信徒来说,内住的罪不能使他作罪的奴仆。

 

事实上,如同我们之前谈过的,信徒已经历到复活的事实,而成圣是此事实的一个层面和结果;若从最深入的角度来看成圣的实现过程,可以将这过程视为那些“从死里复活的人”不断地“向神活着”(当然,这是发生“在必死的身上”,参罗六11-13)。或者,就像保罗在以弗所书二章10节的说法(这是圣经对于“善行”的最关键宣告),走在成圣道路上的人是“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请注意,这些人也都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不是出于行为”而得救的人(弗二8-9)。

 

这里的重点是,“保罗说,通往善行之路的方向不是从人到神,而是从神到人”。在最深层的意义上,保罗指出“我们的善行”最终而言不是我们的,而是神的。它们是神在我们身上开始并持续下去的工作,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二13)。这就是为何一颗在神这位救主里安息的信心,也是一颗永不止息去遵行祂旨意的信心。

 

在哥林多前书四章7节里,保罗质问教会一些明知答案的问题:“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我们应该肯定地说,不论是对于成圣、称义、我们的善行和信心,这些问题的答案都一模一样。信心和善行都是神的恩赐,是祂在我们身上的工作。我们在成圣、圣洁生活和行善方面的最深层动力,不是我们心理上对神和耶稣有何“感受”,甚至也不是我们的信心;最深层的动力乃是基督的复活大能,以及我们藉着圣灵而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并且已成为新创造的一部分。

 

选自《凭信心不凭眼见》翁洋译,改革宗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112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